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情深至浅 肉污_老公都是怎么玩你的

更新时间:2020-08-25 11:09:36

看着她那年轻的酮体,渐渐的呈现在眼前,老张立刻就兴奋起来。

 文学

 

 

仿佛回到了年轻时候,富有朝气,一切变得美好而梦幻。

 

 

“这样可以了吗,张医生,你干嘛一直盯着人家看?”莫晓梅捂着胸脯,现在身上,只剩下内衣了。

 

 

老张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她那雪白饱满的酥胸,让他忍不住想要抚摸和把玩。

 

 

“我不看,怎么检查,我在观察你的病情。”

 

 

老张随便撒谎,莫晓梅立刻就信了。

 

 

“那你看出来了吗,我好些了没有?”莫晓梅有些惊慌,很配合的躺下来。

 

 

“我摸摸看,你等会儿。”

 

 

老张身体里一股冲动,让他的手有些抖动。

 

 

昨天夜里他可是睡不着的,翻来覆去的,都在想着莫晓梅的身子,尤其是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可爱的样子,撩拨他的心弦,让他难以平静。

 

 

此刻,他只觉得裤子里不安分了,浑身躁动,只想马上和她结合。

 

 

老张贪婪的揉搓着她那丰满的玉峰,是那样的有弹性,柔软而温暖,他用手指头轻轻的捻动着她的红晕,直接俯身去含住了。

 

 

“嗯,哎呀,张医生,你弄的人家更痒了,我这病情是不是加重了?”

 

 

莫晓梅满脸通红,娇喘吁吁的,张着小嘴,眼神也渐渐迷离。

 

 

“你现在的感觉是正常的,我在帮你治呢,你不要压抑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老张出着粗气,干脆抱住了莫小雅,把她搂在了怀里。

 

 

她这年轻有活力的美好身子,让他着迷又激动,他真的想一直这样拥有她。

 

 

他的手,在她身上游走着,她那光滑有弹力的肌肤,时刻都在刺激老张的神经。

 

 

“我,我想叫,不知道为什么。”

 

 

莫晓梅边说,边呻吟起来,浑身酥软,那种感觉很奇妙,似乎变得舒服了,也不痒了。

 

 

她的声音,让老张更加冲动,他已经不满足抚摸,立刻去吻她的红唇,然后吻到了耳垂和脖颈,与此同时,把手伸到了她两腿间摩挲着。

 

 

“啊,那里碰一下就好痒的。”

 

 

莫晓梅浑身紧绷,额头上香汗淋漓,脸颊醉红,赶紧夹住了双腿。

 

 

“没事,放松,很快就会好的。”

 

 

老张慢慢的,退下了她的内裤,看着她那诱人的芳草地,那样白皙丰盈,引入神往。

 

 

他已经难以忍受,迫切的想去占有那个地方。

 

 

而且他已经硬邦邦的了,他握着莫晓梅的手,放在他那里。

 

 

“呀,张医生你这里又肿了呢,是不是又被我传染了?真是对不起呢。”

 

 

莫晓梅有些自责,用手抚摸了起来。

 

 

“是呀,不过没关系的,你多摸几下就会好点。”

 

 

她的手很温暖很细腻,虽然她动作有些笨拙,但是也让老张快要爆炸了。

 

 

“这样好些了吗,可是我怎么觉得,好像更严重了呢?”莫晓梅朝老张那里看了看他那根东西,感觉怪怪的。

 

 

“帮你治病,我受点苦是应该的,不必担心。”

 

 

老张的手已经伸到了她两腿间开始游走,他能够感觉到,莫晓梅身体的需求变得越来越强烈了,那里已经很湿润了。

 

 

“嗯呢,那我帮你一下吧。”

 

 

莫晓梅半蹲在老张面前,主动的张嘴,含着他那里,轻轻的舔了起来。

 

 

老张幸福又快乐,飘飘欲仙的,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少女,居然无师自通了。

 

 

比起第一次,她更熟练,更加小心翼翼的,还边吸允边抬头望着老张,那么的纯真无暇。

 

 

老张都有点不好意思对视她的眼神,总觉得,他这样做有点亏心。

 

 

可是,欲望战胜了他的理智,他只希望,能够快点发泄。

 

 

捧着她的脸蛋,老张开始挺起了腰杆。

 

 

这并不能满足老张全部的欲望,他想要更多,今天,这个好机会,是莫晓梅自己送上门的。

 

 

所以,要趁机得到她,有了第一次之后,第二次就容易多了。

 

 

到时候,就不会那么寂寞了。

 

 

老张让莫晓梅松开了小嘴,分开了她修长的美腿。

 

 

“你还记得,我们要怎么做,才可以彻底治好你的病吗?”

 

 

老张有些担心的问莫晓梅,必须要征求她的同意,万一她不愿意,那总不能强行去,可不能让这到手的美食泡汤了。

 

 

“嗯,记得呢,用你这里,放进我这里面,我就会好了,张医生,你快点吧,我不怕疼,我忍得住,我昨天晚上做梦,还和你这样做了呢。”

 

 

莫晓梅微微闭着眼,手抓住床单,咬紧了嘴唇。

 

 

“好,我要来了噢,你忍着点。”

 

 

老张打算速战速决,这次机会要是错过了,不知道下次要等什么时候。

 

 

于是,他立刻对准了她美腿间的缝隙,一下就挺身,进入了一大半。

老张只觉得莫晓梅那里实在是太紧凑了,而且她有特别紧张,夹的那样紧,还不停的喊疼,叫声让他有点心虚了。

 

 

“你别出声,马上就好了。”

 

 

老张缓缓的抽送一份,就觉得容易多了,变得润滑。

 

 

他终于一狠心,完全进去了,一直到底了。

 

