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几个校花给一个老头 同桌让我别穿罩子

更新时间:2020-02-08 17:04:34

京外网0208日电 

虽然嘴里少女的玉足上有些咸咸的汗味,不过这丝毫不妨碍赵本严如同品尝美味佳肴般含住女孩的小脚。

其实这野鸡脖子虽然有点毒性,但根本不足以致命,伤者只会感到十分疼痛,敷点止疼药也就好了,小兽医显然是在小题大做。

如今他蹲在女孩的身前,抬起少女的一条腿,不光修长的小腿和丰润的大腿就连牛仔短裙下的无限风光也都被他一览无余了,看得小兽医胯下感到胀得一阵阵的生疼,只是情急之下的孟晓华哪里晓得赵本严是在趁机吃豆腐。

吸了能有十几分钟,不光是脚背上的伤口,就连五只肉嘟嘟的粉红色脚指头都被赵本严吸了个油光铮亮。

“可以了吗?”

感到脚上异样的孟晓华怯生生地问。

“嗯,你应该是没事了!哎呀,我的头好晕,坏了,蛇毒进到我的身体里了,我现在要晕倒了!快,快.....刺激我,让我恢复意识!”

似乎是为了配合自己的话,赵本严说晕就晕的直接倒在了绵软的松针地面上。

“啊!你别晕啊!刺激你?怎么刺激啊?”少女不知所措地拍打着躺在地上的小兽医,只是赵本严似乎毫无反应。

无奈之下的孟晓华把目光集中到了赵本严穿的那条有点脏的牛仔裤的裤裆处……

 文学

孟晓华望着小兽医的破旧牛仔裤凸起的部分,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他临昏迷前让我刺激他,不让他昏过去,我唯一知道刺激他的方法可能也就是那里了,不知道行不行?总不能让赵本严死在我面前不管吧?”

少女给自己心里暗暗地打着气,鼓足了勇气,俯下身去。

女孩用葱白似的纤纤玉指拉开了小兽医的裤子拉链,小手伸进去好一阵摸索才把那条软绵绵的温热掏出来,上面冒着满是男性荷尔蒙的火热气息让孟晓华不禁一阵阵耳红心跳。

“这么长啊?难看死了!不过如果能让他像上次喷出来的话,他应该就能醒过来吧?”

少女心里暗暗想着,手上的触摸不觉慢慢加了些力道。

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装死的赵本严心中正琢磨着,孟晓华这傻丫头会用什么办法刺激他的时候,却感觉到女孩已经解开的他的裤子掏出了他传宗接代的宝贝,正用小手来回不断地触碰着。

小兽医偷偷把眼睛眯了一条缝望出去,发现孟晓华正蹲在他的腿边,窈窕的背影对着他,短短的牛仔裙根本遮不住她修长的小腿和饱满的大腿以及上面若隐若现的一部分粉臀。

而更香艳的是女孩的手里正把玩着他那里,如何能让他不兴奋不激动。

于是很快孟晓华就愕然地发现手中的东西正在迅速地长大,而且感觉到更加火热,甚至能感到上面静脉地静静跳动。

“这样应该很快就能喷了吧?”孟晓华暗暗告诉着自己,手上的速度也开始加快。

这种美妙的感觉,让小兽医舒服地想叫出声,但他也很清楚一旦叫出声来,就无福继续享受这种体验了,于是紧闭住嘴巴一声不吭。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孟晓华的两只小手正来回不停地更换着,但是直到这两只手都已经又酸又痛了,手里的家伙还是丝毫没有要缴械投降的趋势,依然用它那只独眼盯着少女看,似乎是在嘲笑她?

“我就不信我制服不了你这么个家伙!”

孟晓华心中也有些动怒,看起来只用手是不行了,虽然孟晓华还是个正经的黄花大闺女,但是她在大学里还是和室友那一群女孩们在寝室里偷偷地看过一些爱情动作片。

“看来只能用嘴了!”少女打定了注意,挽了挽鬓角上垂下来的头发,小腿一倒直接撅起蛮腰跪倒在小兽医的腰部,把脸贴了过去..........

