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手掌刚好握住饱满的前断_卫生间小说

更新时间:2020-02-11 17:00:07

每次吵架都是床上解决,他的炙热在身体里,一晚上弄四次女朋友她不行咯,精彩的经典内涵小故事在线阅读:

 

 

匕首在卷帘门两侧猛砍两下,将里面的横杆砍断,叶锋哗啦一声拉开卷帘门冲了进去。两名金志远的打手迎了上来,他丢掉手上卷刃的匕首,夺过一把砍刀,抡起来就要杀人。

他身上的杀气太重了,那俩打手刚跑到跟前就被震住,傻傻的看着他,居然不知道反抗。

 

 

“叶锋,别杀人!”何雅苏再也顾不得,赶紧跑了过去。她从后面一把抱住叶锋:“我们是来救人的,别杀人,求求你!”

 文学

 

 

叶锋的眼神一乱,理智重新占据上风。他不由得心下骇然,这荆轲好强的气场。自己是正宗修者,心志坚稳无比,居然差点被他侵蚀。妈的,这次玩大了。

 

 

十几个混混叫嚣着向他冲过来,叶锋一把将何雅苏推开,反手用刀背一阵猛砍。哗啦哗啦,所过之处砍刀全部被他打落,混混们出现了短暂的失神,见鬼了是不是?

 

 

叶锋现在不但身具荆轲的武功,还有自身的修为。两相叠加,对付这群渣当然不在话下。他冷冷的扫一眼众人,混混们发一声喊,赶紧向旁边跑去,自动的给他让出条路。

 

 

顶楼,强子贱贱笑着:“大哥,董丽那骚娘们正点的很,不如赏给兄弟们轮了吧?”

 

 

“啪!”金志远结结实实的扇了他一个耳光:“轮你妹!你的眼珠子瞎了是怎么的?还有这心思?快,让兄弟们顶一把,我得跳窗户走......”

 

 

强子呆滞的看着金志远,后者正撅着屁股去拉窗户。大哥吓傻了?这可是四楼啊,跳下去小命还保得住么?

 

 

一只手掐住了金志远的脖子,把他探出去的半个身子拽了回来。那是叶锋:“孙子,哪儿去?你不是想要我的脑袋么?我连着身子一起给你送来啦。”

 

 

金志远扑通一声跪倒:“叶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您是大英雄,何必跟我这个小人物一般见识?”

 

 

“真是个软蛋。”叶锋撇着嘴,一脸的鄙视。现在他感觉有些发虚,那是役神符消退的前兆。

 

 

何雅苏神情激动的看着金志远:“你把我爸爸藏哪儿去了?快说!”

 

 

“就在后面的杂货间里,他老人家好得很。何大总监您放心,我是绝不敢亏待了老爷子的。”

 

 

叶锋一把揪起他的领子:“今天你恶贯满盈了!”

 

 

“杀人啦,救命啊。”金志远忽然声嘶力竭的大喊,裤裆都湿了:“快报警,快报警!”

 

 

叶锋顿时无语,正在这时警铃大作,数辆警车开过来。刑警队的赵队长带着十几个人闯入,金志远上前一把就抱住人家的腿:“赵队长,救命啊,我被威胁了!”

 

 

“好像是我们报的警吧?到底谁是受害者!”何雅苏气的翻了个白眼。赵队长迅速的了解了情况,金志远对所有的事情供认不讳。他真是吓破胆了,只要警察叔叔能带自己走,比什么都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萧明的本事,这样的人都被秒杀,他哪有不崩溃的道理。

 

 

董丽扶着何卢云出来,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叶锋。何卢云有些颓废,明显还没回过神来。看到父亲没事,何雅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叶锋左看右看,也没见徐明水那小子。一打听才知道这货向金志远表忠心了,不由得愈加鄙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萧明应该是国际通缉的杀手。”赵队长拿着笔记本一边记录一边沉吟,旁边的队员赶紧报告:“队长,我们在下面仔细搜过了,发现一滩血,还有掉落的掌心雷以及军刺,可就是没发现尸体。”

 

 

“他跑了?”叶锋惊讶的喊了一声。

 

 

叶锋有些想不通,刚才虽然自己被役神符控制了思维,但战斗情节记得清清楚楚。那一刀捅破了萧明的脾脏,他应该腹内大出血才对。这样都能跑掉?开玩笑的吧。

 

 

赵队长也感觉到事情蹊跷,从四楼下去亲自探查。叶锋略一迟疑,也跟着跑了出去。地上血迹殷红,能看出萧明挣扎着逃跑的痕迹。但是从现场往东二十多米,所有的痕迹都戛然而止。他从这儿飞走了?

