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你见到你我就想c你|影帝的专属小哭包吃奶糖吗

更新时间:2021-01-14 11:08:32

我感觉自己的下面直接进入了某处秘境之中,让人欲罢不能。


 文学

卧室中回响起了张秋敏痛苦和快乐的交织的嘤咛声,久久不散。


十几分钟后,我才停止了这场征伐,但是战争后遗留下来的印记没有消失,房间内的喘息声还在延续。


张秋敏的脸色通红,脸上还残留着刚才兴奋的余韵,现在正无力的躺在我的怀里,额头冒出了一些细汗,嘴角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但是在一旁的欣姐,因为自己的解决和药力的消散,脸上逐渐的恢复了以往的冷静。


看着我与张秋敏还结合在一起,残留在脸上的妩媚消失殆尽,横眉怒目的,眼光中有泪光闪现。


就这样静静的看了下,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直接下床找到自己的衣服,坐在沙发上了。


第一次体验这种事情的我,让我无法自拔,原来那种事情是这么美妙。许久之后才慢慢的醒转,轻轻的推开了张秋敏,心中再也没有刚才的喜悦,反而像是被容嬷嬷用针在自己的心中扎了几下隐隐作痛。


“欣姐,我,我……。”


“好了,我知道的,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如果你们不想回去,可以继续在这里继续睡觉。”欣姐没等我回话直接就走了。


看着欣姐就这样走了,我心里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在一旁看着的张秋敏直接说道:“小非,欣欣这是喜欢你,所以看见我们在她面前做这样的事情,可能是生气了,小非,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搞成这样的。”


我转头看着张秋敏,当时他们都已经被下药,神志都不清晰,自己也能完全怪她啊,如果自己坚持住,也许就不会了,再说她都没有怪自己,就已经很不错了,现在只能去面对了。


“敏儿姐,不怪你,我们还是先回家吧,看看怎么劝解欣姐吧。”


但是等我和张秋敏到家的时候,就看到欣姐已经开始把自己的东西全部都搬到张秋敏的卧室里了,还说道:“小非,既然你已经和敏敏发生了关系,那么以后你就和敏敏住在一起吧。”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欣姐,直接被欣姐的动作给惊到了。


张秋敏看见我在发愣,上去抓住欣姐的肩膀,说:“欣欣,你这是干什么啊?你和小非在一起住的好好的,你怎么把他的东西都放在我的卧室啊,小非和我住在一起不合适,和你住在一起比较好。”


欣姐看见张秋敏说,严肃的说道:“张秋敏,既然你们已经发生了那种关系了,那么现在小非和我住在一起已经不合规矩了,所以小非从今天晚上开始和你一起睡觉,小非你知道吗?”欣姐说完,不等我的回复,直接向卧室走去,并且直接砰的一声将门上锁。

看着欣姐直接走进卧室,我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一个重要的东西。


我便直接和张秋敏说了一下直接睡在沙发上了,张秋敏也回到了卧室中。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我被欣姐在厨房作饭的声音吵醒了,本想经过一晚的时间,欣姐应该消气了,但却没想到欣姐理都不理我。


没多久张秋敏也起床了,我在客厅隐约听见她和欣姐的说话,但欣姐也只是随意的答应一声。


家里的气氛,也慢慢的变得奇怪起来了。


在饭桌上,欣姐突然的说话打破了这份安静:“敏敏,小非,周星照片的事情我已经有办法了。还有小非既然已经不打算读书了,那么我会帮你找份工作,以后就不要这么无所事事了。”


我很想直接反驳,但是看到欣姐这张冰冷的脸,直接把要说的话给憋了回去。


张秋敏更是小心翼翼的说道:“欣欣,那个你有什么办法啊。”


“这个你们就不需要知道了,反正这件事我已经解决好了,就行了。我吃饱了,我先上班了。”说完欣姐直接到卧室换完衣服,然后去上班了。


一想到欣姐说我无所事事,我就很不爽,便直接到外面找工作,但是在外面闲逛了一上午都没有找到,下午便回来了。


正当我走进小区时,看见一辆白色宝马停在我住的楼下,以中年男人从车上下来,一身高档的西装,撑了眼睛,身材显瘦,长得斯斯文文的。


就在这时,车上下来了两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居然是欣姐和张秋敏。


我是十分不解,因为从来没见过有人接送欣姐和张秋敏上下班。


“小欣啊,今天我就不上去了,明天我再来接你们上班吧,至于周星的事情,你放心,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你们不必担心。”中年男人虽然说话声音不大,但却有点不容置疑的语气在里面。


