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总裁不顾她的吗强占她/不可以 你们不要这样

更新时间:2020-01-12 17:26:03

苏瑞木在当地,不知道文倩是什么意思。

 

等到文倩俏丽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门内后,苏瑞才突然想到,昨天夜里自己可是看见文倩跟秦月儿两个人颠鸾倒凤的,难道其实那个时候文倩就已经发现自己了?

 

可是一般人要是发现这种事情,怎么会是这种反应?

 

在文倩的身上好像完全看不到,害羞,讨厌自己等等负面情绪,好像很不介意似的。

 

苏瑞摇晃了下脑袋,把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从脑海里摇了出去,不过文倩昨夜激情时刻的身影和今天刚刚在浴室里那出水芙蓉一样的身姿,却深深的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文学

苏瑞回到了房间,秦雪还在生气,见到苏瑞进来,翻了一个身,扔了一个背给苏瑞。

 

苏瑞先去洗澡,回来后,见秦雪还是那个动作,于是躺在她的身边,试探着去搂秦雪的腰,结果手刚触碰到秦雪就被打了回来。

 

苏瑞叹了口气,看来今天跟老婆温存一下的想法,是不可能实现了。也不能怪别人,只能怪自己脑子短路了。

 

苏瑞也只得计划着明天浪漫一把,争取让秦雪的怒气值早日消去,他一边想着明天要怎么样做 ,不知不觉倦意袭来,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苏瑞忽然醒来,他刚刚做了一个很旖旎的梦,梦里自己跟小姨子秦月儿和文倩有了一些不太适合伦理的事情。虽然做梦这种事情,不能怪自己,但是内容实在是有些不太健康,这让苏瑞感觉有点见不得人。

 

尤其当他醒来后,发觉内裤有点黏黏乎乎的,更是有些慌张,生怕被秦雪发现。

 

好像秦雪能觉察他的思维似的,赶紧拿着毯子挡住下面,跳下床跑向浴室,准备把罪证给消灭掉。

 

最近一段时间秦雪工作都很忙,夫妻两个很久都没有温存了,再加上连日看见小姨子秦月儿自慰,和文倩的大战,以及桃林遭遇的野战,浴室撞见文倩的果体,这几件很是刺激的事情,导致日有所见,夜有所梦。

 

苏瑞冲了个凉,再把内裤洗了,清除了罪证,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他似乎听到卧室里好像有什么动静,本来醒来的时候就没有看见秦雪,他以为秦雪起的早出去了,现在回来了。

 

于是朝外面喊道:“老婆,老婆,把我的内裤递给我,我忘记拿了!”

 

苏瑞喊了两遍,外面好像都没动静。

 

苏瑞暗想,这房间隔音也太好了吧。于是随便包裹了一条浴巾,就往外走去。

 

从浴室回到卧室,苏瑞看见秦雪正趴在床上好像在找着什么,从后面看过去,那挺翘的臀部,修长的双腿,一下就点燃了苏瑞的欲望。

 

好像上一次夫妻生活都要追溯到上个月了,于是走过去,一把抱住了秦雪的小蛮腰。

 

入手处,忽然苏瑞感觉手感有那么一点点的生疏。

 

这腰身的手感更像是秦雪还在跟他谈恋爱的时候,那么平坦,没有一点点的赘肉。

 

就在苏瑞存疑的时候,他抱住的秦雪回过头来嗔怪的说道:“姐夫,是我啦!”