 

 

“展开拉网式搜查,火速通知局里。多多出动人手,务必抓到他。”赵队长一边吩咐,一边戴上胶皮手套,从勘察员那里接过一整套工具,开始在现场调查。忙活了十分钟,却什么也没发现。

 

 

叶锋不懂这些破案手段,但他知道养虎遗患的道理。萧明如果养好伤,第一个要杀的肯定是自己。到时候敌暗我明,难受的就是自己了。依靠警察?那不如依靠自己来得更好。想到这里,他蹲下身来,收集地上带血的尘土。

 

 

“住手,这是现场证据,不能随便乱动!”一名刑警呵斥叶锋。叶锋撇撇嘴:“你们动得,我动不得?”

 

 

他一句话把在场的警察气了个半死,这小子好嚣张,找揍是不是?

 

 

说话的那名刑警刚要发作,赵队长摆了摆手走过来,朝着叶锋和煦一笑,眼蕴精光:“叶锋小同志,刚才太忙,我一直没来得及说声谢谢。今晚多亏了你,要不然让金志远得逞,后果不堪设想。”

 

 

“好说,好说。”叶锋谦虚了一句,忽然眼前一花,赵队长的手闪电般的伸出来,直捣自己腋下。他下意识的就要反击,忽然发觉对方出拳似猛实柔,留有余地。当即生生克制住,笑嘻嘻的站在原地不动。

 

 

赵队长的拳头在叶锋身前停住,同时心中有些惊讶,更加摸不透叶锋的实力。叶锋搔着脑袋不解的道:“赵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试试能完爆萧明的人身手如何。只是老弟你也太小气了些,还跟我藏着掖着。”赵队长微微一笑:“我对你是越来越有兴趣了。有空的时候,希望你能找我聊聊,就像朋友一样。一会儿还要对你做个笔录,例行公事。哦对了,我叫赵黄明。”

 

 

说完他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把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写上,然后递给叶锋。旁边的队员有些惊讶,完爆萧明?就眼前这小子,可能么?

 

 

叶锋笑嘻嘻的跟他讨要一个证物袋,收集了一些带血的土。这次赵黄明没有阻止,只是眼中有些好奇。

 

 

金志远涉嫌敲诈勒索,雇凶杀人。性质极其恶劣,当场就被铐走。他手下的小弟,大部分也被押上了警车。祸害开发区多年的一个毒瘤,就这么被拔除。叶锋等人也做了笔录,一切也不必细说。

吵吵闹闹的忙到凌晨一点,警察才全部收队。何卢云步履有些蹒跚,这次事情对他打击不小。看着被查封的金碧辉煌,他长叹一声:“叶锋,你是对的,我错了。对于坏人,绝不能有屈膝求和的念头。唉,可能是我老了,一心只想苟安。”

 

 

叶锋刚要点头,旁边的何雅苏悄悄拧了他一把,他立刻改口:“何总,这事儿错不在你。其实我也有责任,白天的时候不该说话那么冲。”

 

 

何卢云颓然的摆摆手,招呼他们开车回去。董丽对叶锋的态度十分满意,破天荒的也对叶锋说了声谢谢。叶锋鼻孔朝天的哼了一声,气得她差点当场变色。

 

 

秦朝河这下露了脸,抬头挺胸的请老板上车,尾巴都快翘到了天上去。何雅苏跟何卢云悄悄说了一会儿话,何卢云一边点头,一边时不时的瞟一眼叶锋。搞得叶锋心里直发毛,这爷俩到底在商量啥?

 

 

过了约莫十几分钟,秦朝河苦着脸走到叶锋身边:“头儿,刚才总监说了,叫咱俩一起回去,她要送何总还有董助理。”

 

 

“你这破车,也就我爱坐。”叶锋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送我回家,然后你再去值班。今晚你小子立了功,明儿我就找何总,说什么也得给你对付点奖金。”

 

 

秦朝河双眼顿时发亮:“说好了不许改口,不过今晚你得犒劳犒劳我,请我撮一顿呗。”

 

 

“我擦,得寸进尺啊,行,咱们走。”

 

 

“得狠宰你一顿,就吃烤肉吧。”

 

 

“没问题,不过你得先借我点钱,我身上镚子儿没有。”

 

 

......

 

 

叶锋没回家,索性睡在公司里。徐明水请客的时候,他就发现酒是个好东西。今晚上了结了金志远,心里痛快。再加上有人陪着,一来二去就喝醉了。其实他只要运转灵力,立即就能化掉酒精。可话又说回来了,为什么要化掉?

