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我用一字马让他更深入_又黄又刺激好看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4 11:31:17

“那咱们就开始吧!”李大牛看着躺在床上,楚楚动人的弟妹,到现在他都无法想象柳媚媚是怎么答应的,,刚才柳媚媚都自个儿弄了,那碰了她那里还得了?

 

 文学

但既然答应,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就拄着拐杖来到了床前说道:“媚媚,你把裤子给脱了吧!”

 

这句话,柳媚媚听着都快羞死了,就算自己老公也没有说过这句话啊!

 

但这又让她感到非常的刺激,竟然不由自主的当着李大牛的面脱得一丝不苟。

 

“大哥,我好了!不过你要小心动静,不能让咱妈知道!”光着的身子暴露在大哥面前,柳媚媚娇羞万分,一想到自己老娘还在外面就不由得提醒。

 

“媚媚,你放心,你不让大哥说,大哥就不说,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大哥这是在给你治疗呢!你把腿分开哈,不然大哥没有办法推到正确的穴位。”

 

李大牛目睹这一切,看着夹紧腿的弟妹,只感觉体内的火再也无法掩盖住,想着说个屁啊,老子才不说呢!

 

只要弟妹肯让碰她那里,那今天就有可能办了她!

 

柳媚媚早就觉得下面像大河一样了,她就慢慢地把双腿向着两边分开,把那片地儿给露了出来。

 

虽然在柳媚媚的眼里李大牛看不到,但这样把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展现给自己大哥,她还是羞愧万分,但更多的还是期待,因为她的主要目的并不只是想看好病,还有想和大哥亲密接触,想让大哥把她搞舒服。

 

于是,她就眼神迷离看着李大牛,就媚声道:“大哥,我分开了,你来吧!”

 

李大牛看到这美妙的景色,全身的细胞都沸腾了一般,这就是弟妹的下面,哪里像是生过孩子的啊,根本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媚媚,大哥要开始了。”

 

狠狠咽了口吐沫,李大牛就伸出了手指,向着柳媚媚那片无尽的诱惑之地,按了过去

看着大哥的手伸了过来,柳媚媚羞耻到了难以形容的程度,但却很期待。

 

对于李大牛来说这就像是完成了梦想,虽说这对不自己的弟弟,更对不起老娘,但没办法,谁让弟妹那么吸引人呢!

 

“大牛,媚媚的问题解决了吗?怎么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呀?”

 

不过这时,外面竟然响起来老娘张玉红的敲门声,没有一会儿,门就开了。

 

李大牛和柳媚媚同时吓了一跳,柳媚媚更是满脸惨白,赶紧地把衣服给穿上了。

 

这时他们才想起来刚才竟然没有把门给锁上。

 

李大牛反应极快,当柳媚媚穿上衣服以后,他就一本正经的问道:“媚媚,现在还疼吗?”

 

“不疼了……谢谢大哥。”柳媚媚感觉都快要羞耻死了,如果被婆婆看到她不仅让大哥做这种事,还想要,那她该怎么活呀!

 

李大牛同样心惊胆战的,点了点头,就起身,给他妈说完一些情况后,便假装双手摸索着路走了。

 

回到自己屋子里,李大牛只感觉背后发凉真被他妈发现,可真完蛋了!

 

不过回想着往日里很矜持的弟妹,不仅当着他的面那个,还愿意让他碰,那岂不是真的有可能和弟妹那个啊!

 

如果真能和弟妹来一次,该多好啊!

 

这时李大牛别提有多羡慕弟弟小强,每天都可以享受如此美妙滋味的老婆!

 

他为什么就不能呢!

 

而且,事实上就算他和弟妹做了那种事情,也不算违背伦理!

 

因为他和小强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两人都是张玉红在孤儿院收留的,在前些时间,弟弟小强还找到了自己亲生的父母,户口早就迁过去了,说到底他们都不算是一家人了。

 

之所以还住在这个家里,全都是因为小强孝顺!

