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宝贝射出来乖射给我看_腰细水多花园里长裙挡着做

更新时间:2020-02-11 15:54:14

“高校长,我……”

 

 

“好了,李老师你先回去吧,暂时就不要回学校了。”

 

 

李子璇还想解释争取,可高校长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直接端起了桌上的茶盏。

 

 

走出校长办公室后,李子璇一脸的若有所思。

 

 

自己得罪了大人物?

 

 

她一边失魂落魄地朝前走着,一边细细思索起来。

 

 

很快,她脑海中便出现了一张面目可憎的脸。

 

 

林峰!

 

 

“不不不,不可能!一个连学费都交不起的穷逼,怎么可能有什么大背景?”

 

 

李子璇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很快她就否定了这个根本不可能的猜测。

 

 

……

 

 

历史系二班。

 

 

林峰和李子璇相继离开之后,整个班级立马炸开了锅,几乎所有人都窃窃私语起来。

 

 

“真看不出来啊!林峰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竟然背后还有着大靠山!”

 

 

“是啊!竟然连班导都能说开除就开除,我们还是太小看他了!”

 

 

“人不可貌相!反正我以后是不敢欺负他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李子璇被开除和林峰脱不了干系。

 

 

因为这一切都实在太过巧合了!

 

 

林峰被李子璇开除离开教室,等林峰再回来的时候,李子璇就被校长给开除了。

 

 

 文学

如果说这是巧合,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

 

 

想到自己平时经常欺负林峰,几乎每个人都隐隐担忧起来,害怕林峰会报复。

 

 

可就在这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给他们打了一剂强心针。

 

 

“你们真以为李老师被开除和林峰那个穷逼有关系?”

 

 

听着众人的议论,陈东原本就难看的脸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尤其是想到自己一直苦苦追求的吴清雅竟然给林峰这个屌丝写情书,他更是感到一阵怒火中烧。

 

 

“不过是碰巧了而已!你们想想,林峰这个废物如果真有后台,还会连学费都交不起?如果他真的牛逼,怎么可能还会被你们给欺负?”

 

 

陈东一脸冷笑地扫了众人一眼,眼中的神色复杂难明。

 

 

其他人听了陈东的话,突然觉得很有道理,顿时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然而,没有人注意到,吴清雅眼中的神色越发复杂,甚至轻蔑地暼了陈东一眼。

 

 

……

 

 

林峰离开教室之后,再次来到校长办公室,和高文胜商量了一下修建塑胶跑道的事情。

 

 

过了大半个时辰,林峰才从校长办公室出来,打算去食堂吃饭。

 

 

今天是星期六,整个东江大学下午都不上课。

 

 

已经十一点多了,正是学生们去吃饭的时间。

 

 

此时,整个校园里面熙熙攘攘,人头攒动。

 

 

林峰经过学校小花坛的时候,突然发现三四十人围在一起,似乎还听到有人哭泣的声音。

 

 

原本林峰最不喜欢的就是凑热闹,可是当他不经意回头瞥了一眼,却发现……

 

 

林峰挤进围观人群之中,发现被一堆人围在中间的是两个女人。

 

 

一个四十多岁,打扮的土里土气的农村妇女。

 

 

一个清春靓丽,浓妆艳抹的美丽少女。

 

 

这两人应该是母女关系,似乎在争吵着什么,不断地拉扯着。

 

 

“听话,你爸的白血病越来越严重了,家里实在供不起你念书了……”

 

 

母亲一脸凄苦,拽着女孩的胳膊,满是无奈地说道。

 

 

“不!妈,我要上大学!”

 

 

女孩脸上写满了无助和痛苦,她不断地挣扎着,带着哭腔喊道:

 

 

“我能自己挣钱上学!我还能挣钱给我爸看病!”

 

 

女孩说着,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母亲:

 

 

“妈,这张卡里有五十万万,你先拿回家给我爸看病!我一定要上完大学,你不要逼我好不好!”

 

 

“五十万?”

 

 

母亲接过卡,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最后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你哪来这么多钱?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母亲的语气充满了悲伤和痛苦。

 

 

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钱?

