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手指伸入她的幽谷gl:强行挺进学生紧窄湿润

更新时间:2020-07-29 10:45:28

杰克逊一副累死的样子呈大字型躺在床上,而旁边的女醉鬼则直接睡沉过去。在运动的过程中杰克逊是感觉出来了,这个人是真的醉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还不知道明天醒了会怎么样呢,杰克逊一拍脑袋,哎呀现在不管那些后话了,反正他这次可是把火都舒舒服服的给泄出来了。

 文学

抓了桌子上的手机一看,都已经三点多了……没几个小时都要天亮了,折腾了一晚上都没有休息。不过杰克逊身强体壮的,倒是不觉得累。

坐着抽了一支烟,窗外有风吹进来,杰克逊一转头的看女醉鬼一丝不挂的躺着,打了个寒颤,就把被子给她贴心的盖好。饼饼付费

自己也拉了被子的一角,倒头,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也许是因为今天的艳福不浅,杰克逊睡着之后还做了春梦,在梦里和一个他不认识的妞大战了八百回合呢,梦里一晚上都笑个不停。

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太折腾,也可能是因为两个人都喝了不少的酒,反正这一觉可是足足睡到了正午两个人才醒过来。

就连有人催杰克逊去诊所的电话响都没有听见。

不过,先醒过来的是昨天晚上的女醉鬼,她头昏昏沉沉的疼的不行,挣扎了半天才艰难的睁开眼,一睁眼居然看见自己面前躺着个男人,眉头一皱,吓了一跳,心脏差点没直接跳出来。

刚张开嘴,还不等她洪亮的喊出来,“啊。”字卡在嗓子里,昨天晚上的情景就一段一段像是电影片段似的钻进脑子里,一下子堵住了她的嗓子。

大街上的纠缠……一夜不知疲倦的春宵……

天……她可真是喝醉了,惊讶的瞪大了眼,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用力的摇了摇头,又揉了揉太阳穴,眼神溜溜转的回想着……

起初吧,她的心里还有一口气闷气,狠狠地瞪着旁边的这个黑人,这家伙竟然趁火打劫,占尽了她的便宜,但是想着想着,随着那着细节和清晰的片段涌进脑海,她的心里却兴奋了起来,甚至连身体都不知不觉的有了反应……

他……女醉鬼扭头一看,旁边的黑人小腹下直立着的那个东西可真是大的要命,只是看了一眼她竟然就心跳加快了起来。

这可不得了……

顿时生气的感觉就被不可描述的感觉给替代了……她甚至还想在清醒的时候,再试试……

也不知道怎么的,女醉鬼看着看着居然着迷似的忍不住凑过去,屏息凝神的盯着那个大家伙看了起来,心里正痒痒着,突然感觉这个黑人动了一下,吓得急忙起身端坐好,装作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迷迷糊糊的觉得阳光刺眼,杰克逊头脑中有了意识,双眼正眯开一条缝,就隐隐约约的看见有人坐在床上看着他,猛的一下就睁开了眼,头脑瞬间就清醒了。

他没喝醉,昨晚的事情他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呢。

“你醒啦。”旁边的女醉鬼显然已经醒酒了,穿好了衣服坐在床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吓得杰克逊心里一“咯噔。”看着她的这个样子,不会找他算账吧!虽然说是她勾引的,但是他也是趁虚而入。

杰克逊立马坐起来,发现自己身上还一丝不挂呢,就立马一伸手把被子拉到自己身上,盖住重要部位。

他的被子薄,就算盖上也能够非常明显的看到中间的凸起,那是晨勃,一大早的总是很有精力。

女醉鬼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没有什么表情,杰克逊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尴尬。

他俩只是有一夜情的陌生人,当着人家的面勃起,他也是很尴尬的……

她喝醉的时候就那么折磨人,谁知道清醒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那个那个……你要听我解释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女醉鬼胳膊环绕在胸前,眉毛一挑,一副不好惹的样子:“难不成,还是我把你给上了?”

“这……这……”杰克逊有些慌乱:“那倒不是……”哎呀这可怎么说啊!这下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着急的杰克逊直挠头。

看着他这个慌乱的样子,女醉鬼突然笑了一下,杰克逊心里一震,完了,这女的不会找他要补偿吧,他可没多少积蓄。

一看见她笑,杰克逊心里就发毛,就觉得她心里有一肚子坏水儿要跟他使。

却见她回身拿过自己的包,从里面翻找了一阵,拿出了一根笔,四处看了看,像是没找到合适的东西,转身就盯着杰克逊笑,笑的杰克逊一身冷汗。

下一秒她就往前一扑,拉住了杰克逊的胳膊。不过因为床有些软,她的腿没有放好,一不小心就倒进了杰克逊的怀里。

这可就尴尬了……

胸前的那片柔软包裹住杰克逊的胳膊,而且刚才为了接住她,杰克逊的手已经伸了出去,只不过……抓住的软软的一大坨。

一只手根本都抓不过来……

这么一抓,杰克逊立马就有了反应。

这谁顶得住啊?

