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领导压在女儿的身上_小东西 我想在床上弄哭你

更新时间:2020-02-11 15:54:10

瞿冉撇了我眼,戴上了蓝牙耳机,“爸。”

 

 

那边的咆哮声清晰传出,我打开车窗,看着路边的零零散散的霓虹灯,心里跌宕起伏,哪还有精力去跟瞿国强较劲?病危的母亲、陷入狼窝的叶媚就已经让我心力交瘁。

 

 

“你别管了,这事我能处理好。咱别怄气了,没必要。”

 

 

瞿冉一直在给老爸压火,生怕让我听到那边的动静,刻意提高了声调和语速,“好了,好了,我在开车,先这样。你好好养伤。”

 

 

强行挂掉电话后,瞿冉可能也有点尴尬,一直没说话。

 

 

我顿了顿嗓音,哼道,“他要是非要闹出个子丑寅卯,我陪他。但得等我把手头的事安顿好后。放心,我不会跑,就算战死,也不会后退一步。”

 

 

瞿国强堂堂的集团副总,想捏死我很轻松,也正是这种巨大的心理优势让他有了超凡的自信心,只要我不肯低头,他就绝不会让步。

 

 

这关乎他的尊严和官威,已经超过了对女儿该有的关怀。

 

 

“别,可别。”

 

 

瞿冉不敢看我的眼睛,降低了车速,说道,“这事就这么过去吧。阿姨那边我肯定会好好赔偿的。”

 

 

“这只是你的意见,不代表他。”

 

 文学

 

鬼知道瞿冉是不是有想耍花样,反正在医院时开始也是对我低眉顺目,但自她老爸出现后就截然不同了,现在又想故技重施?老子还不吃这一套了,“你告诉他,想怎么样都行,我跟他死磕。还有你,别以为放了我,我就会感激你,咱俩的帐,没完!”

 

 

听了我的话,明显感觉瞿冉有些委屈,但她怎么会示弱呢?

 

 

砰一声猛刹,刚刚还提到一百迈车速的奥迪A7突然就在路中间静止了,急刹下的轮胎在柏油路上擦出刺耳的声响,甚至空气中竟微微弥漫出一股橡胶味。

 

 

而就在这时,我们车后不断有大灯闪过,紧接着就是嘶鸣的喇叭声和刹车声,虽是半夜,车辆极少,但也恰是渣土车工作的“黄金时间”,身后一辆满载砂土的大车差点就追尾过来,若不是司机及时控制车速,在行将撞上的瞬间调转车头,我和瞿冉这会恐怕已经被生生碾成肉酱了。

 

 

大车司机按下车窗嗷嗷骂了一通,倒也没停留便吭哧吭哧的扬长而去了。

 

 

我也吓的不轻,着急拉了已经呆滞的瞿冉一把,“还愣着干啥,你特么找死啊?开车!”

 

 

瞿冉将车听到路边,侧过身子跟我掰扯道,“纪明,你别动不动就冲我耍狠,别以为你敢说几句狠话我就怕了你,我是总之,你好自为之。”

 

 

我不想跟瞿冉把时间浪费在路上,叶媚那边至今没联系上,恐怕已经遭到不测,“行,我怕了你了,行了吧?抓紧开车,送我去水云阁。耽误了事,我吃了你。”

 

 

她嘴角一梗,没再说什么,路灯闪过的瞬间,我看到她的眼角溢出了一丝泪光。

 

 

矫情。

 

 

欺负别人的时候那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样子,现在又装可怜,女人啊,真是复杂的生物,难以揣摩。

 

 

很快就到了地方,我夺门而出,“不用等我,你走吧。”

 

 

冲进大厅,前台有两个挺漂亮的小姑娘在值班,刚要冲我打招呼,我捡起茶几上的一尊水晶烟灰缸就狠狠砸碎在地,砰一声脆响,大厅里尖叫声肆起,“把李达给我叫出来!现在、立刻!”

呼。

 

 

我知道此举太过激烈,容易惹出更大的事端,但情况紧急,李达在这里肯定是老面孔了,来来往往的店员也都认识他,唯有这样才能第一时间打破宁静。

 

 

前台一边打电话一边往里面的内厅跑,“找李所的,李所在温泉池吗?”

 

 

“没有,去后面的包间了。”

 

 

走廊里一个穿着工服的小伙说道。

 

 

我听后着急奔了过去,揪住小伙的衣领嚷道,“带我过去,快点!”

