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欠c太子妃(h) _和邻居连续做了两次

更新时间:2020-01-18 17:25:16

刘子轩上下打量一番,不由暗叹:都说城里美女多,没想到第一次出门就看见这么一个极品。

“恩?”就在这时,美女突然嘤咛了一声,眉头微蹙一下,便睁开了灵动的眸子。

却陡然看到了刘子轩的手臂还抵在她身上,当即娇怒着打开手臂。

愤愤道:“流氓!”

 文学

“流氓?”刘子轩愣了一下,左右瞅了瞅,问道:“流氓在哪儿?”

“无耻的家伙,你就是那个流氓!”美女娇眸含煞,怒意十足,冷冷的说道。

“美女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想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怎么可能是流氓呢?”

刘子轩笑眯眯的伸出手:“我叫刘子轩,你叫什么名字?”

“我凭什么告诉你?”

“那就暂且叫你妖精吧。”

妖精?

美女一听哪里会乐意,当即指着他的鼻孔:“你才叫妖精,你全家都是妖精。听好了,本姑娘名叫唐语嫣!”

唐语嫣?

“真好听的名字呢!”

唐语嫣瞥了他一眼:“喂,你能不能……呕!”

刚准备开口,却感觉胃里一阵沸腾。

刘子轩眉梢挑了挑,笑道:“我说我就碰了你一下,你不会怀孕了吧!”

“怀你妹的孕啊!是晕车啦!”唐语嫣强忍着胃里的不舒服解释道。

“晕车啊,很简单啊!”刘子轩从背包里拿出来一枚药丸,随即捏住了美女的下巴,笑道:“来,张嘴!”

唐语嫣几乎是下意识的张开了嘴,只不过她是想拒绝,可未曾想到,那枚药丸直接进了她的嘴里。

“你给我吃的是什么?好辣!”唐语嫣捏着嗓子,问道。

“哦,这是姜末与其他十八味药材凝练而成的药,专门可以根治晕车的。”

刘子轩拿出一瓶水给了唐语嫣:“来,喝口水就好了。”

唐语嫣只感觉嗓子的地方火辣辣的,正愁没水呢,便接过去大口喝了几口。

不知道为何,当喝下那个水之后,嗓子里非但没有了那股子辣味,还多出一抹甘甜的味道。看着瓶子凝了下眸子:“这是什么啊?”

“从山里带下来的泉水。”刘子轩笑着接过水瓶自己喝了几口“恩,与美女间接接吻感觉也不错呢!”

“无耻!”唐语嫣瞪了刘子轩一眼:“你刚才拿那个药丸是买的?还是?”

因为她吃过之后明显好了很多,又因为经常坐车都会晕,所以便想问一问刘子轩从哪里可以得到那个药丸。

刘子轩说道“这药丸可是我独创,仅此一家的。”

“切~”唐语嫣不相信的哼了一声:“真小气。不说就不说呗,还那么吹牛。”

“真没有吹牛,这……”

“嘎吱……嘭!”

就在刘子轩准备解释的时候,突然车子一个急刹,没有防备的唐语嫣突然向前扑来,直接扑进了刘子轩的怀里。

唔~

“怎么回事啊?”

“会不会开车啊!”

就在这时,车子里其他旅客都开始指责了起来。

“实在不好意思,车子坏掉了,这附近也没有什么修理厂,所以大家还是现在下车吧,往前走五百米的地方有一家旅店大家可以先在这里休息到天亮,明天在搭车走。”司机解释道。

车子一坏,大多旅客都骂骂咧咧的走了下去。

现在已经是深夜,而且还是在这种盘山道上,连出租车都找不到。也得亏是前面有一个旅店,否则这些人真得睡马路了。

刘子轩看着唐语嫣一脸不悦的样子,主动上前帮她拎上了包。

说道:“别不高兴,或许这就是老天爷故意安排的呢,正好咱俩今晚可以共处一室,探讨一下人生梦想咯。”

“你离我远点!”唐语嫣直接把包抢了过去,大步跟随人群朝着前面的旅店走去。

这一群人到了里面,可是美坏了旅店的老板,连忙热情的出来招呼。

不过这一车三十多个人哪里能住下,一通忙活之后,旅店老板看着最后剩下的刘子轩与唐语嫣,笑道:“真巧,就剩下最后一间房了,诺!这就是钥匙,正好你们这对儿小情侣住。”

这么一说,可是让刘子轩大为开心,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可是唐语嫣哪里会高兴,直接把押金放下,拿着钥匙,丢下一句:“谁跟他是情侣啊。”说完便拎着皮箱朝着楼上走去。

刘子轩嬉笑一声,紧随其后,到是留下一头雾水的老板。

到了楼上,唐语嫣准备开门时,双眸凝视着刘子轩:“我告诉你,这间房本姑娘住了,你要么回车上,要么去马路。”

“美女,这可不好吧,刚刚要不是我有绅士风度,你觉着你能拿到这最后一间房的钥匙?”

