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玩弄放荡人妇系列_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

更新时间:2020-02-11 15:54:14
新闻网0211日报道

她都不敢确定了,牛壮是不是真的傻。

 

 

“晓芬姐,借你的衣服穿下行不行?我回来的着急,没带换洗衣服。这会儿来亲戚了……”

 

 

孙晓芬原本还见沈芳芳走路姿势奇怪,感觉挺好奇。

 

 

这会儿听到沈芳芳的话,她这才恍然大悟。

 

 

连忙回屋找出了条崭新的小裤裤,她递给了沈芳芳。

 

 

只是当她看到沈芳芳前面的轮廓后,又忍不住的好奇了,“你亲戚来了,那上面那件呢?”

 

 

 文学

沈芳芳红着脸,只能继续撒谎,“量有点大,怕弄湿了腿被人看到,所以摘下来垫那了。”

 

 

孙晓芬恍然,笑道:“你还挺聪明,那里面有海绵,吸收是挺好的。”

 

 

边说着,她又边回屋取来了一件罩罩儿。

 

 

只是这罩罩儿还没来得及洗,是那天牛壮给玩弄过的。

 

 

好在没留下什么痕迹,而且挺新的,根本看不出来。

 

 

沈芳芳接过拿在手里,说过感谢的话就回屋了。

 

 

往上身穿的时候,她总觉得那罩罩儿上好像有股怪味,像是牛壮身上的味道。

 

 

她认为,一定是自己被牛壮欺负的太惨了,所以才会误认为是这样的。

 

 

殊不知,那味道真是牛壮的,不是她的误以为。

 

 

而穿小裤裤的时候,沈芳芳就更生气了。

 

 

好好的一条小裤裤,被牛壮拿牙齿给咬破撕裂了,简直就是属狗的。

 

 

而且那舌头也跟狗舌头似的,那么能舔,就好像带倒刺似的,都给她弄红肿了。

 

 

“臭流氓,臭混蛋,我真想活活打死你!”

 

 

忿忿抱怨中,沈芳芳穿好了衣服。

 

 

听到院子里有谈话声,她走了出去,好奇是哪个男人会来到孙晓芬家里。

 

 

可刚到屋门口的,她就看到了牛壮一脸憨傻的笑容,在那跟孙晓芬说话。

 

 

甚至在见到她露面后,还高兴的跟她挥手打招呼,“芳芳,你……”

 

 

话都不让牛壮说完,心里吓到不行的沈芳芳赶紧冲上前,把牛壮往外推。

 

 

“你什么你,你个傻子不知道晓芬姐自己一个人住,往来男人会有口舌是非?你赶紧出去,快滚出去,快滚快滚!”

 

 

沈芳芳不敢让牛壮留下,万一再被牛壮说出什么事情来,那她可真得活活羞死。

 

 

然而就在这时候,孙晓芬却上前拉开她,说道:“没事,牛壮是来感谢我的。”

 

 

这时候沈芳芳才注意到,牛壮胳膊上挎着草篮,里面有镰刀,还有只打晕了的兔子。

 

 

牛壮憨笑着说,“我刚才准备去割点草喂牛,没想到一镰刀打到个兔子,把它打晕了。嫂子,给你吃,谢谢你。”

 

 

孙晓芬知道,这是在感谢自己昨天帮他证明火不是他放的那件事情。

 

 

只是她忍不住的有些羞赧,这不是应该的嘛!

 

 

火确实不是牛壮放的,因为起火那时候,他俩都差点干上那事儿了!

 

 

但沈芳芳显然不知道这些,她也不想管这些,她就想赶紧轰牛壮离开。

 

 

“行了行了,兔子留下,你这傻子牛快滚快滚!”

 

 

都不等孙晓芬再说些什么的,沈芳芳就硬推着牛壮离开了。

 

 

只是推搡的过程中,她有些好奇,自己刚从牛壮家离开,牛壮什么时候打的兔子?

 

 

正好奇还没琢磨明白的工夫,牛壮突然就在她耳边说,“芳芳,兔子是我偷来的,我送给你的,是聘礼,我今晚就想让你给我当老婆,我想进你那里面去。”

 

 

这话传进耳朵里,沈芳芳当时就羞到不行,而且她脑海中更是不自禁的浮现出一副画面。

 

 

在那幅画面中,她跟牛壮睡在一张大床上,两人都是一丝不挂。

 

 

然后,牛壮就狠狠扑向了她,好痛……

脑海中的幻想画面,让沈芳芳既羞又怕。

 

 

她不敢再想了,赶紧甩动脑袋,将那种吓人的幻想甩出脑海。

 

 

但随即,她忽地又反应过来一件事情:

 

 

牛壮是个傻子,他怎么会知道那东西,要放进她那里去?