 

苏瑞看见原来是小姨子秦月儿,也来不及想为什么秦月儿会出现这里,还趴在自己床上,摆个这么诱惑的动作,下意识的,吓的赶紧撒手,万一这个场景要是给秦雪看见了,那真是黄泥掉进裤档不是屎也是屎了。

 

苏瑞急着撒手后退,秦月儿也慌慌张张的从床上下来,苏瑞一个没站稳,加上刚刚从浴室出来,脚下还有不少水渍。一次性的托鞋在木制地板上一打滑,人就往后倒去。

 

秦月儿见状,虽然身位不是很方便,但还是努力的伸手想要拉住苏瑞。

 

但是苏瑞刚刚从浴室出来,全身上下也就是一条浴巾,根本就没有可以拉的地方。秦月儿也是情紧之下,大脑没有仔细去考虑,直接拉在了浴巾上。

 

后果可想而知,苏瑞还是没有受到一丝阻力的往后倒去,不过他双手情急之后乱抓乱舞,好歹在落下的时候捞到了柜沿,这才没摔个结实。

 

但是围在腰上的浴巾却被秦月儿牢牢的抓在手里,自己是一丝也不挂了。

 

这才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已经第二次跟秦月儿赤果相对了。

 

苏瑞虽然刚刚光屁股摔倒,但还是立刻跳了起来,一把抓过秦月儿手里的浴巾挡住下体后,这才说道:“你先出去,我穿衣服。”

 

秦月儿本来也是很惊诧,不过看到苏瑞慌张的脸都涨红的模样,她反而镇定了下来。

 

“哎呀,姐夫,你慌什么,又不是没见过……”

 

面对秦月儿这么“流氓”的话,苏瑞的脸更红了,他有点结巴的说道:“你快出去吧,一会你姐看见了,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秦月儿笑道:“瞧你说的,好像我会告你的状似的。你放心啦,我姐因为公司有事,一早就走了。”

 

听到秦月儿这么说,苏瑞紧张的情绪这才稍微缓解了一下,道:“真的?那你跑这里来干什么?刚才还那种动作。”

 

秦月儿不满的瞟了苏瑞一眼道:“哪种动作?我姐说她一只耳环不见了,给你打电话,你又不接,估计你还睡的像头猪,于是叫我过来看看。我没看见你,就帮我姐在床上找咯!”

原来是这么回事。

 

不过苏瑞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对老婆公司有些不满,说好请三天假,这才一天,又回去上班了。这公司还有人性吗?不过刚刚尴尬的场面好歹不用让秦雪看见了,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苏瑞换好衣服之后,在床上仔细找了找,总算是在床头夹缝里找到了秦雪掉落的耳环。

 

这还是以前谈恋爱的时候,苏瑞给秦雪买的。

 

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不过随着秦雪回公司上班,渡假村的别墅里,只剩下苏瑞和小姨子秦月儿以及她的闺蜜文倩了,这让苏瑞又不由有点尴尬。

 

尤其还是连续发生了一些颇为暧昧的事情之后。

 

虽然俗话说,小姨子有一半屁股是姐夫的,但是苏瑞可不敢越过雷池一步,秦雪虽然平时很温柔,但是发起火来,也颇俱雌威的。

 

中午苏瑞带着秦月儿和文倩去吃了清源山庄颇有口碑的土鸡煲,下午则像个跟班的一样,跟着二女逛了一下午。

 

秦月儿和文倩见苏瑞兴致不高,一左一右挽着他的胳膊,让苏瑞享受一把齐人之福。

 

这一举动也给苏瑞招来不少男同胞羡慕的目光,让苏瑞的虚荣心得了一把小小的满足。

 

晚上吃过烤羊腿之后,一行三人又去欣赏了篝火晚会,差不到快凌晨才一起回到别墅。

 

虽然说是玩了一天,但还是挺累的,苏瑞回到房间洗了个澡就睡了。

 

一直睡到半夜,苏瑞被强烈的口渴给渴醒了,虽然烤羊腿很好吃,但油大,而且又辣又咸。他起身到厨房去找水喝。

 

路过文倩和秦月儿的房间门口,苏瑞不禁还是本能的竖起了耳朵。

 

不过他什么声音也没听见,显然这两位今天也疯的够呛,只会比他更累。

 

苏瑞拐进厨房,却跟迎面而来的一个黑影撞到了一起。

 

苏瑞反应很快,虽然是电光火石之间,但是借着窗外朦朦胧胧的月光,还是提前发现了黑影,于是赶紧伸手一挡。

 

