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学长够了别要了别揉_白丝脚踹在脸上碾踩着

更新时间:2020-01-04 17:02:01

随即他又嗯?了一声,只见地下散落着七八枚印章,捡起来看,都是木头刻的。卖相古朴,有的大,有的小,最大的一枚,有火柴盒那么大。

随即,他脑内出现提示信息,说这几枚印章是天师神器,日后有大用。于是他就把印章蔸入口袋。

此时小鱼心里乱糟糟的,对象跟村霸跑了,那村霸还当着他的面,把他对象那啥了。想到那一幕,江小鱼就要爆炸,姓赵的,我跟你是三江四海恨,九天九地仇!

一蹦,从破庙内蹦了出来!

哔!

忽听脚底下传来一声细小的爆裂响。小鱼低头一看,天哪,这么大一块石砖怎么就裂缝了呢?

江小鱼蹬蹬蹬来到一颗大树底下,在树枝上打了一掌,卡啦啦!

手臂粗的树枝应声折断。

我去,难怪体内有一股气四下流窜,原来这是长力气了!

忽然,小鱼的注意力集中在一株陌生的草本植物上。

目光一定格上去,脑内立即出现提示信息,原来这是三七!

破庙的四周,悬崖上、山头上、大树底下……到处长满了三七。

江小鱼心说喵了个咪,这就叫因祸得福。于是他埋头挖了起来,挖了有三十斤左右。看看是午晌时分,他这货提着三七,回家弄饭吃。一路上身轻如燕,手拎着一袋药材奔跑,都不带一丁点儿喘气。

吱呀,才一推院门,三不知就听见个女的叫:“小鱼!”

眼前一花,江小鱼蔸眼就见来了一个落汤鸡。

那落汤鸡惨白惨白,披头散发。江小鱼嚎一声:“哦尼玛,鬼啊!”

“你个狗犊子,是我!”

“大浪,你怎么掉水里了?”江小鱼一蹦蹦起老高,一双贼眼滴溜溜的,一落就落在柳大浪丰腴的身上。

“小鱼,关好你家院门!”柳大浪发号施令道。

柳大浪因为后摆大,前围也大,村里人给她起个绰号,叫大浪。

柳大浪急着找小鱼,因为她发现吴玲跟恶霸腔赵大胆跑了。她怕小鱼蒙在鼓里,要跑来告诉他大新闻。哪晓得,一不小心落水里了。

“小鱼,快架火,帮老娘烤衣服!”柳大浪噗哧乐了一声,下鱼饵道:“小鱼,等下有福利给你咯!”

啊?有福利?

于是这货就急得抓肝抓肺道:“虾米福利?”

对象变了心,小鱼的性情也随之大变,变得玩世不恭。

看他猴急成这样,柳大浪没好气,上前钉了他一个暴栗:“小鱼,看把你馋得,快架火!”眼下是六月初,落到湖里,柳大浪冻得都打哆嗦了。

“好嘞!”江小鱼就去柴垛上,搬出柴火来。一古脑地,在客厅架起火堆,一会儿,燃起了熊熊的火苗。

柳大浪几次想开口,又怕小鱼受不了。一时装没事人的调笑道:“小鱼,你长得像个男人啦!”

“我不止是男人,还是个大男人哦!”江小鱼眼神飘荡的看着柳大浪道。

 文学

“哈,狗犊子,想干坏事,没门儿!”说着说着,柳大浪的连身裙就离开了身,一古脑地,拿到火头上烘烤,蒸汽弥漫。

江小鱼一下子荡漾了,鼻头一凉,一摸,摸到一把鼻血。

柳大浪见时机拿捏得差不多了,这才道出真章:“小鱼,我找你是有大事和你说。你对象被恶霸腔撬了知道不?”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好了。她是为了母亲筹钱,不怪她!”江小鱼变成熟了。

“恶霸腔有钱,你没钱!唉!”

