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红肿外翻不断抽搐_老太爷播种丫鬟

更新时间:2020-01-04 17:06:32

妈了个比的,竟然侮辱娜姐!”小龙握紧拳头,怒火中烧,挤出人群,“喂,你别他妈乱说,你侮辱我可以,但是你别侮辱我们班主任!”

 

“呀?你在呀,难道不是吗?”该帅男见自己的情敌突然冒了出来,出于嫉妒王雪对他的好,就肆无忌惮起来!

 

“你再说一句!”小龙一把抓住了该帅男的衣领,险些要把他提起来!

 

“小龙?”王雪看见小龙,眼睛一亮,眉眼带笑的跑过去,拽拽小龙的胳膊,“好了小龙,你可别再打架了,走吧,我骑车送你回家!”

 

该帅男看到王雪对小龙亲昵至极的样子,醋意大发,所谓先下手为强,他握紧拳头,不由分说就朝小龙鼻子上砸来!

 

看到拳头袭来的与此同时,小龙快速侧身,拳头和小龙鼻尖摩擦而过,酸疼酸疼的,想流泪!

 

 文学

小龙懊恼起来,“妈了个比的,本来想饶了你,你却得寸进尺!”想到这里,小龙右臂弯紧紧勒住帅男的脖子,把他放倒在地,然后对着他的屁股一阵猛踢。

 

踢到帅男疼得忍不住求饶,小龙却依旧不肯放过他。

 

小龙有个原则,如果是他自己先动手打别人,象征性地打两下也就算了,如果是别人先动手打他,那么对不起,他不报复到爽快是不会罢休的。

 

所以,帅男尽管苦苦求饶,小龙仿佛没有听见,不停地踹帅男的屁股!

 

“小龙,别打了!你不累吗?走吧!”王雪担心的不是帅男的伤势,而是怕小龙累着。

 

于是,小龙就停止脚踢,站在蜷缩在地上抱头呲牙裂嘴的帅男面前,说道:“如果你再乱说话,我见一次打一次!”

 

然后,小龙在众目睽睽之下扬长而去,身后传来一阵王雪推着单车追小龙的脚步声,“喂,小龙,等等我啊!”

 

看到校花地追着小龙倒贴的情景,在场男生无不羡慕嫉妒恨。

 

甚至这段时间,很多男生纷纷效仿小龙,可惜的是,虽然装酷,却没有校花倒贴,显得索然无味,丢人现眼!

 

小龙骑单车,王雪坐后,双手环抱着他的虎腰,一路朝篱笆村进发。

 

到了村头,小龙下车,王雪想跟着小龙去他家里玩一会,小龙不让她去,王雪只好乖乖地骑车回去了!

 

小龙还没到家里,就连打喷嚏,走进家门时,嗅到土豆炖鸡块的香味,“哇,嫂子,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小龙走到厨房,愣住了。

 

一个女人系着围裙背对着小龙在炒菜,这个背影不是嫂子的!

 

对,是娜姐!她怎么来了?还在我家厨房忙碌做饭?嫂子呢?

 

这时,娜姐转过身来,看见小龙,脸一沉,“你还知道回家啊,快点把鸡蛋给我打喽,我要做番茄炒蛋!”

 

小龙被弄糊涂了,娜姐怎么跑到他家出厨房做饭?

 

“等等,娜姐,你怎么——?”小龙话未说完,夏春娜就泼辣地说道:“问那么多干嘛,快点打鸡蛋啊!”

 

|“哦!”小龙应了一声,不情愿地打起鸡蛋来。

 

“娜姐,嫂子呢?”小龙问。

 

“你嫂子在堂屋呢,今天我到你家吃饭,欢迎不!”娜姐心直口快地问。

 

“嘿嘿,我不敢说不欢迎!”小龙打趣说。

 

“死小龙!不欢迎也得欢迎!”夏春娜和白兰是很要好的朋友,她们曾经是高中同学。

 

看着娜姐忙碌的身影,小龙眼神迷离起来,娜姐做饭的样子很迷人,有种说不出的现代女性的风韵。

 

于是,小龙忍不住说了一句,“娜姐,虽然你很烦,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刘文东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是社会混子,他还结——!”