 

 

一时间整个水云阁都鼓噪了起来,从值班室里跑来了三四个身材魁梧的汉子,应该是这里看场子的,但到底是服务场所,他们也不会上来就动手,只是一个劲的劝我别冲动,有什么事咱们下来再说,没必要搅的鸡飞狗跳。

 

 

他们可能把我误以为是叶媚的老公了,跑这里来抓奸的。

 

 

李所可是水云阁的保护伞,他要是在这丢了面子,水云阁没几天就得查封,外表看上去这是正规洗浴、温泉场所,其实里面都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有人撑腰就能顺利经营,一旦被遗弃,立马就玩完。

 

 

“李达,给老子出来。把叶媚给我交出来。”

 

 

我不理睬他们,继续往里面走着,声音传遍了每个角落。

 

 

那几个人有点急眼了,在后面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捂住我的嘴,踩住我的头发,急语斥道,“再特么出声,废了你。”

 

 

他们身上都有纹身,留着光头,一看就是道上混的那种,两条膀子都很健硕,劲力十足。

 

 

若是往常,我肯定就跪了,三四人的围拢下,压根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但……

 

 

我也不知怎么了,本能的身子一扭,挂在我身后的那家伙竟直接被弹撞到走廊的墙上,磕的他后脑发出一声闷响,我撑起双臂,搂住身侧两人的腋下,猛的一推,一百八十斤的大汉竟轻而易举的被我摔了个踉跄,若不是他们及时扶住墙壁,恐怕已经来了个狗吃屎。

 

 

我浑身青筋暴起,胸口一阵热浪涌过,明显能感觉到尾戒又在阵阵发胀,虽很不解,但也不顾上其它,追过去对着他们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虽然刚从派出所出来,知道现在动手打人的后果有多严重,而且是在副所长的面前出手,但叶媚正在遭受危机,她为了我,不惜做出这一步。

 

 

做为男人,这是我绝不能忍的,哪怕我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也不愿看到叶媚用这种方式解救我!

 

 

就在这时,走廊最里侧的一间包房门打开了,李达穿着白色的浴袍,嘴里叼着雪茄,一步三摇的朝我这边走来。

 

 

而他的身旁站着的就是叶媚!

 

 

仨光头虽然战斗力不行,但确实耐打,眼看李达出来了,更是着急表现,顾不得脸上的血痕,硬生生的死抱住我的双腿,我急于救叶媚,铁拳抱实,狠狠的敲向他们的后脑、太阳穴、耳膜、下颌,“草,给我松开,死去吧!”

 

 

李达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番,抬眸看向走廊角落里的监控摄像头,“好,精彩,没想到还是个汉子。”

 

 

他很鬼,远远的站在摄像头后方,根本就拍不到他,但我打人的画面却会摄的一清二楚。

 

 

仨光头被我打的抱头躲闪,我阔步而上,冲着李达就冲了过去,“草,敢趁人之危,我废了你。”

 

 

虽然我不明白叶媚见到我那副淡漠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但她跟李达进屋那么久,恐怕早已生米煮熟饭,但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要让李达付出应有的代价!

 

 

本想让叶媚闪的远一点,免的溅她一身血,但没成想,在我铁拳行将轰过去的煞间,她竟站在了李达身前,双臂横拦,冷冷的斥道,“纪明,你疯了!滚回去,该去哪去哪!”

 

 

李达倒是一点都不怕,他在身后搂住叶媚的脖颈,肥硕的身子压在她的后背上,那油乎乎的手还不忘在她的胸口撩动几下,叶媚丝毫没有反抗,任由他那么猥-亵,“亲爱的,你看这小子,还是个情种呐,哈哈哈哈。”

 

 

“就是个二货,交给我了。”

 

 

叶媚回眸竟当着我的面亲了李达一口,那副贱到骨子里的样子让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她怎么会……

 

 

我亲耳听到她是为了救我才窝身陪李达的,她应该满腔怒火,杀了李达的心也有才是。

 

 

可现在这样子,难道她这么快就被李达强悍的床上战斗力给征服了?

 

 

虽然她那方面需求很大,但她绝不是那种跟谁都能做的女人,她有自己的坚守,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我不信。

 

 

“你什么意思?”

 

 

我试探性的看着叶媚,心想她不会是被李达“挟持”了吧?她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扮出这幅样子?

 

 

叶媚也点了颗烟,冲我吐了口烟雾,不屑的上下扫视着我,哼道,“好不容易出来了就该滚回家躲着,特么的又跑这里撒野,你作死吗?行啊,这下好了,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蹦跶。扫了我和李所的雅兴,怎么着?真把自己当我的盖世英雄了?切,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性,就你?骑个电动跑代驾?养得起老娘吗?也就是看你身子骨结实,用你两天而已。现在该干嘛干嘛去,老娘玩够了。真是脑残!”

