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征服婬荡的女市长| 刘瑶瑶老蒋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1-03 17:23:48

小诗今年都二十二了,发育得还像初中生似的,B都不一定有。不过她身材是真好,小翘臀挺诱人的,只可惜她不喜欢穿裙子。

我总觉得臀翘的女孩穿裙子更要味道,就像苏春儿一样。

“你都不玩,它怎么会长大。”小诗跟我一样没羞没臊的。

我知道她喜欢我,不过我比较喜欢丰满的女人,又担心沾上了脱不了手,所以一直没碰她。

没多一会儿,老板打电话叫我进办公室。

他一见我就苦笑:“老韩,公司里你资历最老了,能不能给我点面子以后遵守一下规章制度?你上班老迟到总不是个事儿,为这事曼丽都找我投诉你多少回了?我又不想罚你钱,你这样我很为难的。”

我们俩是同学,他老婆还是我哥们(女的,別误会。),所以我跟他说话一点都不客气,吊儿郎当的说道:“该罚你就罚呗,我无所谓。那女人针对我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要不是因为她是你死党的妹妹,看我不削死她。你不会是想泡她吧?我可警告你,就是泡你也別让我知道,要不然我会告诉你老婆的。”

“你可別瞎说,我跟她什么事都没有。”

“没有那你让她做总监也不让我做?”

“不是跟你说了吗,她口才比你好,又是美女。女人出面跟人谈事有优势,而且你那臭脾气,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文学

“行吧!”我不想聊了,起身说:“今天我会把启鸣的策划案弄出来,回头你让她带小诗去谈吧,我就不去了,晚上有事。”想到苏春儿说让我看她那个我就兴奋,巴不得现在就天黑。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本想去接苏春儿的,想到我们这关系不清不楚的很尴尬,也不知道胡汉升有没有把她哄好,所以我就没去。

谁知一到家就见到苏春儿在炒菜,我心头一片火热,纳纳的问她说:“你怎么进来的?”

苏春儿瞥我一眼说:“门口的鞋里找的啊!你藏了枚钥匙在旧鞋里,我们家老胡还是跟你学的。”

我看着她的翘臀咽了下口水,问她说:“你真打算在我家这么耗着呀?”

“不然怎么样?你让我现在原谅胡汉升?那不可能。起码他得拿钱来赎我,他究竟欠你多少钱?我得逼着他把赌债还清了再谈其他的。他这人不是没本事,只是好赌成性,顾不上其他而已。”

确实,胡汉升挺牛逼的,他有个小小的工程队,专门跟广告公司合作,挺赚钱的,只是赚多少都赌输了,才显得有点落魄。

我讪讪说:“也没多少。”

“没多少是多少?总得有个数啊!”苏春儿逼我说。

没办法,我只好坦白说:“零零散散的借,到现在有二十多万了吧!”

“什么?二十多万?”苏春儿都惊到了:“他怎么跟你借的?平时在家也没怎么问我要钱啊!”

“男人嘛!要面子。”我说。

“那你也不能借那么多给他啊,都积累这么多了,你都没叫过他还债吗?”

我不吱声。

苏春儿看我一眼说:“是不是因为我?”她挺感动的样子。

我笑笑不说话。

苏春儿白我一眼说:“傻瓜。”完了脸红红的的跟我说说:“一会儿吃完饭让你看。”苏春儿那媚眼儿瞧得我都起来了。

她瞟我裤裆一眼,啐我说:“单身汉就是单身汉,一点都不禁诱。”

我叫屈说:“那也怪你太漂亮了。”

“油嘴滑舌。”苏春儿白我一眼。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资格亵玩她,靠近了对着她的翘臀下不去手,嘴欠的问她说:“你真让我看呀?那样对升哥是不是不太好?”

苏春儿负气说:“有什么不好的,他都把我输给你了,你以为他在乎我?他在乎的只是面子而已。”

我从苏春儿的语气里听出了很浓郁的怨气,很显然她言不由衷,她是希望胡汉升在乎她的,可又无能为力,只好想办法发泄,而我,就是她的出气筒。

想通这一点后,我自觉不是一个很有节操的人,所以很不要脸的试探着问她说:“那……春……春儿,我能摸一下你吗?”