 

所以,他和柳媚媚就算是做了那种事,除了对不起弟弟,并没有违背伦理!

 

况且,弟妹还主动想被自己按…

 

想着柳媚媚刚才在她房间里的表现,李大牛更是癫狂。

 

接下来的几天,李大牛几乎啥都没心思做了,就每天蹲点柳媚媚洗澡。

 

看着他心里的心思更浓了,只是上次为了让张玉红放心,他可是给老娘说给弟妹治好了,他不知道接下来还有没有机会接近弟妹啊!

 

不过两天后的下午,李大牛去厕所撒尿,刚掏出尺寸,就嘘嘘了起来。

 

可撒着尿,他就感觉背后有些不对劲了,转过身一看,他发现,弟妹居然在不远处盯着他那地方看得愣神了。

 

李大牛心中顿时又是激动又是兴奋,柳媚媚到底想要干啥呀!

 

接着,他发现柳媚媚竟然悄悄地向着他走了过来,当几乎来到他身边时,柳媚媚才停了下来。

 

随后,他看到柳媚媚竟然满脸渴望的看向了他正嘘嘘的家伙!

 

李大牛哪里不知道柳媚媚在做什么,她这是来偷看自己撒尿啊!

 

因为激动,尿顿时就分成了两股。

 

看到自己大哥的变化,尤其是李大牛的尺寸远超常人,柳媚媚一脸震惊和渴望。

 

李大牛心脏狂跳,接下来更让喷血的是,弟妹看着看着竟把她葱白的手伸进了她那最私密的地方…

 

李大牛无法淡定了,弟妹竟然以为他看不到,盯着自己撒尿,然后自己弄了!

 

这不就是对着自己yy吗?

 

这不说明,柳媚媚对自己有那种想法吗?

要不然,她干嘛趁着自己撒尿,主动跑来偷看自己?而且还一边偷看,一边自我安慰?

 

既然他弟妹都有这心思了,那他和她发生那种事情的几率,岂不是很大了?

 

他想,弟妹也想,两个人之间就像是隔了一层窗户纸,只要捅破不就完事了?

 

李大牛越想越是激动,真恨不得现在就扑到弟妹身上去帮帮她,但是眼下青天白日的,不是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机会,他也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模样,继续嘘嘘。

 

过了好一会儿,李大牛才看见柳媚媚身子一颤,然后把手抽回,慌张的走了。

 

吃过晚饭后,李大牛就躺在床.上,他现在已经很确定,弟妹不仅想男人了,而且还是特别想和他那啥!

 

这让他又兴奋,迫切的想找个机会,捅破这层窗户纸!

 

那一夜,李大牛怎么都睡不着,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到,不过这事,还得感谢他妈,在他久久想不出来办法时,他忽然听到,他妈说,明天要去地里干活,并且安排柳媚媚一个人,在家照顾女儿。

 

小侄女没有任何妨碍,到时候他有一天的时间能和柳媚媚独处!

 

干柴烈火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机会不就来了吗?

 

李大牛激动了起来。

 

不过按照弟妹那害羞的样子,哪怕她想和自己那个,也绝对不会表面上表露出来,李大牛想着,想要给弟妹搞,那还是得他要主动强势一些。

 

就这样,第二天早上,他妈出去之后,李大牛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展开行动!

 

一到厅堂,李大牛就看见柳媚媚正在给小侄女喂乃,看着那白花花的一片,他心中更想把柳媚媚拿下了。

 

柳媚媚见到李大牛走来,也丝毫不避讳,继续给小侄女喂乃,因为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李大牛因为装瞎的缘故,也不敢直勾勾的盯着那里,只能偷偷的瞄两眼,暗自吞着口水,心中想着该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院落里,已经晒干的四角裤,李大牛的心里就活跃了起来。

 

他弟妹,不是喜欢偷看他那里吗?

