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采阳补阴上官跨坐吸力_污到下面滴水的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1-09-13 08:25:19
本文是关于采阳补阴上官跨坐吸力的最新文章以及跑顺风车有艳遇吗精彩内容充分展示吸力,短篇小说,上官等男女朋友间发生的孽海情天,不安其室不乏鸨合狐绥的情感往事

李天是做工艺品加工的,所谓的工艺品也就是给那些城里人当摆设用的。他从周边的农村收集这些东西,然后在做深加工,销往全国各地。

现在李天已经有了自己的工厂,当然全都是他老爸帮他搞的。他那个工厂效益十分不错,这一年他是没少赚,足足有二十几万。

在这个连万元户都是凤毛麟角般存在的年代,一年赚二十多万那是什么概念,向涛连想都不敢想。在他的想法里,两年之内能成为万元户已经是遥不可及。

而人家李天一年赚了二十多万,这差距也太大了。如果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年李天就是个百万富翁了。

百万富翁,那是什么概念?估计在整个天南省也找不出几个。李天现在在向涛的眼里就是个强人,今天这趟乡里没白来,他得好好的跟李天取取经。

天子,你们那都弄些啥工艺品呐?”端起酒杯跟李天碰了一下,向涛喝了一口,随即就喷了出来。

这尼玛是什么东西,饮料放嗖了吧?”

赶紧拿起一边的茶壶倒了杯水,向涛漱了漱口。而李天看的哈哈大笑,其实他第一次喝葡萄酒也是感觉饮料放嗖了,没想到向涛和他的品味一样。

涛子,我知道你在想啥,你也想弄这东西是不是?”

抿了一口杯中的酒,李天笑呵呵的看着向涛。上学的时候他和向涛的关系很不错,但毕业之后向涛就回了下河村。

下河村那地方离乡里太远,又没有电话,所以就一直都没联系。这次他见到向涛又想起了上学时候的那些事,毕竟是好朋友,他也想拉向涛一把。

见李天看穿了自己的想法,向涛脸上一红,不过很快他就把那丝尬尴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可是跟谢老赖打赌两年之内要成为万元户的。

面子的事先不说,谢老赖家的丫头长的着实不错,现在在县城念高中呢。要是自己能成为万元户,那就真把谢老赖他闺女给娶过来。

天子,不瞒你说,我还真想搞点啥生意干干,光靠打猎也发不了财,我还跟别人打赌在两年之内成为万元户呢。”

一听到向涛的话李天顿时哈哈大笑,万元户对他来说那就跟刚脱贫没啥区别。如果他要是想带向涛的话,不出半年的时间就能让他变成万元户。

这还是保守估计,如果向涛脑袋活肯吃苦,没准两三个月就能实现他的理想。

涛子,咱们的关系就不用说了,我给你指条路。”

喝了一口杯中的酒,李天一脸正色的继续说道:我这里现在在搞柳编的工艺。柳编你知道吧,就是用柳树条子编的小框一类的东西。那东西现在很好卖,但做的人不多。如果你要干的话,你就找人编,然后送给我,我两块钱一个收,你看怎么样?”

李天说完就看着向涛,他知道向涛需要时间来消化他这些话。向涛听完李天的话就开始想,这东西肯定是有赚头的。

先说柳树,他们下河村最不缺的就是树,各种各样的树都有。尤其是柳树最多,光村头那一片柳树林子就有几百棵。

更别说河套那边还有不少,原材料倒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加工和收购的资金。村里面闲着的老娘们倒是不少,让她们干这个可能没有问题。

那剩下的就是资金的问题了,你从人家手里收购那东西肯定得给现钱,不然以后就没人给你做了。

自己倒是有些存款,加上今天这六百多块钱不到二千。一个柳筐他可以以一块钱的价格收过来,再卖给李天自己就能一个柳筐赚一块。

除去了雇车的钱一个柳筐最起码也能剩个八毛钱左右,这生意着实能干。只是资金是个大问题,自己手里这点钱根本就收不了多少。

恩,先少收点,等到手里有了余钱再多收,这事不是着急的事,得量力而行。”