 

 

话落,她便转身扑在李达的怀里,单手抚入他的浴袍,恨不得现场就要跟他搞事情,那副贱样儿真的是骚到骨子里了。

 

 

我呆愣在原地,感觉呼吸越发的困难,叶媚的话字字如刀,直戳在我散着热气的心口,一刀又一刀。

 

 

李达笑的前仰后合,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小崽子,今天若不是爷心情好,非玩死你不可。跟我得瑟?草,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之后又来了几个服务生,加上那仨光头,八九个人七手八脚的将我拖了出去,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雷阵雨,我被丢到水云阁门口的石阶下,任由雨水劈头盖脸的打在身,我没有再反抗,那仨光头拿着搞把发泄式的在我身上抡了几十下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我无力的从雨坡中爬起,浑身酸痛无比,但却也不及我心口绞痛的十分之一。

 

 

而就在这时,奥迪A7的疝气车灯打了过来,耀的我睁不开眼,撑伞的娇小女子不顾地上已经没过脚踝的积水朝我走来。

她驻足后,轻咳一声,“热脸舔冷屁股了吧?这种女人一看就很风尘,怎么会真心对你?”

 

 

说着她将伞遮在我身上,伸出手试图将我拉起,我一把打开了她,艰难的站起,斥驳道,“你懂什么,我不用你在这看我笑话。该干嘛干嘛去!”

 

 

“我走出去一段路发现下了大雨又折回来的,好心来接你,你现在指定是打不上车了,难道你不回医院看妈妈了吗?”

 

 

瞿冉的话刺入我心窝,是啊,生死未卜的老妈还在医院ICU,我却在离开派出所后第一时间来找的叶媚,本以为她陷水深火热之中,可万没想到是我一厢情愿而已。

 

 

上车后,瞿冉递给我一块粉红色的小毛巾,“喏,擦擦吧,看你身上脏的。”

 

 

“嫌我脏别拉我啊。”

 

 

我擦拭着身上的雨水,一直丧着脸,心情差到了极点,有种让人来回耍了八十八遍的感觉。

 

 

瞿冉可能也生气了,基本没再说什么话,车开的很快,有几个深水坑直接就冲过去了,虽然奥迪A7档次高,但架不住它过低的轿跑底盘,在一处下坡路半道,车直接熄火,排气筒水流倒灌,抛锚了。

 

 

四周路灯暗淡,隐隐还能看到几辆抛锚的汽车,那些底盘高的霸道、路虎则一路驰骋,顺利冲过了低洼区。

 

 

下车的时候,积水处基本与车门齐高,再这么下下去,车都得淹!

 

 

“你玩呢?故意的吧?会开车吗?”

 

 

我也不知怎么了,似是要把所有不爽的情绪都甩给瞿冉,也顾不得再次弄湿衣服,直接就提着鞋子往上坡走着,“还磨蹭什么,打道路救援啊。今晚仍这,你车就废了。”

 

 

她怒了努嘴,心里定比我还烦,本想绕个近路,让我快点去医院,却不想,车抛锚也就罢了,对她来说,不过是辆玩具而已,明天分分钟还能再提一辆,但她应该是受不了我这种冷嘲热讽,明明是好心却换不来一丝的安抚。

 

 

我虽已猜透她的心思,但还是不愿对她和睦,一想到她在医院和派出所的嘴脸,我心里就不爽,这种女人万不能再近乎,离的远远的最好。

 

 

“喂。”

 

 

眼看我就到走上坡道,她大声喊道,“你不管我了?”

 

 

当时又是一道雷光闪过,说实话,我心里也怕,这种鬼天气,指不定能出点什么事。

 

 

我本想潇洒的回一句,“你爱死不活,跟我有关系吗?”

 

 

看回眸看到她孤零零的站在车旁,那一脸殷切的期盼,我就说不出那种话了。

 

 

“我手机没电了。”

 

 

她往上窜了两步,长发湿漉漉的拍在脸上,看上去楚楚可怜,这一晚的糟粕像是她替我受的一样。

 

 

“那车还要吗?不要的话,跟我走。”

 

 

我确实没办法直接扔下她,刚刚也不过是逞一时之气罢了,“前面有家招待所,先去那避会雨。”

 

 

这边算是城乡接合处,周边的村子基本都村居改造了,但还有一部分沿街民房被当地居民改造成了商品房出租,可能是觉得租金不菲,一直不同意拆迁方案,总觉得自己沿街的民房可出租,不能跟里面那些普通民房同等赔偿。

 

 

但,这里自从修路后就萧条了好多,一排的商铺都关了门,只有那家小招待所还勉强维持。

 

