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为什么喝酒后性功能增强_新婚警花卧底交换

更新时间:2021-01-14 11:06:40

包厢内对于李哥的突然闯入感到很诧异,说话声逐渐停止了,包厢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文学

徐华看见李哥拽着我的衣领皱着眉问道:“小龙,你这是干嘛,你打了小非吗?”


刚刚因为挨了李哥的一拳,嘴角还残留着刚才的血迹,看见这个状况的欣姐,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了,连忙起身跑了过来,脸上更是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说:“小非,怎么样啊,有没有那是不舒服啊,你怎么会被打了啊。”


看见欣姐跑来,我没有理她 轻轻的哼了一下 。


李龙直接指着我说:“叔,真不是我惹事,我就是带了个朋友来玩,但是这小子尽尽然直接往我朋友的身上倒酒,我打算让这小子道歉,但是他不肯,我就教训了他一顿,让他长长记性。”说着还将梦梦直接拉了过来,指着她湿漉漉大腿说,你们自己看,这成什么样了。


听到徐华说的话,我直接说道:“徐总,这真不是我故意倒在她身上的,我刚准备帮她斟酒的时候,她直接过来拿话筒手直接碰到了我,这酒才洒在了她的身上的。”


李龙听后直接暴怒:“妈蛋的,你他娘的还敢说不是故意,老子不打死你不姓李。”


说完,直接对我的肚子就是一脚,将我踹的蹲在了地上,顿时我感觉的自己的苦水都要被他踹出来了,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在不断的被李龙进行殴打,本想着是自己的错,让他打一下,没什么但是没想到以为忍让却让他更嚣张了,毕竟我也是小年轻,这火气也蹭蹭的往上长,正准备直接扑上去找李龙拼命了。


在这时,欣姐却一把将我拉住,皱着眉说道:“小非,冷静点,你不能动手打他。”


听到这话,我的火气就上来,冷冷的笑着,看着李龙说道:“凭什么啊,他能打我为什么我就不能打他啊,难道我就应该被人打啊。”


欣姐连忙说道:“小非,你把酒倒在别人的身上,你就应该向别人赔礼道歉。”


听到欣姐要我和打我的人道歉,自己被打了,还要向打的人道歉。


我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鞭子狠狠的抽了几下,那种痛苦,心酸,委屈等等一瞬间充满了我的脑海,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要爆炸了,非常难受。


一直以来在身后帮助和呵护我的欣姐,现在却要我向这个打我、骂我、踢我的人赔礼道歉。


我再也管控不了我的情绪了,怒吼道:“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向他赔礼道歉,是因为他是徐华的侄子吗?是因为打他我让他的手和脚受伤了,所以我要卑微的去道歉,所以我应该主动的打自己让他气消,你才会满意啊!刘欣?”


对着欣姐直接大吼了一通,感觉自己委屈消散了许多,说完后,我直接就走出包厢,向外面跑去了。


“小非,小非,你干什么啊?你等等……。”


在我的身后传来了欣姐的呼喊,还在气头上的我,根本没有理会,直接就走了。


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自作多情,认为欣姐是喜欢我的和徐华在一起也仅仅是为了想要对我那天不回答的报复,但是我还是高估了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她现在应该是喜欢上了徐华,是真心的想要和徐华度过此生了。


呵呵,女人。


想起之前的事情,感觉自己像是被别人抛弃了一样,突然我想要喝酒,喝到自己忘掉这件事情,自己一个人随便找了个酒吧就直接喝了起来,在最后回去的时候,感觉自己是漂在走路的。


到家额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但欣姐和张秋敏并没有去睡觉,而是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


欣姐看着我摇摇晃晃走着,连忙起身扶我,紧张和不好意思两种神态在欣姐脸上呈现,小非,欣姐知道刚才做错了,你原谅我,可以吗?


我撇了一眼欣姐,直接甩开了她的手,直接的躺在沙发上了。


张秋敏连忙起身倒了一杯解酒茶端在我面前,我直接一口气喝掉了。


“小非,这件事我也知道了,你欣姐当时拦着你也是怕你受到伤害,也害怕如果事情闹大了,就不好收拾了,你也在生你欣姐的气了。”张秋敏对我说。


我冷笑道:“敏儿姐,这事你别管,我知道怎么办,谁让我只是一个寄人篱下没钱没势的废物啊,那个人是徐总的侄子,打我是应该的,我就不该顶撞,应该伸着脸让他打。”


欣姐听到这话,眉头顿时一紧,美目有着泪光闪动,低声下气的说道:“小非,对不起,我知道当时让你难过,受委屈了。”


我连忙摆手,说:“你可别,我承受不起,你没做错,不需要和我道歉,我知道现在的我是你和徐华一起谈恋爱的阻碍,明天我会搬出去的,以后你不会因为我而让你苦恼了,只要你不说没有人会知道我认识你的。”