欣姐听后笑着说道:“那这件事就麻烦您,徐总。”


中年男人连忙说道:“没事,小欣,这都是小事,你小欣的事就是我的事,那你们就先上楼吧,我就先走了。”


在中年男人走后,我快步的来到欣姐的旁边,急忙的问道:“欣姐,那个中年男人是谁啊,怎么送你们回来了啊。”


欣姐看了我一眼,直接往楼上走了。


我刚准备追上去问个清楚的,便被张秋敏拉住了,看着欣姐已经走到楼上了,才对我说:“这个男人是公司的徐华,周星的那件事,就是他帮忙解决的。”


我不解的问,他为什么会帮忙啊。


“因为,刘欣准备答应做他的女朋友,所以他才帮忙的。张秋敏说完便直接上楼了。


这徐华怎么说都有三四十岁了,但是欣姐才二十多岁,这年龄都可以当欣姐的爹了,这欣姐为什么要答应他,做他的女朋友啊,难道欣姐为了解决这件事,不得不答应他的。


我走回家里,看到欣姐换好衣服准备做饭,我忍不住问道:“欣姐,刚才那个男人是你的男朋友?”


欣姐捋了下自己的发丝,看着我说道:“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欣姐这么平淡的说道,我感觉自己都要被气爆,难道你就不知道那个男人都这么老了,至于周星的事情,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解决啊,不一定非得要靠他的啊。


欣姐很平淡的说道:“老吗,不会啊,那叫成熟,并且我也喜欢这种成熟型的男人。”说完欣姐直接走到厨房,准备做饭了。


我快步的走进厨房,说:“你骗人,你根本就不会喜欢上他。”


“是吗?那要不你来告诉我,我应该喜欢谁。”欣姐转过头来,眼神冰冷的看着我。


看着欣姐这冰冷的眼神,我怎么也不能将后面的话说出来:“喜欢……。”


原本以为我对欣姐,只是因为尊敬和一直以来的感情的不舍,但是当看到徐华开着宝马送欣姐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


我知道自己是喜欢欣姐,但却将这件事隐藏在自己心中最深处。


突然感觉自己好没有用,没有像欣姐表白这一切,如果说了也许会是另一番景象了。


欣姐看见我不说话,凄惨的笑了一下:“怎么,说不出来了,如果说不出来,那么以后我的事情就别管,我想和谁在一起那是我的事情。”


说完,欣姐直接做饭了,但表情却透露出了一股浓浓的失望之色。我知道欣姐等我再说那一句话,但是我怎么也说不出口。


正当我走出厨房的时候,欣姐又说道:“我已经帮你找好工作了,金麦KTV的服务员,你先在那边做一段时间,到时我会想办法让你当领班的。”


看着欣姐的样子,我直接说道,为什么我要到KTV上班啊,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不需要你来操心。


“你父母把你交付给我,让我管你,那么现在我就是你的监护人,现在你必须听我的话,明天去上班,并且这KTV的老板是徐华,你过去我还能照顾下你。”欣姐直接说道。


听到徐华两字,我非常生气直接冷笑道:“原来这KTV是你男朋友的开,还让我当什么服务员啊,直接给我安排经理的位置不就行了吗?”


我知道这句话可能会让欣姐生气,果然欣姐听后,脸色直接僵住了,美目泪光闪闪的,直接将菜刀丢掉,直接跑进卧室里。


看到欣姐真的生气了,感觉自己真不是人,想要去给欣姐道歉,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随后张秋敏过来劝我,希望我给欣姐道歉,毕竟欣姐是为了我好,现在社会竞争压力大,工作很难找。


欣姐不做饭了,只能是张秋敏掌勺了,但是张秋敏做的味道和欣姐做的兼职是不能比,吃完饭欣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本来想要和她道歉的,但是突然电话铃声响了,我偷偷看了一下是徐华,当场就不爽了。