 

莫晓梅疼的眼泪汪汪的,一下叫的很大声,手指抓破了老张的两腿,浑身颤抖了起来。

 

 

“不行,张医生好痛的,我受不了,你可不可以慢点。”

 

 

莫晓梅难以忍受,想推开老张。

 

 

“别,过一分钟就好了,我尽量加快速度。”

 

 

老张正享受此刻的美妙,品尝着这年轻少女的身子,如梦似幻,他简直要醉了。

 

 

几年了,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这滋味,简直是妙不可言,无法言喻的。

 

 

“不可以的,张医生,真的好疼,求你了。”

 

 

可是莫晓梅或许是因为第一次的缘故,而且又很害怕,也可能处于一种女人的本能,所以,开始踢打老张,反应有些激烈。

 

 

老张有点担心,万一惹毛了莫晓梅,那就没得玩了。

 

 

这种事急不得,要慢慢来,她既然这样相信他,迟早可以和她好好的欢爱一场。

 

 

老张只好停下来了,离开了她的身子。

 

 

莫晓梅连忙用手捂着下面,她发现居然有一些血丝,越发的紧张了。

 

 

“哎呀,怎么回事呀张医生,为什么这样?”

 

 

老张当然不会解释,告诉她真相,她的那层膜刚才被他给破坏了。

 

 

只是,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很是舍不得。

 

 

更何况,现在老张更加憋坏了,很不甘心,就假装说道:“你这个,病情好像更严重了,需要马上治疗,要不然,有非常大的危险。”

 

 

“可是,我太疼了,怎么办呢。”莫晓梅摇摇头,眼里还含着泪水。

 

 

“你是怕疼呢,还是不怕死?”老张继续吓唬她,现在,他只想和她继续。

 

 

莫晓梅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有点担心。

 

 

老张就把她抱在怀里,一边抚摸她一边在她身上蹭着,尽量挑逗她的欲望。

 

 

“现在呢,是不是好多了,舒服点了没有?”

 

 

“嗯,舒服了呢,心里慌慌的,感觉越来越热了。”莫晓梅又开始轻轻的娇喘了。

 

 

老张觉得有戏,就从她后面,悄悄的进入她的身子。

 

 

“那我们再来吧,你就咬牙忍几分钟,保证治好了。”

 

 

“好吧,那,那你轻点呢。”莫晓梅点点头。

 

 

老张嘴上答应,心里却高兴坏了,果然还是很好哄的。

 

 

他很清楚,只要度过前面的适应期后,莫晓梅会觉得特别舒服,甚至是一种享受。

 

 

这个年轻少女,只怕以后还会爱上这样的感觉,说不定每天都要来缠着让他给她“治病”呢。

 

 

老张再次尝试弄进去,因为有了前面一次基础,这一次,很容易他就完全没入体内了。

 

 

老张疯狂的动了几下,莫晓梅疼的掉眼泪了,一会儿娇喘一会儿哭。

 

 

老张可不打算现在怜香惜玉,他要让她爱上这个滋味,本来想猛烈的冲击。

 

 

谁知道,外面有个女人在喊。

 

 

“张医生,你在吗?”

 

 

坏了,又麻烦了。

 

 

老张连忙捂着莫晓梅的嘴巴。

 

 

“在呢,什么事?”

 

 

“我来找你看看病,你怎么还关着门呢。”女人说道。

 

 

“马上来。”

 

 

老张知道,今天是和莫晓梅弄不成了,对她的身子虽然特别依恋,但是只好改天了。

 

 

“今天的事,还是别告诉任何人懂了吗?”

 

 

“我知道的,会传染给别人嘛,我现在舒服很多了。”

 

 

莫晓梅也觉得奇怪,现在浑身酥麻麻的,有点飘飘欲仙的滋味。

 

 

“张医生的医术真的很高明,也不知道你怎么办到的。”

 

 

老张好笑一声,等把衣服都穿好了,他这才去开门。

 

 

外面,那女人让他眼前一亮。

 

 

这不是隔壁住的女人杨芳吗。

 

 

杨芳今年三十出头,身材饱满,尤其是胸前那两只大白兔,随着走路上下起伏。

 

 

村里很多男人都惦记她,她算是村里女人中数一数二的了,皮肤白,屁股也翘。

 

 

更关键的是,杨芳的男人长期卧病瘫痪在床,几乎是半个废人了,所以男人们背后都说,杨芳好几年没有和男人同房过了,心里和身体都很寂寞。

 

 

老张让莫晓梅先回去,改天再来找她。

 

 

“是给你看病呢,还是给你男人看,你坐。”

 

 

老张给杨芳搬了个椅子。

 

 

杨芳坐下来,裙子下的两条玉腿很惹眼。

 

 

老张站在她跟前,居高临下的看,可以看见她胸前的乳沟,特别诱人。

 

 

原本老张刚和莫晓梅正火热,他身体里的那股火还没有熄灭,看见杨芳这身材,又忍不住把裤子顶起来了。

 

 

现在他真想扑上去,搂着杨芳占有她,发泄身体的浴火。

 

 

杨芳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顿时脸红了,眼神有些惊讶,连忙扭过头去。

 

 

“是给我看看,我不知道在了,胸口有些闷的慌,一直堵着气呢。”

 

 

胸口?提起这个,老张越发的渴望了,忍不住朝她那里盯着看。

 

 

因为住在隔壁,老张可没少偷看过杨芳洗澡,她那胸脯沉甸甸的,老张好多次都想入非非,幻想能够捏在手心把玩,只是苦于没机会。

 

 

要是能够得到杨芳,和她欢爱一场,肯定很快乐的。

 

 

现在,这个机会摆在眼前了,老张灵机一动,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你这里不舒服还是这里?”

