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揉豆豆的基本手法 全·九式|乖在这里做一次拉起长裙h

更新时间:2021-01-14 10:20:16

母亲一心一意扑在他身上,饮食起居,细致入微。

  “谢谢。”挣扎了许久,纪臣才说出这句话。

  “你我父子,不必说谢。回去休息吧。”

文学

  纪山河侧过头去,不去看他,眼泪滑落,打湿白色的枕头。

  这是或许是一个不合格的父亲,最后的一点自尊心吧。

“听说之前那个被总裁带进办公室的那个女人,是总裁的情人!”

  “谁说不是呢?现在的小姑娘,不想着努力,尽走些歪门邪道。”

  “哎……世风日下啊!”

  “我的纪总啊!梦中男神,就这样变成了别人的男人。”

  “也就一时新鲜,过几天就甩了。”

  公司午休期间,正是八卦解闷的最好时间,纪总拉着一个女人进办公室到深夜才出来的事传遍了整个纪氏集团。

  “阿嚏——”阮佳妮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了?是感冒了吗?”对面的谭宇辰关心道。

  “可能是吧。不好意思啊。”

  “没事。身体最重要,秋天来了,温度降低,你要照顾好自己。”

  谭宇辰今天穿了一件灰色的毛衣,脖子上围了一条格子围巾,看起来像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

  身上没有丝毫商场驰骋的戾气。

  “嗯嗯,谢谢关心。”阮佳妮接过谭宇辰递过来的纸巾。

  “这个设计效果我很满意。谢谢。”

  “客气了。”阮佳妮微笑,“您妻子一定很幸福。”

  “妻子?”谭宇辰诧异。

  “难道不是吗?这房子……”

  “不是的,这是按着我妹妹的想法做的。”谭宇辰漂亮的眼眸里滑过一丝悲伤。

  阮佳妮并未察觉,说道:“是吗?那你妹妹也很幸福哦~有一个这么疼她的哥哥。”

  谭宇辰看着设计图,思绪慢慢飘远……

  “哥哥,我们结婚后买一个大房子,我们睡一间房子,然后我们的宝宝睡在婴儿房,书房外有个大阳台,这样你工作的时候,我就可以在阳台晒太阳了~后院一定要有个大花园,我们种上各种花。春天一到,肯定特别漂亮。”

  “琳琳,我们是兄妹,不能结婚的哦~”

  “为什么?”谭语琳的眼里充满失望,嘴巴一扁,带着哭腔喊道,“我不管,我就要和哥哥结婚!”

  “琳琳以后会有自己喜欢的人。”年少的谭宇辰摸着妹妹的头安慰道。

  “我不管,我就喜欢哥哥,我只和哥哥结婚!”说着不管不顾地大哭起来。

  谭宇辰没法,只好抱着大哭的妹妹,安慰道:“好好好,以后哥哥娶琳琳回家,我们住在大房子里,好不好?”

  谭语琳终于止住哭声,抽泣着回答:“嗯。哥哥……哥哥要说话算话哦~”

  “谭先生,谭先生?”

  阮佳妮的声音将谭宇辰从回忆里拉回来。

  “不好意思,想起一些以前的事。”

  阮佳妮微笑着点点头。

  “你笑起来,跟我妹妹很像。”谭宇辰温柔的目光落在阮佳妮的脸上,“不过性格不太像,她被我惯坏了,有些骄纵。”

  “我是个有工作的成年人了,哪有资格骄纵,倒是羡慕你妹妹,有个能惯着她的哥哥。”

  谭宇辰愣住,琳琳走的时候,才刚满十八,若是长大了,心智定然也会成熟起来,再看面前的阮佳妮,眼里的温柔更深了几分。

  “谭先生,定稿如果满意的话,我去公司交差了。”

  “我很满意,谢谢你。”

  “客气了,您真的是我碰到的最……温柔的客户了,再见。”阮佳妮思考了一会才说出“温柔”二字。

  阮佳妮走后,谭宇辰坐在卡座上独自发呆。

  “琳琳,若你还活着,该多好……一切,都是我的错。”

  阮佳妮到公司交差的时候,被一群小姐妹围得水泄不通。

  “阮姐,听说你这单客户是谭宇辰。是真的吗?”

  “是啊。”

  “哇~”

  “好羡慕啊!我什么时候也能单独做单子啊~说不定能碰到纪氏的纪臣呢!”

  七嘴八舌里阮佳妮听到了纪臣两个字,心里五味杂陈。他那样的存在,对普通人来说,是遥远的。

  “听说谭宇辰长得很帅啊!是不是啊?阮姐?”

  “确实挺帅的,人也很好说话,没架子。”阮佳妮实话实说,又引来一阵羡慕。

  “听说她有个妹妹,前几年自杀了。”

  “真的假的?”