 

婚字尚未说出口,夏春娜就停下手中炒菜的铲子,“小龙,不许你胡说八道!刘文东是个很正直的人,你才是个混子呢!你出手伤了人家,人家都不跟你计较,你倒说起人家的坏话了,对了,知道我今天为啥要来这吗?我就是来向你嫂子告状的!”

“娜姐,你真被他骗了,他真是一混子,还是个混子头儿!”小龙多么希望娜姐能听他一句良言。

 

但夏春娜不但不听,反而把手中炒菜的小铲子放到灶台上,双手叉腰地教训小龙道:“谁是混子,难道我还不知道?你才是混子咧!人家东霸天是本科毕业生,过几天就要去县城上班了!”

 

小龙发现,娜姐一提起东霸天,双眸中就带着好感和某种期待的憧憬,小龙知道,她喜欢上他了。

 

小龙心中醋意大发,娜姐是他小龙的,说都不能跟他抢!于是酸溜溜地说,“我是混子,我敢承认,刘文东是混子,他敢承认吗?娜姐,你知道吗?刘文东有个响亮霸道的外号,叫东霸天!可见还是一个大混子啊,娜姐,你醒醒吧!我知道你喜欢他,可是——!”

 

小龙话音未落,夏春娜就指着小龙叫起来,“出去,你给我出去,明明自己是个小混混,却在这不要脸地诬赖好人!小龙,我真的看错你了!我现在不想看到你,出去!”

 

小龙哭笑不得,“娜姐,这是我家哎!”

 

“现在我是家长,我要你出去!”夏春娜显得有些气急败坏,好比一个母亲看到儿子不争气般的懊恼。

 

这时,屋里的白兰听见厨房的吵架声,连忙赶出来,“春娜,你们怎么了?又吵架了?”她看看小龙,劝道,“小龙,你怎么又惹你娜姐生气了,还不道歉!”一边说,一边向小龙使眼色。

 

小龙今天特别固执,因为他有自己的原则,错了就错了,但如果自己没错,就是打死也不会认错!于是,他歪着脑袋,不服气地说,“嫂子,我没错,凭什么跟她道歉!”

 

“谁稀罕你的道歉,我让你现在出去!”夏春娜双手抱臂,颇有女强人的风范。

 

“出去就出去!我还不稀罕你做的菜呢,贼难吃!做饭难吃,嫁不出去!”

 

小龙朝夏春娜做个鬼脸,转身跑出了家门。而他的一句嫁不出去,彻底刺激了夏春娜的自尊。

 

她最忌讳的就是这个,一下可叫起来,“明天上英语课让你去黑板上背写英语单词儿,专挑最长的!”

 

小龙听到这句话,猛打一个激灵,他走到田间的落花生地头,刨出花生,洗净,坐在秋千上吃起来!

 

他一边吃,一边望着对面嫂子和娜姐坐在饭桌旁吃饭。

 

小龙家没院子,一出门就是庄稼地。

 

“哇,想不到我炖的鸡块这么香,真好吃啊!”娜姐似乎是故意气小龙!

 

小龙已经垂涎三尺了。

 

白兰无心吃饭,不时的朝小龙望去,夏春娜边吃边气小龙,这时,夏出娜放下碗筷,说,“兰姐,我去厨房看看鸡蛋汤好了没!”

 

夏春娜一走进厨房,白兰就朝小龙摆摆手,小龙心知肚明,兔子一样蹿到饭桌旁,白兰快速地夹起一块又一块的鸡肉就往小龙嘴里塞,瞬间把他的嘴巴塞得满满的,就连嘴唇嘴角都是油。

 

小龙看到嫂子向他使眼色,赶紧又兔子一般的溜之大吉。

 

刚坐在秋千上,夏春娜就端着两碗鸡蛋汤走了出来,依旧是气小龙的口气,“哇,真香啊,可惜啊,某人没有口福了!悲哀啊!来,兰姐,你的!”

 

夏春娜把其中一碗,递给白兰。白兰接过,替小龙求情,“春娜,小龙还是孩子——!”

