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视线

猫样生活

更新时间:2019-07-21 19:57:09

做人累吗?做猫吧。

我就想做一只猫,一只叫沸腾风格的猫,一只纯粹的猫,一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猫。现在知道这也不那么容易,猫也要生存,为了生存也要放弃做梦的权利。现在的世道真是繁华啊。

小时候一起上房的伙伴好多都移民美国加拿大了,听说那里不洗盘子了,猫手脚灵活,组装电子元件,说是全卖回中国了。剩下有小两口憋着去澳洲,但悉尼那边说等办完奥运会再说,两口子一核计,估计在圣诞节前无法结束战争,都上新东方上课考托去了。那地儿偏远,弄得跟野猫似的。

出去的猫来过email,说还是国内好,起码能卖煎饼什么的,听说北京麻辣小耗子生意在东直门火着呢。再不行,还能开出租呢,猫能干夜活。不像国外。我那朋友起了个洋名,叫什么迪卡里奥的,结果一去面试还是出局,人家还特客气:“非常抱歉,这里面可能有点误会,我们不知道您是黄种猫,请相信我们和您一样遗憾。”这哥们儿说,出门时连拖地的那只黑猫都冲着他呲着牙乐。

还夸那儿民主呢,说竞选总统都成,结果总统没当过,绯闻倒出来不少。猫就是猫,别把自个儿当人。国内好,真是挺好的,就是不给懒猫机会。

下海的猫也不容易。您想咱这初级阶段能有多少猫见过海啊,下去的还倍儿多,乌泱乌泱的,熬猫粥似的。这不原来我们小区里那叫“锛头儿”的狸猫,开了一个广告策划公司,整天琢磨词儿,什么“腰不疼了,腿不抽筋了”了,愣告诉那些老猫缺钙。吃鱼长大的缺哪门子钙啊?还有一野猫更深,叫小茨。原来攒过半导体,家在四季青公社那边,沾中关村的光摇身一变,跟人说话特神秘,“做IT的”,哟这出息。见我就说:“沸腾,上网了吗?给你我的OICQ,你抠我啊。”我还挠你呢我,小茨不叫小茨,叫小茨.com。后来一猫在家作黑客烦了,托我找个地儿。我借辆“都市贝贝”就奔中关村了,这叫一个堵车。路边都是是锛头儿那小子的广告,什么中国猫的网上家园啦,猫友录啦,搜猫啦,我也不懂,心想人家可真行,刚傍上微软就这样了,再软点中关村肯定成猫谷了。一天居然没找到,猫正、猫想什么的都问了,最后问到猫猫死猫,门口卖盒饭的说知道,上四通桥下找。去了一看,好多认识的IT猫都跟这呢,见我都躲。我掉头就走--卖光盘就卖光盘,您说什么做IT啊。

一炒股的猫精发了,手气好,不服不成,开辆银色富康都是摸奖摸来的。还网恋,那小猫美眉叫“上海宝贝儿”。动不动就找我去歌厅,架不住我去了一回,半截我就跑出来了,他就会唱“纤夫的爱”。就我蹉跎着。我当初也嚷嚷“创业”来着,现在也想,就是不嚷嚷了。家里那亲爱的对我忠心耿耿,当然我要是买了车她就更死心塌地了,那就意味着能计划回龙观的房子了。虽说不太逼我出国了,可外语是不能少的。作为一名精通猫文的猫,我不得不学狗说话。以后备不住读个猫BA呢。还好人家贤慧,没叉着腰对我喊过:“姓沸的,我嫁给你算亏到家了。”作为一只在外打拼的猫,每晚回家,见到一桌饭菜未动,水果洗好了,亲爱的缩在沙发里睡着了,我哭都不敢哭出声。猫有熬夜之习,我常在夜晚望着她出神,看着她睡得好无辜。我连寂寞都给人家了,还谈什么幸福。我会对自己唱“想要超越这平凡的生活,注定现在暂时漂泊”,可对她唱就觉得可耻。男猫要视担当为己任,谁说男猫更需要关怀我就和他拼了。她身体不好,我连给她熬碗鸡汤的时间都没有,我只有躲避她脸庞上残忍的削瘦。我真想这生活不再有压力,让我能够在晚餐时给她点上一盏烛光。人言猫有九命,我想我拥有的相守,其犹九死而未悔。

不谈家事,文章太长了没人读,夜晚太长了就难醒来。我想,不知还有多少位猫朋友在过着和我一样的幸福生活。猫走一步也是一步,没有月光宝盒让你昔日重来,我正在熟悉这日子的滋味并融入其中,成为你眼前猫潮猫海中的一个背影。如你一样,我热爱这里的生活,尽管它杂乱无章甚至来历不明,但我深深依恋它,并在心底狂热如初。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