 

 

老张装模作样的,伸手在杨芳的脖子按了一下,又在心口轻轻一按。

 

 

他没有直接去按她的胸部,虽然他心里很想这样做,但是担心杨芳不乐意。

 

 

“是这里,张医生,边上一点。”

 

 

杨芳有点脸红,自己按了下胸部。

 

 

“这样啊,隔着衣服,我看不出来什么情况,有点麻烦,毕竟是隔着衣服,但是,要是脱了的话,好像不是很方便。”老张欲擒故纵,然后悄悄看她的反应。

 

 

杨芳咬了咬红唇,丈夫瘫痪好久了,她也没有在别的男人面前露过肩膀,更别说胸部了。

 

 

可是,身体不舒服,最近几天越来越严重了。

 

 

“那个,张医生,那该怎么办,非要脱吗?”

 

 

“嗯,我又不是透视眼对吧,当然了,男女有别,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不过这也是为了方便给你看病的,你要是不愿意,我不强求。”

 

 

老张已经感受到杨芳在动摇了,就接着添油加醋的说道:“你男人都那样了,每天需要你照顾是吧,你说,你要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怎么办呢,况且你还有小孩,真不乐观。其实也没啥的,我是医生,说这些是为了你好。”

 

 

杨芳犹豫了一下,就慢慢的把肩带拉了一点,露出了雪白的香肩,有些脸红的扭过头去,非常缓慢的脱着。

 

 

她在看老张的反应,但是老张假装一本正经的,摆弄着他的药还有听诊器,似乎完全没有想看她的意思。

 

 

杨芳觉得自己也许想多了,就把上衣扣子解开了,露出了内衣罩子。

 

 

老张瞥了一眼,心砰砰跳,果然很丰满很大,几乎要撑破内衣跳出来了。

 

 

他没有盯着看,只是拿着听诊器过去,放在她胸上。

 

 

一边听她的心跳,一边说道:“你最近有没有乱吃什么东西?”

 

 

“没,没有呢,就和以前那样。”杨芳渐渐的放下戒备,开始想着病情。

 

 

“那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吧,失眠有没有?”老张发现她的心跳的很快。

 

 

没想到,这个美少妇,居然这样害羞呢,大概是很久没有给男人碰过了吧。

 

 

“对,最近睡的不安稳,总是有噩梦,还盗汗啥的,张医生,你咋知道的?”

 

 

杨芳开始佩服老张了,有些惊讶。

 

 

“你这是内分泌失调了,缺乏休息,可能是和你男人有关吧,你太操心了呗,疲惫导致的原因。”

 

 

老张用手指轻轻的触碰她的胸,好滑腻好有弹性,简直恨不得马上伸到罩子里去揉捏。

 

 

可是老张知道,还不是时候,杨芳可是有夫之妇了,可不是莫晓梅那个美少女那么好骗。

 

 

“是呀,最近是很累,张医生你真的是说到我心坎去了,真神了。我该怎么办,严重吗?”

 

 

杨芳越来越佩服老张,居然说的那么准确。

 

 

“怎么说呢,不好说。”

 

 

老张暗笑当然说的准了,住在隔壁,天天看她,她做什么他都知道。

 

 

老张又开始故意卖关子,手拿着听诊器,还在轻轻的抚摸她胸前的乳沟。

 

 

杨枫有些痒酥酥的,好久没有被男人这样触碰过了,丈夫瘫痪了几年了,她是当然想男人的。

 

 

而且老张拿捏的恰到好处,弄的她心里泛起了涟漪,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怎么不好说呀,张医生,你就说实话吧,要怎么治疗?”

 

 

“需要全面的检查,你的胸部疑似有肿块,搞不好停严重的,你试着多深呼吸几次,速度要快,然后转几圈试试看。”

 

 

老张非常严肃的样子,杨芳马上就照做了。

 

 

可是很快,她就捂着头,一下瘫软了。

 

 

老张迅速的抱住了她,感受着她柔软的身体,老张非常的兴奋。

 

 

隔着裤子,在她身后轻轻的磨蹭了几下,那感觉太美妙了。

 

 

他有意无意的用手按在她的胸前,还捏了一下。

 

 

“哎呀,张医生,我头好晕,怎么会这样的。”

 

 

杨芳没有注意到老张的动作,有些站不稳。

 

 

“你坐下来,别急。”

 

 

老张暗暗欣喜,看样子,她是上当了,谁这样做不晕的,可是她不懂医,村里又偏僻,还是被老张给忽悠住了。

 

 

“我是不是问题很严重的?”杨芳有些心慌意乱的。

 

 

“的确是,不太好治啊。”老张假装很为难的样子。

 

 

“你说吧,要怎么治,我配合。”杨芳更加紧张了。

 

 

“这个要给你按摩的,特别是胸部这一圈,你要躺下来。”老张依然假装很淡定。

 

 

“要按这里吗,可是我……”

 

 

杨芳害羞了,这里,除了丈夫还没有被别的男人按过呢,多难为情。

 

 

“我知道不方便,我不勉强你,但是出问题了,我可不负责任,我这样做,是让你尽快好,我用药给你推拿按摩,你可别有什么其他想法。”

 

 

发现老张那么正经严肃,说的是道貌岸然,杨芳迟疑了下还是同意了,这才躺在了床上。

 

 

“好吧,张医生,你来吧。”

 

 

老张心里喜滋滋的,故意拿了点无关痛痒的药水来,撒在了她的胸前,望着她那饱满挺拔的两座山峰,他张开了双手,按了上去。

杨芳这觉得胸部一阵酥麻,老张的手很会撩拨,在她胸前画着圈圈,力道适合,恰到好处。

 

 

虽然是有夫之妇,可是,她男人以前和她做那事的时候,也没有这样按过她的这一对柔软。

 