“那又如何?”唐语嫣冷冷一言,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她想开门进去之后就关门,可奈何刘子轩的速度也极快,直接闪身到了里面,把行李丢在地上,直接躺在了一张不算太大的双人床上。

“哇,这一晚上绝对会超级美妙呢!”

“你!给我出去!”唐语嫣倚在门口,双手环抱在胸前,用着命令的口吻说道。

刘子轩摇了摇头:“不,我觉着今宵良辰,你我共处一室绝对会摩擦出爱情的火花。”

唐语嫣双眸瞪着刘子轩:“我说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咱俩才认识这么一会儿,觉着就住在一起好吗?”

刘子轩一向秉承一个真理。

树没有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直起身子摊手道:“我觉着住在一起特别合适啊,而且我觉着这就是注定的缘分,为什么在茫茫人海中你我会搭乘一辆车?又为何偏偏车子在中途坏掉,坏就坏吧,来到旅店还偏偏就剩下了一间屋子。这就叫缘分!”

“所以呢,现在说过多的话那就是在浪费时间,不如一起洗个鸳鸯浴,然后躺在一个被窝畅想一下未来的好。”

“你……”唐语嫣感觉论脸皮厚度恐怕这世界上都没有人能超越这厮了。

眼下已经深夜,想出去打车根本不可能,只能勉强对付一宿,虽说很讨厌刘子轩睡在这里,可又不忍让他出去睡马路。

唐语嫣,终究还是心软了!

蹙了一下眉头,说道:“你要是想在这里休息倒也可以,但是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

“晚上,你睡地上,我睡床上,你不能偷偷占我便宜。”

“这个……”

“如果不答应,你就出去,否则我立马报警说你想要对我不轨!”

“你赢了!”刘子轩点了点头,随即便把被褥都拽到了地上。

“喂喂喂一共就这么一套被褥,你都弄到地上我怎么办?”

“我说唐大美女,我在地上你在床上,这原本就不公平,现在我拿下被褥怎么了?你要是觉着光床板不好睡,不如跟我一起钻地上的被窝里,咱们滚动起来还不用担心掉下去。”刘子轩无辜的说道。

唐语嫣无语至极,她知道,跟这厮讲道理那绝对是讲不通了,随即把皮箱放到一旁,便拿出了洗漱的用品,嘟囔一句:“屋子里连个洗漱的地方都没有,还得出去。真够简陋的。”

“这么荒郊野岭的能有一个旅店就不错了,还指望那些!”刘子轩说着,便收拾起来。

唐语嫣走出门后,走廊里阴森森的,不由娇躯颤抖了一番便朝着前面的卫生间走去……

过了约莫三四分钟的时候,突然传出一道尖叫声:“救命啊!”

正在琢磨今天晚上该怎样度过的刘子轩,突然听到了这一熟悉的声音,拉开门跑了出去。

卫生间的门口露出一只白皙的玉足,正在使劲往前蹬着。

刘子轩瞅着,眉头便皱了起来,三步并成两步到了跟前,只见得有着有两名大汉正在往卫生间里面拽唐语嫣。

唐语嫣只叫出那一声,便被其中一个大汉捂住了嘴巴,因为拉扯的姿势,她那香肩都已经漏了出来。隐约还看到了一条透明的带子。

“小子,识相点就滚开,别耽误大爷们的好事。”另外一名光头大汉,瞅着刚刚跑来的刘子轩威胁道。

“给我放开那个女孩儿!”刘子轩摇手一指,眼眸里闪过一道寒光。

“让你来对吗?”光头大汉咧嘴一笑,又说:“你小子要是也垂涎这小妞儿,等我们玩过瘾了,没准还能让你享受一下!”

