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歌

爱在无声的世界中

更新时间:2019-07-30 03:51:05

一个双耳全聋的女孩可以在人民大会堂用纯正的普通话做精彩的演讲,是父爱的力量让她的生命充实升华。这个父亲叫周弘,被称作中国的"大岛茂",他的女儿叫周婷婷,被称作中国的"海伦·凯勒"。周婷婷是中国第一个聋人少年大学生,曾被评为全国十佳少年,受到江总书记的接见。

聋哑女儿的出生也改变了父亲命运的轨迹,他由一个普通的工厂技术员踏上了一条为聋哑人奉献的教育之路,父亲的心血让女儿出现了奇迹,他用这套方法培养了一批周婷婷式的早慧聋童,接着他把这套方法让健全儿童分享,结果改变了成千上万健全孩子的命运,成了他们的阳光家园。

走进婷婷的故事,会让许多人改变对生命的态度,让许多人的眼睛变得温暖而又湿润。

叫一声"爸爸"就够了

周弘同妻子姜林美都是"老三届"(1967年)的初中毕业生,后来周弘进了南京一家工厂任技术员,姜林美在一家商业部门任会计。1980年6月29日,一个小生命来到了这个世界。然而,命运是那么无情,迎接婷婷的是有形无声的半个世界。

婷婷的耳聋是先天性的,一岁半时因发高烧打了一针庆大霉素,导致双耳全聋。夫妇俩背着女儿,踏遍了南京城的大小医院,医生都说婷婷是不治之症。"双耳全聋的孩子在全世界都属康复禁区,她今后惟一的出路便是上聋哑学校!"医生说。

在幼儿园,漂亮的婷婷被称作"哑巴白雪公主",孤独的婷婷没有小伙伴。隔着幼儿园的大门,爸爸悄悄地望着无助的婷婷吮着小指头的样子,他感到五脏六肺被撕扯着。

耳聋的婷婷因为听不见,也不会说话,自卑的她想小便也不会表达,憋不住时,便尿在裤子上。每一次周弘从厂里下班奔向幼儿园,第一个动作便是摸女儿的裤子,如果裤子湿了,他的心也湿了。每逢这时,女儿便用一双困惑的大眼睛看着爸爸,爸爸在流泪,爸爸的心在滴血。

周弘多想听到女儿叫一声:"爸爸"。他曾经对朋友说,哪怕一把大火把我家烧得精光,只要女儿喊一声爸爸,他便感到付出有了回报。

那时候,中央电视台正在播放风行一时的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患血癌的幸子姑娘含笑离开了这个世界,因为,有坚强的爸爸一直陪伴着她,为她最后的生命壮行、喝彩,那个男人是大岛茂。那些夜晚,周弘抱着双耳全聋的女儿边看边流泪,女儿常常侧过身好奇地望着爸爸,她掏出幼儿园的小手绢为爸爸擦泪,也许她知道,那是爸爸在伤心。

那一曲感天动地的父爱歌谣却从此改变了周弘命运的方向。女儿失去了听觉,但她也是一个健康的生命,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生命更可爱,更宝贵的吗?血液在内心升腾、凝聚,周弘突然感到世界一下鲜亮起来。

打开通向有声世界的路

从此,周弘带着聋哑的女儿,走上了一条与命运抗争的漫漫长路。

从婷婷3岁时,周弘便带着女儿定期到上海一家部队医院治疗,用针灸电疗的方法试图让女儿复聪。在耳朵周围十几个最疼痛的穴位,如听灵、听宫、听会、耳门等扎了近万针。每当十几枚银针扎进耳穴一寸多深时,难以忍受的婷婷在爸爸怀里拼命挣扎,爸爸的心也跟着下了火海。

非凡的毅力没有让父亲的梦凋谢,婷婷终于恢复了一点听力。婷婷3岁半时,有一天晚上同妈妈在床上嬉戏,婷婷突然叫了一声"唉哟!"她疼了,周弘突然一跃而起,这突来的天籁之音让他兴奋无比,周弘感到一种巨大喜悦的降临,女儿能够开口说话,哪怕是三千年遇上一次,他也要冲上去迎接这一次机会。