 

那他就主动给她看,让她心痒难耐。

 

一念至此,李大牛就装着瞎子,摸摸索索的走到了庭院里,找了一个四角裤,接着走回房间里,然后假装看不见柳媚媚的样子,开始拖裤子,换短裤了。

 

柳媚媚见自家大哥旁若无人一般的拖裤子,她先是一惊,忍不住想提醒一句自己还在边上呢,可一想到昨晚偷看大哥那里的场景,她就春心荡漾,直勾勾的盯着大哥换裤子,也不吱声。

 

李大牛计划得逞,忍不住心中偷笑,又故意把下面拖了个干净,露出来了下面。

 

柳媚媚没有想到大哥竟然拖的那么干净,不过却死死的盯着,当她那么近距离看到大哥那里的时候,就彻底被迷住了,好雄伟啊!

 

昨晚自己看的时候,就觉得很大了,没想到近距离看,这玩意儿竟然放大了一倍。

 

柳媚媚红着脸,情不自禁在想,这要是塞进去,该是什么感受啊?那不得舒服死了。

 

李大牛也不急,故意慢吞吞的换裤子,感受到弟妹那痴迷的目光,他心中更是激动,换裤子的速度也慢了很多。

 

直到他把裤子穿好,这时候的柳媚媚,早就火急火燎了,大哥的那里,一下就勾起了她空虚的内心,大哥一双手,都能让她舒服到无法形容,那如果那么大的家伙,那得多舒服呀!

 

她芳心乱颤。

 

过了一会,柳媚媚终于忍不住了,红着脸开口道:“大哥,我的胸口又开始涨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李大牛心中大喜,诱惑她果然有用,她显然已经忍不住了,现在说她那里开始涨,不就是主动想让自己摸她吗

李大牛暗自狠狠得咽了咽口水,不过该装的还是得装,他装着吓了一跳得样子说:“哎哟,弟妹,你原来在屋里啊,罪过罪过啊!”说着,他就赶忙把自己得裤子穿了上去。

 

“大哥,我也是刚过来。”柳媚媚故意说道。

 

“哦,你也是刚来啊!”李大牛故意松了口气,随后他就眉头一皱,表面却故作疑惑:“怎么还会涨啊?上回不是解决问题了吗?”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又复发了,要不……大哥,你再帮我按摩一下吧?”说完这话,柳媚媚只觉得一阵羞耻,自己哪是难受啊,就是想让大哥满足自己罢了。

 

听到这话,李大牛却心中狂喜,知道机会来了!

 

不过他表面却故作为难,犹豫了一会说:“还要按啊?”

 

听到这话,柳媚媚原本以为大哥想要拒绝,可没想到紧接着,李大牛就叹了口气,最终露出无奈之色说:“那行吧,我再帮你揉揉,不然你也涨的难受。”

 

李大牛感觉自己就好像在一点点给弟妹下套似的,这种罪恶感让他脑子转得更快了。

 

而柳媚媚也心中一喜,没想到大哥能答应,但同时又有些羞愧,大哥这是真的为了自己好啊,而自己居然还打大哥的主意,真是太不要脸了。

 

不过,越是觉得自己不要脸,她反而越兴奋,越想让大哥给她摸!

 

她想到李大牛的大手在她身上,比丈夫的手还要有力,顿时就更急切了,可她又觉得那样太不矜持了,故意问了句:“大哥,那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啊,谁让你是我弟妹呢,自家人帮忙,哪里需要说麻烦啊,来我得房间里吧,我房间里床大,比较利用治疗!”李大牛想着,先把柳媚媚骗进房间,到时候他想干什么,还不是由着他来?

 

柳媚媚本来还想再矜持一会,可怕这种矜持吓跑了大哥,万一不给她摸了,那她可就得难受死了,她只好羞红着脸说:“那好吧,大哥!”

