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把你摁在床上污段子_按摩师傅给我的高朝

更新时间:2020-01-04 16:58:32

杨小川话锋一转:“这样吧,您要是真急着要逃走的话,我就赶紧给您写个药方吧,您带走。因为您体内的那毒还没有完全的排出,所以至少还得服用一个疗程的药。”

 

听得他小子愣是这么的说着,秦书记貌似也没辙了,便道:“那好吧!那你就给我写个药方吧!万一我秦羽国还能活下来,那也得好好的活着不是?”

 

说着,秦书记又道:“小杨呀,你放心,若是我秦羽国真过了这一劫的话,绝对不会忘记你的!”

 

 文学

杨小川他小子便道:“这些后话,咱们就不说了吧。既然您要逃走的话,那么我就告诉您一条道吧。因为我常在咱们村的山里采药,所以对咱们山里的路还是很熟悉的。您就从村尾的兔儿岭走吧。那儿有条道通往卢沟乡方向。我估计您到了卢沟乡之后,就没有啥事了?”

 

“……”

 

随后,杨小川给秦书记写了个药方之后,也就送秦书记出门了,领着他朝村尾的兔儿岭走去了……

 

这一路,杨小川都没敢打手电。

 

反正这晚的月光很亮,不打手电,也能看清脚下的路。

 

对于这小渔村的哪条道通往哪儿,杨小川自然是轻车熟路了。

 

待领着秦书记到了村尾的兔儿岭之后,杨小川也就伸手指了指峡谷方向的一条小道:“您就沿着这条一直走,然后翻过山,接着沿着山那边的山谷出去,就是卢沟乡了。卢沟乡那边有车去云杉县。”

 

听得杨小川这么的说着,秦书记万般感激的点了点头:“成!我知道了!谢谢你了,小杨!”

 

杨小川便道:“哎呀,都这会儿了,您就别说谢不谢的了。您赶紧走吧。一会儿就天亮了。”

 

“成!”秦书记又是万般感激的点了点头,然后甚是歉疚的看了看杨小川,“对不起了哈,小杨!这次……真是连累你了!”

 

杨小川替他着急道:“得得得!您别说这些了吧!您就赶紧走吧!”

 

见得小杨也是替他着急,于是,秦书记也没再说别的,只是说了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哦!”

 

话毕,秦书记也就毅然的扭身走了,朝峡谷的方向走去了……

 

瞅着秦书记的背影在月光下渐行渐远,最后变成一个黑点没入了峡谷之中,杨小川忍不住一声长呼:“呼……”

 

然后,他心说了句,总算是送走了这个大麻烦呀!

 

他小子之所以不愿逃走,一是他觉着没有必要,二是他还舍不得离开这小渔村,三是因为美丽嫂子忽然回村了,他不能错过这美好的良机呀,万一哪天美丽嫂子也憋不住了,不就有机会了么?

 

不过,这小渔村除了那么两三个漂亮的少妇之外,也没有与他杨小川年龄相当的姑娘,所以关于对那男女之事的幻想,也只能是将对象锁定在那两三个漂亮的少妇那儿……

之后,当杨小川从村尾这儿沿着村道往回走的时候,就听见村里传来一阵阵鸡啼声:“咯哥咯----”

 

随着这鸡啼声,天也就亮了。

 

东边山头那儿已经红了天,东升的太阳露出了一丝笑脸来。

 

而杨小川一边走着,一边则是倍觉犯困的打了个哈欠:“啊哈……”

 

被折腾了一夜,也是困了。

 

只是想着家里那一片狼藉,还有那两扇被踹烂了的后门,杨小川又是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心说,麻痹的,真是尼玛郁闷呀!无缘无故的,老子招谁惹谁了呀?卧槽!这……今天还得修门……

 

一会儿,当他从李家门前经过的时候,不由得扭头朝人家家里看了看,想看看美丽嫂子起来没?

 

见得美丽嫂子她家堂屋的门已经敞开了,他不由得心想,呃?门开了?那……美丽嫂子已经起来了吧?