周弘说,生命的残缺,更衬出生命的可爱,他决定把女儿的启蒙教育分为三个阶段:起步、追赶、超越。

最开始便是让女儿学习发音,让她说话。最初,周弘采取"食物刺激法"。比如,婷婷午睡后,习惯用手比划一个圆,意思是要吃饼干。于是,周弘便抱着女儿说:"饼干!婷婷说饼干!"婷婷就是不说,咿咿呀呀地抗议着。反反复复地"抗争",面对欲哭无泪的婷婷,爸爸缩回来的手又伸了过去。终于,婷婷的喉咙里发出了两个含混不清的音"布---单!"石破天惊!婷婷吃到了饼干,爸爸搂着婷婷又哭又笑。

从此,婷婷迈出了通向有声世界的第一步,这是春天里的第一株嫩芽。半年后,她会说"阿姨再见"。

周弘原来盼望着女儿喊:"爸爸"、"妈妈"的那一天也来了,他说,那一天他高兴得想满地打滚。而今,女儿还能完整地说出四个字的短句了。婷婷的变化让阳光洒满了这个家园,然而,与同龄的孩子相比,婷婷的差距又太大了。

焦虑和期盼之中,周弘从女儿明亮的眼中得到启发,语言除了口语,还有书面语言,于是,他发明了"母语玩字法"。他的做法是:把女儿说的话随时写在墙壁上、地上、纸上,甚至女儿的手心手背上。他把女儿带到了大自然中,女儿笑,就写"笑",哭,就写"哭",看星星就写"星星",看月亮就写"月亮",这种兴趣让女儿对文字进入了潜意识,每一次父女俩外出玩耍归来,父女俩的手心手背甚至胳膊上都是"披文戴字"。

为了纠正女儿的发音,在七月流火的炎炎夏日,周弘为女儿赶制了一套卡片式正音词典,有一千四百多个词汇,每天都纠正她的发音,从而使婷婷掌握了发音的规律,说出了一口别人能听得懂的普通话。

婷婷6岁时便认识了两千多个汉字,能读一般的儿童读物。学习是快乐的,书中的故事那么美好,婷婷成了一个有声世界的快乐小天使。

周弘笑了,那是经过太多的泪水浸泡发出的笑。爱吧,生活,笑吧,婷婷,因为你是那么优秀,周弘常常在内心里奔腾着这样的欢呼。

6岁时,婷婷便通过学前班进入小学一年级了,是上聋哑学校呢,还是上正常学校,周弘在内心里冲突着。一次偶然让他坚定了女儿上正常学校的信心,那是他从报上得知北京一个叫做梁中坤的聋哑儿童到正规学校读书并成材的故事。他兴奋地赶到北京拜访了这个家庭,又欣喜若狂地回到南京做出让婷婷进入正常学校读书的决定。

于是,6岁的婷婷进入南京市秦淮区方家巷小学就读,为了照顾婷婷,安排她到最前排。在入学前,父女俩便进行了一次口语和书面的交谈,什么叫上学、老师、同学、考试,周弘都在卡片上写得清清楚楚,婷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爸爸,我懂了,我去好好读书。"

为了培养女儿良好的心态,周弘在女儿每天放学后都要问,你今天的心情好吗?感受怎么样?婷婷便把自己的心事告诉爸爸,父女俩开始促膝谈心,一点一点地化解,婷婷快乐了,快乐而又舒展的心灵像是在飞,周弘说,这样的心态很好,否则只能是痛苦而又缓慢地爬。

三年级时,婷婷因为成绩优秀连跳两级进入五年级读书。这种培养孩子的教学方法成了周弘后来尝试教育的基础。周弘说,常常对孩子竖大拇指赞扬吧,中国的父母太不会伸大拇指了。

在爸爸的鼓励下,在小学三年级时,婷婷能够背诵圆周率小数点后一千位数字,被媒体称为"神童"。初中一年级时,婷婷被评为全国十佳少年,她到人民大会堂用纯正的普通话做了精彩的演讲,引起极大轰动。

要做中国的"海伦·凯勒"

