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歌

患难夫妻

更新时间:2019-07-27 01:32:53

三年前,我和妻子刚结婚。因为住房紧张,单位给我们分了一间位于背街的临时房子。那是一排简陋的青砖平房,湫隘潮湿。我们隔壁是一对相貌平平的夫妻,男人粗壮矮黑,女的宽脸肥腰。两人有一个七八岁的儿子,据说犯癫痫坏了双腿,上学放学都得要人背着接送。夫妻俩待人热情和气,平时进屋出门都给人一副笑脸,于是邻里之间便处得颇为融洽。

后来熟悉了,晓得男人在一个连工资都开不全的联办企业上班,女人在街上摊煎饼卖,一家人生活过得紧巴巴的,还要挤出钱来给儿子看病。每天早晨,我都会看到矮黑男人匆匆地背儿子上学,心里便对他们多了几分同情。

大概半年以后,男人的厂子垮了。这件事无异于雪上加霜。我们原想过去安慰一下,不料隔壁夫妇像是并没受到多大打击,进屋出门仍是一副笑脸,只是,男人每天外出的步子急了许多,像是在找工作的样子。一天黄昏,男人突然开回一辆三轮摩托车,停在院坝上,高兴地告诉我们他要跑“摩的”了。以后,每天天不亮,我们便听见男人发动摩托车的声音,还有妇人站在门口压着嗓子的叮嘱声;到了深夜,男人又载着妇人和她摊煎饼的行头一路说笑着回来。

天有不测风云。一个礼拜天,隔壁夫妇背儿子去看病。半上午,妇人急慌慌地跑回来找我们借钱。她说一小时前她背儿子同男人一起过马路,不提防一辆大卡车驶过来,男人为了救她和儿子,被卡车撞倒,压坏了腿,现在刚送进医院。我和妻子二话没说就带上钱和她去了医院。

因为有卡车司机的赔偿,男人治伤并没花多少钱。但考虑到妇人那段时间不能出摊做生意,她儿子治病也要花钱,我们便没打算短时间内让她还钱。然而没过一个月,妇人却拿了钱来,执意要还给我们。妇人走的时候,我们发现她的脸色很苍白。没过多久,就听人说起碰见妇人卖血的事情。

男人终于出院了,只是双腿瘸得厉害,再不能跑“摩的”了。刚开始那几天,隔壁没有说话声,没有笑声,我们明显地感受到一种沉闷窒息的气氛。我们揪心地想,好好的一个家也许就这样给毁了。出人意料的是,几天过后,隔壁一家又变得生动活泛起来,原来男人找到了事做,那是街道给他申请来的一个擦皮鞋的小摊点。男人很满足,他把鞋摊摆在妇人的煎饼摊旁边,与她一起出工,一起收工。看夫妇俩一天天笑眯眯的样子,谁也不会想到他们是在怎样艰难的环境下过生活。

现在,隔壁夫妇仍在卖煎饼和替人擦皮鞋。每天早上起来,我总能看见妇人一肩挑着煎饼行头,一手搀着男人一瘸一拐出摊的情景。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