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黄的让人湿的高嗨:四个老爷轮丫

更新时间:2020-01-02 17:19:33

郑主任为人极其严肃,全委上下一两百号人,包括那些资历很老的副主任们,也都不敢在她面前乍威风,正因为如此,下属们越级接触到她的机会等于零!

 

这个小赵平常连给她打扫卫生都在上班前,除了全体会,根本就没有单独跟郑主任见面的机会,为什么会如此诡异的被她青睐呢?

 

难道问题出在前天晚上让小赵等郑主任么?会不会是这个小赵这几年来低声下气全是一种韩信甘受胯下之辱的隐忍,扮猪吃老虎麻痹他的注意,然后一遇到机会就“老母猪吃秸秆,顺杆子爬上去了”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小伙子的心机可就太可怕了!小赵能够一晚上的功夫就让郑主任对他大为赞赏,如果让他做了副主任,跟领导接触的机会会更多,到时候还不是一脚把他蒋海波踢出办公室啊?

 

他想起来昨天问起赵慎三等郑主任的事情时,那小伙子支支吾吾的样子,这中间一定有猫腻,看那小子那么面红耳赤的,一定是在郑主任面前说了他的坏话,心虚才会结巴的!

 

他越想越觉得可怕,更加后悔那天晚上不该让赵慎三留下来等郑主任了,白白的给了这小子一个绝妙的机会!

 

蒋主任懊悔了半天,突然间,一个恶毒的主意生了出来—何不利用高傲刻薄的方永泰,让他跟赵慎三窝里斗,狗咬狗一嘴毛,而他这个蒋主任不就能坐收渔翁之利了?

 

赵慎三他们的办公室里电话响了,方永泰懒洋洋接住了,就站起来去了蒋海波的办公室,好一阵子才得意洋洋的走回来说道:“今儿个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咱们蒋主任怎么想起让我给分管市长写材料了呢?赵大才子,这以往不都是你的活儿吗?”

听到这句话,赵慎三也很意外,但他心里可顾不上去操心这个,就笑着说道:“本来你就比我水平高,是咱们蒋主任不舍的劳动你,现在让你写正是量才使用呢!”

 

谁知就是赵慎三这句带着恭维的话,却被随后跟进来的蒋海波听到了,马上就虎着脸训斥道:“小赵,你怎么说话这么刻薄呢?什么水平高水平低的,咱们都在办公室工作,自然是利益跟劳动都平均才是,你可不要年轻轻的仗着写东西多一些就骄傲起来啊!方科长比你年长,你应该多多向他学习,尊重他才是,怎么能讥讽他呢?”

 

蒋主任一番训斥出口,除了方永泰,不单是训愣了赵慎三,就连李小璐黄海菊都觉得今天蒋主任这通火发的莫名其妙之极!

 

赵慎三面红耳赤的站起来说道:“我没那个意思啊?我怎么会讥讽方科长呢?只不过是……”

“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明天就要开大会了,你跟通勤小宋一起赶紧去看看会场布置好了没有,看看有啥打杂的活,帮助总务跑跑腿。”蒋海波依旧脸色不放的吩咐道。

 

大家更是诧异了!

因为这间办公室属于文字档案一块,跟总务财务那一块根本不搭嘎,让赵慎三跟着通勤去打杂实实在在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放逐了!

赵慎三虽然也是脸上十分挂不住,但还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站起来,一言不发的出门走了。

赵慎三刚一出门,蒋海波就神奇的换上了一副笑容看着方永泰说道:“方科,好好写,很快你就能独当一面了。”

 

方永泰送走了蒋海波坐回到座位上,心里可就转起圈子来了:刚刚在江海波的办公室里,蒋主任居然很亲热的对他说道:“方科,其实有你舅舅在委里,早就该给你磨个实职了,老弄这么个副主任科员也不是事儿啊!

 

呵呵,现在刚好王金水急着钻到孙主任门下去,空出来一个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你可是不要错过啊!

虽然我平时看起来没跟你多说话,其实对你的能力可是一直很推崇的,也没少在郑主任那里替你美言,相信你接王金水应该不会有什么岔子,不过郑主任好像……”

 

方永泰刚刚被蒋海波说的热血沸腾,看他突然转折,就急不可待的问道:“怎么了?郑主任是不是对我印象不好啊?”