欣姐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徐总,不知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想到这欣姐对自己冷冰冰的,但是对这老男人却这么热情,我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下,徐华笑呵呵的说道:“没什么事,就是晚上跟你打电话,看看你睡了没有。”


听到这话后,我直接忍不了,直接就站了起来对张秋敏说道:“敏儿姐,我们去睡觉了,别打扰到某人。”说完我直接走向张秋敏的卧室。


张秋敏惊讶的看着我,欣姐也是眼神复杂的看着我,但笑容却逐渐的隐去

我用眼角的看见欣姐眼神的黯淡,我心里反而有点小开心,也许因为自己本来就不想看见欣姐对其他男人好。


走进张秋敏的卧室,发现里面的布局十分简单,没有欣姐卧室的那种温馨和家的感觉,不过也可以看出,张秋敏是一个比较随意的人。


看着卧室只有一张床,我的内心十分纠结。


不一会张秋敏进来了,脸色微红的说道:“小非,你先上床睡觉吧,我去洗个澡。”不等我回答,张秋敏拿着一件睡裙就直接出去了。


我十分忐忑,想要在直接出去,但又担心被欣姐看见,丢了面子。


张秋敏洗完澡后进来,肌肤白嫩光滑,睡裙之中应该是什么都没有穿,隐约之间可以看见诱人的部位。


张秋敏看了我一眼:“你怎么还没有睡觉啊。”我很好奇,此刻的她竟然露出害羞的神色,想她这么开放的女人,这种神色不应该出现在她的身上啊。


我直接回答了一声,赶紧的从床边站了起来,看着张秋敏,不可否认她的确有很大的魅力,身材婀娜多姿,该瘦的瘦,该胖的也胖了,完全的将一名女性在少妇阶段的魅力和诱惑力展现的淋漓尽致啊。


如果说对她没有任何想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的自己却没有任何想和她发生那那种关系的想法。


我想要现在就走出去,不想待在这尴尬的地方,但是张秋敏一把抓住我说:“睡觉吧,什么事情等明天再来想吧。”


张秋敏将我来到床上,关掉了灯,卧室里漆黑黑的,没有任何声音只能听见我们两个人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跳忽然加快了,紧张的不行,脑子中想法不断的冒出。


突然我感觉有只手落在了我的胸口上,轻轻的抚摸着,酥酥麻麻的感觉,我紧忙的抓住张秋敏的手,不让她乱来,但没想到,张秋敏直接翻身骑在我身上,看着这种姿态,让我想到之前的事情,连忙的将张秋敏给退了下去。


我沉声的说道:“敏儿姐,睡觉,今天太晚了。”


张秋敏被我推了之后就静坐了几分钟,而后她直接躺在床上没有动弹了,也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了。


晚上我想了很久自己和欣姐的问题,并且自己到底要不要去金麦上班也让我十分犹豫,但是欣姐这么努力帮我找工作,如果我就这么辜负她也不好。


但是这金麦的老板是徐华,总是让我心中感到不爽。


第二天下午,我来到了金麦,一个叫张丽的三十多岁的女人带我上岗,是金麦的经理。


第一次的见面,感觉人不错,对我很是热情,在安排完我的工作之后就走了,而我的工作也正式开始了。


天刚刚暗了下来,欣姐和徐华俩人就来了,看着俩人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就像是情侣一样。


我看着这一幕怒气值蹭蹭的往上爬,直接假装没看到。但是徐华却好像炫耀一样的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小非,以后只要有工作和生活上的困难可以直接找张经理,我已经和她说过了,让她关照下你,当然了,你也可以直接来找我,不管怎么样都行的。”


在徐华说这件事的时候,在我旁边的几位同事,看向我的眼光,也慢慢的变得不同了。


我轻轻的应了一声。


徐华见状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是微微一笑对着欣姐说道:“小欣,你和小非聊一下,我先去包厢那边。”


欣姐看见徐华走后说道:“小非,以后你对徐华的态度好一点,毕竟你是在他的手下做事,你这样对他会让他很没面子的。”


我一脸的无所谓道:“我对他的态度已经很好了,你还想我怎么样啊。”