 

她这话的声音很小,就连脸色都变得更红了。

 

李大牛计划得逞,心中兴奋的不行,当即就带着柳媚媚朝自己得屋子里走去。

 

按照上次一样,柳媚媚乖乖的躺在了床.上,尽管已经有了经验,但看着大哥,她就害羞的心跳加速,毕竟这不是自己丈夫,是老公的哥哥啊。

 

“媚媚啊,把衣服脱了吧。”李大牛看着那玲珑的身子,说出这句话,满满的罪恶感,但他可不管那么多,只要能得到弟妹,比啥都强。

 

听着大哥这话,柳媚媚有种快要和大哥做那种事的错觉,一想象,她就忍不住一脸绯红,同时又羞愧万分,感觉对不起自己丈夫。

 

但是心底得那股感觉,已经先是潮水一般,涌现了出来,挡都挡不住了,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她压着自己的想法,这才把衣服一点点往上撩。

 

那又白又大的丰满看得李大牛眼睛都瞪直了,想到待会就能和这个绝色弟妹那个,他心情更是激动得不行。

 

柳媚媚羞涩的开口说:“大哥,开始吧,我有点冷。”

 

李大牛就等柳媚媚这句话呢,他可是十分垂涎这个弟妹啊,当即他便把手伸了过去,那种刺激感比上一次来的还要强烈!

 

触碰上的一瞬,李大牛内心极度激动,那股火烧的无比旺.盛,忍不住就下手重了许多。

 

“啊……”

 

那种重重得手感,让柳媚媚感觉全身像是触电了一般,整个人身子,都感觉麻了起来,这种感觉,让她舒服的她忍不住叫了起来。

 

摸了几下,就能舒服的叫起来,那如果深入,还得了啊

李大牛越想越兴奋,接着他就故意,将自己的动作和力度,比以往大了很多,双手也不断向着,柳媚媚身体上的隐秘地带摸索而去,那柔软充满弹.性的手.感,差点没让李大牛欲.仙.欲死。

 

李大牛之所以用这种方式,就是想捅破那层窗户纸,如果只是跟弟妹说自己喜欢她,依照弟妹那种娇羞的脾气,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所以这时候,只有自己主动去碰她,勾起她内心深处的渴望,让她不再顾忌他们之间的身份,答应和他那个。

 

这样的话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啊……”

 

柳媚媚感受到那股大力,顿时就惹得她满面绯红,尖叫一声,她发现自己对大哥的念头,越发的强烈起来,尤其是大哥的大手,摸向她的隐秘部位时,她居然有种想死死抱住他的冲动,甚至还想像是母狗一般,求着大哥做那种事情。

 

这种感觉,让她羞愧不已,觉得自己真不是个好女人,可是她却真的无法控制自己,大哥让她真的太舒服了,她更是渴望着想要更舒服,只不过她还是没有勇气,主动的突破这层窗户纸,她是多么的希望她大哥,能主动一些啊!

 

这样她就不用那么难受了。

 

李大牛此刻,并不知道柳媚媚的心思,但是他的做法,却是柳媚媚希望的。

 

李大牛瞧着自己的动作这么大,柳媚媚却一点反抗都没有,表情也越来越舒服了,这让他的胆子更大了。

 

他看准了,柳媚媚的双腿之间,毫无征兆的,直接袭击了那里。

 

李大牛心脏狂跳,他紧张的不行,这下他可是直奔弟妹的私.密了,如果弟妹并不想和他那啥,那他可就完蛋了。

 

当接触的一刹那,温热柔软的感觉,让李大牛手都抖了起来,那种感觉简直不可描述,那里也抬起了头。

 

“啊!!!”

 

柳媚媚的身子,猛然剧烈抖了一下,那感觉就好像被抽空了所有力气一般,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大哥,根本没想到大哥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虽然很震惊,但更多的还是兴奋,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吗?