赵本严正闭眼享受着来自下面的女孩手指间的舒服摩挲,突然发觉孟晓华似乎不再动作。

“难道她已经放弃了?”正

当小兽医准备开口说话结束这场恶作剧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那里似乎又到了一个全新的温热湿润紧致的空间里。

“嘶.......”这种全新的体验让赵本严舒服得在心里猛吸着冷气,甚至后腰一麻就想那个,不过拥有强大意志力的他拼命地告诉自己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两只手死死抓住地面上的松针。

孟晓华从开始的生硬已经逐渐变得熟练的品尝了。

被强烈刺激的小兽医不断绷紧自己的身体,他感到自己身体的那部分已经快要不停他大脑的指挥了,虽然大脑不停命令自己的兄弟一定要挺住挺住,但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沸腾的情绪了。

赵本严为了分散注意力,再次悄悄睁开眼睛。

这一看更是差点让他走火入魔,原来孟晓华圆圆的丰满正高高撅起近在咫尺地对着他。

深蓝色牛仔短裙里的粉色小内内,看了个清清楚楚,甚至内裤面料上被少女神秘地带撑起的美妙形状也看得是纤毫毕现,赵本严感到一阵眩晕了,甚至偷偷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看是否出血。

不过此时的孟晓华可不知道,装死的小兽医正在偷窥自己,大概是时间太久了,女孩心中又开始了焦躁,但又不想半途而废,于是加快了头部上下摆动的速度。

本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赵本严哪能扛得住女孩的这一套连环重击啊,没超过三十秒,孟晓华就听到身后赵本严发出“啊”的一声大叫。

赵本严这一释放,让孟晓华都呛着了。

 “咳咳咳......呛死我了!你这混蛋!”

孟晓华不顾风度叫骂着,转过头却发现满脸潮红的赵本严不知道何时已经坐了起来,呼呼喘着粗气.....

“你.....又骗我!”孟晓华出离愤怒地举起拳头砸向戏弄自己的小兽医。

“晓华,我错了!我错了.....”赵本严一边告饶着,一边提着裤子向山下跑去。

一男一女的追打声笑骂在崎岖的山路间传荡着,渐渐远去.........

回到村中,一早上就跑出来的孟晓华直接回了家,而占尽了便宜的小兽医则向着自己像狗窝似的兽医站走了回去。

不过走到离家没多远,却见有两个人站在他的赵家兽医站附近的大树下拉拉扯扯的,不停地撕打着。

“谁啊?”

赵本严心头奇怪,脚下加紧几步走近一看,却见一个长得肉乎乎的白胖子正抱着一个小女孩在那里连亲再啃的。

那女孩极力挣扎不过显然没有那胖子力气大,一件绣花的纱制衬衫已经被那双肥手撕扯得纽扣脱落,露出里面白色的小背心。

“这个王八蛋!”

赵本严暗骂了一句,这胖子小兽医认识,是村长孟大庆的宝贝儿子孟广禄,天生就有智力残疾。

而他撕扯的女孩正是这两天总见面的徐叔女儿徐小果。

“果果,果果.....我的好果果,你让我摸摸你,亲亲你吧?我爹说了,把你说给我当媳妇了已经,你就解开衣服让我亲一亲吧?我从来都没亲过女人啊啊.....”

孟广禄口水流的老长,痴痴傻傻地说着。

“你放开我,放开......救命啊.......”

徐小果用力地想摆脱这个白痴的猥亵,可是力气实在太小,眼见那只肥手已经开始伸向少女的鼓鼓囊囊的背心前襟,女孩的眼里已经满是噙满了泪花。

……

“住手!”

赵本严大声断喝了一声,飞起一脚重重地踹到孟广禄的肥肥的屁股蛋子上,从小就有武术根基的赵本严这一脚显然不轻。

孟广禄二百多斤的体重居然被他一脚踹得“噔噔........”一溜小跑地坐了个腚蹲。

“你.......你敢踢我!”孟广禄站起身来,低下头如同一只发狂的疯牛直接向赵本严冲了过来。

“哼!”小兽医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轻轻闪身躲过,把身体让到一边,等胖子身体冲过,对准他的屁股又是一脚。

“噔噔......”