说话间,大浪姐的衣服烤干了,穿回身上,拍拍屁股就回去了。

回头大浪姐扔过来一句:“小鱼,你十八岁了,赶紧出门赚钱去啊。男人没钱,娶不到媳妇的!”

“我知道啊。不过我不用出门,在乡下也能赚钱!”江小鱼心说,大浪姐说得对哦。老子十八岁了,不能浪啦。再浪的话,将来要打光棍呢!

“你个狗犊子,就这鸟不拉屎的穷山村,毛都没见一根,哪来的钱赚呀?你想学村里的七八个老光棍,就窝家里浪吧!想想我的话,回见!”大浪姐说着,很快在门口不见了。

“额,老光棍!”在贫穷的白鹭村,老光棍特别多。这些人真没几个出去打工的,就在自家的地里刨食。有俩钱就去镇上大保健,要不就酗酒。回到家形单影只,再丑的女人都不愿嫁给他们。

“我怎么可能做光棍呢?等着吧,等我赚到大钱,一定娶个漂亮的女人做媳妇!”江小鱼暗暗发誓道。

第二天,江小鱼正在家院内晒药材,好死不死就听怦怦怦,爆起打门声。

吱呀,院门打开,就掉进一具丰腴的身子。不是别人,是柳大浪。

江小鱼见是她,大跌眼镜道:“大浪,你这是……干嘛呢?”咕咚,望着女人身上,这货就口水横流,意念萌动了起来。

“小鱼,恶霸腔又发狂了。硬说我抢了他的生意,撵着我打!”

一说他就懂了,这两家的店面就隔着条村道,为了争夺客源,吵架吵了好几年。

“怕什么,恶狗来了,打跑就是!”想到是赵大胆抢走了自己的对象,江小鱼就气得要爆炸。

“你个狗犊子,唉!”大浪姐还真怕连累他,扭头就走。

江小鱼把柳大浪拽了回来。粗了脖子道:“就在这呆着。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小鱼!”柳大浪浓桃艳李的一扑,娇嘀嘀,白嫩嫩。倏尔地,两张嘴碰对碰吻在了一起。

忽听院门爆起一声巨响:“怦!”

紧接着,一声巨吼差点没把破院门掀翻:“柳大浪,出来!尼玛老子今天不征服了你,老子不姓赵!”

“小鱼,怎么办?”柳大浪吓得腿打颤,一屁墩跌坐在地。

“我去打发他!”江小鱼伸手去口袋里一捞,捞出了一枚法印。这是城隍印,根据脑内信息流的提示,城隍印是召鬼请神的法器。

赵大胆是凶神恶煞,武力值在白鹭村,他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吱呀,院门打开,江小鱼从门内闪身出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道:“村霸,你是一条狗!”

“尼玛,你个狗东西,神像没砸死你啊,你才是狗!快把柳大浪交出来!”赵大胆两眼一瞪道。

“交给你干毛啊!”江小鱼死攥着城隍印,琢磨是先盖章好,还是先揍一顿再盖章。

“小鱼你个狗东西,老子要征服了她,你交不交?”赵大胆壮硕的身躯挪前一步,就听地面发出了震动。

“做梦!”

“小鱼你不知道疼是吧?我刚抢了你对象,信不信老子把你腿也卸了?”赵大胆叫嚣着看着江小鱼。那眼神好像在说,就凭你,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呢。

“知道啊,看腿!”江小鱼体内那股气来去如风,流入腿部,他的腿顿时霸道起来。

啊!

一脚踢中村霸的肚皮,那健壮如牛的村霸毫无招架之力,倒飞出去七八米远!

怦!

重重的甩在泥地里,啃了一嘴烂泥。村霸面孔扭曲,发出痛苦的哼哼声。

眼前一花,就见小鱼拿着个印章,飞快的在村霸脑门上盖了一下。

印章一盖下去,立即释放出一道白色虚影,那白色虚影瞬间没入了他的脑门!