 

大半年了啊,终于又有这种感觉了,而且这感觉比自己丈夫还要舒服。

 

原本就已经渴望的心,变得更加的泛滥了。

 

那一刻,她太想主动给她大哥说,她心里的想法了。

 

在李大牛眼里,他不知道柳媚媚在想什么,柳媚媚也仅限于浑身一抖,就再也没有任何反抗了,也没跟李大牛说不要,李大牛心中一激灵,无比兴奋了起来,摸到这里还不反抗,柳媚媚的想法,他已经很清楚了,她愿意让自己摸自己,并且,她绝对想让自己再主动一些,再更进一步!

 

这样一想,李大牛胆子更大了,他觉得机会来了,不需要在等了,他一把上前,就趴在了弟妹的身上。

 

嗅着柳媚媚身上的体香,李大牛满脸的陶醉,像是疯狗一样,开始在柳媚媚的嘴上,狂啃了起来。

 

双手也没有闲着,动作更大了起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媚媚,媚媚,大哥搞你,让大哥搞你!”

 

感受到李大牛的主动,柳媚媚兴奋坏了,她大哥竟然像是她期望的一般,开始主动了起来。

 

她这是她想得到的,哪里还会有拒绝的意思?

 

她迫不及待的回应了起来:“大哥搞我吧,狠劲的搞我吧!像是小强一样搞我吧!”

 

说着,她也开始迎合起来李大牛的动作,变得主动起来,那时的她,已经彻底忘却了自己的身份,她所想得到的就是和李大牛做那种事情,以来满足她内心的需求!!

 

得到回应,李大牛整个人呼吸都不顺畅了,他等这一刻,简直等太久了,

 

打了二十多年的光棍,都没尝过那啥的感觉,今天终于可以尝尝了,而且对象还是他弟妹,他激动到了极点!

 

他浑身都受不了了,一阵阵的舒爽感从他内心深处传来,不断的刺激着大脑,他顿时抱着柳媚媚那滚烫的身子,就开始行动了起来…

李大牛是真的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如愿以偿,抱着柳媚媚的身子,他甚至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可这种感觉,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而柳媚媚也内心澎湃,现在她什么都不想,就只想抱着李大牛来一场激烈的运动,而且这种想法,就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爆发得越来越强烈。

 

“大哥,快帮我把衣服扯了。”柳媚媚感受到那股充满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意志已经完全陷入其中,深深不得自拔了。

 

她扭动着身子,像是水蛇一般,两人身体的碰撞,带给李大牛一波又一波的舒爽感。

 

李大牛哪里还能受得了,他望着那张因为激情而红扑扑的脸蛋,心中愚妄越发强烈,颤抖着说:“媚媚,大哥这就帮你把衣服扯了。”

 

两人的感情,都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出来,李大牛的动作十分粗暴。

 

他心里想着,这次一定得把柳媚媚弄舒服了,不然的话,到时候再想来第二次就难了!

 

当然,依照李大牛的尺寸,是肯定能拿下柳媚媚的,只不过他心中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长到二十多岁以来,都没有和女人做过那种事情,严格意义上来讲,李大牛就是一个老处,这会儿让他找到一个女人,就相当于沙漠中找到一瓶水,他能喝的不快吗?

 

他怕自己受刺激太大,万一太快,没有让柳媚媚满意就麻烦了。

 

好不容易勾引到她,如果只做一次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李大牛的手撩起柳媚媚的裙底的那一刻,他又是一阵爽快,而柳媚媚也浑身一颤,眼中充满浓浓的情谊和迷离,她也不知道为何,总感觉李大牛可比自己丈夫要强太多了,和自己丈夫那啥的时候,完全没有这种兴奋的感觉。

 

柳媚媚刚想要再说点什么,却被李大牛一下亲住了嘴,那种甘甜的感觉,让李大牛心中一阵阵疯狂,再也忍不住了,就要马上进行那最后一步。

 

突破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然而,就在两人最关键的时刻,屋子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同时,一道声音也传入了他们的耳朵,显得有些急促。

 

“媚媚,快跟妈走,帮我一起搭个棚,不然庄稼都得被大雨冲死了。”

 

躺在床上的两个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他们根本不会想到,张玉红在地里干活好好的,居然又回来了。

 

这要是被他妈看到,两个人这样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他妈会咋想啊?

