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车里从后面猛地挺身沉腰

更新时间:2020-01-02 17:16:52

赵慎三再也没想到,自己的领导居然还会有这么一副好身材?平时穿着刻板的正装,可是丝毫没有察觉到她也能跟性感、丰满、诱惑这些能称得上人间尤物的女人才配得到的词汇扯上关系。

可是现在,床上分明就是一个火爆的美人[],哪里还能跟平常那个伪男人划上等号呢?

赵慎三正值身强力壮的时候,因为妻子生过孩子之后,也不知道是因为照顾孩子分了神还是身子没有养好,对男女之事总是显得十分勉强,对他的要求能推就推,不能推就满脸的不耐烦死鱼一般躺着不动,让他就算是要了她也寡淡无味,跟吃了少油没盐的菜一般难受。

看着床上这个有着需求的女人,赵慎三忽然忘记了这个女人就是他平时畏惧如虎的、能一言确定他成败荣辱的领导。

在他的眼里,此刻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可怜到极点的柔弱女人,而他,正可以跟扶危济困的大侠客一般帮她一把。

酒精的力量跟床上女人的诱惑这双重作用,让赵慎三彻底的失去了理智,他色胆包天,昏头昏脑的、手忙脚乱的、忘乎所以的扯下了裤子,连上衣都没来得及脱就扑上了床,一下子就占有了她……

郑焰红刚刚的确是被自己无能为力的行为弄得懊丧不已,她费了半天的劲就是不能跟以往一样冲上那个顶峰,正想算了,谁知道突然之间居然被人把手打开,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突如其来的就把她空落落的身体跟空落落的神经给填塞满了!

但她依旧有一丝残存的理智在作用着,被人突兀的袭击当然不干,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可是那暴风雨般的攻击却是带给了她那么震撼的快乐,一下下恶狠狠地把她送上了云端,她长这么大,还从来不知道男人有这么大的魔力,居然能够把她从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变成一团轻飘飘的棉花团。

她忘记了呼救了!

这种平生第一次的、销魂蚀骨的快乐让她忘却了侮辱,别说现在让她推开身上的男人了,就是这男人自己要走她恐怕也要死死地拉着他,让他把她送上云端再走了!

赵慎三的确没有让她失望,他正值壮年再加上也受了饥饿,此刻两个人的的确确是天雷勾动地火,焦渴到一块去了,这一番折腾可就恰似火星撞地球了!

赵慎三看着这个女人居然一点都没有抗拒,而且还主动伸出双臂缠绕住了他的脖子,仿佛要把他浑身的精气神都吸进去一般!

他也是兴奋不已,怀着翻身农奴把歌唱的邪恶心态,整个把她提起来按倒在相对较高的老板桌上,就在那张他平常无数次怀着无比敬畏的心情擦过的桌子上,报复般得发泄着过往的卑微。

云收雨住,赵慎三就算是再强壮,也不由得浑身出汗,丢盔卸甲的坐倒在了沙发上,女人就保持着刚刚达到顶峰的姿势歪倒在老板桌上一动不动,仿佛还在享受着尚未消退的幸福。

而男人总是比女人干脆好多,赵慎三的快乐就已经结束了,酒意也更加随着汗水一起消散了,他坐下来之后仅仅得意了一两分钟,马上,理智就回到了他的脑子里,这一恢复可就把他吓得浑身冰冷,魂不附体了!

“老天爷!刚刚我这是鬼迷心窍了吧?怎么会碰了老板?这下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赵慎三在心里暗暗叫苦,吓得浑身颤抖起来,赶紧扶着沙发背艰难的站了起来,跟脱的时候一样手忙脚乱的提起裤子掩盖好了罪恶的证据,偷眼看着老板依旧躺在那里不动,长长地头发从桌边垂了下来,她好像仍旧闭着眼睛。

“看来她依旧醉的不轻,老天爷保佑,让她别醒!”

赵慎三暗暗祈祷着,轻手轻脚的准备溜走,谁知道就在他转过沙发抓住卧室的门把手的时候,一个他无比熟悉又无比惧怕的、冰冷冷的声音说道:“站住!”

赵慎三一听到这个平时发号施令的时候就是这种口吻的声音,登时吓得腿肚子转筋,想要夺门而逃又迈不动步子,心里更是不争气的只想求饶,就哆哆嗦嗦的停住了身子,听天由命般的背对着已经在桌子上坐的稳稳地了的女领导。

 文学

“呃……郑……郑郑郑……郑主任……您……您您……您叫我?”赵慎三不单单是声音吓得颤抖着,更是从头发梢一直抖到了脚趾头。

“你是小赵?”