 

一种从没有过的奇妙感觉,油然而生,加上长期没有被男人碰过了,杨芳忍不住张着小嘴,喉咙里发出一声呻吟来。

 

 

这声音是自然而然的舒服感,对于老张来说,却好像是信号,让他更加大胆了。

 

 

好一个美少妇,果然很需要男人的滋润了,这才刚开始呢,她就这样敏感。

 

 

如果和她做男女之事,她肯定会飘飘欲仙的吧。

 

 

老张想想就觉得兴奋,手里的力道加大了。

 

 

“啊,嗯……”

 

 

杨芳只觉得浑身过电似的酥麻,她简直羞死了,连忙咬住嘴唇,意识到好丢人。

 

 

“怎么了,疼吗?”老张明知故问。

 

 

“不,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杨芳心里可是尴尬了,怎么会这样胡思乱想呢,明明他是在给自己治病的,要是他知道自己这种感觉,会怎么看自己,还会以为自己是那种荡妇呢。

 

 

老张却是心知肚明,看样子,今天是有机会让她更舒服了。

 

 

这几十年的男人经验,可不是白费的,再加上老张懂得人体穴位,知道从哪里用力,会让女人更加敏感和快乐。

 

 

所以,老张开始施展自己的手法,在她那滑腻的胸部上游走着手指。

 

 

他可是盼望这一天好久了,以前只能偷看杨芳洗澡,现在终于握着她的胸了,关键是杨芳还是自愿的,甚至闭着眼,有些享受起来。

 

 

老张当然不满足在胸前隔着罩子了,他时不时不经意间的伸到里面去,碰到了杨芳的乳晕,那粉红的敏感地方,足以让这个许久没有男人滋润的美少妇颤抖。

 

 

“哎呀,张医生,那里不可以碰的嘛。”

 

 

杨芳惊醒了,睁开眼,娇羞的看了看老张。

 

 

“哪里?我可没有乱碰的,这所有地方都需要用药水,否则你很难治好,你不会觉得,我趁机在占你便宜吧?我都一把年纪了,哪儿还有心思想这个?你这是瞎说什么呢,可别想歪了。”

 

 

老张虽然心里慌,但是却很镇定,说的有模有样的。

 

 

杨芳反倒是被他一番话,说的更加难为情了。

 

 

仔细想想也对,老张是医生,年纪都可以当她爸爸了,虽然是个男的,也不会那样呀。

 

 

“哎呀,对不起张医生你继续吧,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你别胡思乱想,安静下来,最好闭着眼休息会儿,你会更舒服的。”老张故意把舒服两个字说的很用力。

 

 

杨芳心里却的确是这样的感受,尤其是老张的手摸到她胸前的红晕,那两颗葡萄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因为两腿间好像有了一些感觉,隐约似乎湿了呢。

 

 

哎呀,羞死人了,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或许是真的太久没有碰过男人了。

 

 

可是丈夫有不能行,村里其他男人,平时里对她垂涎欲滴虎视眈眈的,杨芳又没一个看的上。

 

 

何况,她想做一个守妇道的女人,对那些男人,尽量避而远之。

 

 

不过,身体的需求,却是真实的。

 

 

这几年,杨芳也只能自己帮自己解决身体的需求,可是却很寂寞空虚。

 

 

今天被老张这样按摩,用药推拿,她才觉得,还是男人的滋味好呀,却是羞于启齿。

 

 

甚至,杨芳心里隐藏着一丝渴望,希望老张的手可以继续往下,到她两腿间去。

 

 

老张早就猜到了杨芳的想法了,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干,要不然,会引起杨芳的反感。

 

 

他若无其事的,继续的在她胸上揉捏着,挑逗着她的神经。

 

 

他发现杨芳满脸通红,呼吸急促,咬着嘴唇,发出压抑的娇喘,额头上也冒出汗了。看样子,是时候进行下一步了。

 

 

老张缓缓的,伸手试探,滑到了杨芳的小蛮腰上,在她的小腹慢慢的摩擦,刺激着她的穴位。

 

 

“嗯,呀,张医生,这里也要按吗?”虽然很舒服,但是杨芳还是有些戒备。

 

 

“当然了,不然怎么去除你体内的湿气,这是活血化瘀,让你气血更加通畅,就不会晕了。”

 

 

老张边说,手也没有停。

 

 

估摸着,她是更加舒服了吧,否则就会拒绝的。

 

 

“嗯,好吧。”杨芳的确感觉更美妙了,以前自己的丈夫可没有这样摸过她,就算丈夫好着的时候,也非常粗鲁,哪儿会懂得她的身体需要什么。

 

 

老张知道有戏了,在她的小腹按了一会儿后,盯着她裙子里两条大白腿,越发的兴奋了。

 

 

他开始有意无意的把手指伸到她腰间裙子里,碰到了杨芳小腹下露出的芳草地。

杨芳那里很旺盛,也很敏感,而且很久没有被男人触碰过了。

 

 

她立刻夹着腿,下意识的想要推开老张的手,可是那种羞耻的感觉,让她有些眩晕很疲软,她睁眼发现老张并没有在注视她,而是看着其他地方。

 

 

杨芳反而不好意思开口阻止了,干脆假装自己不知道,也没什么感觉。

 

 

可杨芳越是压抑自己的感受,越觉得心里的渴望渐渐的被撩拨起来,下面也就更加湿润了。

 

 

老张发现她眼睛闭着,他也心照不宣,知道杨芳的欲望被激发了,假装不知道,继续在她小腹往下游走。

 

 

随后他悄悄的看了看她裙子里的内裤,的确有些湿了,这让老张特别亢奋。

 

 

老张觉得差不多到火候了,就大胆的把一只手伸到她的大腿上。

 

 

这里可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之一了,杨芳多少有些防备,连忙说道:“张医生,这里不需要推拿吧?”