 

 

“遭瘟的萧明,别以为你跑得了。且看哥如何施展神通,把你抓回来。”他躺在值班室的床上,含混不清的说着梦话,并且示威似的拍拍口袋,那里面有收集来的血土。

 

 

这是他重获肉身以来,第一次踏踏实实的睡个好觉。叶锋睡得很香甜,梦中依稀又回到了昆仑。翻腾的云海,悠扬的钟声,峻峭的高山,白色的长衫。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又是那么虚幻。

 

 

渐渐的昆仑扭曲,变成卢云公司。何雅苏巧笑倩兮,站在峰顶对自己遥遥招手。他心中顿时发热,呼的一下坐了起来。

 

 

外面已经天光大亮,叶锋眯着惺忪的眼睛看看手机,已经将近九点了。他赶紧爬起来洗脸,收拾身上的衣服。只听外面吵吵嚷嚷,伸头一看,原来是秦朝河这厮在唾沫横飞的演讲。

 

 

“我早就看金志远那家伙不顺眼了,头儿把事情一说。我当即一拍桌子答应下来!没说的,咱不上谁上?”

 

 

“当时最起码有五十多个人把我们包围住了,我和头儿背靠背,每人手持两把砍刀,从金碧辉煌的门口一直杀到四楼。那血飚的,跟屠宰场也没什么两样了。”

 

 

“警察拉着我的手就不松开了,眼泪汪汪的。赵队长你们知道吧?他非要死乞白赖的把我调进刑警队。要不是头儿不让,我早就去了。”

 

 

围观的另外几个保安时不时发出惊叹声,羡慕声,崇拜声。叶锋一把推开门:“朝河,你小子又在满嘴跑火车。”

 

 

保安们顿时呼啦一声围了过来,其中一人提溜着半斤油条一包豆浆,脸上笑的要开出花来:“头儿,我给你买的早餐,趁热乎吃吧。南街老赵的油条,我来回用了半个小时呢。”

 

 

另一人忙不迭的掏烟:“头儿,点上根?睡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

 

 

又有一人赶紧站起来,把自己刚才坐的椅子搬给他:“头儿,您坐。”

 

 

“叶哥,求罩,求乳罩,求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绝对笼罩!”

 

 

“大海航行靠舵手,我们永远靠叶哥。”

 

 

叶锋惊讶的看着大献殷勤的同事,不知他们搞什么鬼。秦朝河小声告诉他,以前徐明水当队长的时候,就知道吃拿卡要,正本事没有。在整个公司里,保安队最让人瞧不起。叶锋刚当上他们的头头,就立了这么一件大功。让他们跟着脸上有光,他们这才巴巴的来伺候他。

 

 

想想以前,自己这副身体的前主人在保安队里多么窝囊,现在咸鱼翻身,不由得让叶锋感叹。看来到了哪里也一样,有本事的人才会受人尊敬。

 

 

“兄弟们以后跟我混,保准吃香的喝辣的。”叶锋笑嘻嘻的说了一句,口气有些像土匪。然后抽烟吃油条,大爷似的享受着。

 

 

“头儿你还不知道吧,刚才徐明水打发人来了。”秦朝河小声的打报告,他知道叶锋很烦他。

 

 

叶锋有些惊讶:“来干什么?”

 

 

“申请报销医药费。”秦朝河给他解释:“他被金志远的人砸断了两条腿,现在金志远垮了,他想跟公司要这笔钱。就算是走医保,那也得经过公司。”

 

 

叶锋狠狠的掐灭了手上的烟:“丢人现眼的家伙,等会儿我去跟何总监说,先吊他两天,让他着急着急再说。”

 

 

他还不知道,昨夜的事情已经轰动了开发区,甚至整个益青市都传开了。金志远一方恶霸,却栽在一个小保安手上,引起众人极大地关注。而叶锋这个名字,也开始被那些有心人注意到。

 

 

唐小宁忐忑的走进办公室,叶锋朝着她嘿嘿一笑,吓的人家小姑娘身子一缩。他刚要像个什么法儿逗引逗引她,忽然人事部打过电话来。原来今天刚出的条例,新员工进了公司要培训一周,之后才能正式顶岗。

 

 

“又他妈是我一个人蹲办公室,这是上班呢还是坐牢呢。”叶锋抓耳挠腮,有些不大高兴。

 

 

好不容易憋到下午四点,叶锋真坐不下去了。口袋里的血土已经保存了十二小时以上,自己还要靠它找出萧明。再耽搁下去,恐怕效果要打折啊。

 

 

翘班吧!

 

 

叶锋偷偷摸摸的下楼,骑上自己的自行车,不一会儿到了家。他满心欢喜的开门,随即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