 

进屋的时候老板还在前台后面的单人床上抠着脚丫,屋里一种霉潮气,不好闻。

 

 

我手机好歹没被雨淋坏,但打了好久的出租车,哪怕是加价一百都没人接了。

 

 

“还想打车?这种鬼天气,深更半夜的谁会来接你?抓紧开个房,先洗个澡歇会吧。”

 

 

老板轻口哼道,“守着这么漂亮的美女还磨蹭,怎么想的。”

 

 

mmp,想要你留着吧。

 

 

瞿冉一直蹲在外面的门槛下,双臂抱着身子,淋透衣服后已经开始发冷了,这么下去,极容易感冒。

 

 

我犹豫了下,凑过去说道,“刚才我给护工打了个电话,说妈的情况还可以,没出现什么症状。”

 

 

“那我们……”

 

 

她看了眼身后脏乱差的小招待所,“先住这?”

 

 

“没办法,只能这样了。现在天亮的早,五点就可以离开。那时候估计路上的积水也就下去了。”

 

 

“好吧。”

 

 

她叹息一声,问道,“这里有热水洗澡吗?”

 

 

“开玩笑,水哗啦啦的热,能把你屁-股烫红。”

 

 

老板四十多岁,挺着大肚子,嘴角还泛着油光,一脸的猥琐样。!!!

 

 

我俩一人开了一间,当时老板一个劲的犯嘀咕,可能是觉得我太二比,这种时候还装柳下惠。

 

 

上楼的时候瞿冉看跟我的房间隔的有点远,几乎是走廊的两个边,加上空荡荡的三层楼房里几乎没什么动静,她有些胆怕的问道,“这老板会不会半夜……”

 

 

“不会的,他就是喝了点酒,觉得咱们举动太滑稽,没办法,这年头像我这种正派的男青年太少了。”

 

 

我忍不住哼道,“你反锁好门,要是他敢乱来,你就大声叫,我听到了就过去,不过要是听不到你就忍着点吧。”

 

 

虽然只是开玩笑,但她却极认真的拧了我一把,“你疯了,有病啊!”

 

 

“擦,不然怎么滴,你还能换地方住啊?要换你换吧。我得睡了。”

 

 

说着,我打着哈欠就往自己房间走,她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还是跟了上来,“要不,咱俩一个房间?”

 

 

我着急打断了她,伸手嚷道,“别,可别吓我。你这么精,指不定啥时候就给我下了药,到时候反告我对你用强,我特么跟谁说理去?”

 

 

“你神经啊。”

 

 

她忍不住在我胸口来了记粉拳,说实话,打的还挺疼,但看她那副柔弱的样子,我就想笑,你瞿冉在厂里那么高冷,踩都不睬别人一眼,在派出所里那么欺负我,也有求我的时候?

 

 

哼!看我今晚不折磨死你。

 

 

“你要想跟我一个屋,倒也行。但你得写个保证书,声明是你自己愿意跟我一个床的。”

 

 

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瞿冉原地跺了一下脚,“你这分明是乘人之危,我知道我以前态度不好,你也不需要这个时候,和我计较这么多吧。”

 

 

我却丝毫不在意,“不是啊,你这刁蛮大小姐,如果不让你写个保证书的话,万一以后你想起来,说我耍流氓,怎么办?赶紧写,写了今天晚上怎么样都随你,不写,你就回自己房间去吧。”

 

 

“什么叫随便我怎么样?说的好像我想怎么样你似的。”瞿冉白了我一眼。

 

 

我靠在床头,看了看她,“你非要留在我这里,谁知道你究竟怎么想的,赶紧写,不写现在就走,累了一天,我还想早点睡呢。”

 

 

瞿冉看我态度比较坚决,气哼哼的走到桌子前,随便翻了翻,还真翻出了一张纸,只是怎么也找不到笔,“你看,没有笔怎么写啊?”

 

 

我看着瞿冉气红的双颊,突然感觉莫名的有些好看,“诶,你们女生不是带着什么画眉毛,画嘴的东西吗?随便写一下就好了。”

 

 

瞿冉仿佛被我提醒到一样,翻了翻自己的包,拿出一只长长的像铅笔一样的东西,在纸上划拉了几下,就把纸扔给了我。

 

 

我一把接过来,打开看了一下,差点笑了,上面写着,“我,瞿冉,今夜自愿和纪明共用一张床。”然后下面是落款还有时间。

 

 

我咧着嘴笑了一下,这个傻妞,虽然之前挺恶劣的,但是今天相处下来之后,发现还挺好骗的,“行了,既然你诚意这么大,我就允许你留在我房间里了,现在我要去洗澡了,你可别偷看啊,我知道你觊觎我很久了。”