很快,赵大胆硕大的身躯就像触电了一样,狠狠的抽搐起来。

村霸再站起来,就成了一具失魂的躯壳。只会咧着嘴傻笑,又蹦又跳,蹦回家去了。

见状,江小鱼爽翻了,心说娘西皮,原来城隍印这么逆天啊!

见恶霸腔萎了,柳大浪一脸蒙圈的道:“妈呀,小鱼,恶霸腔怎么了?”

“大浪姐,这下村霸不会粗暴你了!”江小鱼笑得露出一排白牙来。

柳大浪还是一脸的不信:“天哪,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看到你把村霸踢飞了,天哪!”

“我也不知道,好像力气变大了!”江小鱼盯着柳大浪,当面就流起了口水,一把把她拽入门内,嘴对嘴吻作一团。

柳大浪心慌慌的甩开他道:“你!来真的啊。那个,我超市那边没人!”

望着妇人跑了个一溜烟,这下小鱼没得爽了,眼馋不已的道,到嘴的鸭子飞啦!

我要赚钱,赚钱钱啊。有钱才有肉吃,才有女人啊啊啊!

这丫看时间是午晌时分,便从家里捎了把锄头,带上蛇皮袋,打出家门。

一路绿柳夭桃,得啵走到村口那株槐树底下,江小鱼忽然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村里的代课老师王丽霞。

王丽霞是白鹭村公认的村花,芳龄二十,只比小鱼大两岁,但是长得白嫩条子、鹅蛋脸子、粉藕脖子。

就是这么个美人儿,偏偏生在穷人家。王丽霞打小就没了娘,爹是个酒鬼,嗜酒又烂赌,王家里里外外,都是王丽霞独挡一面。

可能是同病相怜的原因,江小鱼很同情王丽霞。王姑娘呢,她也喜欢找小鱼解闷儿。有什么心事,都乐于跟他分享。两个在村里,也算是投机的朋友。

午晌,日头当空照,一阵凉风吹,树叶沙沙暴响。

江小鱼来到一栋用水泥砖做的房前,才蹦到门口,凭白窜出一条大黄狗,汪汪汪!

对着这货一顿狂吠。须夷,从院内传出一道银铃般的娇斥声:“大黄,回来!”

大黄还真听话,摇着尾巴进去了。

就听王丽霞在院内喊他:“小鱼,进来呀!”

江小鱼一蹦就进去了,蔸眼见王丽霞蹶着扇大磨盘,在院内井台前洗头发呢。一边勾着俏头梳头发,一边侧着脸蛋看过来。“小鱼,你中午不睡一觉,这是要下地?”

“丽霞,告诉你好消息,我在山里发现了一种好药材。你去不去?”闻到洗发水的香味,江小鱼狠狠的吸了两口。一对狗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王丽霞。

“呀,我家小鱼学会认药材啦?是什么东东呀?”王丽霞见他小子盯着自己的后尾,噗哧一乐。

“先保密!就说你去不去?”

“去呀!”王丽霞辛苦代课一个月,月薪才八百元,还经常拖欠。所以,她也想赚点外水。

两个就抄起家伙,朝着白鹭山进发。

白鹭山的原始森林茫茫荡荡,一眼望不到边。

两个沿着进山的小道,一直朝大山深处走。

江小鱼下山的时候,做了标记,这样不用担心迷路。半个小时后,重新找到了那间破庙。

“就是这里了。”

江小鱼照准一株野生的三七,一锄头下去,就挖出生姜一样的块茎物体。兴冲冲的道:“丽霞,这东西叫三七,可以补血,还是止血神药!”

“原来你说的就是这个呀!这东西是可以治伤。不过,没人买呀?”

她所在的位置是大山深处,村里人都说山上有野猪,还有黑熊,要是碰上黑熊,给它拍一掌……

想着,王丽霞害怕的道:“山上有黑熊呀!”