又是一个腚蹲,这下孟广禄坐在地上不起来了,他虽然是傻了点,但还没蠢到家,知道斗不过人家于是撒泼打浑地骂了起来 。

“小兽医你欺负我,抢我媳妇!你等着的,你等着我爸怎么收拾你的!”孟广禄坐在地上大骂着。

“赶紧给我滚远点,以后再欺负我小果妹子,我就把你屁股踢开花!”赵本严举起脚来,作势又要踢他。

“你等着我的,等着我的.........”孟广禄见势不妙,赶紧一骨碌身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威胁着一边向远处跑去。

“这肥子就是欠揍!小果妹子,你没事吧?”见孟广禄已经走远,小兽医走近徐小果想要安慰安慰她。

“本严哥哥,幸亏你回来了呜呜呜.........”少女如同见到亲人般,一头扎进赵本严的怀里呜呜的哭泣着。

“没事,妹子没事了!”小兽医一边感受着女孩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肉体一边把徐小果让进了他那间小兽医站。

“你咋跑我这门口来了?”赵本严搬了把椅子让女孩坐下问道。

“我下午在地里摘了些新鲜的蔬菜,想给你送点过来,到了这却发现你家里没有人,琢磨着等你一会,结果就发现孟广禄那个家伙来了,我看他兜里揣了不少石头到你家门口,好像是要砸你家玻璃,我就上去阻止他!结果他一看到我,就对我毛手毛脚的.......幸亏你回来了......”

小丫头一边哭着一边诉说着。

“原来是这样。”

赵本严心中暗道侥幸,肯定是孟大庆那个老王八蛋指使他那个傻儿子来砸兽医站的玻璃,如果我要是回来晚了,那果果还真有可能被那个白痴给侮辱了啊!

赵本严偷眼望向徐小果,发现女孩已经停止了抽泣,不过身上衬衫的纽扣脱落了大半,露出里面宽大的棉线白色背心和微微隆起的前胸。

似乎是发觉到,小兽医在偷看她,徐小果的脸上升起两团红云,略带羞涩地整理下自己刚才被胖子弄乱的头发,不过胸前暴露的春光似乎根本没想去阻挡。

“难道这小妞子,还真把她爹说的那个婚事,当真事啦?那我岂不是艳福高照了吗?”赵本严有点得意地想着。

“那个.....果果,刚才孟广禄那个胖子没伤到你吧?”

“没有,他好像就顾着扯人家衣服了,还说.....还说要亲人家.......胸口”徐小果的脸色更红了,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

“没伤到就好,没伤就好,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本严哥哥,你医术那么高明,要不.....要不你帮果果检查一下身体吧?”女孩突然说了句让小兽医意外的话。

“检查身体?”

“是啊,晓华姐不是总找你检查身体吗?”女孩乌溜溜的大眼睛眨了眨,调皮地一笑。

“你是听谁说的我总给你晓华姐检查身体啦?”小兽医疑惑地问。

“嗯,是二胖哥哥偷偷告诉我的!”

“二胖这个该死的大嘴巴!”

看着徐小果清纯又略带暧昧的笑容,赵本严的喉结动了动。

“果果,你年龄还有点小啊,不太适合你晓华姐姐那种体检的?”犹豫了半天小兽医还是有点觉得不太妥当。

“我还小啊?”

少女生气地努着小嘴,一挺鼓鼓囊囊的胸脯说:“我上高中的时候,好多班上的女同学都偷偷和男同学去酒店玩了,上自习的时候她们还常常讨论谁的男友哪个大哪个时间长呢!你说我还小嘛?”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了吗?

赵本严望着调皮的果果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傻傻地陪笑道:“不小,不小了!”

“那我也能让你检查身体吗?”徐小果满怀希望地看着赵本严。

“嗯.....嗯.........天色不早了,我先用单车带着你回去。你出来这么久,徐叔也该担心了。”

生怕搞出事端的小兽医干咳了两声敷衍了过去。

“好吧......”