 

“对了兰姐,我现在要向你告小龙的状,你家小龙啊,不但学习不好,而且还特别调皮,在学校里惹事生非,还和别人打架呢!”夏春娜说完,得意地看了小龙一眼。

 

“嫂子,我没有打架,从来没有!你别听娜姐胡说!”小龙死不承认!

 

“兰姐,他上次打架把同学王小涛的脸上咬下一块肉,没隔几天,又打他的物理老师胡帅,这次打架,一拳把刘文东的鼻子打出血,我是管不了他了,每次打架我都把他叫到办公室好生的批评,可他脸皮太厚,嬉皮笑脸的不知悔改!”夏春娜把她所知道的全告诉了白兰。

 

白兰将眉头皱成一个川子,娇怒地放下碗筷,扭头看着小龙,“小龙,你过来!”声音不高,但比夏春娜管用。

 

小龙“哦”了一声,低下头慢腾腾地走到嫂子面前。

 

“跟我到厨房来!”白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夏春娜呆呆的,不知道素来温柔的白兰姐要做什么?

 

难道她要体罚小龙?她甚至有一点后悔告状了。

 

小龙跟在白兰身后,心里没有一点底气,他不知道嫂子要干什么?难道要拿家什体罚他?嫂子可是从来没有打过他的呀,不过三件打架的性质太恶劣,这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夏春娜看到厨房门被重重地关上时,她的心也提起来,小龙这孩子叛逆,恐怕实行家庭暴力他会更加逆反!

 

不一会就从厨房传来“啪啪”的声音,夏春娜仿佛看到白兰拿着烧火棍,在打小龙的屁股,而小龙一声不肯地忍受着。

 

“我打你这个不争气的!”白兰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

 

夏春娜站起来,跑到门口,一下可推开了厨房门,顿时,她目瞪口呆。

 

小龙端着一个大碗,站在灶台边狼吞虎咽地吃饭,而白兰果真真拿着一根烧火棍,不过打的不是小龙的屁股,而是麻袋里的麦秸。

 

看到夏春娜出现在门口,白兰尴尬起来,支支吾吾地解释说,“小龙正是长长身体的时候,不吃饭不不行的!”

 

“哼,兰姐,你就知道疼小龙,他什么时候为你着想过?”夏春娜假装生气地说,然后欣慰地转身,“我继续吃饭了,这么多菜,其实咱俩也吃不完,小龙,出来帮娜姐把菜消灭掉!”

 

“好咧,娜姐!”听到这句话,小龙端着个大瓷碗就跑了出来!

 

三人围着一张饭桌吃饭,小龙想找话题和娜姐说话,却发现,夏春娜根本不搭理他,只是和嫂子白兰有说有笑。

 

吃过饭,娜姐和嫂子一起刷锅洗碗,有说有笑,投缘至极。

 

小龙在疯狂地荡秋千,不知不觉黄昏来临,屋外的灯光点亮了夜色的凄迷。

 

这时,小龙在灯光下看见娜姐的弟弟夏春军走来,夏春军身后还有一个带着眼镜,白白净净,高高瘦瘦的帅哥,妈了个比的,竟然是东霸天!

 

小龙警惕起来,东霸天一定是来找娜姐的!

 

于是,小龙从秋千上下来,问道:“春军,你带他来干啥?”

 

“咿?是小龙啊,这是你家?哈哈,真巧啊!”东霸天装作一副文化人的范儿,很友善地说。

 

夏春军好像很看不起小龙,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孤傲地质问:“我姐呢,把她叫出来!”

 

夏春军还记恨这上次摇拖拉机“事件”。不过就算没有那次事件,夏春军依然看不起小龙,嫌他不争气,小混混一个!

 

“不好意思,娜姐不在我家!”小龙嬉皮笑脸地撒谎,看上去很自然,一点都不脸红!

 

“少废话,我都听见我姐的声音了!”夏春军没好气地瞪小龙一眼,径直走进了厨房。

 

小龙听见夏春军说,“姐,文东哥来找你了,他明天就要去县城上班了,说今晚要请你们大家去吃饭!”

