茶余饭后

橘子花开

更新时间:2019-12-10 20:36:01

我租下路口这间房子,是因为它便宜。房东把大门钥匙我交给时,眼神中流露出的那种怪异,曾有一丝不安缠在我心头,但很快就被抛之脑后。因为我明白,得尽快写点东西出来,不然,我又得挨饿了。

路口很吵,挤满了卖水果的小贩。我喜欢在傍晚时,出门买几个橘子回来,写一段字吃几瓣橘子,让我的灵感如泉涌。

这天傍晚,当我走出门时,发现靠近大门的地方,又多了一个卖水果的摊点。老板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农家女孩,清秀而又脱俗,只是,眼神里有一种无法掩饰的愁怨,让人怜惜。

目光落在女孩的水果摊上,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女孩也太奇怪了,水果全是橘子不说,而且,橘子个个都很青涩细弱,根本就没熟透啊。

“师傅,称几个吧,其实,它们很甜的。”女孩看我要走,有点急了。“第一次做生意?”我停下了脚步,随手拿了几个橘子,递给了女孩。“以前我一直在这儿卖水果,只是最近家里有点事,所以没出摊。”女孩的眼神里似乎含有难言之隐。

拿着橘子,回到屋里,想着刚才女孩的话,我掰开一瓣橘子放在嘴里,别说,还真甜。几个橘子不知不觉全进肚里了,我这才发觉,电脑屏幕上还是白白的一片。这一夜,我竟然一个字也没写出来,满脑子都是那女孩的身影。

第二天,房东的敲门声,把我从床上惊醒。

“怪事……”房东在我房间里绕了一圈,一双眼睛连床底下也不放过,“我怎么总是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啊,你是不是带女人来过夜了?”一大清早就装神弄鬼的,我不满地看了房东一眼,鼻子吸了吸,怪了,确实有一股香味。

好像是橘子的香味,我抓起昨晚丢弃在桌子上的橘子皮,一闻,就是这个香味。房东无话可说,只是眼神里好像有些恐惧。临走时,房东不相信我似的,用目光又一次把房间过滤了一遍。

傍晚,我又一次来到了女孩的摊点前。“你的橘子真的很特别,连香味都是那么淡雅。”这次,我买了好几斤橘子。“自家种的,喜欢,就再送两个。”女孩脸一红,羞涩得让人心动。

回到屋里没多久,随着一阵轰隆隆的雷声响,雨哗哗地下了起来。我惦记着女孩,急忙拉开门,低头就要向外冲,没承想,一头撞在一个人怀里,软软的又柔柔的,挺舒服的,我的脸顿时红得发烫。原来,女孩正站在门檐下躲雨。

“进来躲躲雨吧,在外面会着凉的。”我对女孩说。女孩犹豫了半天,才跟着我进了屋。雨仍在下着,我和女孩,却因为这次意外而熟悉起来。

女孩名叫橘子,家住在离这不远处的郊区,原本是母亲在外卖橘子的,她没考上大学后,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就把母亲卖水果的摊点接了过来,而母亲则在家里打理橘子园。

聊着聊着,不知为什么,女孩突然抽泣起来。我不知哪里说错了话,一时显得手足无措。“不是你的错,是我……”女孩意识到失态,擦了擦眼泪,“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么善良就好了。”

雨停了,我知道,再也找不到借口,让橘子再多呆些时间了。“对了,橘子花你没见过吧,那花可香呢。”都走到门口了,橘子突然回过头来对我说,“你想看吗?”

喜欢吃橘子,却从没见过橘子花,一直被我视为最大的遗憾。“当然想了。”我迫不及待地说。“那你等着吧。”橘子莞尔一笑,转身飘然而去,留下的橘子香味,久久弥漫在房间里。那一刻,我恨不得冲上前去,把橘子紧紧拥在怀里。

都两天了,路口都没有出现橘子的身影,我担心极了,满脑子胡思乱想。不知不觉,月亮上了窗口,圆圆的,仿佛在提醒我今天是农历十五,天下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似的。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我打开门一看,橘子穿着一套漂亮的粉红色长裙,正望着我浅浅地笑着。