一听赵本严说到自己的父亲,小果虽然感到有些失望但还是很快地点了点头。

小兽医给徐小果找了件自己穿的上衣让徐小果披在身上,免得那件被扯开纽扣的衬衫让小丫头春风外泄了,到院子里骑上自己那辆老破二八的自行车。

小果乖巧地上了他的后座,把饱满的胸膛贴到小兽医厚实的后背上。

那两团丰盈的柔软贴在背上的感觉真好,小兽医歪歪扭扭地骑着他的破车好不容易把小丫头送回徐叔家。

.......

回到自己的小破兽医站,天色已经擦黑了,赵本严随便给自己做了点晚饭刚刚吃了几口就听到门外有人敲门。

“小赵神医在吗?小赵神医在吗?”一个娇媚的女声随之响起。

“谁啊?”

赵本严心中一动,这么晚了孟晓华肯定不会来了,果果那小丫头又刚被自己送回去,还能是谁呢?

难道是那天被孟大庆下药的鑫月嫂子?

自从那天之后他们两个就没再见过面了,每每想到那天那场精彩绝伦的初体验,赵本严的小腹又是一阵燥热。

“来了,来了......是你?”

打开房门,小兽医惊讶地看着门外的女子。

“是我怎么啦?你以为是谁啊?”

门外站着一个身材妖娆二十多岁的美艳少妇,正媚眼如丝笑着对赵本严说着话。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苞米地里和村长孟大庆赤膊大战的娇妇胡二杏。

“哈.....是二杏嫂子啊,没什么,我刚才还以为是别人呢。”赵本严赶忙打着哈哈把胡二杏让进屋内。

“二杏嫂子,这么晚了,到我这儿有什么事吗?家里的牲口病了吗?”

小兽医给胡二杏倒了杯水,随后隔着桌子坐到了少妇的对面。

“嗯.....不是啦,人家是有别的事找小神医你啦?”胡二杏饱含春水的一对杏眼紧盯着赵本严看个不停。

“是吗?......有什么事啊?”

小兽医心中暗自称奇,琢磨着莫非自己偷窥她和孟大庆偷情的事情被她发现了?

“我听说呢,小赵神医你医术特别的高明,就连那个得了胃癌的徐国盛吃了两天你开的药,都能下地走了,现在全村人都说你是神医啊?”

胡二杏笑颜如花地望着赵本严,滔滔不绝地说着。

“嫂子,您就别和我客气了!您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小兽医打断了少妇的夸奖。

“那小赵兄弟,我想问问你,女人身子的病你能不能看得好啊?”

胡二杏把身体往桌前一探,低胸的T桖衬衫上露出一道深深的沟壑,两边白白的柔软在屋子灯光的映照下反射着乳白色的光泽。

“妇科吗?母牲口我倒是看过不少,人的却是很少看!”

赵本严淡淡一笑,他本能地对这个搔首弄姿的少妇想敬而远之。

“哎!不瞒兄弟你说,你也知道你铁柱哥常年在外面打工,你嫂子我就只能独守空房,那个......那个夫妻生根本都没有,所以那里常常觉得.....觉得很痒,只能.....用手.....用手满足自己啦,可是时间一长,自己都觉得总自己弄那事很不妥当啊,不知道小赵神医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治一治啊?”

说话间,这个风骚的女人居然把一只脚从桌子下面伸到小兽医的裤裆前,用穿着丝袜的脚指来回勾弄着赵本严的那里。

“这.....这种病我可没遇到过。”

赵本严被这娘们挑逗的心慌意乱,虽然直觉告诉他胡二杏来此肯定另有目的,但是下面还是不受控制逐渐膨胀了起来。

感到脚指间得到的坚硬回应,胡二杏的脸上笑得更加妩媚。

“要不,小赵大夫你给我检查检查吧?最近我总觉得胸口很闷很闷,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边说着,胡二杏把本就低胸的T恤向下拉了一拉,胸口那两大团粉白的隆起露出得更多。

胡二杏显然在勾引男人方面颇有经验,绝非青涩的孟晓华和害羞的刘鑫月可比,几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就把小兽医弄得口干舌燥不知所措。

赵本严不知道的是此时在孟家屯村长孟大庆的屋子里,几个大男人正坐在一起交头接耳地商谈着怎么对付他。

“赵本严这小子越来越过分了,居然敢打我儿子广禄,还和勾搭我没过门的儿媳妇徐小果,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居中而坐的孟家老二也就是村长孟大庆愤愤不平地说道。

“老二,你想怎么弄他?不管怎么说,赵本严和他爷爷都一直在村里帮大伙的牲口看病,都二十多年了,没功劳也有苦劳吧?你要是明目张胆地直接对付他,不太好吧?”