 

小龙听得悚然一惊,看来东霸天开始向娜姐展开攻击了!

 

“东霸天,伪君子,我不会让你得到娜姐的!”小龙狠狠地瞪着他。

 

东霸天推推眼镜,举目四望,走近小龙,露出坏笑,“小龙,你跟我斗?还嫩点吧?要论武力,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论心智,你在我面前就是一只蠢猪,我就是要泡夏春娜,我今晚就要了她,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阻止我的!”

 

“呵,如果谁敢动娜姐一下,我一定会要他付出惨痛的代价!”小龙一字一顿地说。

 

“哈哈,你这个野孩子,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今天都听春军说了,你是一个孤儿,没爹没妈的,好可怜啊!如果不是你嫂子可怜你,恐怕你现在还是小乞丐呢,你凭啥跟老子斗?识相的话,跟老子混,老子赏你一口饭吃!”

 

“文东——,你来了!”夏春娜从厨房心跳加速地跑出来,脸上带着娇羞的红晕。

 

听到夏春娜的声音,刘文东赶紧转移话题,语重心长地对小龙说,“小龙,一定要好好学习,争口气啊!”

 

看到东霸天这幅虚伪的嘴脸,小龙压怒火,冷冷地道:“我不用你教我!”

 

“咿,小龙,你什么态度啊!”夏春娜瞪了小龙一眼。

 

“春娜,我明天要去县城上班了,今晚我想请你们去吃顿饭,我来你家找你,你爸说你在小龙家,所以我就让春军带我来了!”

 

“哦,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啊!”夏春娜心中像揣着一只小兔似的怦怦直跳!

 

“打听呗,呵呵!”东霸天阳光一笑。

 

“春娜,人家有事找你,你就出去吧!”白兰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小龙发现东霸天的眼睛都亮起了贪婪的绿光,他像一只恶狼,好像从没看见过如此美丽的羔羊,今天见到了,真让他叹为观止!

 

东霸天担心自己模样被发现,赶紧做正人君子的模样对白兰熟视无睹,可内心却在激动地想着,“哇靠,好漂亮的小媳妇啊,妈的,看起来比夏春娜还有女人味,我喜欢”

 

东霸天的一举一动都没逃过小龙的眼睛,小龙笑了,妈了个比的,东霸天竟然还想打嫂子的注意,哼,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最后,东霸天带着夏春娜和她弟弟文质彬彬地和白兰告别。

 

小龙不能让东霸天得逞,就算今晚孤军奋战,身受重伤,他也要去救娜姐。

小龙从家里赶出来的时候,东霸天和夏春娜正并肩走出篱笆村口,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投缘至极。

 

偶尔,聊到“某种精彩”之处,夏春娜还带着撒娇成分的小女人姿态亲昵地去打东霸天的胳膊,俨然像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

 

小龙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妈了个比的,东霸天,你这个伪君子,禽兽!老子今天一定誓死保护娜姐!”

 

月亮已经爬上树梢,几只乌鸦嘎嘎地发出嘶哑的叫声,扑棱棱地飞过。

 

东霸天和夏春娜出篱笆村南街,一直北上!而小龙尾随在他们身后,暗中跟踪。

 

出了篱笆村北街,是一条宽阔的大河,顺着河边一直往前走,就是去东风乡的必经之路,走过另一个村子,就到了乡间小路,路两边是密匝匝一人多高的玉米林。

 

小龙离东霸天和夏春娜有一百米之远,他冒着通红的双眼,像一条豁出去的恶狼。

 

可是,下一秒,小龙突然停止了跟踪的脚步,因为从他前方两米之处的玉米林里哗啦啦地涌出四五个社会青年。

 

小龙立刻想到这些人是东霸天的兄弟,他们是过来阻止他行动的!

 

东霸天果然狡猾,早知道小龙要跟踪他,所以就在这里设下了埋伏!

 

不过这也充分暴露了东霸天今天晚上的野心,

 

小龙懊恼,本想冲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和他们干架,但转念一想,还不如见机行事,保存实力,用来保护娜姐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