 

 

“怎么不需要,如果不是不方便,全身都需要的,可惜我是男的你是女的,我只能按这么多了,你也别多想吧,大不了我闭着眼就是了。”

 

 

老张说的理直气壮,完全没有猥亵的意思,反而让杨芳哑口无言。

 

 

“那,我这样就会好了吗?”

 

 

“肯定的,你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

 

 

老张又弄了一些药水,放在她的腿上,手指灵巧的滑动游走,刺激着她敏感的穴位。

 

 

“啊,嗯呢,是的……”

 

 

杨芳被刺激的有些发抖了,脸颊也更红了,她从没有意识到,让男人这样抚摸,会这样舒服,她真有点舍不得让老张的手拿开了。

 

 

老张也就趁热打铁,手有意无意的朝她的内裤碰一下,每一次触碰,杨芳就张嘴轻轻一叫,那销魂的声音,让老张的裤子越发的膨胀,突起了。

 

 

老张真想扑上去,分开她的两腿脱去她的内裤,然后好好的占有她。

 

 

可是,他很清楚,不能着急,要放长线钓大鱼,只要杨芳喜欢这样,不怕她不主动,迟早要自愿做他的女人的。

 

 

杨芳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也越来越需要,可是这种事怎么说的出口呢。

 

 

她内心里,是渴望老张的手伸进裙子的,却又觉得,这想法太可耻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老张的手伸到两腿间了,隔着内裤,摩擦着她那芳草地了。

 

 

“嗯,啊,不行,那里不可以的……”

 

 

杨芳忽然坐起来,又羞又急的,赶快捂着裙子,推着老张的手。

 

 

这一刻她脑海里出现她丈夫的样子,她感觉自己是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了。

 

 

心理上产生了一些抗拒,理智战胜了欲望。

 

 

老张暗暗叹口气,看样子,火候还没到吧,算了,今天只能到这里了。

 

 

“你那么激动做什么,我这是给你治病呢,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老张还假装很生气,瞪她一眼。

 

 

“没,没有,张医生,我今天不治了,我家里还有事,改天吧,谢谢你了。”

 

 

杨芳发现老张那么正儿八经的,丝毫没有一点邪恶的样子,反而更害羞了,连忙把上衣穿好了,准备离开了。

 

 

“好吧,我不勉强你,但是我要警告你啊,你这病要尽快治,不能拖延了,要不然会出大问题的。”

 

 

老张故意吓唬她,还是希望挽留一下杨芳,毕竟,他都快憋不住了,想对她下手了。

 

 

“好吧,我知道了,今天不行,我走了。”

 

 

杨芳心慌意乱的,立刻开门,小跑着回家去了。

 

 

老张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也不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今天已经过足手瘾了,看杨芳那样子,不怕她不来找他,她刚才可享受呢。

 

 

村里的夜非常安静,到了晚上老张就会很悠闲,也非常的无聊。

 

 

看了一会儿医书后,老张准备关门睡觉的,可是又睡不着。

 

 

他搬了个椅子,把灯关了,去院子里乘凉。

 

 

这时候,老张听见了隔壁有动静。

 

 

老张心里暗喜,莫非有情况了?

 

 

老张悄悄的到院墙那里去,把上面一个石头拿下来,这里有一个孔洞,借着洞口,老张可以看见隔壁的院子。

 

 

果不其然,杨芳端着水盆出来了,正在压水井打水。

 

 

夜色朦胧,虽然有些模糊,但是却依稀可以看见杨芳在脱衣服准备洗澡了。

 

 

这个场景,老张看过好多次了,却是百看不厌。

 

 

白天几乎摸遍了杨芳的全身上下,就差她下面那里了,现在看看总是可以的。

 

 

杨芳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么晚了,会有人看她。

 

 

她也是睡不着,心里空落落的,天气又热,就出来冲澡了。

 

 

她的手摸过自己的胸部和大腿的时候,忽然感觉比以前强烈好多。

 

 

杨芳脑海里,不由浮现起白天在老张这里治病的情景,一种羞耻感让她感到心慌意乱的。

 

 

这样摸索了一会儿后,杨芳有了强烈的感觉,她闭着眼,回忆着被老张抚摸的快感,渐渐的她把手伸到两腿间的芳草地,用手指磨蹭了起来。

 

 

“嗯,张医生,用力……”

 

 

老张目睹着这一幕,瞬间就硬了,她居然在叫他的名字,难不成,她是在幻想他跟她做那事吗?

望着杨芳那赤身裸体湿漉漉的样子,在夜色里,是那么的撩人,浑身充满了诱惑力。

 

 

尤其是她那紧绷的翘臀,还有她销魂的呻吟,无不让老张浑身血脉贲张。

 

 

老张真的想从墙洞里钻过去,抱着杨芳那成熟女人芳香的身体,和她狠狠的缠绵欢爱。

 

 

他忍不住,把手伸到了自己的裤子里,开始幻想起来。

 

 

“啊,张医生,好舒服,你为什么没有继续摸进来,嗯……”

 

 

杨芳闭着眼,回忆着和老张所做的事,此刻脑海里也在想象着,和老张在欢爱。

 

 

幻想老张扯掉了她的内衣内裤,压在了她的身上,非常温柔的对待她,和她云雨一番。

 

 

越是这样,杨芳越觉得浑身酥麻难忍,手指也在自己两腿间更加的用力。

 

 

院子里,回荡着她动听的叫声,她冒了一身的汗水,两腿颤抖了起来。

 

 

终于,杨芳有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喷涌而来,她张着小嘴大口的娇喘着。

 

 