两个人都愣了一会儿,杰克逊尴尬的咧嘴笑了笑,女醉鬼立马跟没事儿人似的起身,一手拉着他的胳膊。

“你……你这是要干什么?”杰克逊显得有些无措。

只见女醉鬼看了他一眼,就洋洋洒洒的在他胳膊上写下了一串数字。

糟了糟了,把联系方式都留下了,看来是真想让他赔偿了!杰克逊心里想着,不免很是郁闷。还想着应该怎么样和她争论一番,虽然说他有错,但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不是?这个责任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啊。

再说了,昨天在他身下的时候,这个女人可是享受的很,他那么努力把她给弄爽了,不能一醒就跟他翻脸啊!好歹她也舒服了啊!

正胡思乱想着,回神的时候只见她已经下了床,穿好鞋子和外套,嘴角一挑说了一句:“你功夫不错,以后……可以再约。”说完就潇洒的走了。

杰克逊愣着盯着关上的门两秒钟之后一阵窃喜,笑出声来,做了一个胜利的动作,激动的从床上蹦了蹦,差点蹦下来。

“欧耶!看来是遇到高级玩家了,而且还是个这么棒的美女!我的天,上帝保佑!”

他一个人在床上笑了好半天才穿好衣服。在洗漱之前,找了张纸把胳膊上的手机号给仔仔细细的抄写下来,还对照了好几次,就怕写错了。又盯着傻笑了半天才塞进抽屉里。

看来他之后不用光靠着自己解决了,能跟这样极品的女人……真是光是想想就开心。

不过……杰克逊低头……手上还怀念着那一片柔软,一不小心就有感觉了……

这屋里又没有女人了,没办法,也不能浪费了啊。想着杰克逊就准备好了手纸拉开板凳一屁股坐在了电脑前。

打开电脑,熟练的找出别人分享的资源来……自己用手给解决了。

虽然说眼前看着资源,可是杰克逊的脑子里可全都是昨天的光景,那皮肤,那触感……还有那紧致……啊……真是太爽了……

光这样想着就给解决了完了。

不过这今天早上和昨天晚上的差距是大了点。

收拾完之后一看时间,已经很晚了,杰克逊也不胡思乱想了,赶紧收拾收拾,连饭都没吃,就去开了诊所的门。

一路上哼着小曲儿,那心情可是好的很啊。一张脸乐的就跟买彩票中了八百万似的。

“哎呀杰克逊,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开门?一夜春宵去了?”

门口正遇上附近的邻居,是一个单身汉,家里穷,娶不到媳妇,最大的乐趣就是来找他,两个人凑在一起看资源,还讨论附近住着的哪个身材好,性感啥的。

他这一提,杰克逊一回味的嘿嘿一笑,一边开门一边说:“你还别说,我还真一夜春宵去了。”

“快得了吧!”他显然不信,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你啊,也就跟我一起看看片了,女人啥的就别痴心妄想了。”说着一把拍了拍他的肩膀,诊所的门一开,就迫不及待的钻了进去。

听他这么说,杰克逊倒是也不生气,反正自己爽了,就让这个老屌丝心里平衡一些,不跟他争论。

“快来看!我又给你带好东西来了!”

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一张碟,立马坐在电脑前就熟练的放了进去,还挑眉笑嘻嘻的看着杰克逊:“这可是老子好不容易弄来的,据说特别刺激,我还没看呢,你下子就想到你了,够不够意思?”

他每次都带着碟过来,那是因为他家穷的连电脑都没有,这才借着分享的名义来这里蹭网。

“够意思够意思!”杰克逊脸上应和着,心里苦笑,自己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这么多次,再跟着他一起看片,自己再强壮也不行啊。

精气是需要保留的,不然啊,年纪一大可就不行了。

看着杰克逊发呆,那人喊了他一声:“喂!想什么呢?想昨天的春梦呢?”

杰克逊无奈的摇摇头,得意的嘀咕了一声:“才不是春梦呢,那可是货真价实的!”

“什么?”他没听清。

“没什么。”杰克逊挥挥手,拉了一个板凳在他旁边坐下,看着他这么兴致冲冲的样子,杰克逊也不好意思泼他冷水。

“你看你看你看!不错吧?”那人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

杰克逊没怎么看,就配合着点头。

那人自知没趣,就自顾自的兴奋的看了起来。

突然诊所的电话一响,那可真是救了他,杰克逊急忙绕到电话前接了起来:“你好?”