 

他正这么想着,只见刘美丽就从屋侧的茅房里走了出来。

 

本来她上个茅房不觉得有什么,可是这一出来,忽见了杨小川,她就忍不住羞红了脸颊来,像是又被杨小川偷看了似的。

 

这从上茅房就能看出来,像刘美丽这等娇美的小媳妇,还是有点儿像个娇羞的少女一般。

 

要是像菜花婶和秀美婶那样的村妇,她们可是就不一样了,一般来说,她们都是一边走出茅房,一边还在扯着裤头,没羞没臊的。

 

而人家刘美丽就不一样,她要等在茅房内将裤头系好了,衣衫弄整齐了,才出来的。

 

这一大早的,刘美丽忽见杨小川从她家门前经过,她不由得倍觉好奇的微皱了一下眉宇,然后招呼道:“小川,你个死家伙怎么这么早呀?”

 

忽听这招呼声,杨小川这才发现美丽嫂子从茅房那方走来,于是他忙是一笑,回道:“那个啥……我一早去……有点儿事,所以就……”

 

看得出来,杨小川还是怕透露实情,不敢将他送走了秦书记那事乱说。

 

“啥事呀?”刘美丽又是好奇的问了句。

 

杨小川暗自微怔了一下,然后试探的问了句:“昨晚上发生了啥事,美丽嫂子你不知道呀?”

 

“不知道呀。”刘美丽一脸懵然的摇了摇头。

 

对于她这等睡眠质量很好的美少妇来说,着实是不知道昨晚上发生了啥事,她只知道一觉醒来就天亮了。

 

听说她不知道,杨小川也就笑微微的说了句:“既然你不知道,那么我说了也是白说,所以还是不说了吧。”

 

说着,他话锋一转:“对了,美丽嫂子,我回去还有事,就不跟你多聊了哈。”

 

忽听这个,刘美丽急忙道:“等一下!”

 

杨小川忙是扭头一瞧:“咋了?美丽嫂子,你还有啥事么?”

 

“那个……”说着,刘美丽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娇羞的一笑,“你帮我个忙呗?”

 

忽听这话,只见杨小川立马就精神了起来:“啥忙呀?你说吧,美丽嫂子!”

 

“那个啥……我里屋的那个灯泡坏了,你看……你能帮我换下来不?我家有新灯泡,你就帮嫂子给换一下就成了。”

 

忽听就这点儿事,杨小川忙是点头道:“成!那我这就帮你换吧!”

 

刘美丽忙是欢喜的一笑:“嘻……那谢谢你了哈,小川!”

 

“……”

 

于是,杨小川也就回身朝美丽嫂子她家堂屋那方走去了。

 

刘美丽站在台阶上,见得他上台阶了,她又忙是欢喜的一笑,说了句:“那你跟我来吧。”

 

杨小川也就跟着美丽嫂子进了她家堂屋,然后扭身朝她那间里屋走去了……

 

这一路嗅着美丽嫂子撒下的馨香气息,杨小川那心旗荡漾的呀。

 

待进得她的里屋后,嗅着她余留在屋里的那股香气扑鼻而来,杨小川又是身心不定的。

 

刘美丽伸手指了指床头边上的凳子:“那儿有凳子,你就用那把凳子吧。”

 

一边说着,她一边扭身朝抽屉前走去了,应该是去拿新灯泡去了。

 

杨小川也就抬头看了看楼板下吊着的灯泡,然后过去,搬过那把凳子来,给搁在灯泡的下方。

 

见得美丽嫂子拿着新灯泡过来了,他也就打算脱鞋,踩到凳子上去……

 

刘美丽瞅着,忙是微笑道:“没事,不用脱鞋啦!直接踩上去吧!”

 

尽管美丽嫂子这么的说着,但是杨小川还是脱了鞋,然后才踩到凳子去。

 

这会儿,他站在凳子上,刘美丽则是站在他的跟前,仰头望着他取下那个坏了灯泡来……

 

不一会儿,待杨小川取下了那个坏了灯泡后,他也就低头将那个灯泡递给了美丽嫂子……

 

可是这角度,他站在高处,刘美丽站在低处,所以这一低头,无意中就一眼瞄着了她领口内那幕盛景……

 

此情此景,只见杨小川顿时就呆了似的。

 

呆怔怔的瞄着,只见他忽觉口干舌燥的哽咽了一下喉咙……

 

待刘美丽忽觉有些不大对劲,感觉他小子好像是呆怔怔的站在凳子上不动了似的,于是她也就抬头看了他一眼……

 

忽见他小子的眼神竟然在盯着她的领口内瞅着,噌的一下,她的脸颊就红透了。

 

随之,她忙是低头看了看自个的领口,这才发觉自己走了光,由此,她的脸颊更是涨红不已的。

 

可是这一时之间,太唐突了,也太尴尬了,她也不知道说啥是好,只好忙是默默的扭身面向了抽屉那方。

 

待背向了杨小川之后,刘美丽这才极为娇羞的小声的说了句:“好啦,你个家伙不要瞎看啦!”