 

柳媚媚当时就急了,他妈要是看到,肯定得痛骂她不守妇道,没有一点廉耻心,连自家大哥都敢勾引,想到这,柳媚媚就吓得赶紧问李大牛:“大哥,这下可怎么办啊?妈快过来了,我们俩这样……”

 

李大牛也清楚,这事儿绝对不能让他妈看到,他妈是个老传统,要是看到这种画面,非得把天都给捅个窟窿不可。

 

想到这里,又听到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李大牛强行镇定下来,给柳媚媚说完之后,他就赶紧开始穿裤子了。

 

没过一会儿,门猛然被打开,张玉红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当她看到房间里面的场景,顿时一脸错愕,声音都不禁大了许多。

 

“你们在干嘛?

她看到自己大儿子,竟然把手搭在了小媳妇的身上,那画面感太强,让张玉红一下就愣住了,完全没反应过来。

 

李大牛在他妈过来之前,知道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更何况想躲都没地方躲,他只能想出这么一招,又假装出上次给柳媚媚解决涨乃的问题。

 

“妈,你咋了,吓我一跳,我正在给媚媚解决涨乃的事情呢,她这几天又说涨得难受,让我帮她按摩。”李大牛假装出一副被吓得不轻的模样,实际上他也的确是被吓得不轻。

 

而柳媚媚早就吓得不敢开口了,她现在的心都是颤抖的,包括浑身都在抖,她不敢回张玉红的话,怕一开口,说话都不利索了。

 

得到了儿子的解释,张玉红这才反应过来,还是她叮嘱李大牛,让李大牛多帮帮柳媚媚的呢,咋关键时刻就反应不过来呢,她禁不住感觉,自己真是老了啊。

 

“原来是这样,别按了,外面下着大雨呢,地里庄稼都快被冲了,媚媚啊,你赶紧跟我走,去把雨棚给搭一下吧,否则接下来几个月都别想有收成了。”张玉红催促着,其实她也不想麻烦儿媳妇的,只是一个人实在搭不了,自己大儿子又瞎了,根本帮不到忙啊。

 

“好,妈,你去外面等会吧,我马上就来!”柳媚媚心有余悸的说道。

 

等张玉红出去后,柳媚媚就要赶紧扯下衣服来,可却被李大牛一把拦住,其实他心里挺不甘心的,自己好不容易创造出这么一个绝佳机会,都快要成功了,可却被张玉红给打扰了,他心中实在是不平衡啊。

 

被大哥拦住,不让衣服扯下来,柳媚媚急忙说:“大哥,你干嘛呀,妈喊我去地里庄稼呢。”

 

李大牛恋恋不舍的在柳媚媚那里按了几下,边按边说:“媚媚,我舍不得你,我们还有下次吗?”

 

被李大牛按了几下,柳媚媚刚才被张玉红吓得压下去的裕望,又再一次提了起来,嘴里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哼,她看向李大牛,内心又荡漾了起来。

 

其实不只是李大牛觉得可惜,柳媚媚又何尝不觉得可惜呢?都快到最关键的时刻了,却被人打扰了,她也很失望,但她想起刚才那种感觉,禁不住又在李大牛脸上亲了一下,亲完之后,她十分害羞的说:“大哥,下次再说吧,妈在外面急着呢。”

 

她的内心,其实是非常想答应的,可是她一个女人,哪里好意思说出那种话来啊,所以只好亲大哥一下,希望大哥能明白她的意思。

 

李大牛虽然没有女人,但他自从恢复眼睛后,就经常在池塘边偷看那些女人洗澡,那些女人谈话的内容,他自然也听到了,久而久之,他也懂些女人心,弟妹亲他一下之后,他就明白弟妹的意思了。

