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退休门卫老张杜冰倩_姐今天晚上让你桶个够作文

更新时间:2020-01-04 17:01:18

四年后会是这样的光景,所以每次看到刘旭,他都想要奚落一顿。

  “我是这里的医生,你有病?”

  “你特么的才有病,我看你是翅膀硬了,还敢骂我?”

  真不愧是父子俩,说话口气都一个模样,让人反胃。

  刘旭哼了一声,就这样抓着垃圾桶说道:“这里是诊所,你又不是医生,又没病的,来这里做什么?快走,我可没工夫招待闲人。”

  “你还敢轰老子?我看你是欠揍!”

 文学

  赵天宝说着张开手就要去打刘旭的脸,没想到刘旭闪身避开,反而把手里的垃圾桶扣在了他脑袋上。

  刚刚用来放毒血的卫生棉,直接糊在了他脸上,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刘旭,今天我不揍你,老子跟你姓!”

  “那还是算了,我可不要你这丢人现眼的孙子。”

  刘旭冷笑一声,完全没把赵天宝放在眼里,老子能打你一次,就能打你第二次,打到你那乌龟爹都不认识你!

  赵天宝气坏了,扯掉了脸上的卫生棉,握紧拳头就要去揍刘旭。

  要说村里仗着村长的势,他去打别人或许还真管用,可惜他遇上了刘旭,非但没打着刘旭,反而鼻子挨了一拳,鼻血打着泡就喷了出来。

  “我……我弄死你!”

  这些年在村里还真的找不到人敢打的他出血,赵天宝立刻气坏了,随手抓起门口的扫把就要给刘旭来一下。

  可他才走两步,突然间觉得脑袋一阵眩晕,站都站不稳了。

  扑通!

  后来居然跪在地上,摸着脑袋嘀咕:“好晕。”

  说完直接趴地上昏过去了,诊所里的林月听到声音跑出来,看到地上没动静的赵天宝,还有一堆血迹也给吓坏了。

  “你杀人了?”

  “我杀猪都比杀他强。”

  刘旭翻了个白眼,提溜起赵天宝的脸看了看,说道:“这脑残把刚刚那毒血给吞下去了。”

  “啊?那他不就是死了?”

  “哪儿那么容易死,就是昨天挨了揍没缓过来,所以晕过去了。”

  刘旭慢悠悠的收拾了垃圾,才把赵天宝丢在了诊所门口,然后喝了一口水,噗嗤一下喷了他一脸。

  “我怎么了?刘旭你要干嘛?”

  赵天宝猛的惊醒,看到自己居然躺在诊所门口的地上,一抬头又看到了刘旭鼓着腮帮子冲向自己,更加懵逼。

  噗!

  一道喷泉从刘旭的口中冲出来,给赵天宝洗了个脸。

  “刘旭你找死!”

  “呵呵,赵天宝,你有本事就动手,我告诉你,刚刚那个卫生棉上是毒血,要是不尽快处理,你三天之内必死无疑!”

  赵天宝愣了一下,随后抓住了刘旭的领口说:“你唬我!”

  “信不信由你!”

  刘旭一脸认真的模样还真把赵天宝唬住了,而且地上那个卫生棉他也看得到,上面的血掺杂着黢黑黢黑的东西,想到自己似乎真的舔了一口,登时心里就慌了。

  加上自己刚刚还晕过去了,赵天宝更加深信不疑,一把拽住了刘旭的手说道:“那你快给我解毒,不然我就叫我爸把你轰出村去!”

  “呵?威胁我?”

  刘旭甩开了他的手,说道:“那我还不治了,你想死就死去。'

  “你只要给我解毒,我可以让我爸把你家那个老屋还给你!”

  赵天宝一看威胁没用,赶快换了一个口气,毕竟小命儿重要,人要是没了,啥都不管用。

  刘旭听到这话心头一动,之前他爸也是有着一处院子的,本来还是给他留着的,可得知他一事无成回到南坪村之后,村长就用各种各样的理由霸占,据说准备翻修一下给赵天宝娶媳妇用。

  他因为这件事心中一直不痛快,要是能拿回来这笔买卖还是稳赚不赔的。

  只不过,刘旭冷笑一声,看都不看赵天宝一眼,说道:“你当我傻?那房子你爸不开口,你敢还给我?赶快滚一边死去,别脏了地,等下还得老子打扫!”

  林月自始至终就在一旁看着,本以为刘旭会为老屋动心,没想到拒绝的这么干脆,倒是出乎了她的意料,她开始喜欢这个家伙了。

  “刘旭,旭哥,你说到底怎么样才肯救我!”

  赵天宝也急眼了,他还没有搞定林月,还没有娶媳妇生娃,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刘旭看着赵天宝已经服软,也不想逼急眼,这小子本就不是什么正经东西,谁知道他做出什么混事。

  “看在这声旭哥份儿上,我可以救你,但不是没有条件的。”

  “好,你要多少钱?”