郑焰红刚刚在神魂颠倒的时候,似乎已经看清楚了那个胆大包天的男人是谁了,但是不太确定,因为赵慎三在她的印象里,什么时候都是一副窝窝囊囊的平庸相,跟在她身上奋力驰骋的形象相差太远!

可是她看他被她一声“站住”就吓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利落的样子,就又把那个胆小如鼠的男人跟眼前这个人融合到一起了。

赵慎三听到领导居然认出了他,更加魂不附体了,他低着头嘟囔道:“嗯……郑主任,我……我来……我来看看您是不是需要我送您回家……”

郑焰红却已经彻底的放下心来了!刚刚她朦胧中遭到侵犯,非但不大叫反抗,反而顺势享受了一番,当时固然是畅快淋漓,可愉悦消退之后,理智瞬间让她也出了一身的冷汗!

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平时窝囊到极点的小杂碎给玷污了,她心里显然是窝火之极的!那么该如何处理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呢?

报警显然是不明智的,那样身败名裂的可不仅仅是那个男人,她立刻会被唾沫星子淹死的。

就此赶走他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如果这个男人从此之后借这件事要挟把持她可怎么办?

她在烦乱之中试探的叫了一声,谁知赵慎三马上就承认了是他,这就好办了!

就这个胆小如鼠的男人,今晚也不知道什么壮了他的胆子,让他敢对她行使了男人的威猛,看他现在就吓成了这样子,只要她不追究他就会觉得老天爷照看了,还怎么敢反过来要挟她呢?

唉!吵嚷出去吃亏最大的不会是这个死小子,就算是他被警察抓走了又管她什么事?可她立刻就会成为大众的笑柄,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罢了罢了!只当被鬼压了一次吧,把这个哑巴亏吃了算了,现下最要紧的是如何安抚住这个混蛋不让他出去乱说,至于日后怎么处置他,反正他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放着,要他扁要他圆还不都在她一念之间?

“去给我倒杯水来,我渴了!”郑焰红放心之后就恢复了威严,跳下桌子一边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一边吩咐赵慎三。

“哎……哎哎哎!我马上去给您倒水,郑主任。”赵慎三听领导话里的意思,好似也没有怎么怪罪他的意思,登时如蒙大赦,屁颠屁颠的跑去倒水。

“啪”!

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碎掉了,在寂静的夜色里显得分外的惊悸。

“笨蛋,你不会打开灯啊?”郑焰红吓了一跳,回身一看原来赵慎三手忙脚乱之间又加上屋里昏暗,居然把杯子碰到地上摔碎了,就没好气的训斥道。

“哦哦哦!我是笨蛋!对不起对不起!”

赵慎三赶紧打开了灯,忙忙的先倒了杯水送到郑焰红手里,然后赶紧走到门口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他每天早上都使用的笤帚簸萁,把地上的碎玻璃扫干净了,然后低着头孙子一般挪到郑焰红跟前等候发落。

郑焰红仔细的审视着这个男人,此刻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在她身上的凶狠,一米七八的大个子却跟孩子一般胆怯,两只手搓着衣服角头都不敢抬起来,她看了看他冒着青胡茬的下巴,又看了看污渍一大片的裤子,不知怎的,觉得怪有意思的,居然连恐吓他一番的决心也动摇了!

“小赵,你为什么这么晚还没有回家啊?又为什么到我办公室来呢?还有,我记得我锁门了,你怎么进来了?”郑焰红慢慢的喝着水缓和下了语气,冰冷冷拖长了声音问道。

“蒋主任今天晚上岳母过生日,说您中午喝酒了在办公室休息,让我等着安排送您回家,我等到现在也没见您出来,不放心就拿着办公室的备用钥匙打开门进来了。

谁知……呃……郑主任,我……我该死,我刚才等您的时候喝了好多啤酒,所以喝醉了……可您……您刚刚在床上那么着……而且您的头发披着那么妩媚,身子又是那么白,那样子是那么漂亮啊,我哪里忍得住?就犯了混……求求您放过我吧……”