 

 

于是,沈芳芳好奇的问道:“牛壮,是谁告诉你这些事情的?”

 

 

牛壮一本正经的回道:“老沈啊,是老沈跟我说的,说那种事特别舒服。”

 

 

沈芳芳当时就气的小脸都变色了,老爸整天在家干什么啊,怎么尽鼓捣傻子干那事儿!

 

 

她气呼呼的推开牛壮就想关门,但是却被牛壮给强行挡住了。

 

 

“芳芳,你是不是还在为我没有承认放火的事情生气?你别生气了,我这就去承认。”

 

 

沈芳芳当时就吓的把门给开开了,都说好了这事不再提,牛壮怎么又给拎出来了。

 

 

她实在没办法了,赶紧出门,把牛壮给拉扯到远处。

 

 

确定没有人能够听到他们的谈话,沈芳芳这才开口。

 

 

她说,“傻牛壮,答应我,上午发生的事情对谁都不要提起。而且那、那种事情,不是想做就能做的,得需要合适的机会合适的人。不管你能不能听懂,总之我不是那个合适的人,你也不是我那个合适的人,所以我们不能做那种事的,你明白吗?”

 

 

沈芳芳跟牛壮讲起了道理,可牛壮是个傻子,他根本不需要去听道理,更不需要去讲。

 

 

他梗着脖子问道:“我不明白为什么不合适,明明是你说要给我做老婆的,那你就合适。晚上我来找你,聘礼我都下了,你就是我老婆,我要睡你!”

 

 

牛壮的话,直把沈芳芳给气到不行。

 

 

直接是说不通了,而且怎么着也劝不下牛壮,牛壮看起来就是非睡她不可。

 

 

正在愁到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沈芳芳脑子里突然冒出个主意。

 

 

稍稍犹豫了下后,她啪的一拍巴掌,“就这么定了,晚上你来找我,我给你睡。”

 

 

沈芳芳这一答应,牛壮心里反倒没谱了。

 

 

他确实是想睡沈芳芳,但也没觉得这么简单就能睡到,他还想继续下套呢!

 

 

可套还没来得及下的,沈芳芳竟然就答应了,这是怎么个意思?

 

 

看到沈芳芳那双咕噜噜乱转的眼珠子,牛壮就猜到她又耍起了心思。

 

 

不过牛壮脸上却没有任何警惕的表现,反倒大为欢心,兴高采烈的颠着脚就离开了。

 

 

既然沈芳芳说是晚上,那晚上过来看看就是,看沈芳芳到底能给挖个什么坑!

 

 

望着远去的牛壮,沈芳芳长松了口气。

 

 

不过在往孙晓芬家走的时候,她那张精致的小脸蛋儿上又开始纠结了。

 

 

边走她边嘀咕道:“这样做,会不会太坏了?”

 

 

直至回到孙晓芬家门前时,沈芳芳的意志才彻底坚定下来。

 

 

“没办法,就这样吧,反正跟我没什么关系……”

 

 

当天晚上的时候,牛壮吃过晚饭,就在屋里躺在炕上拨弄起了手机。

 

 

别人都以为他是傻子,根本用不着手机这东西,但牛壮这手机都用三年了。

 

 

平日里不放在身上,多数时间都用来上网查东西了。

 

 

这会儿他在鼓捣的,是条关于长途煤运司机事故的新闻。

 

 

新闻是三年前的了,说是有两口子跑煤运失踪了,连人带车还有一车煤。

 

 

后来在悬崖下面找到了两口子的尸体,还有跌撞到不成型的卡车。

 

 

这条新闻,牛壮倒背如流,一个字都不带错的。

 

 

但他还是每天都在看,在脑子里回忆整件事情。

 

 

父亲和母亲出车的前一晚,他迷迷糊糊的没睡着,就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说是等跑完这一车,就有钱给他在城里买房买车了。

 

 

当时牛壮也没多想,寻思这是拉了一车黄金呢,还能连房带车的都买上?

 

 

没在意,他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只是当父母出车走后,他就再也没见过,直至这条新闻出现。

 

 

在这条新闻出现的当天,他就‘傻了’,见谁也傻笑,这一傻就是三年……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敲门声响起,很轻,怕吵到人似的。

 

 

牛壮下炕去院里开门,门前没人,反倒沈芳芳站在远处,正向他招手。

 

 

牛壮忍不住的犯琢磨,这沈芳芳,该不会是想趁夜弄死他吧?