 

 

这些钱究竟是怎么来的,谁都能想到。

 

 

众目睽睽之下,女孩的脸已经涨的通红。

 

 

她几次鼓足勇气想要开口,可面对母亲哀伤的眼神,最后却说不出话来。

 

 

“呵呵,这些钱来的干不干净还用说吗?”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一个人突然排众而出。

 

 

陈东径直走到母女二人面前,得意洋洋地说道:

 

 

“吴清雅,原来你爸得了绝症啊!这样,我给你一百万,直接包养你怎么样。”

 

 

林峰挤在人堆里,一直在冷眼旁观着。

 

 

没错,那个女孩就是被他羞辱过几回的吴清雅。

 

 

听到陈东的话,吴清雅又羞又恼,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感觉自己最后的尊严都被践踏的一丝不剩了。

 

 

她死死地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立马逃离这个地方。

 

 

吴清雅的母亲听到陈东的话,怒气冲冲地瞪了陈东一眼。

 

 

但很快,她神色一变,眼中突然出现希冀的光芒。

 

 

“小雅,你答应这位公子吧,你爸已经没有医药费了。”

 

 

母亲拉着吴清雅的手,近乎哀求道。

 

 

“不!我不要!”

 

 

吴清雅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拼命地挣扎着。

 

 

其实她一直是个自尊自爱的女孩,为了给父亲治病,才跑去做主播,甚至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

 

 

但很多交易都是私下进行的。

 

 

她也是一个知道廉耻的女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答应被陈东包养,这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你爸快要死了你知道吗!”

 

 

见吴清雅不肯就范,她的母亲突然爆发了。

 

 

啪!

 

 

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吴清雅美丽的脸颊上瞬间出现一个红印。

 

 

“你还有没有良心?你明明可以救你爸的!你明明可以的……”

 

 

打了女儿一巴掌之后,母亲突然瘫坐在地上,低声哭泣起来。

 

 

很快,吴清雅也往下一蹲,母女二人抱头痛哭。

 

 

而此时此刻,围观人群中,有的人表示同情,也有人幸灾乐祸的。

 

 

但是更多的人却觉得有机可趁,可以想办法把吴清雅这个校花搞到床上。

 

 

而陈东就是典型抱以后一种想法的人。

 

 

“吴清雅,你想好没有?跟了我,你爸就有救了!你真的忍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去死?”

 

 

吴清雅红着双眼,抬起头看了陈东一眼,一双眸子冷冽无比,写满了愤怒。

 

 

可她很快便想起了病床上垂垂待死的父亲。

 

 

想起沧桑无助,已经愁白了头发的母亲。

 

 

她死死地咬住下嘴唇,最终下定了决心。

 

 

“我……”

 

 

看来吴清雅已经准备答应了,陈东一脸得意,整个人都眉飞色舞起来。

 

 

可没想到,吴清雅话还没出口,人群中突然传出一道冰冷的声音:

 

 

“你算什么东西?我林峰的女人也是你想包养的?”

“你算什么东西?我林峰的女人也是你有资格碰的!”

 

 

就在这时,林峰突然站了出来。

 

 

他原先以为吴清雅是那种不知廉耻的拜金女,直到现在才知道吴清雅是因为父亲重病,迫于无奈。

 

 

见陈东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林峰终于看不下去了。

 

 

林峰一出场,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所有人都对着他指指点点起来。

 

 

“这个家伙是谁?”

 

 

“不认识呀!再说了,从来没听说吴清雅有男朋友啊?”

 

 

“就是,看这小子长的一般,穿的更是寒酸,吴清雅这种校花怎么会看上这种人?”

 

 

……

 

 

“呵呵,告诉你们,这个人叫林峰,是历史系二班的,他不仅没爹,而且家里穷的叮当响,连学费都交不起!”

 

 

就在所有人感到疑惑之时,陈东突然指着林峰狂笑起来。

 

 

听到这话,所有围观之人脸上都出现鄙夷之色,对着林峰冷嘲热讽起来。

 

 

“我擦,这个逼装的好呀,我还以为这家伙很牛逼呢!”

 

 

“就是,原来是个屌丝,你们看他裤子上还有补丁呢!”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真是笑死人!”

 

 

“我听说这位陈少家里特别有钱,这个穷逼竟然还敢跟陈少抢女人,真是不自量力!”