“你……你想摸哪儿?”苏春儿脸都红了。

显然,她并不是一个很开放的女人,只是她心里实在积蓄了太多怨气,所以变得无所谓。

我也不说话,眼睛往她的高耸上看。

苏春儿拿铲的手一软,声音小小的跟我说:“那你轻点。”

我手有些哆嗦的顺了上去,触碰到的瞬间,那柔软的触感让我热血沸腾,而苏春儿,脸红艳得似要溢出水来。

我贴在她的后背上,隔着衣服享受,下身也自然的贴了上去。

我能感觉到苏春儿的身体在颤抖,她似乎站不稳了,紧紧的贴靠在我怀里,声若蚊吟的跟我说:“你能不能別靠那么近?我说让你摸,可没说跟你做。你那太吓人了,我害怕。”说是那么说,她的臀却在往后挺。

我说:“放心,我就靠一下。你不答应,我肯定不会碰你的。”

话是这么说了,可我的手已经不满足在外面溜达,从她衫下伸进去,抓住那饱胀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身体也有了反应,于是嘴贴在她耳边说:“你今天真的没穿内内上班呀?那现在是不是还空着?”

说话时我的手挤进了她的裙腰。

似乎在配合我,她缩了下肚子,我心里暗笑,却又拿出来了。

“你干嘛?”

她侧头问我,眼睛都眯起来了,显然很享受。

我说:“这样我怕你难受,从裙底来不是更方便吗?你还没答我有没有穿呢!”

“你摸一下不就知道了。”苏春儿呼出来的气都是热的。

我嘿嘿一笑,知道她其实对我是完全开放的了,于是不再克制。

我的手往下一探,顿时摸到一片柔软。

MD,这小妖精底下果然什么都没穿,我手指都进去了,我能感觉到她一缩。

想到她空了一天,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看到,我一下子醋意上涌,弄得她软我怀里,站都站不住,夹住我的手说:“你轻点,我还要炒菜呢!”

我说:“別炒了,我吃你就够了。”然后上下夹击。

她气喘吁吁的,嗔我说:“你不吃我也要吃啊!”

我说:“呆会儿我请你吃冰棒。”

苏春儿吃吃笑道:“冰棒不填肚。”

我哪还有心思跟她聊骚呀,喘着粗气跟她说:“那你炒吧,我不弄了 我现在就想看你,可以吗?”

说着我都不等她回应,直接放手,蹲下把她裙子掀起来了。

“呀!你干嘛呀?你看归看,可不要再进去了。”

苏春儿一点阻止我的意思都没有,果然继续炒她的菜,由得我在她背后折腾。

我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翘臀直咽口水,这可太肥了,难怪我一摸她就这样了。像她这样的女人,弄一晚只怕板床都能变水床。

我把她掰开了,她还撅起配合我。

原想直接出手的,想到她喜欢聊骚,于是我问她说:“春儿,我能嗅一下你什么味吗?”

“啊!不要,我刚上过厕所。”

我嘿嘿笑道:“那不是更美吗?”说着我鼻子凑上去深深一嗅,瞬间芳香扑鼻,带着股怪味儿。

我忍不住了,偷偷伸出了舌头……

“啊!”苏春儿一缩,像不要钱似的漏了好多出来,挪臀躲我说:“不要!你在干嘛?脏不脏啊你!”

我唔唔说道:“不脏,只要是你的都不脏。”

我见她都成那样了,哪还忍得了,也不想她难受。见她一直都没有回头,我就站起悄悄把自己掏了出来。

那哥们给饿的,直朝苏春儿点头致谢。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往下瞄准的就狠狠的的一挺……

可能是我太紧张了,这一下居然撞歪了,啪一下吓得苏春儿铲子都掉地上了。

她回头一看,见我咝咝抽着凉气,低头看那都有点颓了。

还以为她会生气,结果她只是白我一眼说:“德性。活该,好好的不行,非要偷着来。都叫你不要弄了,你就是不听,是不是欠骂呀?我看看哪受伤了。”

她说着蹲下来翻看,我低头瞧进她领口里,再看她嫣红娇嫩的小嘴儿,顿时就不行了,滋滋全弄她身上了,沿着脖子滑到里头去。

苏春儿口瞪目呆的,突然咯咯笑个没完:“我说韩潇,瞅你那没出息样儿,我才刚抓住你就把持不住了,难道你从来没碰过女人不成。”

被苏春儿这么一嘲笑,我这男人颜面有点挂不住,嘴硬说:“谁……谁没碰过女人了,我是一直都没有找到你这样的,太激动了!”