  “真的!我发小以前是他妹妹的同学。他妹妹十八岁生日那天邀请我发小参加的,在华君酒店。就是她生日那天,从酒店楼上跳下去了。”

  “你别骗人了!”

  “她说的是真的,我也有所耳闻。”

  “不会吧……这么可怜。谭少刚上大学那会,他爸妈就出了车祸身亡了,一个人撑着公司,把妹妹养大成人,他妹妹就这么自杀了?也太惨吧!”

  阮佳妮听着她们叽叽喳喳,脑子轰一声,想起刚刚和谭宇辰的交谈,恨不得抡自己一巴掌。

 阮佳妮交完差,还没从公司大楼走出,就看见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车子,车旁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带着墨镜,散发出生人勿扰的气息。

  两人见阮佳妮从大楼走出,拿出一张照片确认了一下,快步走到阮佳妮面前。

  阮佳妮吓了一跳,想着光天化日下他们也不敢做什么,便壮着胆子问:“你们是谁?”

  没想到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忽然来了一个90度弯腰,齐声说:“阮小姐你好,纪总请您去一趟。”

  “你们说的纪总是纪臣?”

  “是的。”

  “他有什么事吗?”

  “纪总没说,只让你去一趟。”

  周围的路人看见这样的场景,纷纷侧目,甚至还有人掏出手机准备拍照,阮佳妮赶紧上了车。

  没一会就到了纪氏集团,阮佳妮身高才一米六多,身后跟着两个一身黑的高高大大的男人,从她身边经过的人都不自觉饶过她。

  阮佳妮一踏进大门,就感受到了异样的目光,轻蔑的、八卦的、羡慕的、厌恶的……一时间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件不讨人喜欢的展品,全身上下都极不自在。

  阮佳妮走进电梯,离开了那些人的视线,觉得如释重负。

  前台第一时间就在群里发了信息,没多久,几乎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那个“狐狸精”又来了。

  王静看着群里议论纷纷,心里像堵了一块石头,用力地将手机掷在一旁。

  阮佳妮进来的时候,纪臣正在视频会议,见阮佳妮进来,用手指了指电脑和蓝牙耳机,示意她等等。

  阮佳妮会意,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车流涌动,路人小得像蚂蚁一样,在这个世间,平凡是最容易得到的东西,可惜纪臣没有,他注定是不平凡的,注定生活在聚光灯下,而他身边亲密的人,也会被迫站在聚光灯下。而这,并不是阮佳妮所希望的。

  纪臣余光瞥见阮佳妮的身影,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外面披着一件咖啡色的风衣,紧身的黑色牛仔裤包裹着挺翘的臀部和纤细的双腿,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整个人看起来知性优雅。

  下面的巨物已经有了动静,纪臣无心会议,吩咐了几句便挂了视频。

  一双手从背后将阮佳妮环住,气息喷在阮佳妮右侧的脸颊上,暖暖的,痒痒的。

  “在看什么?”

  “没什么。”阮佳妮回答道。

  纪臣的嘴唇在她细长的脖子上流连,一手落在又圆又翘的臀部上,另一只手从衣摆处探入,隔着内衣,握住她浑圆有弹性的娇乳。

  “我现在不想……纪臣。”

  纪臣似是没听到,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止,拉下内衣,捏住阮佳妮的胸前的小红豆,慢慢揉搓着。

  “纪臣,不……”阮佳妮转身,被纪臣狠狠吻住。

  阮佳妮的心一沉,也许纪臣根本不在乎她,他把她拉到身边,一次一次在他身下承欢,爱的只是床上的快感,而不是她这个人。

  她不过是他的玩物,哪有人会在意一件玩物在想什么?

  可她如此沉溺他的吻,他的手掌在身体的肌肤上游走,身体便禁不住想要迎合。

  阮佳妮摸不透他的心思,她相信,只要纪臣勾一勾手指,多少美女、富家千金都会臣服在他脚下,他为什么偏偏对她不依不饶?

  纪臣亲吻着阮佳妮的小嘴,今日的她似乎不太主动,正这么想着,忽然觉得脸上有什么东西,凉凉的,湿湿的。捧起阮佳妮的小脸,杏眼里秋波流转,两行清泪滑落在巴掌大的脸颊上,,纪臣黑色的眸子里无尽的疼惜。

  阮佳妮,嫁给我吧!

  纪臣轻柔地拂去阮佳妮脸上的泪珠。

  “怎么了?”

  “我不想……你不要再碰我了。”阮佳妮语音颤抖,像一朵刚刚历经了风雨的娇嫩花朵。

  纪臣抱住阮佳妮,轻抚着她的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