 

 

“纪明,你就是个纯粹的臭流氓。”瞿冉恨不得冲上来,打我一顿,只可惜我已经一闪身进了浴室。

 

 

我冲进浴室,也是希望自己先洗澡,可以顺便把这小破旅馆的浴室,能够清理一下,省的外面那个大小姐,一会儿又唧唧歪歪的找事情。

 

 

洗完之后,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替换的衣服,男人嘛,也省事,我胡乱套上了裤子,就直接走了出去,反正我的身材也不错,不怕别人看。

 

 

不过想到外面坐着的那个人,一样没有换洗衣服,我有点期待一会这个大小姐精彩的表情。

 

 

我出去之后,瞿冉抬头看了我一样,脸一下子就红了,“你,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我不想和她说太多话,“你管我穿不穿啊,我身材这么好,你看了,是我吃亏好不好,平日里看起来挺开放的,现在装什么纯情?”

 

 

瞿冉不知道怎么想,没再还口,暗暗的啐了一口,跑进了浴室。

 

 

不得不说,这小旅馆,虽然破了点,但还是蛮有情趣的,浴室的门,是磨砂玻璃,我想这件事情,刚才瞿冉一定没有发现,要不然,现在一定是不会愿意进去的。

 

 

我看着玻璃上朦朦胧胧的身影,感觉体内有一团火,突然越烧越大,戴在小指上的戒指也变得灼热起来,接着我在大脑不是清醒的情况下,又隐隐约约听到脑子里传来的声音,“我好像没有带衣服啊,怎么办?”“也不知道那个老女人和纪明究竟是什么关系?”“晚上纪明不会对我怎么样吧,不过,没想到他的身材,还挺不错的。”

 

 

我明知道从浴室里是不会传出什么声音的,但此刻我却实实在在的听到了,我越来越觉得这个戒指,太神秘了,心中既有激动,也有一丝丝惶恐,这样的力量,根本不在我所认知的范围之内。

 

 

浴室内的水声停了下来,接着传来瞿冉小小的声音,“纪明,你,你把外面的灯,关,关一下吧。”

 

 

我的心思仍然着手指的这枚戒指上,没有说话,就把灯关了。

 

 

瞿冉踢踢踏踏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我下意识的抬头一看,整个人愣在那里,如果说叶媚是成熟-女人的魅力,那么眼前的瞿冉就是一种清纯中带着性-感的诱-惑。

 

 

因为大家都没有换洗的衣服,所以她让我把灯关了之后,才敢走出来,只是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这间房子有一个大大的窗子,窗外透进来的月光,足以让我把她看的清清楚楚。

 

 

瞿冉浑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短短的,只堪堪遮到大-腿-根部,随着她的步子,轻轻起伏,我心里也变得越来越热。

 

 

瞿冉可能也发现不对的地方,连忙钻进被子里,匆匆的擦了一下头发,“我,我先睡了。”

 

 

我坐在床的另一边,看着她的背影呆了一会,也慢慢的躺了下来,虽然我是个正当壮年身体健康的年轻人,但我也是不屑强迫别人的,现在只能压抑住自己,赶紧睡着就好。

 

 

只是,事情比想象的更难,瞿冉不知道心大,还是真的特别放心我,很快就睡了过去,而我身心俱疲,却越来越清醒,一个妙龄女郎,身上只有一条浴巾,和我躺在一张穿上。

 

 

耳边,是她轻轻喘-息的声音,空气里弥漫的都是她身上的香味,我怎么也压不下身体里的那一股火,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起身,去冲了一个凉水澡,让自己冷静了一下,一晚上不知道这样折腾了几次,天快亮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结果,睡了没有多长时间,就被走廊里来来回回的声音,吵醒了,小旅馆的房间,压根没有隔音这一说,我睁开眼睛看了看天花板,认命的想起床,只能等回家再补觉了。

 

 

突然我感到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在我身边蹭了蹭,往我的怀里钻了过来,我低头一看,鼻血上涌,经过一晚上的翻滚,瞿冉身上的浴巾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低头一下就看到了沟壑之中,立刻有了反应,我想把瞿冉叫醒,伸手扶着她的肩膀推了一下,“瞿冉,你醒醒。”

 

 

瞿冉根本体会不到我现在的挣扎,半梦半醒之间用头蹭了蹭我的胸膛,娇声说道,“不嘛,人家还没有睡醒。”

 

 

这个时候,若还能忍得下去,我怕不是个正常的男人了。

 

 

想及此,我心一狠便把头埋了下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