 

 

脑海中泛起这个想法后,他咧嘴一笑,这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他可不相信,一个女孩子会有这么大的胆量。

 

 

关上门,牛壮就跟着沈芳芳走了。

 

 

没多会儿,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孙晓芬的家门前。

 

 

招手让牛壮上前,沈芳芳把嘴巴凑到了牛壮耳旁,小声说道:“我家起火了,我现在借助在孙晓芬的家里。等会儿我先进去,你稍后再进,就是西边那间屋子。”

 

 

“进去后你悄悄的,别出声,别吵到孙晓芬。我也不出声,但是我怕太舒服了忍不住出声,所以你一定要死死捂住我的嘴巴,然后就跟我做那事儿,做完就快走,别被人发现……”

 

 

沈芳芳仔细的叮嘱了,一些细节也嘱咐到了。

 

 

牛壮听在耳朵里,心里顿时跟明镜儿似的。

 

 

西边那间屋子可是孙晓芬的卧室,沈芳芳让自己闯进去,然后把被窝里那女人的嘴给捂住,噗噗噗的一通战斗,完事后赶紧跑。

 

 

跑掉之后呢?第二天被警察以强歼罪名抓走,失了身子的是孙晓芬,跟她沈芳芳没半点关系。她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傻子的指证又不能形成罪名。

 

 

而且极有可能,孙晓芬压根就不会报警,这事说出去,她还怎么有脸见人?

 

 

这沈芳芳的小心思耍的,挺毒啊,拿孙晓芬当替死鬼?

 

 

牛壮对沈芳芳的歹毒心思,有些不爽。

 

 

不过他还是一口答应下来,并且在随后偷摸的溜进了孙晓芬卧室内。

 

 

见牛壮溜进了孙晓芬的卧室,沈芳芳也赶紧溜回自己房间。

 

 

躺在大床上,她心里充满了紧张,提心吊胆的。

 

 

她最担心的是,万一牛壮发现屋里不是她,那该怎么办?

 

 

可是仔细想想,她又劝自己没事,琢磨着孙晓芬身材模样都不输给自己,还有种成熟的诱惑。即便牛壮发现不是她沈芳芳,怕估计也忍不住要干那事了。

 

 

就算是不干,那她也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反正强歼未遂的是牛壮,跟她有什么关系……

 

 

而这时候的牛壮,已经来到了熟睡的孙晓芬身前。

这时候的孙晓芬正躺在大床上,呼吸均匀,表情恬静,显然是已经睡着了。

 

 

天气热的缘故,她没有盖东西,甚至连睡裙都没再穿。

 

 

全身上下,就只有一条浅蓝色的小裤裤套在下面,上身没有半点布料。

 

 

借助窗外的月色,能看到她身前那曼妙正在随呼吸起伏。

 

 

即便是以躺着的姿态,那里也依旧高高的挺着,没有半点瘫软。

 

 

相当的迷人,直把牛壮看的呼吸急促,忍不住的颠着脚上前,站到孙晓芬身旁。

 

 

那手指轻轻的撩弄了几下,很热,也很柔嫩,孙晓芬没有任何反应。

 

 

忍不住那种勾魂的诱惑,牛壮又弯下腰,将嘴巴凑了上去。

 

 

可刚刚没几下的,孙晓芬就有了感觉,白皙小手抬起来就往那抓挠。

 

 

所幸牛壮躲得快,这才没有拍在他脑门上。

 

 

纤细的手指在身子前面抓挠几下,舒服了,孙晓芬侧身扭向一旁,继续昏睡。

 

 

双臂垂在身前,那里给挡住了,根本没法再下口,甚至看都看不详尽。

 

 

而且修长的玉腿也给蜷缩起来,想仔细欣赏下修长玉腿的迷人也没机会。

 

 

不过,也正因为这个动作,让她身下下面的小裤裤,紧紧贴合在了她的娇躯上。

 

 

望见那里被勾勒出的轮廓,牛壮口干舌燥,忍不住的拿舌头绕了嘴巴一圈。

 

 

他嘴痒了,于是又探下脑袋,将嘴巴凑了上去。

 

 

轻轻嗅了下,有种淡淡的芳香,像是拿沐浴液洗过了。

 

 

没有嗅到孙晓芬那里本来的味道,让牛壮有些不满足,也更加的贪婪。

 

 

于是他探出了舌头,轻轻抵在了那里。

 

 

“嗯……”

 

 

有醉人的嘤咛声,从孙晓芬的鼻腔中轻轻发出。

 

 

她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呼吸开始变乱,渐渐变的急促。

 

 

睡梦中,孙晓芬梦到丈夫回来了,而且还兴高采烈的握着一瓶药。

 

 

她问那药是什么,丈夫说,“这是国外最新的产品,一粒就能顶半个小时。”

 

 

孙晓芬亢奋了,以前五分钟最多,二三分钟是常态。

 

 

没成想国外还有这么先进的药,她开始难受了,感觉那里好痒。

 

 

而这时候丈夫也伸出手,撩向了她那里,动作特别轻柔。

 

 

每一下的撩弄,都像是撩在了她的灵魂深处,直撩的她肉骨酥麻。

 

 

她想要了,她想抱住她的丈夫,狠狠的来上一次,以舒缓这近一年来的渴求!