唐语嫣娇眸里堆满了泪水,泪汪汪的看着刘子轩,心想着:他不会因为刚刚的事情,然后与这俩大汉对自己做那种事情吧。

刘子轩凛然一笑:“我这人不喜欢与人分享,不如你们放了这女孩儿,让我一个人来好不好?”

“小子,口气还不小!那小身板行吗?”光头大汉鄙夷的一笑。

只是,在下一秒那笑容还未冷却的时候,却突然感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从脸上传来。

啪!

刘子轩扬起手一把大嘴巴就抽了过去,紧跟着抬脚直接踢在了那个,半蹲着往里拉拽唐语嫣的大汉身上!

两名大汉在一瞬间被人打,这怎能不发威?

当即放开了唐语嫣,怒视着刘子轩:“小子,不想活了是吗?”

“我真的好想死啊!”刘子轩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身子却是陡然间一跃而起,一脚踹翻了一名大汉,紧跟着攥紧拳头直接打在了光头大汉的脸上。

“妈蛋!”光头大汉硬生生挨了一下,感觉脸部麻麻的,肉都快掉了似的。直接反手从兜里拿出来一把弹簧刀。

“小子,这是你特么在找死!”

“我都说了我很想死了,你倒是成全我啊!”刘子轩戏虐的笑道。

光头大汉扬起手臂,举着弹簧刀直接朝着他刺了过来,可谁知,仅在瞬间,刘子轩身子异常快速的往后退了一下,伸出手直接捏住了光头大汉的胳膊,微微使劲直接把那弹簧刀打落在地!

紧跟着右拳出击,由下往上猛地一顶,直接砸在了大汉的下巴上面!

噗!

牙齿连带着血水直接喷洒而出,那光头大汉直接被打翻在地。

刘子轩捡起刀子豁然间到了二人的身边,脸上浮现出一抹异样笑容道“你们说,我用这把刀能不能把你们削成人棍呢?”

“大……大哥,饶命啊。”

两名大汉被刘子轩这么三下五除二的暴揍,当下就服软了。

“滚!”刘子轩嘴唇轻起,这一个字说出时,身上那凛然的气场便迸发而出。和师傅打了那么多年的太极可不是白打的。

……

大汉离开之后,刘子轩便把已经瘫软无力的唐语嫣抱到了房间,把她放在床上,笑道:“刚刚我那几下威武不?霸气不?帅不?”

“无耻!”

其实,唐语嫣已经要感谢他了,却没有想到这厮竟然这么自恋的猛夸。顿时把感激的话咽了下去,只给他留下一抹鄙视的眼神。

经历刚刚的事情,又加上坐了好久的车,俩人更累了。简单收拾一番便都躺下了,而且没过多久,便进入了梦乡。当然了,在唐语嫣睡着之后,刘子轩自然把被子给她盖了上去,并且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钻到了被窝,深深呼吸一口那令人迷恋的体香后,便也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像已经睡了很长时间。

“咣!”他们所居住这间房的门被踹开了,只见有着五六个警察直接跑了进来。

声音巨大,让沉睡的二人纷纷醒来,刘子轩捏了捏额头,惊呼道:“我了个大西瓜,这么大的架势!”

“接到举报,这里有人进行不正当交易,赶紧下床,站在墙角双手抱头蹲下!”一名警察厉声喝道。

男警察话音刚刚落下,便又从外面走进来一道身影。

当刘子轩彻底睁开惺忪眸子时,却是恍然一怔,不由嘀咕一声:“难道国内盛产美女吗?”

只见走进来得这名女警察,一席警服将那曼妙身材紧紧包裹起来,却直接将那傲人之处凸显出来。

那身材简直可以堪称黄金比例,举止投足间有着一股冰冷得感觉。

这倒是与身边得唐语嫣截然相反,倘若用花来形容二人,那唐语嫣算得上是一朵盛开得牡丹,娇艳欲滴,而这女警察却是火辣辣得一朵玫瑰,带刺却让人醒目。

感受着刘子轩炙热得眼神,女警程冰云娇眸一横,直接走上前来,冷声说道:“赶紧下床,蹲在地上双手抱头。”

“美女我们又没有做什么坏事,弄这么大得架势不太好吧。”刘子轩坐直身子,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得说道。

“坏人都不会承认做了坏事!现在立刻下床,否则直接把你们带回局里。”程冰云怒嗔道。

“你们是哪个局得?”