为了唤醒女儿生命中的潜能,周弘可谓用心良苦。美国19世纪有一个又盲又哑的女伟人---海伦·凯勒,6岁半时一个字也不会说,18岁会五国语言,全世界轰动。有一天爸爸看她的自传,无意中发现海伦的生日是1880年6月27日,周弘一下兴奋了,女儿的生日是6月29日,相差整整一百年,于是,他对女儿说起海伦的故事,说起她的生日,爸爸说:"你的生日同海伦一天。"婷婷惊喜地睁大了眼睛:"爸爸,真的?"爸说:"是啊,据我了解,海伦的妈妈是顺产,而你是难产,妈妈生你时刚好耽误了两天。"婷婷顿时两颊绯红,海伦的血液在她血管里奔腾。许多年以后,婷婷回忆说,海伦是她梦中的偶像,给她力量,她要做中国的"海伦"。

1990年,在儿童文学家杨臻的鼓励下,父女俩一同完成了《从哑女到神童》一书的写作,由哈尔滨出版社出版发行。10岁的婷婷语言表达能力令一些专业作家也吃惊。婷婷的心灵是那么丰富、善良,她在深深地爱着这个世界,爸爸是她最爱的人。

然而,10岁的婷婷面对这些巨大的荣耀却有些措手不及了,差点被荣耀的花环淹没了。在学校,婷婷被同学们当作"神"来看待,成为老师教导学生的楷模,而同学们却疏远了她。在人群中,婷婷很孤独。一个人的孤独不可怕,但婷婷在同学们中的这种孤独太可怕了,爸爸决定找婷婷好好谈一次心。

爸爸问婷婷:"你爱同学们吗?"婷婷噘着嘴不说话。后来,她说:"同学们不理我,我为什么要理他们?"爸爸知道女儿喜欢听故事,于是便给她讲了个故事。说是有一个不快乐的孩子对着空旷的大山叫喊:"你是谁?"大山应:"你是谁?"孩子气了,又喊:"我恨你,我恨你!"可怕的声音出现了,大山回响:"我恨你,我恨你……"后来,妈妈对哭着的孩子说:"你回去对大山说'我爱你',好吗?"孩子又跑到山上,对着大山叫喊:"我爱你!"大山回音:"我---爱---你!"孩子笑了,群山笑了。

婷婷的心结被打开了,她说:"爸爸,我明白了。"后来,每到周末,婷婷便带着一群同学来到家中玩。同学们说,婷婷的亲和力那么强,她太招人喜欢了。

每个星期天的晚上,父女俩都要谈心,有时候甚至彻夜不眠。婷婷后来感慨地说:"爸爸,10年前,你注重的是我的智力开发;10年后,你注重的是我的人格塑造。"爸爸一下流泪了,爸爸的心情只有女儿最懂,他十年磨一剑的努力不都是为了女儿昂扬着头在人群中生活吗?他把那种生命状态叫作"向日葵"。

在大学期间,为了能及时疏导女儿的心理,同女儿沟通,周弘特地为女儿买了一个"金鹰王"中文传呼机,当女儿遇到烦恼,又不便于打电话时,周弘便通过传呼把心里想说的话浓缩后传呼给女儿,父女俩心有灵犀。婷婷开玩笑说:"呼机,伟大的传呼机!"因为,几乎每一次传呼机上的留言都成了婷婷心海中驶向彼岸的小舟。每一次放假回家,都成了父女俩的狂欢节。

爸爸的爱让婷婷怀着感恩的心情来面对世界。婷婷说,今年9月,她将去美国加劳德特大学留学,那里开设的聋人心理咨询专业享誉世界,留学归来,她将继承父亲的事业,用自己的一颗爱心去呵护那些残障而又美丽的生命。

在大学时,婷婷便被同学们称作"阳光少女",全国各地追求她的男孩子很多。面对这些,婷婷说:"让我道一声谢,他们能够记住我,我很幸运。"婷婷说,今后,她要找一个有责任心、善良"可人"的男人为伴,好好走完今生的路。爸爸常说:"婷婷,你是一棵树,却让我看到了森。"婷婷懂爸爸的意思,她知道,那是一种爱心的阳光接力。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