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爬行动作训练奴隶_男友像狼一样的啃我

更新时间:2020-02-11 15:54:10
新闻网0211日报道

陈宏一听,脸色一沉,然后拉了下窗户,忽然朝着苏月冲了过来,粗.暴的抱着苏月,然后一只手顺着苏月性.感的大腿往上摸去,一边威胁道:“苏经理,你要是想张华出去,就乖乖的老实听话。”

 

 

苏月奋力挣扎着,猛的一巴掌朝着陈宏扇了过去,怒骂道:“陈宏,你真恶心。”

 

 

“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陈宏怒吼一声,再度朝着苏月冲了过来,然后直接抱着她一条腿,撕烂了她的丝袜,将职业短拳往上聊去。

 

 

“臭婊.子,下面穿的这么风.骚,别在老子面前装!”陈宏叫骂着,动作十分的粗.暴,他全然不管苏月的挣扎,直接霸王硬上弓。

 

 

苏月十分的害怕,她没想到陈宏在派出所就敢对自己用强,她虽然是女子会所的经理,可以说也是风尘女子,但她并不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虽然被陈宏死死的按在墙角,脚上的丝袜都被对方撕碎,一条腿都被抬起来了,但她并没有就此屈服,而是奋力的挣扎,最终大喊道:“陈宏,这件事请关系到花姐,你要是再敢乱来,花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花姐?”苏月这么一喊,陈宏果然有所顾忌,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

 

 

趁此机会苏月狠狠的一角踩在陈宏的脚上,一把推开陈宏,赶紧拉下自己的短裙躲到门边,说道:“实话告诉你吧,花姐看上了小华,如果你继续扣着小华不放,花姐那边追问起来,后果你自己承担!”

 

 

陈宏脸色铁青,一看苏月那的表情也不像是假的。他自然知道苏月口中说的花姐是谁,秋花不是他一个小小派出所长能得罪的,不过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他着实不甘心。

 

 

“陈所长,我不想把关系闹僵,花姐已经看上了小华,如果他有什么闪失的话,花姐的脾气你也很清楚。”苏月见陈宏陷入了思索当中,于是继续说着,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叠钞票,道:“陈所长,这些小钱你先收下,如果方便的话希望你能现在就放了小华,晚了,花姐怪罪下来,我们谁也担当不起。”

 

 

“哼!”陈宏心里很不爽,但也无可奈何,冷哼一声,一手接过钞票,指了指门外,说道:“就在隔壁第三间。”

 

 

“谢了,陈所长!”苏月点了下头,甚至顾不上脱掉被陈宏撕烂的丝袜,转身就走了出去。

 

 文学

 

见苏月挺着肥.臀,雪白的大腿走了出,陈宏心里暗道:“臭婊.子,你迟早是我的!”

 

 

离开派出所,苏月带着张华没有任何的耽搁,直接开车去秋花的别墅,一路上张华也没有多说什么,事到如今,看苏月现在这焦急的模样,他也知道事情肯定很严重。

 

 

不管怎么说,苏月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他心里虽然不大乐意去服务那个秋花,现在这种情况下也是别无选择,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车速很快,没多久苏月便与张华来到了秋花的别墅,秋兰早已等候了多时,见两人来了,秋兰愤怒的瞪了眼张华,然后对苏月说道:“大姐吩咐,我们不用上去了,让他一个人上去就行。”

 

 

苏月与张华都愣了下,接着苏月想了想,说道:“那小华你先上去吧。”

 

 

张华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被陈宏关了一夜,他的心里很不爽,但现在也不是发泄的时候,看了眼满是期待与担心的苏月,然后说道:“经理,不用担心,我知道怎么做的,你先回会所吧。”

 

 

说完,张华头也不回的朝着别墅之中走去,而苏月脸上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样子,她无力的靠在一边,有种说不出的疲惫,美丽白皙的脸上一夜之间竟然出现了许多鱼尾纹。

 

 

秋兰站在一边,手里夹着一支女士香烟,她什么都没有多说,只是看着略显瘦弱,却长相帅气的张华走上别墅,她心中竟然第一次涌现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兰姐,这次多谢你了。”苏月十分感激秋兰,虽然事情是因为秋兰而起的,但现在她心中觉的,秋花比秋兰还要难缠,而秋兰只是脾气火爆了一点罢了。