可是这样过后,她却是感到很羞耻。

 

 

“怎么可以想这些呢,我可是有丈夫的呀,我不是个好女人的,羞死人了。”

 

 

杨芳捂着脸,连忙擦干身上的水迹,朝隔壁老张这边看了一眼,急匆匆的回房间去了。

 

 

老张此刻简直快爆炸了,他多想把杨芳留下来,抱着她到自己房间去。

 

 

“看来,这个女人,果然让喜欢上我的按摩推拿了,只要她愿意来,那么就有机会得到她了,那滋味一定特别的美好。”

 

 

老张浑身焦躁火热,心中的欲念久久不能平息。

 

 

他去冲了冷水澡,也觉得难以降温,一晚上都没有睡好,甚至还梦到和杨芳一起干那种事。

 

 

早上一觉醒来,老张发现自己居然梦遗了,裤子还湿了。

 

 

老张很惊讶,自己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冲动,看来自己这是老当益壮啊,好像回到了少年时代那样,让老张很欣喜,红光满面的。

 

 

老张知道自己太想女人了,去门口朝隔壁看看杨芳,没看见她。

 

 

故意走到她门口,看到她小孩在院子里玩泥巴,问了问,得知杨芳没在家。

 

 

老张有些郁闷,莫非她是去城里治病了,那样可就泡汤了。

 

 

老张只好回去,一直到中午了,也没有见到杨芳,老张有些失望了。

 

 

午饭后,没人来看病,老张躺在家里的竹床上翻来覆去的。

 

 

天气又热,他干脆就穿着裤衩,回想着杨芳那丰满的身体,还有那个美妙的年轻姑娘莫晓梅,老张下面又挺起来了,真的是有点难受啊。

 

 

“张医生你在家吗?”

 

 

忽然间,杨芳熟悉的声音传来,老张一下坐起来了,心里暗喜。

 

 

“在,在呢。”老张立刻跑出去,却忘了自己只穿着短裤衩呢。

 

 

“哎呀,张医生,你干嘛呢。”

 

 

杨芳脸蛋一红,却是看见了老张雄起的裤子。

 

 

她暗暗心惊,真没想到,他这么大年纪了,那里居然那么雄伟。

 

 

杨芳心里砰砰跳,回想起昨夜在院子里洗澡,幻想和老张做那事,她越发脸红了,难为情的低着头。

 

 

老张也有点尴尬了,立刻回去穿了衣服,可是裤子里的那货根本无法软下去。

 

 

可是他心急想见到杨芳,所以就过来了。

 

 

“你找我,还是看病的吗?”

 

 

“对呀,张医生,我上午去田里割草,我这胸口还是憋的喘不过气来,好像更严重了,本来昨天,你帮我治疗后,好了很多的。”

 

 

杨芳叹口气,微微皱眉,眼神闪烁,朝老张下面瞥了一眼,又连忙不看了。

 

 

老张很有自信,毕竟昨晚他都亲眼目睹了杨芳洗澡的一幕。

 

 

何况杨芳的眼神告诉他,她似乎有那方面的意思。

 

 

老张干脆挺了挺腰,好像要故意让杨芳知道他强壮的身体。他决定冒险试试看。

 

 

“你躺下来,我给你检查。”

 

 

“噢,好的。”杨芳躺在了床上,心里却慌慌的。

 

 

“还是这里吧?”

 

 

当老张用手按着她的胸的时候,杨芳根本没有心思想病情了,却想到了那种事。

 

 

“嗯呢,张医生,还要按摩用药推拿的吗?”

 

 

“对呀,只是,你一个女人,不方便,我怕村里人说闲话,要不然这样吧,我叫村里来个女人,我教她帮你弄,按照我的方法来。”

 

 

老张是故意这样说,这样免得到时候杨芳不情愿。

 

 

“哎呀,那不好的,你才是医生。”杨芳说出这话后,更加脸红,心情很复杂,她都不清楚,是想让老张按摩还是想感受那舒服的触觉。

 

 

“这样吗,那我可能要帮你按全身上下,你可不要想歪了。”老张知道她这是上当了,不过却是心里话。

 

 

“好呀,你开始吧。”杨芳胸脯随着呼吸上下起伏,居然有一些期待的闭着眼睛。

 

 

老张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就去关了门,看着她雪白的大腿,直接把她的裙子给掀开了,伸手就朝杨芳的内裤摸过去,直接用力的开始揉捏她的芳草地了。

杨芳没想到老张会这样直接,虽然她最期待的是老张按她这里,可是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那种羞辱感和触电感油然而生,让她浑身哆嗦,张着小嘴就发出了快乐的叫声。

 

 

“哎呀,嗯,张医生你这是在干嘛,这里不可以摸的。”

 

 

老张却微微的一笑,他当然是故意直奔主题的,就知道杨芳会这样的反应,他已经摸透了这女人的心思了。

 

 

“刚才你自己答应的,现在又不让我摸了,那我怎么给你治病?”

 

 

老张嘴上这样说,手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加快了速度磨蹭她两腿间。

 

 

这弄的杨芳浑身瘫软,不停的发抖了。

 

 

“啊,张医生你轻点,我不知道治病还要按这里的,为什么呀。”

 

 

杨芳半推半就,伸手轻轻的按着老张的手。

 

 

“说了你也不明白,你胸脯和这里是相通的,都是属于女人的特征部位,这里是阴气过重需要排泄,这里通了,你胸部也不会胀痛了,懂不懂?”