“也……不能这么说吧?只是郑主任好像对小赵印象挺好的,也不知道小赵在郑主任面前说了你些什么,我提起你的时候郑主任居然说小赵貌似比你有才!

 

唉!真没想到小赵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还会干这种背地里踩人的事情。方科,你以后跟他相处也要对他客气点才是啊!”蒋海波恰到好处的挑拨道。

方永泰被蒋海波一番话就瞬间对蒋感恩戴德,王金水要走的事情谁都知道,这个副主任的位置也不是没有人盯着,方永泰就找过舅舅好几次了,可是杨千里素来都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对于强势的郑焰红根本不敢抗衡,所以只是说尽力帮他协调,却始终没有给他一个准信。

 文学

今天听蒋海波的意思,舅舅想必已经跟郑主任提起他的事情了,可是眼看要成了,却被赵慎三这个王八蛋给搅和了!妈的,这小子太会伪装了,还真是没有看出来他居然这么毒,看来不给他点颜色瞧瞧是不行了!

 

“哼!赵慎三,你也不看看你小子腿上的泥巴洗干净了没有就想跟我争?妈的老子让你啃一嘴猪食你就老实了!”方永泰恶狠狠地在心里骂道。

 

李小璐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去年才分来的毕业生,她跟所有养尊处优在蜜罐里长大的80后小青年一样充满了骄娇二气,平时里也没少欺负赵慎三,但是却并没有什么坏心眼,反而很同情任劳任怨的小赵的。刚刚她听了蒋主任临走时告诉方永泰的话“很快你就能独当一面了”,心里就明白今天风传的副主任要落在方永泰身上了!

 

赵慎三莫名其妙的挨了顿吵,憋着一肚子走出了机关,根本没有去找小宋,而是一个人气哼哼的出了大院往会议中心去了。

 

一路上,他在肚子里不停地咒骂着蒋海波:“妈的你个蒋秃子,老子天天龟孙子一把伺候着你,还换不来你一句好话吗?你以为老在天天在办公室里低眉顺眼的就真的怕你们吗?妈的老子连郑老板都敢办,你们算老几啊?总有一天老子得了势,让你们一个个的都给老子当孙子。

正是隐忍的太苦了,那天晚上赵慎三才会在酒后起了色心,恶狠狠地要了郑老板一次,潜意识里也是一种最解气的发泄了!

 

这两天他一直提心吊胆的,生怕郑大老板给他小鞋穿.但有时候想到郑老板在事后居然拉着他的手让他送她到楼洞口,又不禁浮想联翩的,觉得自己的老板也未必是一个绝情的女人。

 

呕着气,赵慎三故意不叫机关的车送,在公交车上微闭着眼睛回味着那天晚上畅快淋漓的复仇,但是马上就又想起了今天蒋海波的突然发难,已经可以断定这一定是郑老板开始出手整他了!

 

“妈的,女人真是虚伪的动物,在老子身子底下的时候,恨不得把老子吸到肚子里去,却拔球忘恩,翻脸不认人,这么快就让蒋秃子报复老子了?你的心这么歹毒,活该你饥渴

一辈子!”

 

赵慎三恶毒的咒骂着,看着车到站了也就下了车,心想反正你们看老子不顺眼,老子就慢点吧,反正你们把老子赶出来,老子可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他刚晃悠进会议中心的大院,却恰好看到郑焰红跟分管办公室的副主任钱成山一起在一群教委科长副科长们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赵慎三刚想躲避,没想到王金水却偏生眼尖看到了他,就尖锐的叫了起来:“小赵,你怎么在这里啊?明天要开大会了,办公室里那么多文件都要赶紧印出来,我不是早上交待你跟微机室的同志们赶紧弄了吗,你怎么跑出来了呢?”

 

赵慎三一看这么多领导,刚刚肚子里那种大将军般的气度登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赶紧一溜小跑跑到领导们跟前,点头哈腰的解释道:“是这样的王主任,蒋主任让我来会场看看缺什么,出文件的事情他交代给方科了。”

 

王金水心里一阵不舒服,觉得这个蒋海波可真是会耍心眼子,明明会场布置的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他在奔波,此刻马上就要成功了,姓蒋的却派亲信赵慎三过来,这不是硬生生抢他的功劳吗?