孟家老大也就是刘鑫月的老公公孟大国接了一句说道。

“是啊,二叔,平时我们可都没少麻烦人家赵兽医,你家前两天不还用人家给母猪接生来的吗?”

站在一边的刘鑫月老公孟广发也随声附和道。

“屁!他爷爷可不是一般人,谁知道这老家伙是怎么教这个臭小子的。广发,不是二叔我说你,你就不知道你那个媳妇鑫月前几天跑去那个兽医站治病的事?表面上是找赵本严给牲口看配种的病,实际上你就不怕你媳妇撅着腚被那小子给配了种,到时候你媳妇肚子倒是大了,里面的种是不是我们老孟家的谁知道?”

孟大庆瞥了一眼广发说道。

被说到痛处的孟广发低下头不敢言语了。

“还有老三,你家那个大学生闺女晓华放假一回来就往那个小兽医站里钻,整天跟那个赵本严黏黏糊糊的,要说他俩没有事你自己信吗?我们可都还指着你家那个晓华,将来能和县城里的钱老板攀上亲家呢!”

孟大庆又看了一眼一直没说话的孟晓华的爹也就是孟家老三孟大军。

见三弟还是默不作声,孟大庆又继续滔滔不绝地讲着:

“所以说这小子现在对我们老孟家就是个威胁,如果不弄垮他,我们老孟家哥三个可就在孟家屯没有立足之地了!“

“二叔,那你想怎么搞他?”

“哼!想弄倒一个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男女之事上下文章。我刚才已经派铁柱的媳妇二杏去勾引他了,我估摸着二杏那个娘们到那儿一脱衣服,那小兽医就得受不了了,到时候我们这些人在外面一拥而上,就说他趁着给妇女治病检查身体的时候,耍流氓猥亵良家妇女,我再去上面找找关系,就算不判他几年徒刑也得劳动教养了两年。

孟大庆得意洋洋地说出自己的计划。

“中!就这么干吧!”

“二叔,都听你的!”

.........

几个男人掐灭手里的烟头,纷纷附和道。

而这时的小兽医面对胡二杏这女人如潮的汹涌攻势,正不知所措。

如果说晓华是刚刚泛红的苹果,那鑫月嫂子则是刚刚成熟的草莓,但眼前这个胡二杏就根本是个熟透了的水蜜桃,手指一碰就会哗哗淌出汁液来。

桌子下那只黑色丝袜的脚指还在灵活地勾弄着赵本严那里,而对面坐着的少妇正微张着性感的艳红嘴唇,不时用舌尖舔弄一下自己的嘴角,一副媚如丝的迷人样子!

“小赵大夫,你看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了?一看到你这样的年轻精壮的小伙子,浑身就直发热。胸口那里都涨得厉害,好像随时能挤出奶来似的。”

少妇扭动着身子,暧昧地说着。

小兽医此时也在天人交战着,本能告诉他,美色当前这种货不上白不上。但他的大脑深处有一个声音却说,这种人尽可夫的烂货还是不要招惹为妙。

胡二杏见小兽医虽然那里被她弄得反应很大,但身上还是迟迟没有其他动作,心中不免有点焦躁。

“这时候,孟大庆应该带着人已经到这兽医站外面了吧,那老家伙说了只要我帮他弄成了这件事,今后孟家屯的低保指标就会安排给我们家一个,我还得加把劲才成!”

不出胡二杏的猜测,这时候孟大庆已经带着孟大国孟大军兄弟和侄子孟广发一共四个大老爷们,手拿绳索和棒子悄悄地溜到赵家兽医站的墙外埋伏了起来。

“二叔,这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是不是已经干上了?我们冲进去吧!”