 

 

……

 

 

听到这些议论,陈东一脸得意。

 

 

他先是冷“哼”一声,不屑地瞥了林峰一眼,很快便将目光转到吴清雅身上,他的眼中写满了贪婪和狂热。

 

 

而林峰却对这些话充耳不闻,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中,林峰走到吴清雅母女身旁。

 

 

“阿姨你好,我叫林峰,这五十万是我借给小雅的。”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林峰十分平淡地说道。

 

 

“这……这……”

 

 

吴清雅的母亲毕竟只是个没见识的农村妇女,面对这种情况,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而吴清雅脸上的表情更是又惊又喜,她没想到林峰几次三番羞辱自己,甚至拒绝了自己的表白,但在这个时候会站出来帮自己!

 

 

“林峰,你他妈还要不要逼脸了?”

 

 

听到林峰的话,陈东直接嗤之以鼻道:

 

 

“五十万?你这种穷逼能拿出五十万?恐怕你一个月生活费连五百都没有吧?”

 

 

“就是,吹牛逼都不带打草稿的,五十万是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的,真以为自己是王撕葱?”

 

 

“呵呵,越穷的人越喜欢装逼,像陈公子这样的富少都是很低调的!”

 

 

“对,一个矮矬穷也想泡校花?”

 

 

“你们听说了吗,这家伙不仅想泡吴清雅,前两天还恬不知耻地跟咱们学校的另一个校花黄可儿表白,这脸皮比学校的围墙都要厚了!”

 

 

……

 

 

几乎没有人相信是林峰借给了吴清雅五十万,每个人都在拼命地讥讽着林峰。

 

 

吴清雅的母亲原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到周围人的议论之后,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她仔细打量着林峰,无奈地摇了摇头,最后将目光定格在陈东身上。

 

 

“小雅,你就答应这位陈公子吧,你爸是死是活就看你的了,就当是妈求你了行吗?”

 

 

吴清雅母亲的语气十分无奈,但是在看到陈东的时候却两眼放光,眼中出现希冀之色。

 

 

“妈,你不要逼我了好吗?我不会答应的?”

 

 

此时的吴清雅既痛苦又伤心。

 

 

痛苦的是,自己的父亲已经命悬一线了,只要答应陈东,就能得到救命钱。

 

 

伤心的是,母亲竟然让自己答应被包养,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吴清雅知道,只要自己点了头,那么以后她在东江大学都抬不起头来了,会一直被人戳脊梁骨。

 

 

这样的后果,只要想想就会让她头皮发麻,浑身战栗。

 

 

“吴清雅,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咱们陈少是可怜你,才开出这个条件!”

 

 

见吴清雅犹豫不决,陈东的一个狗腿子忍不住跳了出来。

 

 

吴清雅死死咬住嘴唇,脸色苍白如纸,显得纠结万分。

 

 

“吴清雅,老子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这个穷逼!”

 

 

看吴清雅还是不愿妥协,陈东忍不住一阵火冒三丈:

 

 

“这个废物论财力论长相论人脉,哪一点能跟我比?”

 

 

“哼!”

 

 

陈东双目喷火,死死地瞪着吴清雅,直接冷笑道:

 

 

“你跟了我,不仅给你一百万,而且还可以通过人脉找顶级专家帮你爸治病。如果你跟了这个穷逼,自己想想后果吧,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好像我在强迫你似的,你二选一吧!”

 

 

说完这段话,陈东果然闭上了嘴巴。

 

 

不过,此时他的神情已经得意到了极点。

 

 

这是个根本不需要考虑的选择题,换作任何人都会选择陈东,而不会选择林峰。

 

 

陈东觉得自己吃定了吴清雅,甚至忍不住挑衅似的瞪了林峰几眼。

 

 

而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死死地盯着吴清雅,想知道吴清雅的选择。

 

 

虽然众人心底都十分期待,不过这个选择已经很明显了。

 

 

相较于林峰这个穷屌丝,陈东有钱有势,只要吴清雅脑子没抽,一定会选林峰。

 

 

但即使已经猜到了答案,他们还是感到紧张万分,毕竟吴清雅是东江大学四大校花之一。

 

 

林峰一直站在原地,无论别人怎样议论,他始终一言不发。

 

 

吴清雅沉默了。

 

 

这是个十分固执的女人,被林峰两次拒绝之后,她就下定决心要追到林峰。

 

 

而且她十分清楚,在林峰面前,陈东和乞丐无异。

 

 

但是她不敢贸然做出选择,这毕竟事关她父亲的生死,她根本不敢确定林峰会帮她。

 

 

吴清雅秀眉紧颦,一脸踌躇。

 

 

不经意间,她抬起头,正好与林峰四目相对。

 

 

林峰看着吴清雅的眼睛,目光突然变得温和起来,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下一刻,吴清雅就像得到鼓励一般。

 

 

当着所有人的面,吴清雅大声说道:

 

 

“我是林峰的女人!”