“杰克逊,能不能给卡姆斯送些药过来?他年纪大了我要照顾他,家里没人不方便去诊所。”电话那边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没问题。”

挂了电话之后杰克逊就开始收拾药箱。

这个卡姆斯是住在他隔壁小区的一个老人,也是一个外国人,所以两个人关系不错,也经常聊聊天什么的,很是和的来。

尤其是他每次去的时候,卡姆斯对他都很是热情。

毕竟在异国,两个外国人在一起就倍显亲切。

要说这个卡姆斯啊,别看人家六十多岁了,活的可比他这个年轻人滋润多了,一到这里就找了一个当地的老婆,而且还比他小了二十多岁,是个美人胚子,一家人和和美美的生活,就再也没回自己的国家。

可是让他羡慕死了,有这么个好看又性感的妻子照顾他……

“哎……”想着杰克逊就不禁叹气,人比人气死人,怎么他还是光棍儿一个?

“你要出去?”还在看片的光棍儿看杰克逊收拾药箱凑过来,杰克逊一低头看见他已经有了反应,但是……

比自己可差远喽,估计这也是他没有女人的原因之一吧。

“要去送药,你一个人看吧,顺便帮我看着点诊所。”

“刚才是高媛打来的吧?我听出来了。”

“是啊,想不到你耳朵还挺好用。”

他“嘿嘿”一笑就露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眼神飘忽着,像是在想什么,挫着手咂了咂嘴:“要说这个高媛,那身材可真是火辣,别看三十多岁了,皮肤紧致的跟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似的!”

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在浮想联翩了,老光棍儿就擅长这个。

杰克逊没有接他的话,收拾好药箱之后一下子甩在肩膀上,背着就走了。

那个光棍儿嘿嘿一笑就接着坐在电脑前看了起来。

杰克逊都走出去了,又走回来朝着他喊了一句:“记得小点声啊!”那可是他的诊所,要是传出来什么奇怪的声音,他生意还做不做了?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你快走吧!”他正看的起劲儿呢,屏幕里两个赤裸的身体正激烈的交缠在一起,他看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连抬头的功夫都没有。

杰克逊无奈的摇摇头,只好背着药箱走了。路程不远,他一般没有急事的时候都是走着过去。

到了门口,伸手敲了敲,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身材丰腴,非常性感又有女人味,穿着紧身的衣服,身体的线条被很好的勾勒出来,杰克逊个头高,能够透过她的衣领看到一片白花花的圆滚滚……

一下子就直了眼。

虽然说这也不是第一次看见了,但是每次看见这幅光景都能让他兴奋起来。

“原来是是杰克逊来了啊,你动作还挺快的,快请进快请进!刚才卡姆斯还念叨你来着。”

这个给他开门的女人就是光棍儿口中的高媛,那个有福气的卡姆斯的美人儿老婆。一看是他来了就赶紧笑着,很客气的把他给请进去,仿佛并没有注意到杰克逊那火辣辣的视线。

杰克逊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笑着打了个招呼就跟着她去了卡姆斯的房间里。

“哎呀,杰克逊,我的老朋友,好久不见啊!”他一走进去就收到了来自卡姆斯的热情招呼,卡姆斯每次一看见他都像看见亲兄弟似的。

“哦我亲爱的卡姆斯,我的老朋友,你最近身体情况怎么样?”杰克逊放下药箱坐在卡姆斯床对面的板凳上,把手伸过去,两人亲切的握着手,就像是好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似的。

有句俗话怎么说来着?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他们两个每次见面差不多都是这样的情景。

“还好还好,还是老毛病了!不过一看见你,我高兴的身体都好了大半!亲爱的,快去给杰克逊泡杯好茶来!”他仰着脖子朝着门外喊着。

“好嘞,马上就来!”门外传来高媛的声音。

“上帝保佑你卡姆斯,你的身体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两个人热情的寒暄着,聊了不一会儿就听见走近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开门的声音。

杰克逊听见动静,一扭头就看见高媛就端着茶走了进来,那腰肢还一扭一扭的,就像是一条水蛇一样,不过不是那种故意的扭动,而是那种随着走路的步伐自然而然的扭动,看上去那是一个风情万种。

无意中散发的魅力才是最致命的。

而且她身体的线条被紧身的衣服勾勒的凹凸有致的,实在是太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了。

只见她不紧不慢的走过来,弯腰把茶壶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往杯子里倒着茶。

别看高媛已经有三十多岁了,她不仅是人性感,而且就连穿着也比平常的三十多岁的女人要性感的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丈夫是外国人的缘故,所以她会穿的比较开放。

只见她下身穿着一个裹臀的半身短裙,婷婷一弯腰,里面内裤的边都漏了出来。

嗯……是黑色的,好像还有蕾丝……不仅外面,就连她里面穿着的内裤都是这么的性感。

光是看着鼻子都要喷血了。

杰克逊不动声色的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就连忙收回了视线,毕竟人家老公还在这里呢,他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去看人家老婆。

唉……杰克逊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他可真是羡慕卡姆斯啊,这个老小子怎么就这么有艳福呢!