既然想通了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向涛拿起杯子跟李天碰了一下,捏着鼻子把那杯葡萄酒都灌进了肚子。

说来也怪,他第一口喝这酒的时候感觉有一股馊味,刚才喝就没那种感觉了。而且从喉咙到胃里都十分舒服,就好像三伏天吃了一块雪糕一样。

这顿饭吃了将近两个小时,向涛是知道什么叫奢侈了。那八个菜全是他听都没听过的东西,而且不光样子好看,味道也特别好。

向涛和李天这顿饭吃的十分高兴,两个人也没少喝。那葡萄酒当时喝着没劲,不过出门一见风向涛就有些迷糊了。

李天见向涛有些打晃就问他有没有事,向涛摇了摇头,又问了一遍柳编的事情,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向涛便晃晃悠悠的往乡里的沙场走。

早上的时候他和李大牛都说好了,还坐他的车回去,现在还没到中午,李大牛肯定在等他呢,所以向涛一出饭店就直奔沙场。

到了沙场,见李大牛果然在那等他,向涛晕乎乎的给李大牛塞了包烟。人家好心等他总不能白等,咋的也得给买包烟。

这烟可不比大前门,是向涛花了十块钱买来的。而李大牛一见到好烟比见了他爹都亲,也不问向涛在哪喝了这么多,直接把他扶上车斗,让他在里面睡觉。

这葡萄酒后劲可真大,脑袋好晕。”

刚想到这里,向涛就觉得眼睛再也睁不开了,忽悠一下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向涛睡的特别的香,而且还做了个特别香艳的梦。他梦到二丫蛋子给他吹喇叭,自己的大家伙在她的小嘴里进进出出,那感觉简直爽的不行。

而且这感觉越来越真实,就好像真有人在自己的大家伙上不停的吸允。向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一个脑袋趴在自己的胯间,不住的吞吐着自己的东西。

本来他以为真是二丫蛋子,但借着外面的月光一看,居然是常桂香。这娘们用一只手握着向涛的家伙,吞一会儿舔一会儿,那样子就好像在品尝什么美味的东西似得。

而且她把衣服已经脱的精光,一边吃着向涛的家伙一边用手在她的私密处猛蹭,嘴里也呜呜”的叫着。

我次奥,这娘们奶子真大,一点都不比田巧云的小,平时咋就没看出来呢。”

见一对硕大的肉球不停的在自己眼前晃悠,向涛忍不住便伸手摸了一把。胸部被袭,常桂香立刻就停下了动作,抬头看向向涛。

你小子早醒了啊,真是个坏种,也不告诉我一声。”

朝向涛笑了一下,常桂香手里依旧握着向涛的家伙不撒手,而且还拉起向涛的一只手塞到她下面,让向涛帮她过瘾。

手指一触碰到常桂香的私处,向涛就感觉自己的手指被淹没了。常桂香下面已经湿成一片,向涛的手指一进她的私密处,常桂香顿时就一挺身子。

涛子,动作快点,嫂子难受。”

低低说了一声,常桂香就开始哼哼”起来,向涛也特别兴奋,手指在常桂香的私处不断的抽送,常桂香的叫声也越来越大。

本来向涛打算睡醒了就去找田巧云过过瘾,没想到这常桂香却主动送上门来了。昨天在村长家她就帮自己吹了个喇叭,向涛知道这娘们也旱的够呛,肯定是想让他用大枪帮她滋润一下。

嫂子,光用手你过瘾吗?咱有更好的东西。”

下面的东西已经严重充血,任东现在就想找个地方释放一下。常桂香一听到任东的话,顿时就爬到了他的小床上,把向涛的家伙扶正,对准了就坐了下去。

哎呦,你这东西可真要命。”