 

 

秋兰点了点头,心中有些不忍,她知道自己姐姐的脾气,这一次张华单独去别墅,后果是什么她比谁都清楚,但她也没办法改变什么。

 

 

想了想,秋兰有些意味深长的感叹道:“小月啊,也许张华的结局不是你想的那样。”

别墅中,静悄悄的,静的可以听到心跳的声音。秋花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翘着腿,黑色的包臀装与雪白修长的双腿形成鲜明的对比,上半身套着一件黑色的吊带衫,三分之一的胸部露了出来,长发飘散着,远远看上去绝对是女神级别的。

 

 

张华一路找到秋花所在的房间,这会儿站在房中看着秋花,他也一言不发,什么都没有说,就站在那里。他就是要等秋花开口,看看这个温柔的黑道大姐到底想耍什么花样。

 

 

半响过后,两人谁也没有开口,这时候张华实在忍不住了,被反绑在派出所关了一晚上,没吃没喝,这下又站了半天,他实在想发火了,于是声音有些暴躁的问道:“你想我怎么做?”

 

 

“你终于舍得开口说话了吗?”秋花似乎就在等张华开口,她放下了翘着的双腿,然后指了指身边的沙发,说:“过来。”

 

 

张华没有多说,直接走了过去,一屁股坐了下来,坐在秋花的身边,然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们先约定好,我让你满意,事后你还有你的妹妹谁也不许再找苏经理以及幸福女子会所任何人的麻烦。”

 

 

秋花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道:“我们这一行最讲信用,你放心,只要你能让我满意,小兰的事情跟这一次你失信的事情就此揭过。”

 

 

“那就不要废话了!”张华不耐烦的说了一声,然后站了起来,道:“躺下,背对着我。”

 

 

秋花微微愣了下,没有想到张华一个男技师竟然有几分气势,不过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在她的心里,张华仅仅只不过是一个技术还算不错,但粗鲁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男技师而已。

 

 

“你先不要急,精油我已经准备好了。”秋花瞥了一眼旁边桌子上的一瓶专门用来推油开背的精油,然后突然话锋一转,十分有气势的说道:“丑话我先说在前头,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这一次你不能令我满意的话,后果你很清楚。”

不痛

 

 

“知道了。”张华心里很不爽,不过也没办法,不过当他看到秋花穿着黑色包臀装趴在沙发上,那性.感修长雪白的双腿紧紧夹着,往上那饱满陡峭的臀部圆圆的,给人无限的吸引,他的心情就好了许多。

 

 

打开精油瓶,往手上涂了点之后,张华就直接动手,他双手轻轻的抚摸在秋花雪白的双腿之上,温柔的,感受着秋花细腻柔滑的皮肤。紧接着,他双手一步步往上,顺着凸起的臀部,开始加大力度,随后撩起秋花的吊带衫。

 

 

“啊!”秋花不经意之间叫了一声,张华心里暗暗冷笑,然后速度力度越来越大,狠狠的揉捏着秋花的臀部,拈花指也在瞬间施展而出。

 

 

“真舒服,果然跟小兰说的那样。”秋花一边喘.息一边说道,然后动了下,示意张华继续往上。

 

 

张华也丝毫不客气,虽然说他很不爽这样被一个女人要挟,但这个要挟他的女人长相,身材,气质绝对没得说,都是罕见的极品。

 

 

面对这样一个撅着屁股,起码裸.露了大半的极品美少妇,正常的男人都受不了,当然张华也不例外。此时的张华下面已经起了反应,手上的力道也加强了许多,从脚趾到颈部,他的手指在灵活的运动着,拈花指的威力完全展现了出来。

 

 

秋花尽情的呻.吟着,虽然是铺在沙发上,背对全部裸.露对着张华,但那丰满的胸脯还是能看到一些,下面的包臀装早已被张华刻意撩开了一些,隐约可以看到里面黑色的小内.裤,甚至还能看到水渍。

 

 

不经意间,秋花已经闭上了眼睛,雪白柔滑的双腿本能的互相摩擦着,双手也在揉捏自己的双胸。张华感觉极度刺激,忍不住脱掉裤子就骑上去,但他还是忍住了,因此手上的动作也更加的卖力了。