 

“这里我有照应着,就不用你们写文件的大才子们过来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帮助蒋主任吧。”王金水不高兴的说。

 

赵慎三一肚子的委屈没法说,强伸了伸脖子点点头。

 

这一幕自然都被带着眼睛的郑焰红主任看在眼里,她眼看着赵慎三在不足一米七的王金水面前点头哈腰、连腰杆都挺不直的样子,不禁对这个人产生了一种深深地轻蔑,觉得就算是你小赵没有职务没有权势,在机关也是靠自己能力拿工资的人,又何苦非得对所有人都一副低三下四的奴才相呢?真真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一般的窝囊废。

 

再想到自己居然阴差阳错的被这个窝囊废给碰了,更为自己感到悲哀了!郑主任这么想着,透过眼镜,看向赵慎三的眼光里,自然就充满了冷森森的阴郁之气,恰好赵慎三转身要走跟她眼光碰上了,登时后脊梁直冒凉气,脑门子上“嗖嗖”的往上跑冷风了!

 

要说人要是倒霉了可真是喝凉水都塞牙,放屁都砸脚后跟,赵慎三今天可就真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从早上一上班到现在,每个人都看他不顺眼!

 

教委那么多人,除了扫地的阿姨跟锅炉房的伯伯们看到他会客气的笑笑之外,谁都可以比他高半头,平时他故意不在乎倒也没觉得怎么样,可自从得罪了大老板之后,今天就所有人都对他翻脸了,这还怎么混得下去啊?

赵慎三依旧坐上了公交车,在心里一边恶毒的咒骂着那些领导们,一边暗想既然郑焰红已经开始整他了,那么教委这个地方他是一定呆不下去了

 

今天不过是这些中层领导看出了郑大老板对他不满,就已经处处为难他了,等郑老板亲自出手的时候,说不定会弄出个什么罪名让他去喝几年稀饭不可!

 

“妈的!老子还不如辞职算了!

 

钻入牛角尖的赵慎三想到老同学的父亲是一个企业家,上次就跟他说起过缺一个玩笔杆子的人,同学大力推荐他这个才子,同学的父亲曾说起过只要他舍得丢掉金饭碗,情愿聘用他到他们厂子里去当办公室主任的。

常言道狗急了还要跳墙,赵慎三就决定跑路了!

 

他想就算是郑焰红咽不下被他办[办]了的侮辱,他走了,她看不见了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那样的话,也许这女人就会打消报复他的念头,放过他一条生路吧?

 

妈的,姓郑的这个臭婆娘真他妈狠毒,在老子身子底下的时候那么主动,抱得紧紧的好像老子是块宝贝,现在居然用看垃圾眼光看老子,真是天下最毒妇人心了!老子诅咒你不得好死!

赵慎三骂完,不禁又想起那女人白生生的身子,心里又是一软,倒后悔刚刚不该那么狠毒的咒骂她了。

赵慎三下了公交车,明知道回机关了被蒋海波看见还是一场训斥,既然打算不干了,又何苦去看他们的脸色?看看已经中午了,还不如溜回家去舒舒服服睡一觉呢!

老婆刘玉红是中学教师,中午可以在班上吃饭是不回来的,他就一个人胡乱煮了些面条吃了,倒在床上一直心烦意乱的折腾到下午快上班时分才睡着,谁知就一口气睡到下班时分了!

 

赵慎三看了看表先是吓了一跳,马上开始习惯性的想借口准备给领导打电话解释,可随即就觉得很是扯淡,还不如现在就去找同学郭晓鹏去。

给郭晓鹏打了个电话,郭晓鹏正好在一家酒店吃饭,就约赵慎三一起过去。

赵慎三又给老婆刘玉红打了个电话报备,打车去了郭晓鹏约的酒店,走进同学说好的房间,云河集团的少老板郭晓鹏正跟几个人一起喝酒。

看到赵慎三进来,郭晓鹏热情的介绍:“伙计们,我这位同学是市教委的笔杆子,哥几个以后有需要鼓吹的事情尽管找他,保管把你们夸得花团锦簇,黑白不分!哈哈哈!”