“丽霞姐,放心挖!”说着,小鱼就几步踱入林子里,掏出一枚霄光火文印来。

霄光火文印可以发雷电,请风雨,还能驱逐飞禽走兽。

只见这家伙口中默念咒语,猛地把霄光火文印朝地下一按,一圈白色印轮朝四面八方荡漾了出去。以破庙为中心点,一口气荡出了一个直径五十米的圆圈。

哗啦啦,方圆五十米内的动物惶急逃窜。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一阵鸡飞狗跳过后,破庙的周围,很快归于一片寂静。

王丽霞还啥啥不知道,见附近的飞禽走兽纷纷逃走,惊讶得瞪大眼睛道:“小鱼,动物都跑了,怎么回事呀?”

“呵呵,我也不知道啊。现在安全了,挖吧!”江小鱼本来还想在附近盖一枚城隍印,请出鬼神来。这样可以防止陌生人过来抢食。不过,等他拿出城隍印,才知道这东西有限制,一枚印章,一天只能使用一次!

城隍印刚刚在赵大胆身上用过,现在不能用了。

 

说着江小鱼就动手挖起了三七。王丽霞也是干活的好把式,她挖起三七来,一点不慢。

不知挖了多久,两个人挖了都有小二十斤。

由于这片山林是野兽出没的地方,平时少有村民涉足。因此,这一片的野生三七都长了好几年,有的长了十几年。挖出来,一大串,又肥又大!

“好了,今天就挖这么多,看看行情再说!”他这货家里还有三十斤呢。

“嗯,先试试好不好卖,什么价钱。”王丽霞说着说着,春眉紧蹙起来。只见她扔下锄头,捏着裤头就走。她不敢走远,就在附近蹲下去,原来是方便去了。

“小鱼,你这么盯着我干嘛呀?”王丽霞羞得用小手捂住了脸蛋。

“丽霞……”江小鱼打心眼里喜欢王丽霞,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原因很简单,那是他太穷了!

一会儿,王丽霞蔸起裤头,大磨盘左一扭右一扭,好似风摆柳,走回来悠悠的说:“小鱼,想泡到我,说难也不难!”

“丽霞,说说看,你的择偶要求是什么?”江小鱼抓肝抓肺的道。他晓得,王丽霞是白鹭村的一朵村花,脾气好人品好,手脚又勤快,来她家说亲的媒人,多得几乎快踏破门槛。

甚至还有城里的富家子弟,慕名而来。不过,王丽霞都拒绝了。

“要求就两个。第一,要我喜欢!”说着王丽霞偷偷瞟了江小鱼一眼,羞涩的眼神中释放出浓情蜜意。

“第二呢?”

“第二,让我当上白鹭村的村长!”王丽霞别看她表面上柔弱娇羞,骨子里的野心却不小。她对现任村长江老棍的所作所为,就颇有微词。江老棍在村长任上,几年了,白鹭村还是那个全镇最贫困的村落。江老棍占着茅坑不拉屎,天天喝酒赌牌不说,还在特困户的低保上做手脚。

更可疑的是,卖给电子厂的上百亩村地,所得巨额款项,白鹭村的村民一分钱都没得到。

作为一个高中毕业的代课老师,王丽霞生于斯,长于斯,对白鹭村有着特殊的感情。她见大多数村民的生活还是那么穷苦,又有一个不干实事的村长压着一头,她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就希望有朝一日,取代江老棍,为村民贡献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把白鹭村带上致富之路。

 

“丽霞姐,你的要求不高,我能办到!”要是放以前,江小鱼真不敢夸这海口。现在不同啦,他意外得到了天师的七枚法印。这七枚法印,拥有不凡的法力,江小鱼就相信,他迟早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小鱼,那我等你的好消息!”