 

 

“嗯额啊啊好舒服再用力点。”秋花不断呻.吟,双腿摩擦,大屁股扭.动着,看的张华真想狠狠的咬一口。

 

 

看着那雪白的背部与大腿,被压扁了双.峰,以及包臀装包裹不住的雪白肥美大屁股,张华感觉自己不行了,下半身已经硬的跟铁桶一样。

 

 

他手上沾满了精油,运用拈花指疯狂的揉捏着秋花的臀部,弄的秋花呻.吟不断,并且声音越来越大。秋花闭着眼睛,享受着按摩带来的快.感,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无法形容。

 

 

而张华此时虽然很想将秋花就地正法,但他并没有失去理智,他知道自己这样做的目的,所以他尽力克制住自己的欲.望,拼劲全力的服饰秋花。

 

 

秋花欲.火难耐,虽然包臀装已经被张华拉开了大半,雪白的大屁股露了三分之二出来,黑色的小内.裤上面全是水渍,但她此时并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反而不断的腾出手来,想要拿着张华的手去摸她的隐私部位。

 

 

张华早已经忍不住了,秋花这么一主动,他脑袋一段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拉开包臀装,一只手直接伸进了秋花的内.裤当中,然后凭借着男人的原始本能开始来回的摩擦。

 

 

“啊啊好舒服哦哦快就这样!”秋花整个人身子像是被电击了一样颤抖了下,接着便十分夸张的扭.动并大叫了起来,异常的诱.惑。

 

 

张华也忘乎所以的闭上了眼睛,一只手继续在秋花的双腿,背部摩擦,另一只手脱掉了秋花的包臀装与黑色内.裤,直接深入到了她的隐私部位来回推拿。

 

 

秋花屁股使劲的抖动着,声音越来越大,张华听的心里越来越痒,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大,两人似乎都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当中。

 

 

“哐当”突然,一把锋利的水果刀直接掉在地上,这一幕被张华第一时间看到,他愣了下来,有些无法理解的看着刚刚从秋花身体下掉落下来的水果刀。

 

 

很明显,这把水果刀是秋花故意藏在沙发下面的,张华想不通,秋花在沙发下面藏一把水果刀究竟有什么目的?思索之间,他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力量也弱了下来。

 

 

“干嘛停下来?”秋花忽然十分生气的质问道。

 

 

张华看了眼地上的水果刀,说道:“你下面藏把刀是想干吗?”

 

 

秋花一愣,暗叹自己自己大意,她本来在张华服侍自己的时候,结果了张华的性命,可没想到刚才太爽了,竟然忘乎所以,将事先藏好的水果刀掉了出来,暴露自己的目的。

 

 

“哦没什么削水果的忘记收了。”秋花掩饰了一下,然后看了眼自己光秃秃的屁股还有雪白的肌肤全部暴露在张华的视线之中,她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

 

 

这一切都被张华敏锐的捕捉到了,说实话此刻张华心里真的想不通,秋花藏把刀到底想干嘛,而且秋花在解释的时候分明是在掩饰,从秋花的眼神之中,他看到了一种愤怒与厌恶。

 

 

“难道这娘们厌恶我?”张华心里思索着,可转念一想,既然秋花厌恶自己,那为什么还要自己来替她按摩,这之间太过矛盾。不过最让他难以想象的是,秋花藏的这把水果刀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说秋花要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用刀杀了自己,这完全没有必要,因为秋花是整个钵兰街的大姐大,手下小弟何止万千,要对付自己实在太容易,根本没必要这样做。

 

 

“还愣着干什么?快继续!”见张华愣在一边停了下来,秋花催促道。

 

 

“哦!”张华应了一声,看了眼秋花那雪白保养如同少女一样的肌肤,丰满的臀部,被水渍打湿的黑色小内.裤,以及恰到好处的包臀装,面对这样的诱.惑,任何男人都抵挡不住。

 

 

不过就在他准备再次用拈花指替秋花按摩的时候,秋花一把拉下来了自己的体恤,然后霸道的说道:“你躺下!”