“我是林峰的女人!”

 

 

吴清雅一脸认真,说出的话掷地有声,如同一道惊雷,在所有人耳旁炸起。

 

 

瞬间,所有人都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吴清雅,脸上的表情震撼至极。

 

 

疯了!吴清雅一定是疯了!

 

 

放着有钱有势的陈东不选,竟然选择了林峰这个一无所有的屌丝?

 

 

更重要的是,只要吴清雅答应了陈东,就能得到一百万,为她父亲治病。

 

 

而林峰这个穷逼,根本不能为她带来什么帮助,甚至还会拖她的后腿。

 

 

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脸上的惊讶之色溢于言表。

 

 

而此时此刻,陈东的脸已经黑的快要滴出水来,他的身体在不断颤抖着,额头上甚至青筋暴起,足以看出,他早已愤怒到了极点。

 

 

“为什么?为什么!”

 

 

陈东恶狠狠地瞪着吴清雅,手指却颤抖着指向林峰,大声咆哮道:

 

 

“吴清雅,你给我个理由!我哪里比不上这个废物?”

 

 

陈东腹腔之中的怒火在不断燃烧着,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自己哪方面都比林峰这个穷逼强,可吴清雅为什么选择的是林峰,而不是自己?

 

 

如果吴清雅选的是一个比他还有钱的人,陈东心里最多是羡慕。

 

 

可让他怎么都不服气的是,吴清雅选择的是林峰!

 

 

是那个所有人都可以欺负的怂包!

 

 

是那个连学费都交不起的穷逼!

 

 

是那个给他提鞋都不配的废物!

 

 

陈东甚至认为吴清雅在刻意羞辱自己,因为在他眼中,林峰连和自己比较的资格都没有。

 

 

面对陈东的质问,吴清雅没有说话。

 

 

下一刻,吴清雅柔情似水地看向林峰,而林峰也抬起头看向她。

 

 

二人四目相对,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林峰十分自然地拉起吴清雅的手,转身便准备离开。

 

 

“吴清雅!林峰!你们这对狗男女,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陈东红着双眼,看着二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十分不甘地怒吼道。

 

 

林峰和吴清雅对陈东的话置若罔闻,毫不在意地朝食堂走去。

 

 

在他们的身后,刚才那些围观之人一个个仍旧如石雕般愣在原地。

 

 

直到现在,他们仍然不敢相信眼前这骇人听闻的一幕。

 

 

而吴清雅的母亲李玉凤则一屁股坐在地上。

 

 

想到丈夫的病情加重却无钱医治,她的目光逐渐失去光泽,变得呆滞起来。

 

 

下一刻,李玉凤抬起头,两眼放光地看向了陈东。

 

 

此时的陈东感觉颜面扫尽,拔腿正准备离开。

 

 

而他刚跨出一步,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大腿被人紧紧抱住。

 

 

“你这个疯婆子,想干什么?”

 

 

陈东心中一惊,再加上心头的怒火无处发泄,抬起腿猛的一脚踹在李玉凤的头上。

 

 

砰!

 

 

李玉凤猝不及防,直接往后一仰,脑袋重重地撞在地上。

 

 

很快,鲜血慢慢滴落,浸在水泥地上,看的人触目惊心。

 

 

旁边的人都被吓了一跳,而陈东却突然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活该!你这个疯婆子竟然敢挡本少爷的路!哼!和你女儿一样都是个贱人!”

 

 

即便头痛欲裂,可李玉凤依旧咬着牙,可怜巴巴地看着陈东,哀求道:

 

 

“陈公子,求求你救救我丈夫吧,只要你愿意帮忙,我愿意把小雅许配给你!”

 

 

“疯女人,疯言疯语!滚吧!”

 

 

听到“吴清雅”的名字,陈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一脸不屑,转身便准备离开。

 

 

可刚走没两步,他转念一想,突然又走了回来。

 

 

“呵呵,只要我肯帮你,你真的把吴清雅嫁给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