苏春儿投来惊讶和怜惜的眼神,似乎要把我吃掉,她那俩魔爪立马紧紧搂住我的腰,慢慢往上爬,爬到我肩上,然后狠狠搂住我的脖子,香吻落下来。

我的脑子立马懵逼,无数个星星在眼前飞转:“哦,我地乖乖,这也太刺激了,这是要成的节奏!”

我心里一阵翻江倒海,刚刚才完,裤裆又止不住地往上高抬。

苏春儿感觉到了,细声细语地调戏我:“韩哥,好玩吗?”

我哆哆嗦嗦地手不知放哪为妙:“好,好,甚好!”

“肾好啊?那我帮你看看你的肾哪里好,嘿嘿。”苏春儿妖媚地笑笑。

这还没完,更刺激的还在后面。

苏春儿俩魔爪又慢慢换了轨道,向我下方开去,行驶到我裤裆的时候,突然一个急刹车来了个猴子偷桃。

我还没反应过来,哎呀我的娘内,这感觉也太,也太美妙了,要飞上天做神仙了。

这还不算完,苏春儿还是不过瘾,随即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乾坤大挪移似抚摸,我快要暴毙而亡了,她倒是玩得津津有味。

“嗯?什么味道?韩哥,你放屁了?”苏春儿微微嗅了嗅捂着鼻子好奇地问。

“没……没有啊,我怎敢在女神面前放屁啊?”我有点尴尬。

我俩回头再一看,大事不好,净顾着办事了,忘了锅里还炒着菜,火光四溅,我和苏春儿忙狗爬着起身灭火。

我俩正欲火燃烧,这倒好,被真火给硬生生叫停了。

我立马起身打开油烟机吸黑烟,再瞄瞄那焦糊的锅,满是狼藉的厨房战场,灭火器喷出的粉末到处都是,我一脸无奈耷拉个脑袋说:“得了,看来今儿咱俩在家吃不成饭了,春儿,走,哥带你出去吃大餐。”

“不用,还可以在家吃的,刷刷锅底,收拾收拾重做不就完了。”苏春儿脸上不知啥时候沾上了黑灰,还不时地往脸上摸,越抹越黑,跟小猫似的。

我用手爱抚地擦去苏春儿脸上的黑灰,指着锅底那个大窟窿调侃:“你看这锅底都啥熊样了,成大漏勺了,没事儿,明儿哥再买个结实的给你做菜。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儿了,今儿哥请你吃顿大的,别不好意思。”

“我怕你太破费了。”苏春儿漏出为难的神色。

“我既然能借胡汉升二十多万,一顿饭钱小CASE,毛毛雨而已。”我用港腔自豪回应。

一提到胡汉升,苏春儿的表情一秒僵硬:“那好,我也不挑剔了,咱们走吧。”

说罢,苏春儿回屋换身新衬衣和短裙,乐呵呵跟我出门。

出了门,我心里嘀咕,马上就要得逞,看到更深层次的春色,这架势倒好全泡汤了,不知道今后还能不能让俺再碰她。

这个晚上我俩尽情地胡吃海喝,推杯换盏。

虽然我和春儿今儿还没有进一步的发展,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心想这肯定是个极好的开端,以至于我越喝越嗨,越喝越高,一身火热。

到最后喝得舌头打瓢,话说不利索,身体摇摇晃晃,眼前也模糊不清,也不晓得春儿是怎么把我弄回家去的。

翌日。

我迷迷糊糊地被苏春儿的嫩手拍醒。

“嗯?”

我睡眼惺忪,脑子里混浆浆的直迷糊,晃晃悠悠忙起身,左顾右盼,定睛一看,俩高耸驼峰抖动,凹陷的沟壑尽收眼底,看来,她喊了我半天,苏春儿实在叫不醒我,只有出狠手给我来了一下子。

“该起床上班了,韩哥,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这成天不干好事儿,昨天我也喝高了,硬把你拖回来的,还吐了我满身,你说,我是不是该向你索要精神损失费呢。看来今儿咱俩都要上班迟到了。”

苏春儿扯着我的头发丝,越来越撩人。

别说是精神损失费,就是要身体作为赔偿更好。

“没事,老子迟到是常事儿,这都不算什么,没人敢拿我怎么着。”我侧过身蒙头就睡。

“哼!瞅把你能耐的。那我就先不管你了,我可要先走了,我老板可不像你老板那么宰相肚里能撑船,再晚真来不及了要挨扁。韩哥,有啥事儿咱晚上再唠。”

苏春儿留下这句让人浮想联翩的话,说罢,直接去上班了。

我一听这话,立马睡意全无,我的乖乖,看来晚上还有戏,瞬间精神百倍,穿衣洗漱精神抖擞开车直奔公司。

昨晚的酒劲儿未消,我的整个身体如同枯木逢春似的,走起路来轻飘飘的,不知道是昨晚喝得太高,还是一想起苏春儿来心里美得直发痒。

一到公司,不出所料,又被刘曼丽这挑刺的女人逮个正着。

“韩潇,看来你眼里真把老板和我还有规章制度当成空气了,这都迟到八百回了,你看这都几点了,有种你咋不下班再来呢!你以为公司是你家开的么?”