“这是我们北林市公安局刑侦队长程冰云,程队!”一侧得警察开腔介绍道。

刘子轩闻言眼珠子转了一下,随即嘴角扬起一抹弧度,伸出手:“来啊,抓我啊。”

“你疯了!”唐语嫣一下站了起来,原本还想解释呢,结果这厮直接就要抓走!

刘子轩转过身子,直接把唐语嫣拉进了怀里,并且在那山峰处抓了一下。

挑衅得看着程冰云:“来,别犹豫,赶紧把我抓到警局。”

 程冰云娇眸瞥了一眼这厮,随即冷冰冰得说道:“既然你都承认了,那我也不用跟你废话了。”

 

  

 

  “带走!”

 

  

 

  “凭什么!我们是无辜的。”唐语嫣愤愤得瞪了一眼刘子轩,赶忙解释道。

 

  

 

  “怎么?做了还不敢承认?当初出来卖你就该想到有这样得结果啊!”程冰云已经走到了门口得地方,转过身子鄙夷的说道。

 

  

 

  好嘛,这是把唐语嫣当做小姐了!

 

  

 

  “卖?”唐语嫣也不是好招惹得,当即娇眸含煞,怒意十足得喊道:“你才是出来卖的,你全家都是出来卖得。”

 

  

 

  “额……”

 

  

 

  旁边得警察听到这样得话,纷纷愣了一下,便退到了一旁,程冰云在警局那是出了名得暴力警花,遇到这种情况,必然会有所行动。

 

  

 

  果不其然,程冰云三步并成两步直接到了唐语嫣得跟前,伸出那纤细得玉指:“敢不敢把刚刚得话再说一遍!”

 

  

 

  瞧着情况,刘子轩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浓重得火药味,女人掐架,还是两个大美女,那他可不会同意。

 

  

 

  都知道女人打架,不是抓就是挠,万一把那漂亮得脸蛋儿抓花了,拿多不好啊。

 

  

 

  赶忙把唐语嫣抱在了怀里,凑到她耳边嘀咕道:“你要是想立马回到北林市就配合我。”

 

  

 

  唐语嫣茫茫然得看了过去,显然不太理解。

 

  

 

  “他们是北林市警局的人,现在咱们跟他们回市区,那不就是搭乘免费车了么?还省的在这破旅店待着。到了那边好好解释一下,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嘛。”刘子轩摊手道。

 

  

 

  唐语嫣仔细琢磨了一下,觉着刘子轩说的挺对啊。

 

  

 

  随即冲程冰云傲然得说道:“来,抓我们啊,现在就抓走。”

 

  

 

  这架势,颇有一股‘来啊,互相伤害啊’得味道。

 

  

 

  这一下倒是把程冰云给整一头雾水了,转变得这么快?

 

  

 

  当即说道:“你让我带走就带走,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我们都承认是那种不恰当关系了,你怎么还不带走?”

 

  

 

  讲真,唐语嫣早就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因为之前差点被大汉给那啥,又加上与刘子轩这个大流氓在一个房间,就算是睡也不踏实,便想着赶紧到达北林市。

 

  

 

  所以她现在无比配合刘子轩。

 

  

 

  “既然不相信?好!那我就证明给你看!”

 

  

 

  看着程冰云并未开口,唐语嫣直接把上衣拉下来一点,露出那嫩滑白皙得香肩,直接抱住了刘子轩得脖子!

 

  

 

  “唔!”

 

  

 

  二话没说,直接把刘子轩拥入怀中,并且那樱桃小嘴直接亲吻上去。丝毫没有顾及刘子轩得感受!

 

  

 

  妈蛋,被强吻了!

 

  

 

  刘子轩心底暗骂一句,却又想着白占得便宜,怎么可能放过,大手环住了那不堪一握得蛮腰,并且在其背后便游走起来。

 

  

 

  看到这一幕,程冰云心底得怒火直接蔓延而起,太猖狂了!

 

  

 

  使劲跺了跺脚,厉声喝道:“带走!”

 

  

 

  ……

 

  

 

  北林市警局内。

 

  

 

  “姓名。”

 

  

 

  “看你是美女的份上,就告诉你,刘子轩。”

 

  

 

  “性别。”

 

  

 

  “如果你看不出,可以尝试一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