 

 

“什么?”张华有些怀疑。

 

 

“叫你躺下!”秋花的语气不容置疑,果然有黑道大姐的气势,说着她干脆一把将张华推倒在沙发上,然后也不等张华有什么动作,将自己的黑丝拨到一边,对着张华就直接坐了上去。

张华目瞪口呆,没想到看似温柔贤淑的秋花竟然骨子里这么骚,甚至比苏月还有过之无不及。不等张华有所反应,秋花双手直接解开张华的上衣,然后继续往下,另一边她自己又不停的在张华的身上摩擦,饱满的臀部软软的,摩擦着张华的命.根子。

 

 

“真Tm刺激!”张华心中暗叫,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他感觉自己都快要把持不住了,本来自己是迫不得已来服饰秋花的,但现在却反过来了,是秋花在服饰他。

 

 

不知不觉中,张华有些飘飘然了,他感觉全身像是火烧一样,那种被几团白花花的肥肉摩擦的感觉实在太爽了,他双手忍不住本能的将秋花抱紧,在秋花的大屁股上,双胸上使劲的来回摸索着。

 

 

秋花的动作也是越来越猛烈,哪里还有半点温柔淑女的形象,完全是一个饥.渴了许久的少妇。她撕开了张华的衣裳,解开了张华的裤子,在张华的身上乱舔,下面大屁股不停的摩擦着。

 

 

俗话说的好,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在地上能吸土,秋花正值三十与四十之间的年龄,如狼如虎的年龄,而张华也恰好是风华正茂,血气方刚。

 

 

两人可以说是干柴加烈火,一点即着,双方都迷失在了欲.望的海洋之中。张华忘乎所以的在秋花的肥.臀丰胸美腿上乱摸,似乎忘记了自己正在干吗,而秋花似乎早已经习惯,虽然也非常的享受,但迷离的眼神之中总是夹带着一丝杀气与厌恶。

 

 

正在张华迷失之际,秋花眼中突然浮现出一抹杀机,然后顺势捡起地上的水果刀,看了眼自己胯.下,张华那硬邦邦直挺的命.根子,冷漠的刺了下去。

 

 

“啊!”张华一身惨叫,身子不由自主的侧了一下,然后怒火冲天,一把推开秋花,连裤子都没穿上便动作十分麻利的掐住了秋花的喉咙。

 

 

“贱.货,你想干什么?”张华异常的愤怒,手上青筋毕露,性趣全无,有的只是满脸的愤怒。

 

 

秋花见自己已经暴露,虽然刺伤了张华,但并没有就此废了张华的命.根子,她索性就地坐了下来,慢吞吞的穿好自己的体恤衫,拉下了包臀装,十分冷漠的回答道:“花心的男人都该死!”

 

 

“放屁!”张华大骂一声,看着自己大腿内侧被锋利的水果刀划开了一条口子,鲜血直流,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说不定命.根子就真的被废了。

 

 

作为一个男人哪怕是断手断脚,也决不能让命.根子废了,那样对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是最残忍的事情。看了眼大变模样,冷漠无比的秋花,他已经什么性质都没有了,看了眼伤口,然后迅速拉上裤子,怒吼道:“臭女人,要不是老子运气好,这回就废了!”

 

 

秋花脸色十分难看,手里依旧抓着滴血的水果刀,她并没有任何的紧张与惧怕,仿佛早已习惯了这一切。只见她站了起来,面目有些狰狞的走向了张华,挥舞着手中的水果刀再次刺向了张华。

 

 

“贱.人,你他妈有神经病吧!”张华不想理睬,双手一动,拈花指瞬间施展出来,他速度奇快的扣住了秋花的手腕,夺下了水果刀,颇有气势的吼道:“我警告你,你不要以为我怕你,我只不过不想惹事,不想连累苏经理,但这并不代表我怕事,没有底线。”

 

 

“你这个风流的贱男人,你该死。”秋花挣扎着,满脸的怒气与怨恨,这让张华很是受伤。

 

 

“你跟男人有仇吗,靠!”张华不爽的骂了一声,一把用力推开秋花,然后径直朝门口走去。

 

 

“花心的贱男人,这次你侥幸逃脱,下一次我不会让你逃出我的手心。”秋花斩钉截铁的喊了一声,声音冰冷,让张华吓了一跳。

 

 

本来已经走到门口打开了门的张华一听立刻停了下来,他转身看着眼中杀气腾腾的秋花,纳闷的问道:“我说,我叫你大姐行吗?你一会儿花心,一会儿风流,一会儿贱男人,老子还是处男!”