苏瑞两手入手处,第一感觉是柔软异常。

 

苏瑞好歹也是个已婚男人,只凭触感也知道是摸到哪里了,赶紧往回一缩手,道歉并解释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话说完,其实苏瑞都不知道对面是文倩还是秦月儿。

 

对面那个黑影,却一点也不以为忤,反而上前一步,颇有点步步紧逼的感觉。

 

“摸了就是摸了,我管你是不是故意的呢。”

 

听声音,是文倩。

 

苏瑞心道坏了,如果是秦月儿,还好说一点,怎么也是自己家里人。但文倩就不一样了,本来自己前两次看到她的果体被她发现,估计就让她不满了。

 

听语气,好像文倩也有些不满的意思。

 

苏瑞组织着语言,想着怎么才能让文倩相信自己。

 

他还没开口,却又听到文倩继续说道:“摸完了,不发表一下感想吗?大不大?软不软?”

 

啊?苏瑞脑子一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不料文倩却抓住他的手一把按在她的胸上,继续问道:“问你呢,大不大,软不软?”

 

苏瑞脑子里一团浆糊,连忙道:“大,大,软,软!”

 

文倩这才放下他的手,却又继续问道:“那跟月儿比呢?谁大,谁手感好?”

 

苏瑞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秦月儿又没摸过,他哪里知道谁的大,谁的软啊。于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哪知道,我又没摸过。”

 

文倩喃喃道:“小妮子,又骗我。好了,借过!”

 

说着文倩让苏瑞靠边站,自己径直回房间去了。

 

苏瑞站在黑暗里,半天才缓过劲来。

 

他想了半天,也不懂文倩是什么意思,让他摸一下,就是为了让他当裁判?看一看跟秦月儿谁的胸大,谁的胸软?

 

这么开放的……

 

苏瑞手上,似乎还残留着文倩胸部的体温。

 

确实很大,也很软……

 

过了半天,苏瑞才反应过来,自己其实是来厨房找水喝的。

 

第二天苏瑞从床上醒来时,内裤又湿了。他颇有些无奈,还好带了四条内裤,要不然都跟不上换的节奏。

 

文倩和秦月儿要去划船,苏瑞也只得陪两个美女一起前往。

 

今天的太阳很大,文倩和秦月儿准备很充分戴着渔夫帽子,很好的摭挡了阳光,苏瑞就惨了,还要把背光的方向让给两个女孩子,自己被晒了个够呛。

 

文倩今天穿了一件白底红碎花的洋裙,把她两条修长的美腿给摭了起来,不过当有清风吹过的时候,薄薄的春裙紧紧的贴着腿部的曲线,却让画面更加的诱人。

 

本来苏瑞是想搞个带马达的船的,但是文倩和秦月儿说什么没情趣,还是手划的好玩。

 

苏瑞也只得选了比较原始的船只。

 

结果这两个女生划了没多久,就说手臂酸,全程都是苏瑞在划。

 

当苏瑞接管了之后,两个女孩子,一会要看这里的风景,一会又要上那边拍照,把苏瑞给累的够呛。

 

中午苏瑞手臂是真的酸了,但为了赶上还船的时间,还是不得不咬紧牙,努力把船往回划。

 

苏瑞感受自己不是来渡假的,而是来当苦力的。

 

在正午的阳光直射下,苏瑞大汗淋漓。

 

秦月儿和文倩在船头,谈笑自若。

 

文倩把裙子拉起一角来,当成扇子的样子扇了起来,苏瑞不知道那样有没有风,但是他只知道,当文倩把裙子拉起来,露出一双美腿时,他感觉更热了。

 

尤其当文倩动作幅度比较大的时候,若隐若现的的露出裙内那一点与众不同的风光时。

 

苏瑞明知道偷看女孩子裙底风光,是件不道德的事情,但他要确定路线,又不能扭过脸去。朝着那个方向,文倩那个动作,又很是吸引眼球,想不去注意,根本做不到。

 