欣姐紧皱着眉头,欲言又止的,但是最后还是化为一声叹息掉头走了。


在欣姐走后,旁边的同事对我指指点点的,说自己是走后门的,所以能得到张经理的照顾。


听到这话我很不爽,总以为自己是占了徐华的光才能找到工作一样。


没过多久,我迎来了自己第一次服务,KTV来了几个年轻人,直接点了包厢,刚好轮到我服务于这个包厢的客人,几个年轻人都是二十多岁,三男三女,但是一个青年给我一个很深的印象,所有都叫他李哥,都对他有点奉承,想来应该是有背景的人。


三女孩长相不错,但三女生对李哥的关系就有点耐人寻味了,走进包厢,直接就对一个女孩动手动脚的,女孩不仅不生气,反而是迎合他。


“小子,干什么呢,还不赶紧过来倒酒。”李哥看了我一眼后:“你新来的吧,这么的不懂规矩。”


我赶紧的走了过去,赔笑道:“对不起,哥,我第一次上班,没经验,抱歉,抱歉。”


“我说呢,你看着怎么这么面生,我跟你说啊,在这里上班,要有眼力,人要机灵点,要是像你像个傻瓜一样的站着不动,早晚都得卷铺盖走人,倒酒吧,现在。”李哥说道。


我一直向他们赔笑道歉,一边给他们倒酒,但是当准备给这个李哥左边的女人倒酒的时候,他也正好打算唱歌拿话筒的时候,俩人的手直接撞到了一起,酒也洒在了那个女人的腿上了。


看见酒直接倒在了自己的腿,本就是穿超短裙的,现在这一倒直接就不得了了。女人直接发出一声怒吼:“ 混蛋,你眼瞎啊,往哪里倒酒啊。”


“梦梦,你怎么样,没事吧。”李哥看见了,眉头一皱,抬手就是一巴掌,怒道:“你他娘的,会不会倒酒啊,不会倒酒赶紧滚蛋,给我把酒用你的舌头一点一点的舔干净,不然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李哥说话的同时,指着梦梦的大腿。


我的脸被打很疼,但我还是继续的赔笑道:“哥,姐,我错了,真不好意思,我帮你擦干净吧。”


“你他娘的是不是聋了,没听到我说的吗?老子是让你舔干净,不是擦干净。”李哥听后直接愤怒的说道。


帮她擦干净倒是可以,毕竟是自己的错,但是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再说要不是她在我倒酒的时候,碰到我的手,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李哥看着我站着不动,一副不会屈服的样子顿时激怒了他,直接站了起来,直接在我的脸上来了一拳,顿时我就感觉眼冒金星了,但是他好像还没有消气,有不断在我的肚子上连踢几脚,直接将我踢到在包厢外面的走廊上。


李哥怒气冲冲的出来,一把抓住我的脖子道:“尼玛的,小子,你这是存心跟我作对事吧?”


正巧这一幕被经理张丽看到了,连忙跑了过来说:“李少,你这是干嘛啊,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啊。”


李哥直接说道:“张经理,把这小子给我开了,妈的,这小子新来,不懂规矩也就算了,但是这小子故意将酒洒在我朋友的腿上,这种人配当服务员吗?

刚刚进入社会的我,骨子里有一种傲气,很难接受这样的污蔑,于是我连忙解释道:“张经理,这件事我根本不像他说的一样,我不是故意想要倒在她身上的。”


张丽看着双方都没有退步的打算,皱了皱眉,转头对李哥说道:“李少,这个何非是由徐总亲自带进来的,并且对他十分的关照,你看这件事要不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这样算了吧?”


“算了,这是不可能的,借用我的叔的名头在这里耀武扬威的,我叔在哪啊,我要问问我叔这小子和他有什么关系。”李哥一把的将我托了起来,一脸嗤笑的说道:“小子你他妈的不是硬气吗?,怎么在这里装孙子了啊。”


从这李哥和张经理的对话,才知道这李哥是徐华是叔侄关系啊,怪不得可以在这里直接命令张经理。


张丽连忙说道:“徐总现在在520包厢,我现在过去请他过来。”


李哥连忙摆手道:“不需要了,我直接到包厢找他,就行了。”边说边拽我往前走,并且也叫上了那个梦梦的女人,看来是想要直接对峙,在走的路上边说:“你叫何非吧,今天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