 

 

说完,张华“啪”的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摔门而去

幸福女子会所当中,张华双腿叉.开坐在沙发上,脸上满是怒气,直到现在自己的大腿内侧还隐隐作痛,回想着那惊险的一幕,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现在自己已经变太监了。苏月站在一边愁眉不展,唉声叹气,脸上满是焦急担忧之色,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苏经理,实在抱歉,现在这结果也不是我想要的,一人做事一人当,那臭女人要是敢来报复,我也不会让她好看的。”见苏月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从一个意气风华,全身上下透露着高级白领变成了憔悴不堪的老妇人,张华的心里真不大好过。

 

 

可以说苏月是他下山后对他最为照顾的一个女人,有时候像妈妈,有时候像个大姐姐,有时候又像个小女人,很多时候张华心里有错觉,是不是喜欢上了这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少妇。

 

 

因为自己的事情,苏月这几日吃不好睡不好,满脸憔悴,而自己又无能为力,作为一个男人,张华心里也有气,但事已至此,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

 

 

“唉!”苏月深深叹息了一声,双眼有些湿润,低沉的说道:“小华,这家女子会所是姐一生的心血,姐不想就这样关闭了,但现在已经彻底得罪了秋氏姐妹,她们姐妹两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苏月又从包里拿出一叠钞票,递给张华道:“这些钱你拿着,赶快离开这,走的越远越好。”

 

 

“我走了,那你怎么办?”张华并没有伸手去接苏月给他的钱,而是直接拒绝了。作为一个男人,最起码也要敢作敢为,如果自己就这样走了,毫无疑问幸福女子会所一定会遭殃,这样的事情他不想干,也干不出来。

 

 

“经理,这事我会负责到底!”说着,张华双手一抓,麻利的抓起桌上一个茶杯用力一捏,茶杯应声而碎。

 

 

这一幕让苏月很是吃惊,不过吃惊过后她还是十分的担心,尽管她也知道张华不是普通的男技师,但秋氏姐妹的势力绝对不容小视,西山市黑白两道都要给面子。

 

 

“小华,听姐一句劝,拿着钱赶紧走。”苏月再次劝解道。

 

 

“经理,你太小看我了!”张华再次拒绝了苏月,气势一震,颇为坚定的说道:“老头子常教导我,男人可以坏,可以猥琐,甚至可以下流,但绝对不能软弱,绝对不能不负责任。这事是我惹出来的,不论怎么样,我也会扛下来。”

 

 

“唉!”苏月无奈的叹息着,现在的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心里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睡觉吃饭都在担心秋氏姐妹带着手下来报复。

 

 

然而就在苏月一筹莫展,手足无措的时候,包房的门突然开了,周琳满脸焦急的床了进来,开口喊道:“经理,不好了,九十九号包间出事了,你快去看看。”

 

 

苏月一听二话没说便冲过了出去,张华愣了片刻也跟着走了出去

 

 

幸福女子会所总共三楼,一楼是给普通客人按摩的地方,二楼则是给稍有点钱的客人按摩,而三楼却是专门替侏儒秋花这种贵客按摩的地方,所以一般来说三楼都是VIP客房,来的客人也都是VIP,安排的技师也都是整间幸福女子会所最优秀的男技师。

 

 

此时,三楼九十九号VIP房中,一名长相帅气的男技师正捂着脸,一副小女人模样委屈的站在一边,会所的几名女服务员也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不知道该干嘛。

 

 

包房的门打开着,男技师与女服务员都站在门口不敢进去,这时候周琳领着苏月与张华大步跑了过来,老远苏月便知道一定又是男技师得罪了某个客人。

 

 

“小王,你是不是又得罪客人了?”秋花二话没说,朝着那名捂着脸的男技师走了过去,瞬时就是一顿批。

 

 

只见那名叫做小王的男技师抬起头,脸上一个大大的巴掌印,而后甩了可甩手,怪里怪气的说道:“哼,苏经理,你可要替人家做主,里面那客人太不讲理,不喜欢人家就不喜欢嘛,还动手打了人家。”

 

 

“卧槽!”一边的张华一听这名叫做小王的男技师那跟女人一样的声音,娘炮一样的动作,忍不住骂了出来。

 

 

“死相,你骂谁呢?”小王瞪了一眼张华,动作十分的温柔,比女人有过之而无不及,这让张华忍不住想吐。

 

 

“好了!”苏月一脸的怒气,声音有些大,瞪了眼那名男技师,教训道:“王宁,你不要自以为技术不错就可以耍大牌,我告诉你,下次你再得罪哪位贵客,我马上炒你鱿鱼!”