商议妥当,两人拎着采挖的野生三七,从原路逶迤下山。

天擦黑的时候,江小鱼睡醒了一觉,床头爬起来,开灯走到厨房。厨房冷冷清清的,他就不想动手炒菜了,打个手电,上柳大浪家蹭饭。

这货不走正门,而是绕到后院来。见后院的小门虚掩,一闪就闪进去了。

才闪进去,就听到一阵粗喘声。

江小鱼顿时热血上涌,摄手摄脚的摸进去,才知道那娇喘声是从客厅发出的。倏尔地探头进去,只见柳大浪穿着一件大红的吊带背心,下穿一条蓬松的大脚裙裤,越发把傲人的上围显山露水出来。

哦尼玛,餐桌上的菜一看就刚上桌,都没动筷子。柳大浪不吃饭,她在沙发上忙活啥呢?

小鱼不看还好,一看下惊呆了!

原来柳大浪的裙裤早褪到了大腿上,她一手拿手机,一手就在身上自给自足起来。

伴随着身子的扭动,柳大浪的俏脸泛起了醉酒般的潮红。“小鱼!啊小鱼……”

虾米?这娘们怎么回事,她不叫阿七,反而叫我的名字。难不成阿七是个阳萎?

一想到阿七可能是个阳萎,江小鱼就一阵暗爽。

 

为免柳大浪尴尬,这家伙哧溜猫出了院外,装作是刚来的不速之客,礼貌的敲了门。

“是你呀,快进来!”柳大浪欢天喜地把他接进家门,把大磨盘拱了他一下,摸摸他小子的脑瓜儿。打趣道:“你个狗犊子,厉害厉害,赵大胆给你收拾妥了。一个劲对着人傻笑呢,哈哈!”

“赵煞神没来欺负你了吧?”听大浪姐的形容,赵大胆应该当真是被城隍印摄魂啦。想到这里,江小鱼爽翻了!

“有小鱼当保护神,十个煞神都不怕!过来,坐下吃饭!”柳大浪心血来潮的拿出一瓶红酒来,开酒道:“今天姐高兴,陪你干一杯!”

江小鱼一屁墩坐下,见桌上有酒有肉,闻起香喷喷。这货饿坏了,忍着道:“大浪姐,你家那口子不在家啊?”

“阿七啊,那个萎货,就知道舔江老棍!再会巴结,顶天了就是个破组长!别看他会耍威风,见了赵大胆,就像耗子见了猫!”

特么看起来,大浪姐对阿七,怨念很深啊。

不由的,江小鱼暗中又酸爽了一下。

“千年老哥怎么会是萎货呢?”

气得柳大浪从桌下踢了他一脚,嗔白眼道:“你个狗犊子,乐坏了吧?我还能告诉你一声,阿七十年前就不行了!”说着,妇就浓桃艳李的喝了一口酒,把酒杯递过来道:“小鱼,你东西大,喝了我这杯残酒!”

 

“喝就喝!”江小鱼接了酒杯,一口喝干。

“小鱼,快吃饭,菜冷了!”两个就像饿死鬼投胎,风卷残云,把一桌子美味消灭得一干二净。

酒足饭饱后,江小鱼酒壮怂人胆,抱着柳大浪,叼着嘴就吻了起来……

怦怦怦,忽听院外爆起一阵敲门响。

“大浪,你男人回来鸟,快给我开开!”

听见是阿七在叫门,客厅内两个一哄而散。柳大浪惶急教他道:“小鱼,你猫到院门后边去。等我稳住那萎货,你趁机开溜!”

小鱼也是胆肥,不慌不忙,鹤步摸到门后,屏住了呼吸。

那柳大浪没事人的打出来,吱呀,一开门,就揪住阿七的招风大耳,一顿臭骂道:“死鬼,叫你打牌,天天就知道打牌!你眼里还有这个家?”

 

“嘿嘿嘿,老婆,家里不是有你打理么?你会当家,让你当!”

“哎哟,你这狗嘴也会吐象牙啊。我问你,是不是江老棍出情况了?”