刚坐下去半截,常桂香就不敢再往下了。向涛的东西实在太大,虽然常桂香已经生过孩子了,但还是感觉自己快要被撑裂了似的。

东西只进去了一半向涛十分不爽,见常桂香不动了,向涛习惯性的一抬屁股,大家伙出溜一下又进去了不少。

但常桂香却惊的站了起来,一脸嗔怒的看着向涛。你这小子,想把嫂子给捅死呀?不行不行,咱换个姿势,我在下边,这个姿势能把你的大家伙全吞进去。”

说完常桂香就躺在了床上,把两条腿劈成个八字,已经泛滥成灾的洞口对准了向涛。向涛低下脑袋在常桂香那里闻了一下,没闻到什么味道倒是蹭了一鼻子的水。

这下把常桂香给逗乐了,说向涛跟他家那口子一个德行,老愿意在她那里闻,跟狗一样。向涛一听到常桂香骂他是狗,顿时心里就是一阵暴怒。

把自己的大家伙对准常桂香的私处,狠狠的塞了进去。娘的,说老子是狗,那你就是狗日的。”

心里骂了一句,向涛便开始动了起来。这个姿势确实能把向涛的家伙全都吞下去,向涛每次进入都是直接到底,然后再整根抽出,再直冲到底。

只是几下,常桂香就开始浪叫。也幸好向涛家周围没有别的人家,要不然就常桂香这种叫声肯定得让别人听着。

向涛和常桂香的这一场大战十分激烈,怎么说常桂香也是生过孩子的人,比田巧云扛日。向涛弄了她半个小时她才到了第一个高潮,不过很快她就缴械投降了。

因为向涛一直在梦里冲刺,常桂香的高潮也一个连着一个,当向涛把自己的精华全部喷发到常桂香身体里的时候,常桂香已经彻底不能动了。

你这个小子,真是天生日女人的货,从我结婚到现在,还是第一次有这种飞上天的感觉,涛子你可真厉害。”

好半响常桂香才缓过气来,在向涛的脸上摸了一把,十分舒爽的对他说道。而向涛只是嘿嘿笑了几声,在她的胸脯上摸了几把,随后把自己的家伙给抽出来,用手纸擦了几下。

嫂子,问你个事,咱村的妇女会不会弄那个柳编啊?”

也用手纸擦了一下私处,常桂香撇了撇嘴说道:那玩意哪个娘们不会呀,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会弄那玩意的。”

啊?那我咋没看到谁弄这东西呢?”

有些疑惑的看了常桂香一眼,向涛平时没少逛东家窜西家的,但也没看到哪家的娘们弄这个,不禁有些怀疑常桂香的话。

那东西又不能卖钱,谁弄它干啥。”

原来是没有动力,怪不得看不到那些老娘们弄这东西。向涛想了想,又对常桂香说道:嫂子,你说要是有人收她们会弄吗?”

弄啥?谁收那东西?”

常桂香又撇了撇嘴,这向涛也不知道是咋了,竟问那些奇怪的问题,那东西哪有人收啊,要是有人收的话村里的娘们早就弄了。

你看看这个嫂子,你能编出这样的东西不?”

把屋里的灯打开,向涛把李天给他的那个有彩图的书拿了出来。那书上都是各式各样的柳编工艺品,李天对他说了,只要编出书上这样的东西他就全都收。

涛子,你从哪淘弄的这东西呀?”在书上翻了一阵,常桂香便把书扔到了一边。

这东西没啥难的,用不了半个小时我就能编一个。”

向涛一听常桂香说能编,顿时就问她:嫂子,你说一块钱一个收这东西有人干吗?”

一块钱?肯定有人干。”

常桂香说的十分肯定,而向涛一听顿时就乐了。如果这生意能成的话,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成为万元户了。

等到自己成为万元户那天,第一件事就是让谢老赖管我叫爷爷,然后再日他闺女。想到这里向涛脸上挂起一丝戏谑的笑,看的一边的常桂香只咧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