 

 

可就在伸出双臂的一瞬间,孙晓芬却搂了个空。

 

 

她当时就醒了,睁开眼睛看到空荡荡的床铺,这才失落的意识到,只是个梦而已。

 

 

长出了口气,孙晓芬心中满是失落。

 

 

她扭转过头,准备继续睡觉。

 

 

可就在这时候,她突然发现窗前竟然有个人影,而且还对着她傻笑。

 

 

孙晓芬当时就给吓呲牙了,咧开小嘴就要尖叫。

 

 

可叫声还没发出的,就有只粗砾的大手一把将她嘴巴捂住,更是有憨厚声音传来。

 

 

“嫂子,是我,傻牛壮。”

 

 

孙晓芬下意识的挣扎了一通,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人说他是……傻牛壮?!

 

 

镇定心神仔细看了眼,还真是。

 

 

孙晓芬松了口气,可吓死她了,这大半夜的。

 

 

但紧接着她就恼火到不行,一把拽开牛壮捂嘴的手,气呼呼的低声质问。

 

 

“这大晚上的,你不睡觉跑我家来干什么,你怎么进来的?!”

 

 

看到牛壮身子下面那强烈的异样后,孙晓芬就认为自己猜到了事情真相:

 

 

她认为牛壮是想和她干那事儿了,所以晚上偷摸的爬墙溜进来。

 

 

这让她很是气恼,她昨天早上愿意和牛壮那样儿,是她自愿。

 

 

可牛壮这闯进来,那就是心怀不轨,是别有企图。

 

 

孙晓芬容许自己把身子交给牛壮,但却不容许在这种情况下交给一个心存不良企图的牛壮!

 

 

所以不等牛壮回答的,她就气急败坏的指向门口,“滚,赶紧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牛壮却是不滚,他能理解孙晓芬的惊吓和愤怒,所以也不生气。

 

 

他继续挂着憨傻的笑容,对孙晓芬说道:“我老婆骗我,她说她在这屋等我。”

 

 

孙晓芬正想继续撵人走呢,突然听到牛壮这么说,心里忍不住好奇。

 

 

“你哪有老婆,你老婆是谁?”

 

 

牛壮一本正经的回道:“沈芳芳啊,她就是我老婆,她说晚上在这屋等我的。”

 

 

孙晓芬忙做起身来,也顾不得身前什么都没穿,就那么任意晃动着。

 

 

眼睛中生出警惕色彩的她,忙示意牛壮上前。

 

 

牛壮倒也不见外,直接就脱鞋上床了,仅靠在孙晓芬身边。

 

 

那双贼溜溜的大眼珠子,直盯视着孙晓芬身子前面,恨不能靠聚光给她烤成葡萄干。

 

 

孙晓芬感受到牛壮的火热目光在盯视自己那儿,有些羞人。

 

 

可眼下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赶紧压低嗓音低声寻问,“沈芳芳怎么变成你老婆了?她跟你说什么了?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你都一五一十的告诉嫂子,不然嫂子不帮你治病了!”

 

 

在孙晓芬的威胁下,牛壮这才‘迫不得已’的把实情说出。

 

 

“早上沈芳芳去我家了,说她想给我当老婆,然后又说没钱上学,要牵走我的牛。我不让牵,她又摸我嘘嘘那儿,说是让我承认是我给她家放的火,保险公司就会赔她家钱。”

 

 

“我想帮她,就愿意承认。可出门后我刚跟人说她摸我那儿,她就不让我说了,还说不用让我承认我放火的事情了。我想承认,她不让我承认,还非要给我洗澡。”

 

 

“她给我洗澡,我那儿就又犯病了,我想起你说用嘘嘘的地方帮我治,我就让她给我治。可她根本不给我治,我以为她生气了,就想继续去承认起火的事情。”

 

 

“后来她终于答应帮我治了,就说晚上来这个房间,你会给我治……”

 

 

简明扼要的说完,牛壮就直勾勾地盯上了孙晓芬那条浅蓝色、勾勒出轮廓的小裤裤。

 

 

“嫂子,我好难受,你用那里帮我治治,好不好?”

 

 

孙晓芬都气到快要爆炸了,身子前面随愤怒的情绪而起伏不停。

 

 

这把牛壮给稀罕的,忍不住的就伸出大手,给揉捏上了。

 

 

孙晓芬一时不查,身前就被沦陷。

 

 

那种火热的覆盖,那种舒适的揉捏,让她忍不住的冒出娇声欢吟,“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