“老婆,我告诉你,你别去学舌。是这样,村长那口子不行了,植物人知道不。今晚要拉回家里来!”

……

江小鱼逮着机会,一猫腰溜了出来。

得知江老棍那口子成了植物人,这家伙也是唏嘘不已。

 

第二天,太阳升起来,都快晒屁股了,小鱼还在床头做梦。这丫脸上盖着王丽霞的库衩,估计是想好事了,连口水都流了三尺长。

怦!

冷不丁他的卧房门被人一脚踢开,气鼓鼓的冲进一个人来。

那人身穿吊带背心、牛仔热裤,脚踩白色运动鞋,一走动,就荡漾不停。不是别人,正是满世界追债的小魔女刘百灵!

刘百灵浑身散发出黄花女的体香,一古脑地冲到小鱼床头,伸手一掀,赌气把小鱼身上的薄被扔到一边。

啊!

瞬间刘丫头如同触电,羞得面红耳赤,忙是拿小手捂住了小脸。倏尔地,她就是一跺脚大叫道:“癞皮狗!”

“谁,谁叫我?”江小鱼像弹簧似的,一骨碌弹坐着,揉揉眼发现是小魔女,登时傻眼了。

“你……你怎么这样睡呀?!”刘百灵嘶的吸了口凉气,吓得簌簌发抖,心说妈呀,这么大个东西,逆天了呢!

 

“额,我喜欢,你管不着!”江小鱼忙是穿起了裤头,动作飞快。

“呀,你这个死家伙,还有女人的内内,老实交代,哪里偷来哒?”刘百灵发现是一条大红的半透明的雷丝,确认不是自己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刘丫头,你表血口喷人啊。这是我相好送的!”小鱼气不打一处来道。

“呀,死变、态,你还有相好呀?谁是你相好!”刘百灵瞪大眼睛道,满是一脸打死不信邪的样子。别看她才十八岁,经历过的大风大浪,能把同龄人甩下一条街。

“哦尼玛,我干嘛要告诉你!”小鱼满是一副不鸟你的神情。

“哼,那你还钱呀!说好的,还我一万块!”刘百灵杏眼一瞪,伸出手来。

提到还钱,江小鱼两眼忽的亮了道:“百灵,你不是有机车吗?拉我一趟,我要去城里做大买卖!”昨天他挖了几十斤野生三七,不知道能卖多少钱。

一看有戏,刘百灵雀跃的道:“你意思是,到了城里,就有钱还我了?”

“嗯是啊!”

“那还等神马,出发!”刘百灵猛地一捧下腹,一蹦一跳的,见墙角有个便桶。她叮叮当当的冲到便桶前……

江小鱼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看。

刘百灵蔸起裤头,没事人样的跌脚上前,揪住他小子的招风大耳道:“看够没有?”

“呀呀,好痛。看够了,哎哟!”

“哼,你们男人,都是饿死鬼投胎!还愣着干神马,上我车!”

江小鱼一件短袖,一条大短裤,一双人字拖,手上拎着两个蛇皮袋。其中的一个,是代课老师王丽霞的。

打出门来,见刘百灵早戴上了头盔,修长的大腿跨骑在重型机车的座位上。

他这货看呆了,心说娘西皮,刘百灵这死丫头,还真他吗的英姿飒爽!就是性格刁钻了点,痞味了点。

“快点上来呀!”

“好嘞,上来了!”江小鱼兴冲冲的一抬腿,坐上了后座。心说我草,这种重型机车,听说要几十万呢。有钱真好,这几十万的东西坐着就好舒服。

“抱紧我!我很快哒,怕摔死你!”

江小鱼知道这疯丫头的脾气,她一疯起来,那都能上天入地。经常听到她在村子里疯狂飙车,每回打村道飞过,都会引起一片尖叫声。

这家伙不敢怠慢,忙是朝前挪了挪,紧贴着刘百灵的身子。

“呀,你这家伙,想干坏事!”