 

 

“哼!”王月冷哼一声,甩了甩手,没有任何回应直接下楼而去,苏月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朝着包房中走去。

 

 

九十九号包房幸福女子会所三楼最豪华的几个包房之一,消费十分的高,一般人根本玩不起,因此能玩的起非富即贵。但凡这种有身份有地位的顾客,苏月是从来不敢得罪,并且千叮咛万嘱咐所有的服务员,男技师万万要小心,好好的服侍好。

 

 

刚才那名叫做王月的男技师也算是幸福女子会所的几个王牌男技师之一,手法确实不错,但为人却是心高气傲,对顾客多次挑剔,甚至多次得罪顾客,如果不是技术好的男技师实在难求,苏月早就炒了他鱿鱼。

 

 

走进包房中,苏月便看到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女人坐在沙发上,手里夹着一个女士香烟,脸上闪烁着怒气。

 

 

“原来是刘姐啊,怠慢了,刘姐你来了怎么也不跟我事先说一声。”苏月一见那坐着生气的女子竟然是西山市的著名女富豪刘艳,着实很意外,甚至很吃惊。

 

 

“小苏,你这怎么回事,我才半年没来,你们的技师素质已经下降到这个地步了吗?”刘艳站了起来,有些生气的看了眼苏月,而后继续说道:“难道我还玩不起,付不起钱么?”

 

 

“刘姐你说笑了。”苏月见情况不对赶紧赔不是,虽然说刘艳以前也常来幸福女子会所玩,也算是老顾客了,而且为人大气温和善解人意,即便之前也有些技师不小心将她得罪,她也从来没有在意。

 

 

但这一次似乎刘艳真的很生气,脸色都变了,这是以往从未有过的。想到这里,苏月心中暗暗将刚才那个王宁记下来,心想着事后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下他。

“刘姐消消气,这不最近太忙,疏忽了对技师的培训,有什么的您别忘心里去,气坏了身子不值的。”见刘艳很是生气,苏月也不敢丝毫怠慢一边赔不是,另一边亲自倒了一杯茶递了上去。

 

 

刘艳摆了摆手,脸上依然怒气未消,她看了眼满脸和善笑容的苏月,最终无奈的摇摇头,接过那杯茶,细细的抿了一口,说道:“小苏啊,不是我故意为难你,你这里的服务态度确实越来越差了,刚刚那技师什么人啊,真实的,扫兴。”

 

 

“刘姐说的对,我们一定改,还请刘姐不要往心里去的好。”苏月一边说着,一边使眼色给其他服务员,让她们赶紧收拾房间。

 

 

“好了,我也不难为你了。”刘艳说了一声站了起来,一边往外走去一边说道:“这半年一直忙着生意上的事情,好不容易抽个空来你这放松下,没想到尽扫兴了。”

 

 

“诶,刘姐别走,这一次的消费算我的,全免,您等等,我再重新给您找个技师,好么?”见刘艳要走,苏月赶紧跟上去挽留。要知道,做这一行的最重要就是回头客,何况还是刘艳这种有钱又讲道理的富婆,这可不常见。

 

 

刘艳摇摇头,一副极其失望的样子,摇摇头,道:“算了,小苏,我只是跟你说下,无论哪个行业,服务才是最主要的,隔壁那边最近也要新开一家女子会所,到时候你们这如果服务不提升的话,恐怕会流失大批客人啊。”

 

 

“刘姐说的是,我们一定改。不过刘姐您要是这样走了,小妹心里很过意不去,你可一定要留下来啊,我这就去重新安排个技师,一定让你满意,您看行么?”苏月满脸的笑容,虽然很辛苦,但她心里不敢有任何怠慢,她早已将幸福女子会所当成了她的家,不管发生什么她都要坚持下去。

 

 