 

他内心又活络起来,心想着,女人果然还是禁不住诱惑啊,想到这次虽然不能做了,但下次还有机会,他就不觉得那么失望了,这才开口说:“媚媚,那你赶紧去吧,我就不耽搁你了。”

 

柳媚媚羞涩的点了点头,这才走出了屋子,但她脸都红了一大半,在大哥面前,她就是会不由自主的脸红,这种感觉是在丈夫身上体会不到的。

 

柳媚媚很快就跟着张玉红一起去地里干活了,李大牛躺在床上,忍不住内心舒适,想到自己给弟妹表白的场景,他也老脸一红,真没想到自己还能有机会对弟妹表达自己的心思。

 

不过这一切也都多亏了自己装瞎,不然的话,柳媚媚哪会那么轻松就放下对自己的警惕,更不可能这么快就拿下她了。

 

其实李大牛恨不得晚上就去找柳媚媚,和她真正的做一次,因为自从体验过那种感觉之后,才知道到底有多美妙,他真是半天都等不下去了。

 

不过晚上肯定不行,他妈在家,李大牛也没那么大胆子,看来得另找时间了。

 

不过很快,李大牛就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一回家,婆婆就去做饭了,而柳媚媚正准备去屋里换一身衣服,中途却遇见了李大牛,一见到大哥,柳媚媚就想起自己和大哥的那事儿,禁不住又脸红了,走得也更快了。

 

而李大牛望着浑身都湿漉漉的弟妹,衣服沾在了皮肤上,从外面看若隐若现的,整个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那高耸的地方更是晃眼,被湿透了的衣服画出一个完美的身材,这看得李大牛又口干舌燥的,不过他并没有喊住柳媚媚,因为这一喊,不就暴露了嘛。

 

这假瞎子身份这么好用,李大牛可不舍得被人发现,他还得利用这个,去做更多对自己有益的事情呢。

 

吃晚饭的时候,一家人坐在桌上,张玉红便问儿媳妇:“怎么样啊?你大哥给你按得咋样?有没有好受多了?”

 

见婆婆一脸笑意,柳媚媚看了正在吃饭的大哥一眼,稍微羞涩的说:“妈,大哥的按摩没有白学,他按得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涨乃了,明显要比前两天舒服多了。”

 

知道有效果了,张玉红也挺乐的,夸赞了李大牛几句,李大牛心中邪恶的想着,何止是不涨乃了啊,这大半年的空虚都被按没了。

 

一家人又聊了一会,聊的挺开心的,张玉红突然说:“对了,再过两天我得去城里找你老舅,媚媚啊,你跟我去吗?”

 

一听这话,李大牛心中顿时无比激动了起来,他妈再过两天就要去城里了,这中间路程比较远,来回都得半个上午呢,再办点事儿,最起码都得要一天功夫,那就意味着,这一天他妈都不在家,那到时候,自己岂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李大牛都快激动死了,他真的没想到,原本以为再和弟妹接触,不知道要等到啥时候去了,可是现在机会这么快就来了。

 

李大牛激动的看了柳媚媚一眼,生怕柳媚媚答应他妈,跟她一起去城里,但李大牛又不好表达,只能伸腿在桌底下碰了碰柳媚媚的腿,向她示意。

 

一被触碰,一股异样的感觉传入柳媚媚内心,她心说大哥也太大胆了吧,在张玉红的眼皮底下都敢拨弄她,反应过来后,她脸稍微红了红,终于明白大哥是什么意思了!