  赵天宝一看有门,立刻兴奋的说道:“只要你能治好我,以前的事情都一笔勾销!”

  “哼,一笔勾销?做你的美梦,那些事情老子这辈子都不会忘的!”

  “旭哥,那都是兄弟过去不懂事,你就大人大量,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一听刘旭口气不对,赵天宝心里发虚,赶快讨好几句。

  “我不要钱,你把老屋的地契给我弄出来,这毒我保证给你解了!”

  “这个……”

  赵天宝一下子犯了难,刘旭看都不看他,转身就要走人,他顿时慌了:“旭哥,你先给我弄点药,让我压着点,三天,不你给我两天时间,我肯定把地契给你弄过来!”

  “就两天,这个拿回去吃,可以让你的毒暂时不发作,但也只能撑三天,如果到时候我看不到地契,你知道后果!”

  刘旭抓了几片维生素,用纸包起来,丢给了他。

  赵天宝如获至宝,小心翼翼的收好纸包,看样子还想和林月说几句,被刘旭瞪了一眼,立刻灰溜溜的转身走人。

  “真没看出来,你还一肚子坏水儿。”

  “坏水儿?那月儿姐还那么想喝,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刘旭坏笑着开口,林月俏脸泛红,粉拳砸在他的胸口,哼道:“讨厌鬼,一点儿都不害臊。”

  “我看月儿姐肚子里坏水才更多!”

  小拳头砸在胸口非但不痛,反而勾得刘旭心痒痒,一把搂住了林月,手就顺着细腰往下滑,嘴巴凑到她耳朵边上吹气:“尤其是这里。”

  “你还说!下次淹死你!”

  “老话说今日事今日毕,我们要抓紧时间才对。”

  刘旭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放肆,林月紧紧贴在了他的身上,忍不住的发出低吟,哼哼道:“旭子,别在这里。”

  “那这里要照顾一下。”

  他挑起林月的下巴,吻了上去,舌尖轻松挑开了银牙,横冲直撞。

  另外一只手也不老实起来,上下其手很快弄得林月身子酥软,但她还是存了一丝理智,就在刘旭的手即将攻破底线,她及时推开了刘旭。

  “混小子属狗的,吃不饱?”

  “月儿姐这么好看,撑死也心甘情愿。”

  刘旭舔了舔舌头,嘿嘿一笑:“真甜!”

  “齁死你!”

  林月翻了个白眼给他,转过身去整理衣服,刘旭看着她的屁股,心中禁不住的感叹,这女人简直就是个祸水。

  “月儿在不在?”

  “怎么了?”

  林月和刘旭一同转身,原来是张丽丽走了进来,一双眼睛跟捉贼似的打量两人,似乎没什么发现才笑呵呵的说道:“旭子这第一天上班,我就来瞅瞅,他做的好不好。”

  “丽婶对我还不放心,我有多少能耐,你还不了解?”

  刘旭意味深长的笑笑,丽婶立刻想到了昨天的疯狂,嘴角也是忍不住的笑意,说道:“那倒是,怎么说你也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抽时间记得再给婶子按摩按摩。”

  “丽婶你开口就是,我肯定给你弄得舒舒服服。”

  “好好好,那你们俩忙,我还得给你赵叔买酒去,这狗东西,成天到晚就知道灌猫尿。”

  嘴里絮叨着,人已经踩着那辆自行车晃悠走了。

  “月儿姐,干嘛这样看着我,难道是我太帅了?”

  “不要脸。”

  林月哼了一声,凑到刘旭身边,神秘兮兮的问道:“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和我舅妈关系很不错,她对我都没这么关心过。”

  “可能丽婶是被我的人格魅力折服了。”

  刘旭嘿嘿一笑,说道:“难道月儿姐对我这么好,是觊觎我的身体?”

  “起开。”

  “月儿姐,明明是你压着我,没想到你喜欢这样的姿势。”

  林月就要起身,却被刘旭抓了一把腰窝,身子一颤脚底跟着打滑,整个人居然扑着刘旭倒在了桌子上,一双腿本能的夹紧,刘旭却猛地倒吸一口凉气,脑袋里轰的一声,当下有了反应。

  “旭子,你要死!”

  林月羞红了脸,居然在刘旭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发泄。

  “月儿姐,我可真的是比窦娥还冤,你可不能因为我姿色不错,就想要大白天的对我下手,你这样我很容易忍不住的。”

  刘旭嘿嘿笑着,手却放在了……

  

  “坏蛋!”

  林月整理好了衣服,冲着刘旭哼了一声,说道:“你要是再这样,我就把你赶走!”

  “月儿姐真狠心,穿好衣服就翻脸!”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刘旭咯咯一笑,搬了个椅子坐在林月身边说道:“那狗嘴要能吐出象牙,还要大象做什么?”

  “月儿姐,要不和我去瓜田,反正现在也没啥事。”

  “好端端的,我和你去瓜田做什么?”