“唉,好吧。”刘艳无奈的讪笑了笑,说道:“妹妹你真会说话,这次我就卖你个面子吧,你重新给我安排个好点的技师,让我好好放松放松。”

 

 

“好的,刘姐你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安排。”说着苏月就走出了包房,张华与其余几名女服务员也跟着走了出去。

 

 

苏月脸上十分的焦急,看了眼周琳,吩咐道:“小琳,你马上去通知林峰,让他准备下,马上上来给刘姐按摩。”

 

 

安排好了这些后,苏月又风急火燎的走进了包房陪刘艳聊天,整个过程根本没有任何闲暇。张华在一边看在心里,暗暗感叹苏月真不容易,虽然这整个会所都是她的,但为了这个会所,苏月也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想到这张华内心更加坚定了,说什么也不愿意一走了之,就算要走也要替苏月把秋花这件事解决之后再走。

 

 

然而,一会儿后只见周琳又急匆匆的跑了上来,身后并没有任何人跟来。

 

 

“小华,苏经理了?”周琳焦急的问道。

 

 

张华手指了指九十九号包厢,说道:“在里面陪那个女人聊天。”

 

 

“唉!”周琳深深叹息了一声,有些生气的说道:“王宁那个王八蛋得罪刘姐不说,刚才被苏经理训了一顿后竟然煽动林峰,陈兵几名王牌技师集体跳槽了。”

 

 

“集体跳槽?”张华一听也感觉有些惊讶,没想到刚才那个娘娘腔竟然还暗自煽动其他技师跳槽,这确实够无耻的,想了想,他说道:“那你赶快安排其他技师上来啊,让客人等久了不好。”

 

 

“我..我..。”周琳心里也很焦急,苏月待她跟亲妹妹一样,而且会所给她的待遇也很好,她也不想看到幸福女子会所遇到什么麻烦,可是她也没有任何办法。

 

 

整间幸福女子会所就属王宁,林峰,陈兵三人技术最好了,现在这三人一致跳槽走了,其他技师上来恐怕也难以将刘艳服侍好,这样以来刚才苏月的努力就白做了。

 

 

“小琳,你怎么了?有什么话就直说。”见周琳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张华忍不住开口问道。

 

 

“小华你有所不知,王宁跟林峰,陈兵他们三个是会所里技术最好的技师了,现在他们走了,其他技师恐怕没有那个技术啊。”周琳焦急的说道。

 

 

“那怎么办?”张华问了一声,刚才事情的经过他看的很清楚,如果现在不安排一个技术好的技师将那个富婆伺候好的话,恐怕幸福女子会所真的会一落千丈,没必要再开下去了。

 

 

“我也不知道!”周琳摇头说道。

 

 

张华摇摇头,想了想,道:“那好吧,只有这样了。”说完,他头也不回的朝着包房中走了进去。

 

 

当他一走进包房的时候,苏月愣了下,眼神有些迟疑的看着张华,张华坚定的点了点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苏经理,让我来试试吧。”

 

 

“小华..你..。”苏月有些不相信,因为平常张华很讨厌干这种事情的,没想到今天却主动请缨,不过当她看到张华那让人放心的眼神后,她也没说什么了。

 

 

“刘姐,这是咱们会所新来的技师,叫小华,技术一流。”苏月微笑着跟刘艳解释道。

 

 

刘艳微微瞥了眼张华,见张华长的高大帅气,眉清目秀,皮肤比大部分女人还好,站在那里颇有几分气势,与一般男技师不同。不过得知张华是新来的,刘艳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张华的技师与服务意识。

 

 

张华在刘艳打量他的时候,他也在观察刘艳,见刘艳一副好奇又担心的样子,他心里也猜到了对方的意思。想了想,张华直接了当的说道:“刘姐,你放心,虽然我是新来的,但我的技术整个西山市恐怕也没人能超过我!”

 

 

“哟?”刘艳有些吃惊,听张华这么一说她倒有些兴趣了,于是说道:“小伙子,吹牛可是要交税的。”

 

 

“放心吧,我从不乱说,不信你试试就知道了。”张华也不想罗嗦什么,十分直接的说道。

 

 

“好,有个性,我很喜欢。”说着刘艳看了眼苏月,说道:“小苏,那就让这个小伙子试试,你先出去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