赵慎三先是老老实实的交代着,讲着讲着,就想到了自己犯下的罪过,登时吓得跪倒在郑焰红的膝盖下,带着哭腔语无伦次的哀求道。

郑焰红用冷冽的眼光跟赵慎三对视着,看着对方的眼神越来越瑟缩,越来越羞愧,终于躲闪的低了下去,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盯着一个下属看,今天才发现这个小伙子居然长得挺帅的,又猛然想起刚刚他勇猛的行为,心里不禁一荡,想到他刚刚夸她的话,居然忍不住要笑出来,自然更加对他提不起恨意了。

但是,她明白今天如果不镇住他,日后如果他胆大起来,还是很有后患的。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因为特殊的家庭背景,早就是一个领导干部了,自然明白该如何给对方造成压力,于是,她就一直不吭声,用沉默把赵慎三压制的跪在那里,肩头越缩越低了。

好久好久,她觉得差不多了,就威严的说道:“小赵,把我的手机递给我,我要打电话。”

赵慎三小哈巴狗一般抬头看着她,又回头看到他身后的茶几上放着的手机,就赶紧抓在手里递给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她就接着说道:“我要打110抓走你!”

“不!”赵慎三的脸登时惨白了,他死死地抓住郑主任的手,把她的手机也合在手心里,苦苦哀求道:“千万不要啊!郑主任,我父母年纪都大了,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跟唯一的希望,而且我女儿还小,如果我以这个罪名被抓了,这辈子他们可就都毁了啊!求您千万发发慈悲放过我这一次吧!我刚刚实在是看您看可爱了才会犯混的,您要是报了警,您也会受影响的啊!”

郑焰红被他出着汗的大手抓住了手,心里不禁又是一阵狂跳,居然也不甩开他,就冷着脸继续说道:“那么你说该怎么办?我刚刚醉的不省人事,你欺负了我,难道我不该惩罚你吗?”

赵慎三心里已经恐慌的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一个劲的只顾求饶,郑焰红最后就顺水推舟的说道:“哼!要想你的父母跟孩子不跟着你丢人,就把今天这件事给我忘了,把嘴巴给我闭的紧紧的,能做到吗?”

赵慎三一听主任好似要网开一面了,立刻赌咒发誓的,恨不得把大天都给许下来,终于,郑主任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那么大个子跪在这里成什么体统?还不赶紧站起来洗洗脸,安排车送我回家!”

因为教委办公室主任蒋海波不会开车,而他办私事又不放心司机,所以就让是非不多的赵慎三学会了开车考了驾照,平常把他当私人司机使用,此刻派上了用场,他赶紧屁颠屁颠的伺候着郑主任下楼上车,然后开车出了教委大院。

郑焰红主任舒舒服服的坐在后座上,看着小赵紧张的双手紧握方向盘,头都不敢扭一下的开着车,她就松懈的微闭上了眼睛。

很奇怪的是,以往醉后醒来,每次都是头疼欲裂,恨不得把脑袋给敲破,可这会儿却觉得浑身舒泰,头也恰到好处的微微带着些舒服的眩晕,仿佛刚刚泡了一个出了一身汗的温泉浴,浑身的疲乏荡然无存了!

猛然间,被赵慎三按在桌子边上狠狠地冲撞时那种滋味再一次回到她的脑海里,她的浑身居然有一次触电一般酥麻了一下,嘴里居然忍不住溢出一声舒服的低吟,睁开眼媚眼如丝的看着赵慎三。

但那个可怜的小赵却依旧头也不敢回,对女主任对他的意淫毫无察觉!

到了郑主任家的小区,在楼洞门口,赵慎三停了车,赶紧先下车走到郑主任坐的车门跟前,拉开车门替她挡着上面,毕恭毕敬的说道:“郑主任,您请下车。”

郑焰红却腿没动先伸出一只手来,赵慎三愣怔了一下才意识到郑主任这是要他扶着她!

这一下可把他受宠若惊的不轻,但还是不敢确定,就试探的把手伸了过去,谁知郑主任却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然后才施施然的下了车,但还是没有放开他手的意思,他就只好跟着她一直把她送到电梯口,看着她上了电梯关上了门,他才长嘘了一口气,伸手把额头上的冷汗擦掉,一溜烟的跑回到车上飞驰而去了。

赵慎三回家之后,对老婆怒骂一番之后,把他赶到客厅睡的惩罚甘之若饴,他实在需要一个人独处冷静一下,忐忑不安的一夜未眠,脑子里翻腾的都是如何被郑焰红凌虐报复的画面。

不管如何害怕,日子还得过,赵慎三咬咬牙,心想办也办过了,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听天由命吧!

