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冰火九重天| 少年分身根部的戒指

更新时间:2020-01-13 17:06:48

这时柳芳芳像是注意到了什么,微微歪头看了我一眼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正奇怪为什么我的痴傻突然之间就好了。”

 

 

我干笑着移开目光。

 

 

柳芳芳白了我一眼,没搭理我继续开车。

 

 

车子在路上飞驰,很快就到家了,柳芳芳去停车,我则是飞快的溜进房间,然后反锁了门。

 

 

一是因为尴尬,二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要知道,柳芳芳之前可是和我约定每天都做“游戏”的。

 

 

咔嚓!

 

 

门锁被转动,但并没有应声而开。

 

 

“小浩,你在房间里吗?你在干嘛呢?”

 

 

柳芳芳在外面敲了敲我房间的门,问我道:“小浩,快开门!让姐进去!”

 

 

我打开门,正好对上柳芳芳担忧的目光,见我没事,她似乎轻松了些,揉揉我脑袋道:“小浩,你做什么呢?大白天的关什么门。”

 

 

说着自然的走进来,拢了拢长裙的裙角坐在我床上,拍拍旁边,示意我坐下来。

 

 

我默不作声的坐了过去,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开口化解尴尬。

 

 

随之而来的是房间里短暂的沉默,我在一边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般轻微的晃荡着腿,而柳芳芳则是盯着我们面前雪白的墙壁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文学

“小浩,能回答芳姐一个问题么?”

 

 

良久,柳芳芳终于开口,打破卧室里的安静道。

 

 

我“嗯”了一声,同时悄悄抬起头,看向她精致的侧颜。

 

 

柳芳芳撩了撩不经意间滑落到脸颊上的几绺发丝,看着我道:“告诉姐,你是什么时候恢复的?”

我松了一口气,已经预料到了她会问我这个问题,但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她。

 

 

难道直接告诉她,在你打算对我做点什么之前我就恢复了?这个想法刚出来就被否定了,我要真这样说,柳芳芳绝壁一巴掌打死我。

 

 

我想了想道:“昨天才恢复的。”

 

 

“昨天?”

 

 

柳芳芳眼里透出一丝狐疑。

 

 

“对,昨天我睡觉的时候摔倒了地上,后脑勺被磕了一下,然后就恢复了。后来我查了一下,说是摔倒的时候磕到大脑里的中枢神经。”

 

 

说话的时候我一脸认真,如果我自己能看到我的表情,我一定会在场外惊呼,本届奥斯卡得主一定非我莫属。

 

 

果然,我这样有理有据的一说,柳芳芳顿时打消了怀疑,不自觉的拍拍胸脯道:“还好还好…”

 

 

我立刻装作不解的道:“芳姐,难道我恢复了你不高兴吗?”

 

 

“高兴,当然高兴。”

 

 

柳芳芳美目眯成了一条线,“为了庆祝小浩恢复,待会儿我去买菜,给小浩做点好吃的。”

 

 

说着柳芳芳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窈窕的曲线毕露无遗。

 

 

我看的双眼发直,咽了一口唾沫,奶声奶气的伸出手道:“芳姐,我要抱抱!”

 

 

柳芳芳板着脸回头,对我伸出右手,摇摇手指道:“不行,小浩,既然你已经恢复了,就不能再像一个孩子一样,听到了吗?!我去买菜,你就在家里等我。”

 

 

我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明白,柳芳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连忙跑到窗边,盯着柳芳芳前凸后翘妖娆无比的背影发愣。

今年我已经十九岁了,血气方刚的,哪儿能经得起柳芳芳这么折腾。

 

 

见柳芳芳真的离去了,我又才去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缓解一下躁动的情绪。

 

 

洗完澡柳芳芳还没有回家,我便拿出手机玩了玩,看到最上面显示的一个转账消息,又查了查我银行卡上的余额,我不由叹了口气。

 

 

自从我爸妈出国,将我交给柳芳芳照顾之后,每个月他们都会给柳芳芳打过去很多钱。

 

 

又躺在床上玩了一会儿手机,就听到门外踢踏的高跟鞋声,我把门打开一条小缝儿,装作是不经意间自己打开的样子,然后偷看起正在换鞋的柳芳芳来。

 

 

柳芳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从之前在医院里的长裙,换成了白体恤加上齐膝黑裙,头发更是被她扎在了脑后,俨然一名白领丽人。

 

 

这时候柳芳芳像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突然抬起头看向我房间的房间,我赶紧离开门缝处。

 

 

不过庆幸的是,柳芳芳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或者说看到了,但并没有跟我计较的意思,喊了一句“小浩你自己玩会儿,饭马上就好”便走进厨房。

 

 

没多久厨房里就传来砰砰砰切菜的声音,我松了口气,正打算继续玩会儿手机,突然听到柳芳芳“啊”的一声。

 

 

我精神一振,连忙爬起来冲向厨房,只见柳芳芳此时眼眶微红,右手捂着左手,食指上一个小口正在沁着鲜血。

 

 

“芳姐,你切到手了?”

 

 

我反应过来,赶紧去拿了一条创可贴,也不等柳芳芳拒绝,直接贴在了她的指头上。

 

 

“现在手指还疼不疼?”

 

 

贴好了之后柳芳芳脸色这才好了些,微红着脸颊道:“小浩,我没事。”

 

 

“没事?都切到手指了还没事?”

 

 

我很了解柳芳芳,她做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有在她有心事的时候才会心不在焉,切菜的时候伤到自己的手指。

 

 

至于心事,看她这幅半红着脸的样子,我很清楚是什么。

 

 

“行了行了,小浩,你快去外面等着吧,马上就能吃饭了。”

 

 

说着柳芳芳用另一只手轻轻推了我一下。

 

 

我假装不悦道:“芳姐,你都受伤了,还是我来吧。”

 

 

说着我便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一只手抵着她的肩膀,将她往外推,没想到我的手刚放上去,柳芳芳就从鼻子里嗯了一声,我惊愕道:“怎么了芳姐?还有哪儿不舒服?”

 

 

柳芳芳半嗔着看了我一眼,“去去,你一个小屁孩儿懂什么做饭,还是我来,你赶紧出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