我想既然自己已经惹人厌了,自己还赖在这里不走干嘛啊。


“小飞……。”欣姐美目泪光涌动。


但张秋敏突然打断了她的话:“欣欣,这小非晚上喝的有点多,要不你先回卧室睡觉,等到明天小非清醒了你在和他说,也许就会你理解你了。”


欣姐担忧的看着我。


“放心,没事的,等下我会照顾好他的,”张秋敏对欣姐点了点头。


欣姐最后看了我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回到了卧室。


慢慢的酒劲上来了,我也慢慢的进入了睡梦中,等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刚起来的时候头痛的厉害,慢慢的才缓解过来。


欣姐和张秋敏没有在家,应该是都上班去了,我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就准备收拾东西了,毕竟昨晚已经说过要搬出去住了,如果不走那就太没面了。


但是当我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准备离开的时候,欣姐和徐华,突然从门外面走了进来

徐华今天穿着西装西裤,腰杆笔直挺着,将一个成功人士气派和一个中年男士的魅力给展现的淋漓尽致,手中提着了一些营养品和一箱牛奶看见我立马的露出了笑容,说:“小非啊,今天我是负荆请罪来了,昨天的事情我要向你道歉,这小龙因为我们家的几个长辈对他比较溺爱,所以从小就有了这臭脾气,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啊,现在都这么大了还是这幅脾气,我们对他也很无奈啊,不过啊昨晚在你走了之后,我就狠狠的骂了他一顿,我相信以后你再见着他,他再也不敢乱来了。”


看着徐华事业有成,做人和处理事情方面,也十分到位,都让人找不到漏洞,就算心里有气,看着徐华这么诚恳的道歉,也没有发泄点。


同时经历了这件事后,我仿佛在一夜之间明悟了很多道理,当你踏入社会,没有人会为了你的不公而鸣不平,也不会有人在你受委屈的时候安慰你。


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傍晚的时候孤独在角落中舔着自己的伤口,以便明天继续战斗。


想要别人看中你,那么你就要有钱,有背景。如果没有,那么不好意思,即使你被人打死也不会有人上来可伶或者帮助你。


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社会。


我说:“徐总,昨天的事情确实是我的过错,应该是我向李少赔礼道歉,怎么好意思麻烦你大老远的跑来啊。”


徐华将自己提的东西放下来,笑道:“何非啊,虽然李龙比你大了几岁,但是你却比他还要懂事啊,只要你不要记恨他我就心满意足了,至于我麻不麻烦,那都是无关紧要的。”


说道这里,徐华看着我手中的行李箱,疑惑的问道:“何非啊,你拿着行李箱这是准备干吗啊?。”


这是欣姐也一脸期盼的望着我。


我坦然的说道:“哦,这不是在这里住的也是够就了,想换个环境换种心情,那,徐总你们先聊,我就先走了。”我直接拖着箱子绕过欣姐和徐华往外走了,进过欣姐身边的时候,欣姐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口。


徐华忽然叫住了我:“何非,看来你还是没有原谅我啊,你还是记恨着昨晚的事情啊,不过我也了解,毕竟昨天的事情确实是伤害到你,要是我,也不会这么快就轻易的跨过心中的这道坎,其实今天呢,还有一件事打算和你商量下,金麦KTV缺了个领班的,虽然这是个小职位,但是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现在想来也就是你比较合适这个岗位,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过来帮我啊。”


听到徐华的话,我愣了下,让我当领班这是要封我的嘴啊,我笑道:“徐总,你这是准备给我的补偿吗?”


徐华愣了几秒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笑着说道:“虽然有这意思,但是更多的是,我看好你以后的未来和潜力,我相信你的前途是一片光明的,那么更要多给你这种机会,何非,你应该会答应我的请求吧。”


我没有立刻回答徐华,而是看了欣姐一眼,那双眼睛很复杂里面充满了多种情绪,突然我的心不自然的跳动了一下,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忍。


我说:“徐总,既然你给我这么好的机会,我想我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的,所以,在这里我要先谢谢徐总的栽培了。”


现在的我需要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再者我也想知道欣姐和徐华会到达怎样的程度,所以对于徐华抛出的橄榄枝我直接就接下了,现在面子这种东西,在钱的面前一文不值。


徐华笑着点了点头说:“好,我就知道小非是个好孩子,那你先在家休养几天,等哪天你想去工作了,再去工作。”


我直接说没事,今晚就可以直接去工作。


我依旧没有在住在这个出租屋了,而是拖着行李箱在外面找了件比较便宜的房间。


傍晚,我来到金麦KTV,张丽当所有服务员的面,宣布了我当选领班的事实,宣布完之后,张丽直接来到我的面前祝贺我:“二十岁就已经是领班,以后可是前途无量啊,以后靠你罩着了。”之后便笑着走了。