刘曼丽抬手用手指戳着那块闪亮的腕表,恶狠狠地冲着叫骂,愤愤而去。

不用想,她肯定得去老板那儿参我一本,她要去,随她意。

我脑子里全都是苏春儿白皙的肌肤,突起的俩座坟,还有那大长腿和细腰翘臀,哪里还能听的进去刘曼丽刚才说了什么。

“臭婆娘,就你这个样子,能有什么男人追也是奇迹。”

我朝着刘曼丽蛇精人妖一样扭来扭去的丰臀撇嘴,女强人的弊病,作为男人有时候会躲着走。

进了办公室。

我习惯性地往桌上一扔公文包,嘴里哼着小曲,坐在转椅上点了颗烟在那儿转圈圈。

“五,四,三,二,一,零……”我用五根手指头一秒一秒数着时间。

不出所料,五秒之后。

“砰砰砰——”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敲门的是老板的秘书,恰好不出五秒,我便被老板秘书请到了老板办公室。

老板这回不是苦笑,而是哭笑不得。

“老韩,我都说多少遍了,公司里你资历最老,得给新同事做出点榜样,得有带头作用,可你看这都几点了,曼丽又来投诉你,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真是里外都不是人啊。”

我依然一副满不在乎的屌样,“不就是迟个到吗?要不,你罚我点解解气得了,那臭女人又来胡诌八扯、兴风作浪,不用屌她,我看你面子上,不跟她计较。”

“好啦,咱不说这些无关痛痒的事儿,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嘱托你,老韩,启鸣那个策划案,曼丽和小诗昨天去那广告公司竟然没拿下来,对方不知为何不打算约见,这事儿你去解决。”

还说什么刘曼丽口才比我好,女人出面好办事儿,这下好了,对方公司老板的面都没见着,没人屌她刘曼丽,策划案还得我本人这位大将出马,我当然是不付老板所托,几日之内拿下才行。

我拍着胸脯答应,去财务处交了罚款,回了办公室。

“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这臭女人的总监位置挤兑没了,瞧好吧。”我猛吸一口烟,淡淡的烟圈升腾散开,烟味在办公室里挥洒。

不知为何,一安静下来,有点魂不守舍。

我一点工作的心思都没有,满脑子全是苏春儿的影子,实在按奈不住,我摸起办公桌上的座机给苏春儿打电话。

“喂?韩哥,怎么了,又挨老板劈头盖脸了吧?”苏春儿在电话那头幸灾乐祸合不拢嘴。

“大爷我是谁啊?没人敢数落我,不就迟个到么,不痛不痒的。”我弱弱道。

苏春儿调侃道:“你就装B吧你,咋地,这才多大功夫啊,又想我啦?”

“呃……这个嘛……我……”

“想我就说想呗,还扭捏个啥。”苏春儿咯咯笑个没完。

“呃,那个,我走的时候看你那条黑色蕾丝‘保护伞’咋还在浴室,你是不是……?”我不确定地问,又怕苏春儿立马爆发。

总不能直接说内内,苏春儿应该也能意会我的意思。

“嘿嘿,韩哥,还是你细心呢,我今儿忙活忘了,走的急,裙底空空如也地来上班了,你都不知道,男同事不小心看到了,磕破了头不说,血压也高了,现在正躺在医院吸氧。”

苏春儿自豪地向我炫耀。

“NND,便宜那臭小子了!让我看到他,非揍他个生活不能自理。春儿,你再这样我可不答应。”我不出好气地埋怨。

“呦呦喂,你这么在乎我被别人看光,看来某人吃醋喽。”苏春儿妖媚劲又来了。

我羞涩无言以对,小心思被她看穿:“先这样,我还有策划案要弄,先不聊了,挂了啊,春儿。”

我盯着办公室的吊钟,精神处于游离状态。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的点,“终于又可以见到我的高峰翘臀女神春儿啦。”

我急切地开车回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