有时候纯粹就是不由自主目光就被吸引了过去。

 

就在快到靠岸的时候,苏瑞又不由自主瞥过去时,却看见文倩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吓的苏瑞赶紧收回了目光。

 

好在,两个女孩子也不全是把苏瑞当成苦力,吃饭的时候,文倩和秦月儿轮流给苏瑞按摩,捶肩膀,让苏瑞也享受了一把。

晚上回到别墅,苏瑞想到自己又要“独守空房”,心情就不是很好。

 

于是让两个女孩子先进去,自己摸出一包在景区刚买的玉溪,拆出包装,抽出一根叼在嘴上。

 

不过当苏瑞准备点火时候,才发现,由于自己很久没抽烟了,买烟的时候也忘记要买个一次性的打火机。

 

因为很久不抽烟,自然身上也不可能有火机。

 

他叼着烟,有些无奈,本来想抽支烟缓解一下郁闷的心情的,没想到,却只能叼在嘴上,装个样子,嗅嗅烟草特有的香气,过把瘾。

 

就在苏瑞在门外站了一会,正准备把香烟从嘴上取下来,放回烟盒的时候,忽然一个媚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能给我一支吗?”

 

苏瑞回头一看,是文倩。

 

他把香烟递了过去,任由文倩自取。

 

文倩拿了一根出来,从小坤包里取出一只银色的,精致芝宝打火机,自己点燃后,又帮苏瑞点燃了香烟。

 

文倩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吐出数个烟圈,看样子也是个老烟枪,不过有点奇怪,苏瑞之前并没有在她身上闻到烟草的气味。

 

“你不奇怪吗?”

 

文倩用左手食指用中指夹着香烟,而另一只手则用手背托住左手的手肘,动作很是优雅,在烟雾的朦胧中,有种异样的美感。

 

“奇怪什么?”

 

两个人站的很近,苏瑞说话间,不禁就吸入了文倩刚刚喷出的烟雾,不由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燥动感。明明都同样的香烟产生的烟雾,苏瑞却不知为什么,感觉文倩那股气味却要更香甜一些。

 

“女孩子抽烟啊!”

 

文倩笑着一边说着,一边调皮的把烟雾朝苏瑞的脸上喷去。

 

苏瑞抽烟本来就是解解闷,并不吸入肺部,被文倩这么一喷,差点没呛到,挥挥把烟雾趋散,轻咳两声道:“现在女孩子抽烟的多了去了,又不是你一个。”

 

文倩又道:“那你讨厌不讨厌女孩子抽烟呢?”

 

苏瑞道:“算不上讨厌吧,动作好看的话,觉得也挺有个性的。而且,女孩子抽烟应该有天然的优势吧。”

 

文倩奇怪的问道:“女孩子抽烟还有优势?我怎么没听说过?”

 

苏瑞笑笑道:“我大爷爷不抽烟不喝酒,七十九就去世了。我大奶奶,烟酒不离,活到了九十三岁。”

 

文倩食指在烟背下轻弹了一下,灰白的烟灰纷纷扬扬的落了下去,她不解的问道:“这又有说明什么?只是个例吧。”

 

苏瑞大概是感觉在文倩这个老烟枪面前抽烟,有点不自在,把还有大半的烟按在别墅门前的石墙上,按灭后,放进衣袋,准备回去再丢垃圾桶。

 

他听到文倩的问话,解释道:“我也是听别人说的,男人的染色体是XY,而女人是YY。所以女人基因有什么缺陷的话,还可以从另一条Y染色体里来修补,所以女人寿命比男人要来的长。林薇因你知道吗?徐至摩的前妻,她抽烟满嘴的牙都掉光了,可是还是比徐至摩活的很久。”

 

文倩笑道:“但是徐志摩不是因为空难死的吗?你少骗我了 ,当我是秦月儿那样的单纯少女吗?”

 

苏瑞也笑了,这确实是个隐藏的很深的冷笑话,很多女人别说听懂,就是连徐志摩是谁都搞不清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