“走,带你去看橘子花。”橘子红着脸向我伸出了手。瞬间,我仿佛闻到了久违的橘子花香,要是一生一世都能这样牵着橘子的手,那该多好啊。“你坏,不许乱想。”我的眼神暴露出我内心的真实想法,橘子嗔怒一声,却把我的手牵得更紧了。

橘子带我来到郊区。“不能出声,我回去先看看母亲是不是睡着了。”橘子指着不远处一座房子说道。我点了点头,目送橘子消失在夜色中。

一分钟,两分钟……都一个小时了,橘子还没有出现。橘子怎么了?我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一阵夜风吹来,含着淡淡的橘子香味,我精神一振,顺着香味一路向前走去。

没走几十米,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大片橘子林。我疾步上前,忽然看到一个人影在前方一闪。是橘子?我不敢确定,连忙紧跟上去。绕过几棵橘子树后,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副美轮美奂的极至美景:圆月仿佛就高挂着在橘子树头,白色的橘子花瓣,在风中轻轻摇曳着。

这时,一个人影踏着满地的花瓣,从暗处碎步而来,以圆月当背景,轻舞飞扬起来。是橘子!刹那间,我明白了,这一切,是橘子特地为我而设计的。

一曲舞罢,我热血沸腾,情难自禁,一把把橘子拥入怀里。夜静悄悄的,无声胜过有声……突然,橘子一把推开我,已是泪流满面:“不,我们不能的,根本不能的。我恨死他了……”太突然了,我还没有缓过神来,橘子已飞奔而去了。

很长时间没有再见到橘子了,不知橘子所说“他”到底是谁?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就碎了。

又是一个暴雨倾盆的傍晚,看着空空如也的门檐下,我的泪水流了下来。这样的傍晚,根本就不会有人摆摊做生意的。我漫无目的走出门,任雨水淋透身子,也许这样,我才感觉好受些。

很晚,我才往回走,快到家门口时,突然看见一个人影披头散发从屋里跑了出来。是橘子!我纳闷不已,正要追时,从屋里又跑出来一个人,是房东!他追上橘子,抓着她的头发,狠命地拖进了屋里。

我血往上涌,飞奔到门前,一脚踢开了门,顿时惊呆了。屋里什么人也没有,一切东西都保持着原样。难道是我的幻觉吗?不知怎的,一种不安深深笼罩在我的心头。

天亮了,可恨的房东又来了,眼神似乎要把我的内心穿透才罢休。“咦,你床上这枚纽扣从哪里来的?”房东的脸色变得惨白。对啊,这枚纽扣从哪里来的?昨夜我根本没发现啊。我正要辩解,一眼看到房东衣服上的纽扣,正和这枚纽扣一模一样,不禁气不打一处来:“你自己干的好事,还赖我?”

“从现在开始,我的房子不租给你了。”房东脸色大变,气急败坏地叫道,“下午再来,我希望再也看不到你了。”

不租就不租,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东西本来就没有多少,一会儿就收拾好了。然而,真要离开这个地方,我的心又疼起来,不由得回头再次看了这房子一眼。这一眼,竟把目光锁定了:在窗子下,一株小树苗,已经破土而出。

是橘子树苗,我惊喜极了,一定是我平时吃橘子时,不小心把一些橘子核吐到了窗子外的泥土里。

这是初恋的见证,我一定要把它带走。当我小心翼翼地挖橘子树苗时,没承想,一棵小小的树苗,根丝竟然这么发达,一直通到泥土深处。我挖呀挖呀,感觉挖到了什么硬东西,扒开泥土一看,一只苍白的手掌已经和根丝紧紧连接在一起。“死人啊,死人了!”我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

事情很快调查清楚了,死者就是橘子。半个月前的一次暴雨夜里,被垂涎她很久的房东骗到屋里,欲行不轨。橘子拼死反抗,并一度逃出屋子,谁知丧心病狂的房东一直追到屋外,杀死了她,就埋在窗子下的泥土里。

一个活蹦乱跳的美丽可人儿,就这样从这个世上消失了,若不是警察阻止,我早就冲上前杀了那恶棍。

冷静下来后,我又重新在一个地方租了房子。那株橘子树苗,被我栽上了盆,就放在我书桌的左上角。我坚信,当橘子花开的时候,我一定能再次见到橘子,和她重续真情。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