第二天上班之前,赵慎三就顶着熬成熊猫一般的双眼又准时的出现在办公室里了。

再次拎着钥匙去打开了郑主任的办公室,擦拭着那张他往日看着觉得那么高高在上的桌子,心里却在惶恐之余有些沾沾自喜,想着就是这么个威严的地方,他赵慎三却把一个那么威严的主任给按上办了!

虽然心底暗暗自鸣得意,但当他发现桌子边上居然残留着他罪恶的体液,空气里也散发着他的腥膻时,还是吓了一头冷汗,赶紧忙不迭的擦干净了,又抓起桌上的空气清新剂喷了几下。

这下屋里虽然暧昧的味道没有了,但他心里却越发的不安起来,也不知道昨天晚上郑主任虽说放过了他,日后却会不会利用权力给他小鞋穿?

“小赵,你怎么还没有收拾好啊?赶紧出去,郑主任已经上楼,马上就要来了!”身后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他吓得一抖索,赶紧转过身,却看到蒋海波主任正探进来一个明亮的脑门子,不高兴的看着他。

“哦哦,马上就好了!”

赵慎三赶紧答应着跑出了郑主任的办公室,刚走到走廊里,就看到居然穿了一条很得体的裙子,而且貌似没有盘头发的郑主任迎面走了过来,他那里敢细看,脸“腾”的就红了,两手垂下来把整个身子都贴在墙壁上,嘟囔了一声:“郑主任早。”

郑焰红跟往常一样,神态自若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嗯”,直直的挺着脊背走进了她的办公室,赵慎三才赶紧跑回自己的屋里坐下了。

“嘿!今儿个咱们赵兄摆大谱儿啊?到现在了还没有打开水,怎么着,想让我干啃包子啊?”办公室的美女李小璐嘴里咬着一个水煎包去倒开水,一提空瓶就生气了,阴阳怪气的说道。

他们这间办公室一共坐了四个人,按道理应该是谁来得早谁打开水,可赵慎三每天都来得早,一来二去的,大家也都觉得扫地擦桌子打开水的活儿就是他的了,他干了是理所应当也没人感激,不干反而不正常了。

“哦,我马上去,我马上去!”赵慎三也没骨气,听到责备才明白自己在郑主任房间里心神不定的呆的时间太长了,居然连自己办公室的开水都忘了打,赶紧站起来拎着两个暖瓶就跑出去了。

办公室另一个副主任科员方永泰不屑的笑着说道:“嘿嘿嘿,我敢肯定小赵昨天晚上又被媳妇儿罚睡客厅了,你看看他那双眼睛,跟国宝一样,所以才连开水都忘记打了!”

李小璐虽然欺负赵慎三,但是却也看不起一脸狂傲之气的的方永泰,就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还有脸笑话人间,人家小赵还没有带着一脸的血道子来上班,不像某些人,总是‘被猫’抓到!”

管档案的黄大姐被逗得“咯咯”笑起来:“好了好了,你们呀,一天不斗嘴就过不下去!其实人家小赵真是个好同事,咱们跟他一间办公室应该知足才是,也不要老是没事欺负人家。”

“呵呵,没事的,欢迎欺负!越欺负越旺不是?”赵慎三已经拎着开水回来了,听到就笑起来。

电话响了,方永泰离得最近,就抓起来接了,然后放下电话就带着醋意对赵慎三说道:“小赵同志,蒋大主任有请!”

赵慎三赶紧一溜小跑的去隔壁蒋海波的办公室了,方永泰又一次不屑的说道:“切!整天屁颠屁颠的伺候着蒋主任,还不是小兵一个?也没见赏赐给他一点什么好处!”

走进蒋主任的办公室,赵慎三赶紧不等吩咐就给蒋海波泡上了茶。

“小赵,后天市里要召开全市教育系统工作会,郑主任现在就已经去市里请市长主持会议了,今天你把郑主任的讲话稿初稿拿出来,最迟晚上交给我,我修改了明天打印。”蒋海波吩咐道。

“嗯,那我现在就去写。”

“咦,你的眼睛怎么了?昨天晚上没睡好?哦,对了,我还忘了问你了,昨天晚上郑主任几点走的?”

“呃……那个……那个郑主任……她……也没……哦,郑主任昨晚可能睡着了,到十一点才叫我送她回家的,我黑眼圈是因为跟小刘闹别扭了,所以……”猛地一听到蒋海波问起昨晚的事情,做贼心虚的赵慎三面红耳赤的支吾起来,好一阵子才稳定了情绪,却把没睡好的原因推卸到妻子小刘身上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