在座的都是云都市私营企业的富二代们,看到赵慎三倒也抬举,一个个给他端酒,他心里正在愁苦,也就酒到杯干来者不拒,不一会儿工夫就喝了个五六分了。

郭晓鹏看出了他的不对头,在别人喝酒中间把他拉到一边问他怎么了,赵慎三哪里敢说是他把大老板办了在教委呆不下去了,唉声叹气的说在机关处处遭人排挤,郁郁不得志,还不如早点下海算了。

郭晓鹏是一个爽快人,说他早就应该下海了,在那个鸟机关呆着有毛的出息?还拍着胸脯说赵慎三到了云河,一切都包在他身上了。

赵慎三得到了承诺,心里稍微松动了一点,但还是觉得自己忍气吞声的在教委呆了三年,是指望有一天苦尽甘来出人头地,也让平庸了一辈子的父母跟着骄傲一下子,现在却被迫夹着尾巴跑路,还是一阵阵心里发酸,眼泪也不争气的要落下来了,就站起来借口去洗手间,不想让老同学看到他红了眼圈。

 

从房间走出来之后,赵慎三站在远远的走廊尽头默默地抽烟,心里充满了一种壮士断腕般的悲愤跟决然,愤愤然的咒骂着教委的那帮王八蛋们,对于大老板郑焰红,更是千般万般

[千般万般]的恼恨不休。

谁赵慎三悲愤的在心里咒骂:“妈的,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老子不伺候你们这帮兔崽子了!郑老板,等你犯到了老子手里,看老子做不死你!”

刚一回头准备回郭晓鹏的房间去,却看到对面过来一个女人,居然好死不死的正是郑焰红!

看到她的身影,赵慎三刚刚心里准备歹毒心肠登时没有了,脖子一缩就想躲起来,谁知郑主任却看到他了,就招手叫道:“小赵,你过来!”

赵慎三心里暗暗叫苦,不知道这次会遭受到什么样的侮辱,但依旧硬着头皮走近了她,猛然想起他就要跑路了,还怕她吃了他不成?

逼到了死地的赵慎三反而不低声下气了,第一次没有奴颜婢膝,直着腰板走到郑焰红面前大刺刺说道:“郑主任您叫我?”

“你能不能喝点酒?”

郑主任却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句话出来,让抱定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的赵慎三又是一愣,一激之下脑子短路,又加上已经有几分酒意了,又是故意想要在大老板面前扬眉吐气一回,就冲口说道:“还可以吧,白酒能喝一斤多,啤酒喝多了除了尿多没醉过。”

 

郑焰红也有几分酒意了脾气特好,听了赵慎三的吹牛,想起这小子那天晚上等她的时候,喝了几罐啤酒就倒行逆施的侵犯了她,现在居然敢吹牛说酒量惊人,就忍不住“噗哧”一乐,嗔怪的说道:“你说话怎么这么粗鲁?是不是吹牛了啊?那走吧,替我喝酒去,今天你可要把客人给我陪好了,如果客人没醉你醉了,明天你就不要上班了,直接下学校当老师去吧!”

 

赵慎三今天连连受到压制,现在却又被大老板邀请去喝酒,这一番天上地下的待遇不啻于冰火两重天,把他揉搓的晕晕乎乎的,脑子不清醒的跟着郑老板,走进楼上一个包厢。

 

赵慎三一看这个包厢,比刚刚郭晓鹏包的房间起码大了五倍,布置的更是豪华到没天理的地步,宽大的桌子上却仅仅坐着三个客人。他就跟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亦步亦趋的跟着郑主任,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

因为是教委请客,作为主人的郑焰红走过去冲客人笑着说道:“郝市长,彭局,吴大秘,我可是喝不得了,这是我们办公室的小赵,等会儿我输了让他替我吧?”

 

在座的可不是一般人物,赵慎三都认识,但人家可不认识他,那个白面书生般的是分管文教、卫生的副市长郝远方,那个低矮的黑红脸是云都市财政局长彭会平,那个笑眯眯的戴眼镜的是高明亮市长的秘书吴克俭!

 

那几个人自然不会跟女人计较,看她喝的脸都红了,也就答应了赵慎三替酒。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