孟广发跃跃欲试地问道。

“急个屁,有道是抓贼见赃,捉奸见双。他是个大夫,如果不是两个人都脱了衣服正办事的时候被我们抓住的话,用一句正在给二杏体检,就能糊弄过去,以后他有了防范这事就不好办了!”

老谋深算的村长孟大庆吸了口烟卷,慢悠悠地说道,这坏主意是他出的,他早就考虑好了一切。

..........

兽医站屋内,胡二杏已经把身体趴到桌子上,探到小兽医面前挤着露出雪白的一片,上半身一耸一耸,向赵本严轻声密语着。

“小赵大夫,你就帮人家看一看吗?好不好?放心好了,人家不会说出去的。你想怎么检查人家身体都成的.........”

她的声音很娇媚。

“你这身体上的毛病,我怕我治过以后你会上瘾的.......”

感觉到脸上被胡二杏喷过来的阵阵香气,赵本严有些意乱神迷地说着。

“那就快点治吧,人家等不及啦。”说话间,胡二杏忽然伸过一只手抓住了小兽医那地方!

常年务农二杏肉乎乎的手,自然赶不上孟晓华白皙纤细,不过胜在业务熟练,手法劲道有力。

虽然还隔着厚厚的牛仔裤,但还是精准地一把抓住赵本严的要害,不停扭动扣挠着。

“二杏嫂子,二杏嫂子......你别急,别急!”

赵本严赶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借机摆脱了这个少妇的魔爪。

“看不出来,小赵大夫人长得高高瘦瘦的,这里的个头却是不小啊!嫂子更想让你检查了。”

少妇也站起身来,绯红着脸庞瞄着小兽医的那里笑嘻嘻说着。

“嫂子,请冷静冷静!到这张台子上来躺好,我这就给你治疗!”

小兽医手一伸,把胡二杏让到他平时给牲口宠物打针做手术的台子上平躺下来。

“在这检查?”

虽然心中生疑,但是一来为了完成孟大庆的任务,二来刚才手指感觉到小兽医那里的尺寸也深深刺激到了她那颗燥热的春心,胡二杏还是顺从地躺到那个台子上,并大刺刺地张开了腿,似乎随时等待着小兽医上来冲锋。

赵本严动了动喉结,好不容易才把目光从两条粉白的大腿间移开,拉过台子上两边绳索,把少妇的两只手腕和胳膊都用固定住。

“小赵大夫你还喜欢玩这种啊?我只在电脑的小电影上看过啊,这东西好玩吗?”

胡二杏拉了拉两边绳套有点不好意思地问小兽医。

“好不好玩,你一会就知道了!”

说罢,赵本严伸手从爷爷留给他的针袋里取出十几枚长如牛毛的金针,放到酒精的盘子里开始消毒。

“ 这......这是要干什么?”

看着足有七八厘米长的金针,胡二杏终于感到有点不对。

“干什么当然是要给嫂子你治病了!嫂子你不要动哦,我要扎了!”

小兽医取过一支金针,手法熟练直接刺进胡二杏面部的天池穴位上。

“啊!好痛啊!小赵大夫,你快拔出去吧啊!啊!啊,我受不了......”胡二杏哭天抢地的大声叫着。

看着眼前少妇的大哭大叫,赵本严脸上流露出狡黠的微笑.....

“咋了?这二杏怎么叫这么大声?”正在外面偷听的孟广发疑惑问着他二叔大庆。

“按说,不能啊!二杏那娘们我可是知道的,把我累个半死她都不当回事的,居然能被这小兽医弄成这样?难不成赵本严这小瘪犊子真长了个驴那么大的玩意??”

孟大庆也有些疑惑不解。

“哎呀!老二你管他家伙多大干啥?就算他长了个大象那么大的,我们也得进去抓流氓不是?刚才二杏也喊着让小兽医赶紧拔出去,受不了什么的,那证明两人肯定在里面真刀实枪的干上了啊,咱赶紧冲进去抓人啊!”