 

 

老张说的头头是道,让杨芳听的云里雾里。

 

 

事实上,老张很清楚,杨芳没什么病,她不过是疲惫过度加上天气炎热导致的,注意降暑消热就好了。

 

 

“这样呀,那好吧,可是你慢点,人家,啊……”

 

 

杨芳何时受过这样的刺激,几年了,没有让男人碰过这里,太敏感太羞耻了,她一开始还夹着老张的手,后来干脆把两腿张开了,慢慢的享受这样的快感。

 

 

老张觉得快要得手了,为了更加激发杨芳压抑多年的欲望,他一手伸到她胸前去揉捏,一手伸到了她的内裤里。

 

 

终于,摸到了她那湿漉漉的芳草地,这里是村里多少男人想要接触的地方呀。

 

 

曾几何时,老张也是那么渴望触碰这里,如今终于实现。

 

 

老张的手指都在颤抖,当他碰到了杨芳那肉缝后,杨芳一下叫出声来,娇喘吁吁的,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了,心里想的不是治病,而是对男人的渴求。

 

 

“嗯……张医生,好热,你别这样。”

 

 

杨芳眼神变得迷离,欲望差点的战胜了理智,整个人软绵绵的,目光,聚集在了老张的裤子上,还舔了舔红红的舌头,是那么的诱人。

 

 

老张也知道是时候了,他故意把身子靠近杨芳,隔着裤子,摩擦她的手。

 

 

杨芳好久没有碰到男人这里坚硬的东西了,她心里很清楚,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个。

 

 

但是,身为人妇,她一时半会过不了内心那一关。

 

 

好几次,她都想伸手去摸老张那里,但是却强忍着身体里传来的快感。

 

 

老张开始加速,手指已经伸到她身体里面了,在她那湿润的芳草地探索着,抽送进出,让杨芳的欲望达到了巅峰值。

 

 

随后他干脆把杨芳的手抓住了,按在了自己的裤子上摩挲。

 

 

“呀,张医生你干嘛,不要这样子,不可以的。”

 

 

杨芳嘴上这样说,可是身体却很诚实,尤其当她发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住了老张那粗壮的阳物的时候,整个人都颤抖了。

 

 

她下意识的用手套弄着,好热好烫又好大的,让她充满了渴求。

 

 

“如果,可以和老张现在欢爱缠绵,让他填满自己的身体,那该多好呀。”

 

 

杨芳脑海里不停的提示这个声音,整个人脸颊醉红,快要滴出水来了。

 

 

“可是,我有丈夫的,这样做对不起他,我是个坏女人,不行的。”

 

 

又一个声音提醒杨芳,她快要崩溃了。

 

 

就在此时,老张突然说道:“你这是干什么,你摸我这里做什么,你怎么是这样的女人?”

 

 

“张医生,我,我……”

 

 

杨芳无言以对,惭愧的闭着眼,简直无地自容,连忙松开了老张的巨大,恨不得藏起来。

 

 

“我就知道你会想歪的,还好,村里人没有看见,否则我真的是掉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你走吧,我可不想给你治疗了。”

 

 

老张忽然把手指从她两腿间抽出来了,假装很生气的样子。

 

 

“张医生,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这样。”杨芳越发羞涩了,都不敢看老张。

 

 

老张却还在演戏,说道:“哎,这也怪我,没有考虑那么多,也对,你男人好几年都躺着,也没办法给你一个女人正常的夫妻生活,你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放心吧,我不会告诉村里人这件事的。”

 

 

听老张这样说,杨芳忽然有些心酸和感动,但是身体却也非常空虚,刚才强烈的快感,让她意犹未尽。

 

 

杨芳又羞又急的,眼泪汪汪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了,既然事情都发生了,我可不怪你,医者仁心,要不然,我就帮你继续治吧?”

 

 

“嗯,你真是个好人。”杨芳忽然间对老张完全放下戒备,甚至有了太多好感,非常信任他了。

 

 

老张要的就是这效果,就说道:“你把眼睛闭着,待会儿不管怎么样都别睁开,我尽量快一些。”

 

 

杨芳点头答应了,感觉老张把她两腿分开了,她还是羞的不行,闭着眼捂着脸。

 

 

忽然间,她觉得身子下面,被塞满了什么,非常的炙热温暖,又很粗大,直接进入了她的芳草地里。

杨芳只觉得一阵酥麻传遍了全身,从两腿间蔓延开来,那种久违的快感,让她张嘴发出了诱惑的呻吟来。

 

 

“嗯……张医生你对我做什么了?”

 

 

杨芳觉得这种感觉又熟悉又陌生,就好像,是男人在占有她的滋味。

 

 

可是她又不好往那方面去想,难不成是老张在对她做那种事吗?

 

 

可是,张医生那么一本正经的,只是在给自己治病,为什么会有男欢女爱的感受呢?

 

 

“在给你治疗啊,现在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

 

 

老张哪里是在治疗,他早就忍不住,将自己下面那坚硬雄壮的东西,进入了杨芳的身子里了。

 

 

憋了那么久了,终于得到了这个丰满性感的美少妇,真的是让他飘飘欲仙。

 

 

只不过,是为了让杨芳在不知不觉中,以为是在被治疗而已。

 

 

毕竟,这样做,老张算是做贼心虚的。

 

 

他疯狂的挺着腰杆,猛烈的撞击她的身体,一下又一下的,似乎要融化了一般。

 

 

“啊,张医生,你能不能再,再快点。”

 

 

杨芳的快高越来越强烈,喉咙里发出有节奏的嘤咛,开始颤抖了起来。

 

 

而她的芳草地,如同溪流潺潺,早已经是春水泛滥了。

 

 

老张也是更加的卖力了,很快他感觉杨芳那里一阵收缩,最后爆发了。

 

 

很显然,这个几年没有得到滋润的美少妇,被他给弄的来了高潮了。

 

 

“张医生,你好棒,为什么你的治疗那么舒服,你怎么做到的?”