江小鱼快气炸肺了,发毛的道:“刘丫头,我是想干坏事,但是对象不是你!”

没想到,这句话成了火药桶,刘百灵轰的炸开了,不满的抗议道:“好哇,你拐着弯的,骂我是丑八怪?!”

“虾米,我没骂你哦!”

“哼,没骂?那你说干坏事的对象不是我!”刘百灵气得眼圈发红,一脸怨念的狠白过来。

“姑奶奶,是你不行,不是你也不行,你到底想怎么样?”江小鱼哭笑不得。

刘百灵想了想,一抿嘴儿道:“干脆是我好了!我是漂亮女生,气死貂蝉羞死花的大美女!快跟我学一遍!”

江小鱼心说刘丫头好歹借了他十八万,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是刘丫头帮他解了燃眉之急。就冲这天来大的人情,他也不能给人家添堵。于是他照猫画虎的道:“百灵,你是漂亮女生,是气死貂蝉羞死花的大美女!”

是女生都喜欢听男人的甜言蜜语,刘百灵也不能例外。听了江小鱼的话,顿时她就心花怒放,重新戴好头盔,点着火,呜的一声,拉着江小鱼起飞,风驰电掣,向着十公里外的天河市开拔!

一会儿,刘百灵驾驶的飞车好似一颗出膛的子弹,在大道上闪电般的一溜而过。

开到天河市的市郊那儿,江小鱼忽然大叫:“停车!”

吱嘎,机车车轮响起刺耳的刮地声,刘百灵稳稳的刹停了车,没好气道:“懒人屎尿多,要尿尿,那就快点!”

“我不是尿尿,是后面那辆车!”江小鱼朝后一指,指着停路中间的那辆红色小车给刘百灵看。

刘百灵扭转脸来看,气哼哼的道:“变、态,一辆福特有神马好看哒,就十万的便宜货,还没我的机车值钱!”

“我说的不是车,是车里的那个人,她好像睡着了?!”江小鱼心说这条东郊大道很繁忙,小车停在路中间,很危险。那车主肯定是有情况了,看看去。

还没靠近,江小鱼就觉一股阴邪之气扑面。不好,女车主鬼上身了,那辆福特车里有脏东西!

他这货打从在森林破庙的奇遇后,好似开了天眼,可以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

说时迟那时快,江小鱼从蔸里掏出一枚神霄印。神霄印不但可以求雨,还可以捉神追鬼。只见他紧抓神霄印,一面念念有词。从车窗伸过去,用力在那女车主的额头上戳了一章!

一道白色光轮没入女车主的脑内,啊!

就听到一声凄厉惨叫,上身的鬼魂被神霄印的法力一收,阴邪之气立即消散。

神霄印收了鬼魂,重量微微增加。

没多一会儿,女车主悠悠的睁开了眼,甩了甩脑袋瓜,看看自己,又看看江小鱼。一脸古怪的道:“我……你!是你救醒我的吗?”

“额,美女姐姐,你惹到了脏东西,我帮你赶走了!”

“呀,大兄弟,你会抓鬼啊?”那美女车主好像有急事,她掏出手机来,催促道:“大兄弟,我有事要办。你留个电话给我,有空我再联系你!”

“额,不用留号码,你办你的事去吧!”

美女车主一脸不可思议的道:“大兄弟,我要给你钱呀,没带钱包,回头给你行不?”

“额,我抓鬼不收钱,免费!”江小鱼笑出了一排白牙。

“虾米?”那美女车主诧异莫名,不由的多看了小鱼两眼。心里赞叹,这个金钱社会,居然还有不要钱的医生?天哪,长这么大,头一次见。

“大兄弟,我叫白燕。你尊姓大名?”白燕稀罕得什么似的,再看江小鱼的时候,眼眸中多了一层雾。

“免贵,叫我小鱼就可以!”小鱼是知道的,不少城里人优越感爆棚,打心眼里瞧不起农村人。小鱼也知趣,就不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了。

“好,小鱼,你说不收钱,那你要什么呢?”白燕饶有兴趣的追问道。

“我什么都不要,你放心走好了!”