一直没做声的孟家老三孟大军说道。

“对,老三说的没错!咱们这就冲进去抓人!”村长孟大庆一拍脑壳,领着自家的几个兄弟直接冲向兽医站的大门。

..........

“咣当”一声,兽医站的大门被撞开。

几个老爷们凶神恶煞似的冲进屋内,却呆若木鸡站在原地看着屋内的男女。

“呦,孟大叔,二叔,三叔还是广发哥,是什么风把你们几个大晚上的吹到我这小兽医站来的?”

站在屋中手持金针的赵本严,笑呵呵看着闯进来的几个男人。

“赵本严,你把胡二杏绑到这台子上想干什么?”

虽然眼前的景象让几个人吃了一惊,但孟大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

“没什么啊,二杏嫂子刚才来找我看病,说我铁柱哥一进城打工,她这浑身就不舒服,让我帮帮她!本来我也不想帮的,架不住她苦苦哀求,哎,医者父母心啊!我就琢磨着用爷爷家传的金针刺穴的疗法,帮她去去肝火调剂调剂肾水,但是这疗法挺疼的,我又怕她受不了乱动,就用绳套帮她固定一下啦?是不是二杏嫂子?”

赵本严笑道。

“是,是,是这么回事,小赵大夫快,快帮我把针给拔了吧!你这一针下去,我这病都好了.....”

胡二杏痛的脸色发白有气无力地说着。

“哦,那我这就给你拔针。”

小兽医伸出手指麻利地把少妇脸上的金针拔出,弄得二杏又是一阵吱哇乱叫。

“是,是.....是这么回事啊,二杏下回看病记得早点来,这弄得大晚上的鬼哭狼嚎的,别人还以为出了啥事呢?”

孟大庆脸色铁青地看着台子上狼狈不堪的少妇。

……

半小个小时后,小兽医看着人走屋空的兽医站里,抹了抹头上的冷汗。

“幸亏刚才笼子里的大黄时不时地向门外低低的叫一声,好像外面有人?而且老子看胡二杏那娘们虽然一副发浪的样子,但眼神却是飘忽不定,时不时地向门外张望。果然是和孟大庆那个老王八蛋串通好了,想来陷害老子,好险好险!”

小兽医心中回忆着刚才的一幕,都有些后怕。

........

一夜无话,早上起来的赵本严给笼子里大黄的手术刀口处换了换药,又把昨天采回来的草药晾晒到院子里,好一通忙活。

“本严,本严快和我走!”院子外面传来二胖的叫声。

“干嘛?没看我这忙乎着呢吗?”小兽医不耐烦的应了句。

“快和我去村头啊,咱们孟家屯来了个城里的大美妞啊!”二胖的回答立刻让赵本严放下了手上的草药........

“啥?啥美妞?还从城里来的?”

虽然赵本严比二胖成熟老练的多,但是一遇上美女这种令雄性荷尔蒙激增的事物还是一样没什么抵抗力。

“就是刚刚从城里师范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啊,作为援教项目愿意到我们这孟家屯的小学来当半年的实习老师,哎呀具体的情况我也说不清楚,你去了就知道了。”

二胖兴奋地道。

说话间他拉着小兽医,两个人匆匆忙忙地向村头跑去。

这时候孟家屯的村头已经挤满了男女老少,不少小孩都骑到土墙上,二胖和小兽医加进到了围观的人群中,不停地向远处张望着。

不多时,一辆大马力的吉普越野车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很快就驶进了村口停了下来。

从上面下来一男一女两个背着行李拿着不少生活用品年轻人,站在人群最前面的村长孟大庆赶忙迎了上去。

“请问您就是新来的苏若雪老师吧?”村长孟大庆热情地打着招呼。

“对,我是。”一袭白裙的年轻女孩俏生生地一笑回答着。

“你好!我是他的男朋友,我叫王剑锋。”身边一身名牌休闲服的小伙子自我介绍道。

“啊?男朋友?”

村长孟大庆被闹蒙了,到农村当支援教育的老师咋还用带男朋友来呢?