 

忽听美丽嫂子这么的一说,只见杨小川的脸颊也是涨红了起来……

 

此刻,他也不知道说啥是好,只好忙是仰头去换上灯泡。

 

而他心里则是忍不住心想,我刚刚都那样的看她了,她也没有生气,只是一脸娇羞的样子,是不是……要是我那个啥的话……她也不会怎么样呀……

刘美丽背对着杨小川,娇羞的傻站了一会儿之后,这才稍稍的愣过神来,但感觉脑海里仍是一片空白似的,所以只是潜意识的往抽屉那方走了几步,没敢再回头看杨小川。

 

此时此刻,屋内很静,气氛有些凝固,好似那尴尬还在蔓延似的……

 

杨小川给换上灯泡后,然后仍是有些呆呆的站在凳子上,呆望着美丽嫂子那娇羞的背影……

 

在这死静的里屋内,老有一股馨香的气息在杨小川的鼻前飘忽着,闹得他心神不定的。

 

刘美丽也不知道自己的脑海里为什么会突然一片空白,只是感觉被杨小川无意的偷看了她的胸,倍觉娇羞。

 

事实上,她内心里还是莫名的泛起了一丝涟漪来,或许是因为一个人呆在家,太无聊了,太寂寞了吧?

 

虽然在她的骨子里有着传统道德观念的约束,但是对于她来说,感觉一切还是懵怔的似的。

 

就好像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嫁了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成了别人的媳妇了?

 

好像一切都是约定俗成的似的,姑娘大了自然就要嫁人,嫁了人自然就成为了别人的媳妇。

 

可是忽然想想,她好像并不是很满意自己现在的这桩婚事似的,可是一切又已成定局。

 

作为一位土生土长的农村女孩再到他人之妇,好像这一切都是命运似的。

 

可以说,此时此刻,刘美丽的内心是矛盾的,她期盼杨小川能过来一把抱住她,可是她又害怕杨小川真会过来一把抱住她……

 

所以她就这么的背对着他,呆站在抽屉前。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杨小川才呆呆的从凳子上下来,一边穿上鞋子,一边又是抬头看了看美丽嫂子的背影……

 

此时此刻,杨小川的内心也是矛盾的,他想冲过去从背后一把搂着美丽嫂子,可又怕太唐突了、怕惊怒了她。

 

可以说,这等与美丽嫂子单独相处的机会,是他期盼已久的,但是现在机会就在眼前,而他又有些怕前怕后的。

 

这或许就是有贼心没贼胆的写照吧?

 

尽管屋内一直都是无声的,但是却是胜似有声。

 

待杨小川穿好鞋子后,站起身来,呆看着美丽嫂子的背影,终于说了句:“那个……美丽嫂子,好了,我走了哈?”

 

刘美丽听着,暗自怔了一下,但仍是没敢回头看他,只是小声的回了句:“那……谢谢你了哈,小川!”

 

“没事。那……我走了哈?”

 

“嗯。”刘美丽小声的应了一声。

 

见得她仍是那样,杨小川不由得愣了一下眼神,然后眼定定的瞅着站在抽屉前的美丽嫂子,静静嗅着那股醉人的馨香……

 

再然后……也不知道咋回事,只见他小子忽地就放开了贼胆来,呼的一声,一个箭步朝美丽嫂子跑过去,就嗖的一下,从她背后一把就将她给死死的搂住了……

 

‘嗵’的一声,刘美丽感觉自己是撞击在了他的怀中似的,只见她的脸颊噌的一下就一片火红,顿时慌了:“喂……你……小川……你……放开我……”

 

头一回将这么一个温香的柔软的娇躯给搂在怀中,一时之间,杨小川也是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似的,只是心想一不做二不休,所以他小子也就倔强似的回了句:“我不!”

 

“我……你……哎呀,你不能这样啦!”

 

“李哥又在家不是?”

 

“那也不行啦!好啦,小川,听话,放开啦!”一边说着,刘美丽一边试图挣脱,想掰开他搂在她腰间的手……

 

可杨小川就那么死死的搂着,任凭她怎么掰,也是掰不开。

 

掰得他烦了,只见他小子埋头就是一口朝美丽嫂子那幽香的后颈亲了下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