  林月有点儿懵,刘旭早准备好的理由,说道:“这都一上午了,不去看看不放心,再说我不是说了要给你搬个西瓜么,你去自己挑一个!”

  其实他有着自己的打算,这大中午的,瓜棚附近连根人毛都没有,简直就是绝佳的环境。

  林月被他这么一说,还真的觉得有点口渴,要是能吃个甜爽的大西瓜,感觉肯定很不错。也就没有多想,搭上了诊所的门,挂了个牌子,就跟刘旭冲瓜田去了。

  六月的太阳像是要把大地都烤焦,尤其是中午时分没半点儿遮挡的田里,感觉吹来的风都是滚烫的,哪儿有人会出来,瓜棚附近连只鸟都看不着。

  林月也觉得十分燥热,扯动领口的衣服,大片的雪白露出来,一条深沟若隐若现,刘旭看得一阵口干舌燥。

  “旭子,快给我弄个西瓜,姐要渴死了!”

  “月儿姐你先去瓜棚等着,那地儿凉快。”

  刘旭带着林月进了瓜棚,出去准备随便抓个西瓜就回去,忽然间神色变得古怪起来,这西瓜怎么没皮?

  一定是看花眼了!

  摇摇头,再低下头去看,依旧是一片红壤黑子,找不到半点儿绿皮的影子,这是咋回事?

  刘旭心头一沉,难不成那个该死的龙虾真的有毒,把他眼睛给弄坏了?

  “哎?又有了?”

  视线扫到旁边的西瓜上,这次发现眼睛又恢复正常了,那刚刚到底是什么情况?

  脑袋中闪过红壤,发现手里的这个西瓜也找不到绿皮了,只剩下了红壤黑子,刘旭彻底慌了,老子肯定是中毒了!

  连续试了几个西瓜都是这样,直到听见林月的呼唤,才没精打采的随便搬了个西瓜走回了瓜棚里,一抬头双眼刷的瞪直,因为这个时候的林月,居然不着寸缕!

  难道她已经是猜到了自己的心思,所以才这样着急?

  “月儿姐,没想到你也……”

  刘旭也不去想眼睛的事情了,送到眼前的肉当然要赶快吃,可当他准备抓下去的时候,突然触碰到了衣服,动作登时停在了半空中,心中涌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难道老子能透视?

  想到这里,他把视线放在了自个儿裤子上,还真看到了裤头,好像外裤根本没穿似的。

  娘的,居然还有这种好事!看来老天爷还是疼我的!

  “旭子,你发什么癫,还不把西瓜给我切了,干看着不能吃,你故意的!”

  “月儿姐着什么急,我指定把你喂得饱饱的!”

  刘旭嘿嘿笑着,视线不断的在林月身上游走,从上到下,果然里里外外都看得很清楚,一阵口干舌燥,让刘旭一时走神,切西瓜的刀跟着一撇,就把手指划了一道口子。

  “看给你笨的,这都不会!”

  看着刘旭手指上血汨汨流出,林月不由分说抓起了他的手指就含在了嘴里,吮吸着伤口,好一会儿才拿下来看了看,说道;“笨死你算了!”

  “月儿姐,你嘴巴真厉害!”

  刘旭说着,把手指放在了她的嘴边,说道:“你快继续,看血又流出来了!”

  林月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还真老老实实把手指放了回去,刘旭这回可不老实,手指按着她的舌头一顿挑弄,脸蛋儿腾的羞红,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刘旭连续抽了好几口冷气,才缓过神来,看着一脸得意的林月,苦笑道:“月儿姐,幸好这是手指,万一是别的东西,咬坏了可咋办!”

  “坏了更好,省得去祸害别人!”

  林月大概觉得说话不够霸气,还用手狠狠抓了一把刘旭的下面。

  刘旭脑袋轰的一下,像是电击了似的,瞬间有了反应,林月的手还不等收回来,就再次碰到了他,小脸儿上几乎可以滴出血来,瞪了一眼说道:“坏小子,你拐我到这瓜棚里想干嘛?”

  “昨天晚上治疗被赵天宝打断了,做事可不能半途而废,我们得补上!”

  “我看你是讨打!”

  林月话没说完,整个人就被刘旭压在了草席上,上下都被他的大手盖住,刚准备开口,嘴巴也被堵住。

  没一会儿就失去了反抗的力气,甚至不由自主抱紧了刘旭,发出哼咛声。手也向下摸了过去,抓住了那东西,即便不是第一次,心中依旧忍不住的惊讶,那种渴望越越发的浓郁。

  刘旭感受到她的回应,心中暗喜不已,动作也越发的放肆大胆。

  可能是因为紧张,最后一道防线半天没整明白,林月咕哝一句,帮他解开了复杂的扣子。

  “你个冤家,温柔着点。”

  刘旭应了一声,就扑了上去……半个多小时过去,两人软在了草席上,林月像是只小猫咪依偎在刘旭的胸前,柔声说道:“旭子,你喜欢我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