 

妈走了之后,他们不就可以……

 

想到这里,柳媚媚脸色通红,她看了大哥一眼,心中更加害羞,大哥可真坏啊。

 

不过那种感觉,简直让人回味无穷,不只是李大牛心中想,柳媚媚自从被李大牛拨弄一番后,她也特别想尝尝那大半年都没尝过的滋味了。

 

而且李大牛带给她的感觉,可比自己丈夫的要强烈太多了。

 

她看向婆婆张玉红,摇头道:“妈,我就不去了,上个月才去过城里呢。”

 

张玉红点点头,也没说什么,收拾收拾碗筷,端着就走了。

 

他妈一走,这下李大牛可就按耐不住了,他连忙‘摸索着’走到了弟妹身边,然后小声的在她耳边说:“媚媚啊,过两天等咱妈去城里了,那你可别忘记了我们的事情啊……”

 

说这话的时候,李大牛也很激动,一想到他有一天充足的时间,能和弟妹做那些事情,他能不激动吗?到时候玩多久都没人来打扰。

 

李大牛说话的口气,吹得柳媚媚耳根子都红了,大哥太坏了,妈才刚走呢,他就迫不及待了,不过这也惹得柳媚媚花心乱颤,她红着脸开口:“过两天再说吧,妈走不走还不一定呢……”

 

李大牛嘿嘿笑了两声,他知道弟妹这是故意矜持呢,所以也没说什么,就回房间睡觉去了,他想着两天后,等妈一走,啥不还是他说的算吗?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饭后,李大牛就去村子里唯一的小卖部了,因为他想准备准备两天后要用的东西,他怕自己那里虽然大,但从来没真枪实弹的干过,所以也不知道有多厉害,他之前听河边的那些女人们讨论过,小卖部里有卖那种药,只要男人一吃,就能雄风大震。

 

所以,不管自己那里威力多大,李大牛都想买来试一下!

 

他拄着盲棍,在地上敲啊敲的,就来到了村里的小卖部。

 

一进门,他就看到了老板娘李梅正坐在店里,给怀中的娃儿喂乃呢

李梅见有人来了,连忙想把那里从娃儿的口中抽出来,用来遮掩一下,但当她看到是李大牛这个瞎子之后,她才松了口气,又从衣服里弄出来,继续塞进孩子,同时懒散的问道:“大牛啊,平时你妈不是都不让你出来买东西吗?”

 

李大牛的目光落在李梅那半露出来的丰满上,又大又白,看得他有些火大,同时又暗爽起来,装瞎的好处还真是多啊,谁都不避讳自己,自己想看就看,而且还能光明正大的看,别人根本就不会说自己是色狼,因为村里的女人都知道李大牛看不见。

 

谁要是说李大牛偷窥她,那传出去大家都得笑话她!

 

“梅姐,我随便看……”李大牛刚想说随便看看,可立刻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可是瞎子啊,所以又赶紧改口了,说:“梅姐,我不是来你这买东西的,我是来给你聊天的。”

 

要买那种药,李大牛可不敢直接说出来,不然像李梅这样的女人肯定会查根问底,问这药是用在哪家姑娘身上的,所以李大牛不敢开口,只能通过别的办法来循循善诱。

 

李梅心中好笑,这家伙咋想到跟自己聊天了?不过她也是闲得慌,咯咯笑着说:“聊啥啊,给姐聊搔啊?”

 

李大牛心中大骂,连瞎子你都调戏,真不要脸,不过李大牛自然也不拒绝,他假装尴尬,嘿嘿笑了两声道:“梅姐,我听那些女人说,你这进了啥治疗男人肾的药啊?大夫说我可能肾脏方面不好,所以我想来问问,你这药效果好不好啊?”

 

一听这话,李梅噗嗤一笑,她心道这瞎子真是天真啊,要不,逗他一下?正好自己在这店里也闲得慌。

 

这么一想,李梅就开口道:“大牛啊,我这里的确有那方面的药,效果好着呢,要不姐先拿给你试一下,要是觉得好了,你再买,咋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
农村故事网农村故事网零距离真实述说中国各地民间故事大全、古代民间故事、民间故事、乡村鬼故事,及时分享当地的新鲜乐事,感受淳朴的民风!
Copyright © 2019 Powered By NONGCUNGUS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