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

受的手抓着床单小说_老公日死我了说粗话

更新时间:2020-02-11 17:00:07

 据海内网02月11日报道:说实话,我真心感谢陆雅,是她开发了我,发现了我,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要不然,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行。

但是此刻,我还是故作痛苦,嚎叫道:“嗨,万恶的资本家啊。”

陆雅嫣然一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发现陆雅好像满腹心事,笑起来也是很勉强的那种笑,这跟她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不符。

到了家门口,却看到嫂子站在院子里,栖栖遑遑地张望,等车子停下来,嫂子看清了我,神色立即松弛下来,脸上也有了笑容。

这是一种只有亲人才有的那种关切,我的心里立即一股暖流涌上来。

 文学

说真的,无论是陆雅,还是林墨秋,各取所需还行,要是真的娶回家过日子,还得是嫂子,朴实温厚,是过日子的人,是相陪到老的依靠。

陆雅一下车,就张扬地喊道:“晏红,我把咱们的双料大师给你领回来了。”

“什么大师!还不是因为你给了他机会!”嫂子的心里有个内外的区分。

“可别这么说,你是没看到,乐子在治病的时候,那种霸气,把那个小贱人,小泼妇收拾得卑服的。”

看来,陆雅兴奋点在于,我昨天把林墨秋的气焰打了下去。

嫂子听陆雅这么说,脸上就现出了兴奋的神情,那是一种真心为我高兴的神情。

嫂子看我下车,就过来搀扶我,谁知道,我下意识地一抬头,脚下就踩空了,一下就趴在了嫂子怀里,我的嘴也对上了嫂子的嘴。

我一下感受到了嫂子的甘甜,同时,嫂子的胸前也顶在了我身上,弄得嫂子一下红了脸。

我也不好意思了,赶紧从嫂子身上站直,也不等嫂子搀我,就拿着导盲杖往屋里去。

进了屋子,陆雅就开始给嫂子讲昨天的事,说我怎么怎么用手一搭,就知道了对方的病。

说林墨秋开始怎么傲慢,结果被我震慑的没了脾气。

嫂子听得两眼放光,她似乎是听不够,总是想方设法地询问,当时的细节,然后开心地笑起来。

嫂子看我的眼神格外温柔,我就格外自豪,对嫂子说:“放心吧,嫂子,你以后不用再那么累了,我以后一定会照顾好你。”

陆雅对嫂子说道:“晏红,听到乐子说什么了没?还不表态?”

嫂子脸上一红,啐了她一口,就出去了。

陆雅待了一会儿,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她走了后,我有心把五十万全都交给嫂子,但是,我想到了,今天上午,把五十万交给陆雅的时候,她那种不安,那种疑虑,我就没敢轻易拿出来,我担心把嫂子吓坏了。

我只好出去,到了一个较为远的银行储蓄点,我把支票办成了我自己的,又办了一张卡,随后取出来了2000块钱,回到家,正好嫂子做好了午饭。

我把2000块钱交给了嫂子,我说:“诊费给了陆雅了,等着康复中心会把奖金发给我,这是人家给的小费,不过,这个你别跟陆雅说,因为这不属于诊费,属于小费,不在上交的范畴,可是,陆雅知道了,还是会不高兴。”

嫂子把钱接过来,吃惊地问道:“这么多啊?”

我就笑道:“人家可是有钱呢,陆雅领我去,走得都是专用电梯呢。”

嫂子捧着那钱,我能感觉出来,嫂子的满足,她卖菜,不知道多长时间,才卖出来这么多钱。

有了这笔钱,我们的生活就会宽松很多。

看到嫂子高兴的样子,我自己也高兴了,就坐在桌前开始吃饭。

谁知道嫂子喊了一声:“等一下。”

我不知道嫂子有什么事,就等着,结果嫂子给我拿来了白酒,有些羞涩地说道:“男人在外挣钱辛苦了,你喝点酒。”

你听听,嫂子怎么称呼我?男人。

我的腰杆立即直溜了,我自豪得很,此时,嫂子在我面前,撩起了衣襟,开始给孩子喂奶,那场面真是美得很。

嘴里一喝酒,我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事,对了,我昨天喝酒,可是有了福利的,我今天为何不利用好这个机会呢?