张丽虽然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但是却将少妇的妩媚和诱惑发挥到了极致,黑色的短裙职业套装,美腿加丝袜,臀部上翘,丰满而又有弹性,纤细的腰肢,胸部饱满,将白色的衬衣撑得高高的,隐约可见有一鸿沟。


在和我说话的时候,笑眯眯看着我,感觉她的眼睛好像有魔力一样,让人深陷其中,我连忙移开了目光,谦虚的说道:“张经理,你这不是笑话我吗?我以后还得张经理多多照顾下我才是。”


张丽说道:“我只是徐总手下一名无关紧要的员工罢了,哪有什么能力照顾你啊,不过啊,要是在工作上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我连忙说道:“好的,那倒是去叨唠张经理,你可别烦我啊。”


“行,来找我就是,那我就先回去工作了。”说完张丽就扭着丰满的屁股走了,看着她那妖媚的神态和丰满的身材,我的下面居然有了反应。


晚上金麦迎来了客流的高峰期,所有的包厢都坐满了。


不久,有个服务生突然找到自己说,有桌客人想要见我,让我过去一下,我怀着好奇的心走进了包厢,原来是昨天和我发生冲突的李龙,徐华的侄子,这家伙搂着昨天污蔑我叫萌萌的女人。


另外在包厢里面还有着这三四个青年坐在李龙的旁边。


看见李龙,我十分的生气,顿时生气的说道:“几位,叫我来,想干什么,直说了吧。”


李龙听后,拍了拍梦梦的屁股,说:“现在去给小非哥道歉。”


听到李龙叫梦梦给我道歉,顿时感觉十分惊讶,心中警觉起来了,叫她来给我道歉,这个李龙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啊。


梦梦扭捏的走了过来,对着我说:“小非哥,对不起,昨天是我的错,你能原谅我吗?”梦梦十分精致,脸上画了个淡妆,穿着吊带裙,将自己妖娆的身材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我直说:“不需要了,只要你们不要在找我事情,我就阿弥陀佛了,如果你们就件事的话,那我就先出去了。”说着,直接往外走了,但是没想到,突然自己的手被梦梦抓住了,抱歉的说道:“小非哥,你和我喝一杯酒,那就证明你原谅我了,不然我过意不去啊。”


李龙看到我想走了,也走了过来,还将我介绍给了他那几个狐朋狗友,并说以后只要自己有麻烦都可以找他们帮忙。


李龙话让我感到不解,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对我这么好啊,如果说是因为徐华的缘故,但是也不可能对我这么好啊。


“何非啊,你先坐下来吗?和兄弟几个喝杯酒。你不要想歪了,我会对付你,仅仅只是觉得你还不错,想和你成为兄弟而已了。”说着李龙直接将我拉到桌子旁边,还说之后一切后果他来承担。


没有办法,我只能陪他们几个人喝了几杯,期间梦梦点了几首歌,调节了一下气氛,最后我实在没忍住便问李龙,是不是因为徐华的命令,这态度才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


李龙笑着说:“叔叔确实叫我不要为难你,与你好好相处,但是我找你并不是因为我叔叔,何非啊,我听说昨晚和我叔在一起的,那个绝色美人是你姐,对不对啊。

我心一紧,眉头微皱,这李龙态度转变这么突然莫不是因为欣姐。


我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李龙见我神色便知道如果不说清楚恐怕会适得其反,便笑着说道:“小非兄弟,你说,你姐这么年轻漂亮,估计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我叔都差不多有四十多岁了,你说这情况是不是有点老牛吃嫩草的意思啊。”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李龙,徐华是他叔叔,他竟然如此说他叔叔,我也只能说,只要欣姐自己幸福,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李龙直接说道:“两个人相差十五岁多,怎么会幸福啊,并且一个离过婚的人,身边还带着一个儿子,你说这样的日子怎么可能会幸福啊。”


我从李龙的嘴听很多关于徐华的事情,并且对徐华看上欣姐这件事好像挺关心,还稍微对自己的叔叔不好的地方也说出来了,这就让我很疑惑。


看着李龙想自己打听欣姐的情况,并且对自己说徐华的不好,这小子不会是看上欣姐了吧!


我直接的问道:“李哥,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欣姐了吧。”


李龙愣了下,笑呵呵的看着我说:“你说,我和我叔叔,那个更配她啊。”


我笑了笑,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这徐华虽然老了点,但毕竟是个老总,而你只是依附你叔叔的寄生虫罢了。但是我真料到,这李龙的胆子还真大,敢和自己叔叔抢女人。


没过多久,我就出去了。下班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从金麦出来后昏暗的路灯照亮着两旁,四周寂静,可以从街道这头看见街道的另一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