 

 

杨芳真的确切的感受到,老张是在占有她了。

 

 

她睁开迷离的双眼,娇喘吁吁的,朝两腿间看过去。

 

 

可是却发觉,老张却是在一本正经的给她按摩推拿,哪里是在得到她呢?

 

 

但是刚刚那种奇妙的愉悦感,分明就是男人的滋味呀。

 

 

“难道是我胡思乱想,又想歪了吗,哎呀,真的是羞死人了,要是张医生知道,我刚才是这样的感觉,肯定要取笑我的,只是,让张医生这样治疗,真的好舒服呀,不想离开还想继续怎么办?”

 

 

杨芳这样想着,看向老张的眼神,充满了渴望和柔情。

 

 

老张表面上是无动于衷,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实际上,他在她睁开眼看的时候,马上从她身体里抽了出来,提上了裤子。

 

 

老张这样做是不敢冒险,因为还拿不定杨芳心底里是怎么想的,万一她发现自己在上她,心理上产生了抵触,骂他是臭流氓。

 

 

那么以后,就没得玩了,村里人知道了,会把他给赶出去的。

 

 

“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回去多休息,改天再来治疗吧。”

 

 

老张欲擒故纵,他看的出来,杨芳是渴望他继续这样做的,但是,他不想穿帮了。

 

 

今天已经够爽了,虽然只是和她做那事一会儿时间,但是尝到了她美妙的滋味。

 

 

人不能太贪心,她这样性感迷人,要慢慢的品尝,直到某天,她心甘情愿的躺下来,张开腿让他做她的男人,那样才有意思。

 

 

杨芳果然是有点失望的,微微叹口气,似乎有点依依不舍了。

 

 

她红着脸说道:“张医生,那个诊断费要多少钱呀?”

 

 

“没事,都是邻居,乡里乡亲的,还提钱做什么,这个药,你拿回去吧,滋补养颜的。”

 

 

老张的举动,让杨芳心里由衷的感动。

 

 

她朝老张裤子那里瞥了一眼,发现他那里依然坚挺雄壮,不由耳热心跳,天呐,如果刚才是张医生用那里弄进了自己的身体,那会是什么感觉呢。

 

 

“他光是用手法推拿,就让我欲仙欲死了,我真的是好坏的女人呀,真对不起我家男人呀。”

 

 

“你还在想什么呢?”老张不由皱眉疑惑道。

 

 

“哎呀,没,没什么的,张医生真的是太感谢你了,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再来找你治疗。”

 

 

老张点了点头,看着她的背影,那挺翘丰盈的翘臀,有点意犹未尽,要是能够从后面进入她,肯定是更有一番韵味的吧。

 

 

杨芳一边走路一边在整理裙子,觉得两腿间酸酸的湿湿的,她越想越觉得害羞。

 

 

回去后她洗了个澡,脑海里却总是忍不住想起老张。

 

 

回家看了看丈夫,她叹口气,总觉得好像对不住他。

 

 

一整天,她都神情恍惚的,那种久违的快乐,让她总有些情不自禁回味老张帮她按摩的情景。

 

 

尤其是晚上她一个人睡在床上,越发辗转难眠,好几次都想去隔壁找老张了。

 

 

可是张医生让她明天再去找他,总不能现在去吧,那样他会怎么看她呀?

 

 

杨芳第一次觉得,这一夜是那么难熬,过的好慢,期盼第二天马上到来,她想快点见到老张了。

到了第二天清晨,太阳还没出来,杨芳就按耐不住了。

 

 

她摸着自己的胸脯,脸颊火辣辣的发热,她迫不及待的弄好了早餐给丈夫吃了,又把小孩安顿好,就立刻去隔壁找老张了。

 

 

可是,让杨芳失望的是,老张的诊所没人,家里门关着,她敲了敲门,小声的喊了几声张医生。

 

 

也没有人答应,有村民路过,杨芳心虚的连忙跑开了。

 

 

回到家里,她心跳加速,如同小鹿乱撞。

 

 

如同有一只蚂蚁在身上爬着,痒酥酥的,让她感到羞耻又兴奋。

 

 

自己这是怎么了,真的是想找老张治病吗?

 

 

这时候的老张,已经拿着背篓和铲子,在村里的后山采药了。

 

 

村里的景色很美,也分成安静平和。

 

 

老张虽然忙活了一早上,却不觉得累,反而感到神清气爽。

 

 

他朝远处眺望,照样升起来,照射这这个美丽的村庄。

 

 

一个靓丽的倩影,映入了老张的眼帘。

 

 

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在林间,牵着一头牛,她脸红的拽着那头牛。

 

 

牛很倔强,死活不肯走,那少女急的直跺脚。

 

 

“真的是可爱迷人的姑娘,看见她,总觉得年轻了好多,回到了少年时代呢。”

 

 

老张笑了笑,慢慢的走过去了。

 

 

“晓梅,这么早来放牛呢?”

 

 

望着莫晓梅那娇嫩的身子,如同花骨朵一样,等着人采摘,老张心里有些兴奋。

 

 

“呀,张医生,你又来采药呢,我快急死了,这牛不知道怎么了,不肯走嘛,你帮帮我好不好。”

 

 

莫晓梅脸颊绯红,望着老张嫣然一笑,那么纯洁可人。

 

 

老张观察了一下,这是一头公牛,好像到了发情的年龄,不远处的一头母牛,正在召唤它。

 

 

所以这个畜生,下面的牛鞭已经伸出来了,气喘吁吁的,当然不肯走了。

 

 

“发情了,你松开它吧,免得它伤了你,没事的,它不会跑远的,它要去那边。”

 

 

老张指了指不远处的母牛。

 

 

莫晓梅很听话,松开绳索后,那头公牛立刻跑那边去了,围着母牛打转。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