他要是有这么一个风姿卓越的老婆,那肯定天天不出门,夜夜笙歌。非得让她下不了床才好。

“杰克逊,请喝茶。”高媛双手拿着茶杯递给杰克逊,那双手,真是细嫩又好看,一点也看不出手的主人居然三十多岁了。

“哎哎哎!谢谢谢谢!”他兴奋的去接茶杯,故意不小心的碰到高媛的手,滑嫩的手感一下子就从手传进心里,再加上高媛俯身的时候那两坨圆滚滚的美好景色,杰克逊全身就好像过电一般。

那叫一个诱惑啊。

只不过杰克逊不敢过多的停留,要不然就被看出来他图谋不轨了,他立马把茶杯给端了过来,急忙喝口茶来平息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

要说自己虽然昨天大战了一晚,但是现在依旧是精力不减,看见这样的美人儿依旧有强烈的反应。

还好他今天穿了白大褂过来,又大又有宽松,能够很好的遮住,要不然他们肯定就看出来他鼓鼓的了。

转眼间高媛已经坐在了床边,柔情的看着坐在床上的卡姆斯,从眼神里就能够看出来他们一副很恩爱的样子。

至少看着是这样,实际上这两个人到底恩爱不恩爱,又有谁知道呢?

毕竟卡姆斯年纪也大了,而高媛现在还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恐怕这生活也是苦不堪言啊。

杰克逊看着几乎如同父女的卡姆斯和高媛,都能够想象得出他们的夜生活有多不和谐。

还有点替高媛这个美人儿惋惜,要知道以她的这种条件,身边追她的男人那肯定是一大把,也不知道怎么就选择了比她大二十多岁的卡姆斯。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狗屎上。

“今天请继续给卡姆斯一做些常规检查吧,这样我们也好放心。”高媛笑盈盈的看着杰克逊,带着一种身为人妇的知性女人的成熟,这是李婷婷和昨天那个女醉鬼都没有的。

这种成熟反而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没问题。”杰克逊拿出血压计还有一些简单的设施,给卡姆斯测了血压,又接着做了一些别的常规检查,折腾了一会儿看着他们说:“卡姆斯的身体状况很稳定,只要按时吃药,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卡姆斯的身体不好,毫不夸张的说,他就是一个药罐子,不过他这些都是身体老化的病症,根本没办法治疗,只能依靠吃药来维持着。

听了这样的话,高媛很欣慰的拍着卡姆斯的手背安慰着他,卡姆斯似乎也很满意这样的答案,笑着点了点头。毕竟人年纪大了就会很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

“你们可真是恩爱啊。”杰克逊忍不住赞叹,实际上心里羡慕死了。

听他这样说,卡姆斯笑的合不拢嘴,还得意的眉飞色舞的,就怕谁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个不仅长得好看还身材丰腴的老婆似的:“那当然了。杰克逊,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也赶紧找个老婆,成个家,像我这样,多幸福啊。”

“谁能看上我啊!”说着杰克逊叹了口气,眼睛又突然看向高媛姐“要是高媛有个妹妹的话倒是可以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像我老婆这样的女人世界上可没有第二个了,你可别痴心妄想了。”卡姆斯胡乱的开着玩笑。

这句玩笑话惹得屋里随即一片哄堂大笑。不过在杰克逊心里可不是玩笑,他对高媛已经蠢蠢欲动了。

inging整理

三个人紧接着熟悉的闲聊了起来。

本来气氛还挺和谐的,可是聊着聊着,杰克逊的肚子就突然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毕竟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还没吃一口饭,也是饿的。

他这肚子一叫,刚才还欢声笑语的屋子里突然一阵沉默,杰克逊的脸上别提有多尴尬了,表情僵硬着凝固,恨不得找个地缝立马钻进去。

倒是卡姆斯先哈哈大笑起来:“看来杰克逊医生太忙,都没来得及吃饭,正好我们也要吃午饭了,你就留下来吃一口吧。”他一脸热情的挽留。

只不过杰克逊不太好意思,别的也没什么,主要是觉得在高媛面前丢了脸:“不了不了。”他连忙摆手,站起来作势就要走:“太麻烦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哎!别拿我当外人啊!留下吃!”卡姆斯的态度很强势,非要留他下来吃饭。

他有些为难:“这……”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随机文章
农村故事网农村故事网零距离真实述说中国各地民间故事大全、古代民间故事、民间故事、乡村鬼故事,及时分享当地的新鲜乐事,感受淳朴的民风!
Copyright © 2019 Powered By NONGCUNGUS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