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歌

假如有来世

更新时间:2019-07-29 17:21:00

此刻,母亲又蜷缩在床上睡着了。

5年前,母亲因患脑血栓丧失了思维与语言功能,从此,她的喜怒哀乐便与3岁孩童无异,喜也哭,悲也哭。这从天而降的灾难使我们全家一下子陷入了茫茫失措之中。母亲还不到60岁,她为我们辛苦操劳了一辈子,当我们一个个展翅高飞时,母亲却病倒了。

此后的日子可想而知,我们过惯了一切由母亲安排好的生活,而如今母亲躺在医院里,父亲请假陪着。姐姐离家虽近,却有孕在身,于是我和两个妹妹只好在休班的日子轮流从30多里外的市区赶往父母在郊区的家。常因为下了班送车子回宿舍,再折回去坐班车耽误了不少时间,于是后来我干脆骑着自行车回家。“归心似箭”,那时候我对这个词有着切肤的感受。回到家顾不上休息,便忙着洗衣、做饭,到医院替换父亲,为年迈的奶奶和父亲准备过冬的棉衣——所有属于母亲操心的一切活计,我们都接

替了过来,还常常少了这,忘了那样,忙得一团糟。我们这才体会到母亲平日有条不紊地操持这个家多么不容易。

此后,母亲出了院,却再也不能和我们清晰地用语言交流,更不能享受任何美味佳肴,只能吃一些软饭,诸如碎碎的面条,粘稠的米粥。当我们把饭一勺勺喂进母亲的嘴里,看着她吃完,心里才略略松口气。

母亲病后变得特别依赖别人。每天晚上总要人陪着才能入睡。为了母亲休息好,父亲总是舍弃了他喜爱的电视节目,早早去睡了。后来,只要我们在家,便替代父亲躺在母亲身边,我常常把脸贴在母亲耳边,一边轻轻拍打她,一边哄婴儿般地喃喃自语:“妈妈,我在这儿陪你呢……”于是,母亲放了心似的,便在她女儿温柔的拍打声中安然入睡了。

看着熟睡的母亲日渐瘦削的脸,我的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母亲一天天如婴儿般需要呵护,而我们却一天天成熟起来,成了母亲的依靠。

邻家阿姨常常感叹母亲不幸中的万幸。不幸的是该笑看女儿成家立业时却突然身染顽疾;万幸的是膝下有4个孝女,病中的母亲才能如此洁净,如此暂得宽慰。

养儿防老,榻前尽孝,本是天经地义,正如母亲当年呵护襁褓中的女儿一样,何曾有过怨言?只是,母亲何日会好起来?我们姐妹常常这样痴痴地想。

“假如有来世,妈妈,我愿你做我的女儿,让我像你当初爱我一般,来报答你这辈子给我的爱。”忽然间,台湾一位作家的这段话在我耳畔想起。是啊,假如有来世该多好……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