“孟村长您别听乱说,他只是我的大学同学,听说我要到孟家屯当老师,说什么都要来送我到这。”

这个叫苏若雪的女孩赶忙红着脸解释着。

“哦,这样啊。没事,凡事到我们这来的我都欢迎啊!你看来了这么多乡亲们接苏老师你!”

说着,村长孟大庆把手一指周围的看热闹的村民,又忙着开始给苏老师一一介绍起来。

“嗞嗞嗞,本严你看看到底是城里来的女孩,你看人家小脸,粉嘟嘟透着白,你看这腿这腰,要不这裙子穿到人家身上这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人群中,二胖和其他男性一样对着新来老师的长相赞不绝口。

“是吗?还好吧?我倒还是觉得我家的晓华长得好看一些。”小兽医言不由衷地回了一句。

“算你还有点良心,今天就不打你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赵本严身后的孟晓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啊!晓华,你啥时候来的我咋都不知道呢?”赵本严故作镇静地说。

“早就来了,就看你是不是干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哪能够啊.....”

“本严,其实我是向你来辞行的,一会我就去坐车回县城再坐火车回学校了。”

孟晓华突然眼圈一红的说道。

“啥?你才放了几天暑假啊,这就回学校了?”

“刚才上午,学校的老师来电话了,说有一个特殊的项目必须赶回去完成,哎!我也没待够呢!”

女孩恋恋不舍地说着。

“那.........”

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小兽医语塞了半天,突然一个前扑把孟晓华拥进怀里轻声细语地说道:“那等你毕业回来,赶紧嫁给我,好让我到时候能天天给你检查身体!”

“呸,谁要嫁给你。”孟晓华嗔道。

虽然嘴上骂着,但女孩还是没有挣脱小兽医的怀抱,甚至在他的脸颊旁轻轻地亲了一口。

..........

“本严,你别难过了。晓华还是会回来的。”

看着赵本严呆呆望着孟晓华远去的背影,二胖好言安慰道。

“难过?谁说我难过了?上天本来就是给我安排了一大片树林子,我还能照看不少需要我呵护的树木呢!走,去看看城里的美妞去!”

转过身的赵本严忽然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表情轻松地向村中走去。

.........

这时在村中早已废弃多年的孟家屯小学里,刚刚把行李和生活用品都放妥当的苏若雪,把村长孟大庆和一些来帮忙的村民都送走了, 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她和王剑锋两个人。

“若雪,你看这条件多差啊,你自己住在这我可不放心!”王剑锋在一边抱怨着。

“不错了,比我想象的好多了,起码很干净!”女孩苏若雪倒是很看得开。

“那也不行,你看这里村民包括那个什么村长在内,一个个看到你就像狼见了肉似的,恨不得把你给生吞了!你要是不走的话,我就也留在这保护你!”

“你留下来保护我?我怕到时候先被你给吞了!”女孩蔑视地看了王剑锋一眼。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喽?”王剑锋话锋一转。

“我早原谅你了,只是我们的情侣关系已经结束了!”苏若雪淡淡地说。

“那.....那我走,不过大老远给你送到这来,临别之前怎么也得让我抱一抱吧?”

王剑锋提出最后的要求。

苏若雪眉头一皱,有心拒绝,但又实在不想那么拒人以千里之外,于是低头表示默许了。

王剑锋赶忙伸出臂膀把苏若雪抱在怀里,并且用嘴唇开始啃咬女孩的耳垂。

“嘶......”

敏感部位上的刺激让女孩抽着冷气,苏若雪开始后悔答应这个要求。

两个人交往了二年多,王剑锋对她身上的敏感地方了若指掌,没亲吻几下就开始让女孩吐气不匀了。

而且下面的两只手也不老实起来,有一只已经开始顺着白色纱裙前襟轻轻拨弄起苏若雪胸口那柔软的地方。

“不行,不行......剑锋不可以......”苏若雪用力地想把王剑锋的手推开。

“啊......”女孩发出一声娇媚的尖叫声,整个躯体不停地战栗着。

原来不知何时王剑锋的另一只手已经从纱裙裙摆里摸了上去,并沿着修长圆润的大腿深入到了女孩粉红色的内内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