见他小子要开溜,白燕不依的一把拽住他不放,撒娇道:“你不给我号码,我就喊,你要强我!”

“啊,我没要强你哦!”

“我只要喊出口,你说他们是信我,还是信你?”白燕忽的把上衣一掀,原来她里面中空,张嘴就要喊。

吓得江小鱼出了一身冷汗,惶急阻止道:“我怕了你了,给你号码!”

当下,留了电话号码,白燕露了个胜利的笑容,开起车,一闪不见了。

他这货帮白燕驱鬼的当儿,刘百灵忙着接打电话,没注意他有什么异常。

二人重新上路,刘百灵拉着小鱼,很快进入市区。在市区慢无目的溜达,刘百灵性急了道:“你说要做大买卖,上哪做买卖呀?”

上哪做?江小鱼也蒙圈呢,他也不知道上哪做,就随口一说道:“随便找家卖药的问问!”

小鱼回头一看,就发现虹发超市的旁边,有一间诊所。他忙是一指道:“那家诊所也卖药,去那问问看?”

 江小鱼提起两个蛇皮袋,进入了那家诊所。

进去有一个身穿护、士服的护、士,见了江小鱼,就问道:“你哪里不舒服?”

“我是来卖药的……”

一听是卖药的,小护、士不等他说完,就拒绝的道:“不好意思,我们不收药!”

“额。”从这家诊所走出来,江小鱼望了一眼天,心说娘西皮,不会真卖不掉吧?要是卖不掉,那可在丽霞姐面前丢大脸啦?

对面还有家诊所,去那家试试,再不行就打道回府。

江小鱼提着俩蛇皮袋,穿过街道,来到了那家叫黄军的诊所。

进去发现这家诊所,比他光顾的头家大了一倍多。里面有五六个护、士,有条不紊的忙碌着。小鱼硬着头皮上前,逮着一个护、士问,收不收药材。那护、士让他等一下,一拧腰就进去了。

大约十分钟后,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看到他就上前打招呼:“是你要卖药材呀?什么药材?”

“野生的三七,你收不?”总算找到买家了,这家伙开心得像喝了蜜一样。

“上我办公室谈!”女医生就把他带到二楼,一蹦蹦入办公室内,江小鱼就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白燕?”

此时白燕摘下了口罩,脱下白大褂,露出了真颜,只见她眉目如画,长得那叫水灵,一对媚眼儿,好似带着钩子,会勾人。

白燕嗔白道:“你这家伙,才认出来啊。来,看看你的货!”说着,白燕从蛇皮袋捡起一块三七,失声道:“呀,好肥,这品相不错。我要了,四百元一斤!怎么样?”

 

“额,好啊。”江小鱼心里乐开了花,心说我草,这东西能卖这么好的价钱,真是出乎意料呢。这下好了,老天有眼,我终于能赚钱钱啦。

当下白燕过完秤,一屁墩坐到大班椅上,拨拉着计算器道:“八十五斤,一共三万四千元!”

 

拿到一把厚厚的大钞,江小鱼兴奋得像打了鸡血道:“白姐,回头我还有货,都是山里现挖的。你要不要了?”

 

“要啊,现在市面上春三七是紧缺货,你有多少我要多少!”说着说着,白燕就把紧身上衣敞开来。

小鱼心喜的道,白燕是我的财神爷,可不能得罪了。这家伙就装没看见,抓起蛇皮袋就撤:“白姐,你忙吧,我先回去了,再见!”

“你这家伙,猴急神马哦。”白燕递了个媚眼儿,一把拽住他不放。“我再问你一次,在马路上你救了我一命,真的不要钱呀?”

“是啊,不要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