于是,我就故意多喝了一杯,然后,我都没回自己的屋子,直接就躺在了嫂子的床上,我装着醉了,嘴里还胡说八道,不一会儿,我就打起了齁声。

十多分钟后,屋里没了声音,我听到嫂子呼吸的声音,她蹑手蹑脚来到我跟前,然后开始轻声招呼我:“乐子!乐子……”

我没反应,嫂子又推了推我,当然还是不能反应。

不一会儿,嫂子胆子大了,她去把门插上,然后回来,开始解我的裤带,慢慢地帮我往下褪裤子,她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似乎是紧张得很。

终于,她把我的短裤也褪了下来,然后……我舒服极了,差点哼出来的地步。

终于,那一刻来了,然后嫂子又带着“药”走了……

随后,我真的就睡着了。

陆雅两三天才过来,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过来后,陆雅来带我去了市疾病防控中心,然后在哪里就地做了一个全套流程的检查,包括尿检、抽血化验、x光和胸透等等。

忙活了一早上,我终于拿到了合格证明。

帮我做完体检后,陆雅又走了,我发现她现在真的很忙,而且,总是有一种忧郁,不像过去那么爱说爱笑了。

过了两天,她又把合同带来,让我把合同签了,这份合同的薪资有所变动,在原先谈好的薪资加奖金等,一万的工资条件上,又增加了一万。

我估计是陆雅看到了我的实力,才这样修改的。

不过我也就顺势领了这个好处,因为,我相信自己有这个实力。

接下来,就是准备上班了。

就在上班的头一天,陆雅又来了,嫂子正好做了晚饭,她也坐下来吃饭。

吃着饭,嫂子就跟我说:“明天你去,就能把奖金发了。”

“能有多少钱?”嫂子好奇地问。

“连分成,带奖金,一共是15万吧。”陆雅道。

“啊?那么多?乐子他能赚那么多?”嫂子真是吃惊了。

“当然了,乐子老厉害了,哦,对了,这个事还给忘了,乐子不是会看病吗?你干脆也给你嫂子看看呗。”陆雅大咧咧地说道。

我已经知道嫂子有病,但是我没点破,却被陆雅点破了。

嫂子的脸一下红了,忸怩着说:“什么病啊,我没病。”

“那不行,自己家有这个条件,干嘛不看看,乐子,快给你嫂子号脉。”

既然点到这里了,我就必须看了,再说,只是号脉,怕什么的。

于是,我就伸出手来,嫂子一看都这样了,也伸出了手来,我就开始给嫂子号脉,但是一号脉之下,我就感觉到不对劲儿,脉象不清,难道嫂子是那种病?

我突然害怕了,半晌没说话,可能是我的脸色也不好,弄得陆雅跟嫂子都紧张起来。

她们看着我,问道:“怎么了?“

我不敢说破,只好微笑着,道:“没什么,不过,得做个深度检查,实在不行,嫂子去康复中心拍个片子吧。“

“啊?有那么严重?究竟是哪个方面的问题?“陆雅脸上也很难看。

“可能是卵巢有问题,但是,具体的,我得看过片子。“我凝重地告诉她。

“能不能做个指捡?“陆雅毕竟明白一些。

“能是能,可是,我……“

“可是什么?都啥时候了,你还不好意思?“

陆雅明白了我是怎么回事,就命令道:“现在就检查,别拖!“

嫂子脸色煞白,但是听说,要我给她坚持,说什么也不要。

陆雅火了:“你这是干什么?你要对我们大家负责,知道不?你的健康关系着在座的每一位,当然最重要的,是你的儿子。你不为别人想,还不为你的儿子想?不为乐子想?“

说着,就把嫂子拖了过来。

既然陆雅都把嫂子拖过来了,我也就不在矜持了,赶紧去洗手,为嫂子做检查,那边嫂子在陆雅的威逼下,只好把衣服脱了,然后用衣服盖住了脸。我戴上一次性手套,涂上凡士林,慢慢的伸向嫂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随机文章